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五十八章 意外信息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白银霸主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在沈宏兵和史长风分别与众人训过话之后,被平溪郡国术馆录取的50名少年,各自在一本录取名册上留下指模,以作为两个月后到平溪郡国术馆报道的身份凭据,完成这些后续手续,所有人,才与今天一起来参加国术县试大考的少年一起,离开了国术馆,各自回家。

    国术馆的大门敞开,少年们一涌而出,或是回家,或是与等在外面的家人朋友汇合,有的人兴高采烈,有的人失落无语,其中悲喜,也只有自己可以体会了。

    和早上来的时候不同,那个时候严礼强一个人来,默默无闻,除了几个柳河镇的少年之外,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他是谁,而这个时候,就算他走在人群之中,严礼强也能感觉周围有很多和自己参加大考的少年在悄悄的注视着自己,对自己行着瞩目礼——这就是大考第一的待遇。

    折腾了一天,滴水未进,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又累又饿,严礼强就感觉自己的肚子早在咕噜咕噜的抗议了很久,之前在国术馆内还没觉得,现在事了,他才感觉应该好好吃一顿了。

    不过肚子虽然在叫唤着,但严礼强的脑袋里,却不断的回想着刚刚史长风和众人说过的那些话,以严礼强活了两辈子的经验和判断来看,严礼强总觉得史长风的话中似乎大有深意,当然,那话也是对所有人最好的勉励和激励,至少对严礼强来说,史长风的那些话至少让他再一次感受到了一丝危机和紧迫感,那夺得县试大考第一名的激动和兴奋,瞬间就被冲淡了不少。

    成为武士在这个世界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更何况自己现在还不是武士呢,所以,加油吧,少年……

    ……

    身后传来脚步声,严礼强没有回头,就感觉那个脚步声应该是石达丰的。

    自从修炼已经洗髓经之后,严礼强发现自己的感觉也越来越敏锐了。

    果然,一只手从背后拍在了严礼强的肩上,石达丰从后面走了上来,和严礼强走在了一起,“你现在要回家么?”

    “嗯,当然!”

    “这两个月你有什么安排?”

    “安排?什么意思?”严礼强用询问的眼神看着石达丰。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这两个月没什么事,不如我们一起到外面游历一番,增广一点见闻,到兰州境内的苍龙山去碰碰机缘,等到要八月下旬再回来,然后再去平溪郡国术馆报道,反正这两个月在家中呆着也无聊!”石达丰眼睛闪着光,一脸憧憬,“刚刚我去约沈腾,那个家伙说他大伯,也就是沈馆长要他在家中闭关苦修两个月,不能外出,真是可惜,原本我还想我们三个一起去,会更有意思,听说苍龙山上有很多前辈高人闭关修炼的隐秘洞府,还常年有高人在苍龙山上隐修,要是我们能在苍龙山上碰到一两个高人,或许能瞻仰一下高人的风范,如果走了大运能找到一两个前辈高人留下的洞府,发现几本十层以上的修炼秘籍,那我们不就发了……”

    石达丰这个家伙性格开朗豪爽,大大咧咧,就算输在自己和沈腾的手上倒也半点不介意,眨眼就过了,这样的家伙,以严礼强的眼光看,倒是可交之人。

    严礼强笑了笑,“你去吧,我这两个月家中还有事,不能走开!”

    “什么事,一定要你在家,不会是你家里的人给你安排相亲吧?”石达丰用诡异的神色看着严礼强。

    “倒不是相亲,只是两个月后我若去平溪城,我父亲在家没有人照顾,我有些不放心,所以这两个月我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处理一下,后面也放心一点!”

    “你家里没有兄弟姐妹么?”

    “没有,就我一个!”

    “那算了!”石达丰叹了一口气,“那我就自己一个人去吧……”

    “嗯,那咱们就到时在平溪郡国术馆再见了!”说着话,严礼强已经走出了青禾县国术馆的大门,看到了陆家的那个护卫正牵着两匹犀龙马在离大门不远的地方等着自己。

    “严礼强出来了……”

    “那个穿着蓝衣服的十四五岁的少年就是这次国术大考三甲第一名,柳河镇的严礼强!”

    “没想到这么年轻……”

    “一定还没定亲……”

    还不等严礼强走到陆家的那个护卫面前,他的耳边,瞬间就响起一片惊叹的声音,严礼强一看,无数人还等在大门的外面,一个个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自己,自己一出来,不少人就有围过来的架势,其中还有几个似乎就是媒婆,这场景,就像上辈子普通人在街上围观明星一样。

    好在陆家的护卫及时牵着犀龙马走了上来,严礼强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接过缰绳,利索的翻身上了马,然后朝着四周拱了拱手,也不多说什么,随后就和陆家的护卫骑着马离开了国术馆,返回柳河镇。

    这一路上,虽然那个陆家的护卫没有说什么,但严礼强还是从那个护卫的眼中,看出那个护卫对自己多了几分敬重。

    回到柳河镇,刚刚骑着犀龙马来到镇上,严礼强就发现道路周围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许多道路两边的人家都从家里走出来看他的热闹,目光所见之处,都是笑脸,而耳边听到的,都是一片惊叹,一群半大孩子跟在犀龙马的身后边跑边叫,“三甲第一名回来了,三甲第一名回来了……”

    还没有来到家里,严礼强已经看见自己的父亲严德昌和周铁柱他们从院子里面走了出来,在外面的路上等着自己。

    严礼强连忙下了马,牵着犀龙马来到了严德昌的面前,笑了笑,“爸爸,我回来了……”

    严德昌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有些湿润,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袖子在眼角抹了一下,然后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先去给你妈的牌位上一炷香,然后咱们吃饭,就等着你回来呢……”

    家中的这一顿晚饭,自然是吃得别有一番滋味,几乎从来不喝酒的严德昌,在今天晚上,也喝得有些醉了。

    一顿饭吃完,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严礼强亲自把有些喝醉的严德昌送到房间里去休息,在让严德昌在床上躺下之后,就打来热水,亲自给严德昌洗手,洗脸,擦脚。

    躺在床上的严德昌,脸色发红,闭着眼睛,已经有些迷糊,嘴里还梦呓一样的说着什么。

    “雪莲……你看到了吗……咱们的儿子……考了三甲第一……我以前答应你的……要把礼强好好带大……等他将来有了本事……就让……就让他给你报仇……然后我就……就可以放心来找你了……你等我……”

    正在给严德昌擦着脚的严礼强听到最后,整个人就像被电了一下一样,手上的动作一下子停住了。

    隔了几秒钟,严德昌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嘴里再也说不出什么来,严礼强呆了片刻,目光慢慢从严德昌的脸上移开,在给严德昌擦完脚之后,端着盆,离开了严德昌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