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四十九章 一个也不能少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白银霸主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就像上辈子高考考场外的景象一样,当一个个考生走进学校考场的时候,无数的家长就等在考场外面,期盼而又担忧的等待着自己的孩子出来。

    每年的国术县试大考,对许多人来说,也就像是高考一样,甚至比高考还要更加重要,因为对许多普通家庭来说,这就是一个个家庭寒门出贵子,鲤鱼跳龙门的机会。

    在国术县试大考中表现优秀的青年,就可以进入到了郡城的国术馆中深造学习,拥有成为武士进阶士族的希望,而就算最终成为不了武士,郡一级国术馆的学习机会,也有诸多的好处,可以让人在国术馆中广结人脉,交到许多朋友,或者是在离开国术馆后能拥有进入郡县各级官府衙门的机会——因为郡县各级官府衙门每年有很多公职,都会到郡城的国术馆中挑选。

    这国术县试大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相当于大汉帝国高考和公务员考试的某种结合,青禾县下属十七个乡镇,每年七八百考生,多的时候上千,而能有机会通过国术县试大考进入郡城国术馆的,也就三十人左右,这个录取比率,可比高考的录取比率低多了,

    把犀龙马交给陆家的护卫,严礼强才在无数家长的“夹道欢迎”之中,走进了国术馆的大门。

    在国术馆大门哪里,有四个入口,每个入口处都写着几个青禾县下属乡镇的名字,来自不同地方的考生就从不同的入口分流进入国术馆,而每个入口处,都有三个人在同时检查着进入之人的身份,非常严格。

    “姓名?”

    “严礼强!”

    “来自何处?”

    “柳河镇!”

    问着严礼强话的人一边问一边翻着自己手上的一个本子,在翻到柳河镇的考生名字页的时候,看到有严礼强的名字记录,这才点了点头,然后让严礼强伸出右手大拇指,在印泥盒里沾上色,然后在名册的后面留下了一个大拇指的指纹。

    这个指纹,刚好和之前严礼强在这里参加初考时留下的指模排在一起,方便对比,看到两个指纹一样,才确认了严礼强的身份,那个人随后把名册递给旁边的一个人看检查了一下,那个人点了点头,然后第三个人拿出一个上面印着号码的金属牌,在金属牌上写上严礼强的名字,然后把金属牌递给了严礼强,严礼强才拿着金属牌走进了县国术馆。

    时间距离正式开始还有大概一个小时,国术馆的演武场已经聚集了六七百个考生,演武场上的九个擂台依次排开,在最中间的那个最大的擂台上,挂着一条横幅——平溪郡青禾县国术县试大考。

    真正到了大考之日,进场的考生既兴奋又紧张,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考生一堆堆的围在一起,一个个交头接耳,还有的考生在做着各种各样的热身动作或者是热身拳法。

    来自不同乡镇的考生都有固定的聚集区域,那些区域都竖着一面写着乡镇名称的旗子,你来自哪个地方,就到哪一面旗子下面集合,这样做,既为了方便管理,也为了防止有人冒名顶替,因为来自同一个地区的考生彼此都有些熟悉,至少见过,突然之间多出一个陌生人的话,大家都能发现。按照大汉帝国的法律,敢在国术大考之中冒名舞弊的人,双方都是充军发配的重罪。

    严礼强扫视了演武场上一圈,看到柳河镇的旗子,就坦然的朝着柳河镇考生的聚集地走了过去。

    来自柳河镇的那些考生们也看到了走过来的严礼强,一个个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啊,严礼强来了……”

    “难道他上次的伤势这么快就好了?”

    “可能好了吧,就算不好,至少也要来试试!”

    “可惜了,要是洪涛家里不出事,洪涛一定能把严礼强揍得满地找牙……”

    大家都看到了严礼强,但却没有一个主动过来和严礼强打招呼的,以前在柳河镇上,严礼强可没有什么人缘。

    齐东来也在那些人中,在看到严礼强的时候,他想过来,但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走过来,有些心虚的避开了严礼强的目光。

    严礼强却直视着齐东来,朝着齐东来走了过去,来到齐东来的面前。

    到了这个时候,严礼强早就清楚两个月前的洪家是怎么把齐东来收买的了,说起来既可笑又可悲,洪家就是把他们家在柳河镇上的一个地段不错的铺面拿出来给齐东来家里开了一个米店,好像还免了齐东来家里几年的租金,齐东来就把自己给卖了。

    现在洪家出了事,洪家的人争起了家产,齐东来家里的那个米店又被收了回去,前两天齐东来的父母还来县城告状,说那个米店是洪成寿几个月前应给他们家免费租十年,现在洪家不租了,要收回,出尔反尔之类,但齐东来父母又拿不出凭证,空口无凭,最后被县城官衙里的官差当做打秋风的给赶了出来。

    “东来,好久不见了!”

    齐东来不自然的笑了笑,似乎有些不习惯严礼强那咄咄逼人的目光,“前些日子为了这次大考我一直在郡城,我伯给我找了一个师傅教了我一套腿法,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忙着修炼,都没有回来,昨天回来才听说礼强你家里出了事,实在不好意思,也没有来看看你爸……”

    齐东来的这点虚情假意,严礼强一眼就看穿了。

    严礼强笑了起来,“没关系,苏畅来过了,东来你来的话,我还有点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

    严礼强的目光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我爸爸这些日子在养伤,可经不起谁再在他的身上放一只冰蚁再来上一口了!”

    齐东来面色大变,脸色完全僵住了,“礼强……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我知道你明白的,你也明白我知道的,上次初试中我为什么输得那么惨,我身上的那只冰蚁是谁悄悄放在我身上的,你比我清楚!”严礼强绕口令一样的说了一句话,然后冷冷说道,“看在我们以前还有的那一点交情的份上,齐东来,我原谅你一次,但从今天起,我们就是陌生人,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记住了,没有第二次,最后再奉劝你一句话,举头三尺有神明,很多时候,人做事,天在看,昧良心的事情少做……”

    和齐东来说完这些,严礼强就走开了,再也不看齐东来一眼。

    齐东来脸色乍青乍红,旁边的人听了两个人的对话,也一个个若有所思的看着齐东来,似乎猜到了一点什么,现在整个柳河镇,谁不知道洪家买凶对付严家父子的事情,听严礼强的话,似乎上次初试,严礼强之所以被洪涛打得那么惨,背后有齐东来在背后捣鬼。

    这齐东来可一直是严礼强的朋友啊,这样的朋友,也实在太可怕了。

    不知不觉,周围的人看着齐东来的眼光都变了变,一个个悄悄拉开了和齐东来的距离,最后,齐东来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就只有他孤零零的站着。

    这就是齐东来要付出的代价,他既然能做出出卖朋友的事情,那么,他以后,也就不要想要有什么朋友了,谁都会对这样的人退避三舍,对这样的人,难道自己还有替他遮丑保密的义务?

    做人如果不能有恩报恩,有仇报仇,那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洪家的事,至此才算彻底告一段落。

    严礼强终于爽了……

    后面的时间,严礼强也没想着要和周围的人攀谈什么,就在柳河镇的旗帜下安静的站着等着。

    差不多过了四十多分钟,随着三通鼓响,一队人从国术馆的大楼里走了出来,整个演武场上,瞬间一片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