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四十四章 击杀凶徒
    

    青禾县内的这座山叫百丈山,百丈山不是什么名山,也不是高山,整座山延绵三十多公里,最高处离地面不过百丈,因此得名百丈山,这座山大部分在青禾县境内,小部分在临近的渠兰县内,离柳河镇,不算太远。

    百丈山无盛名,不过山里到处郁郁葱葱,植被茂密,进入山里,一会儿的功夫,山间的小道上就再也看不到什么人影,耳边除了阵阵鸟鸣之外,还有山头另外一边隐隐约约传来的断断续续的山歌,一切显得都颇为幽静。

    平日,除了几个樵夫和采药人之外,平日进入山里的人都不多。

    前几年还有人会经常上山来菜蘑菇,但自从两年前,有一个菜蘑菇的妇女在山上被人奸杀之后,菜蘑菇的人也少了,那案件当年在青禾县轰动一时,传得沸沸扬扬,只是到了今日,依旧没有找到凶手,这也就成了悬案,慢慢的也就被人淡忘了。

    这个世界和严礼强经历的前世一样,虽然两者不是一个世界,但因为人性未变,世间的一切善恶美丑,也都没有改变,唯一改变的,或许就是这个世界的力量规则改变了,普通人通过刻苦的修炼,拥有了那么一丝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但丑的,恶的,依然如故。

    严礼强进入山中,就顺着山路一直往山里走着,丝毫没有隐藏自己行踪的想法,在整整走了一个小时之后,他来到了一处连山歌都听不见的荒无人烟的松林里,找到了松林里的一片灌木丛,在灌木丛的下面,找到了那个兔子洞,然后把自己藏在兔子洞里的角蟒弓和箭壶拿了出来,然后就把自己背着的背篓和锄头放到了那个兔子洞里面。

    和严礼强猜想的一样,因为这片松林内的松子还没有到成熟的时候,从昨晚到现在半天的时间,基本上没有人来过这里,就算有人来过,也不可能发现自己藏在灌木丛后面那个兔子洞里的东西。

    这个地方,严礼强九岁的时候严德昌带严礼强来过,捡松球,打兔子,当年严礼强来的时候百丈山上的凶杀案还没有发生,严德昌带着严礼强深入到了百丈山的里面,这片松林,也是严礼强年少时不多的快乐经历,所以一直记忆犹新,连他掏的那个兔子窝的位置都完全记得。

    放好了这些东西,严礼强就带着弓箭,来到不远处的一颗盘曲遒劲的两人合抱的老松树下面,轻松的爬到了几米高的松树上,不慌不忙好整以暇的打开弓囊,拿出角蟒弓,然后把弓囊和箭壶就藏在自己背后的老松树凹陷的树洞之中,随后反手从箭壶之中抽出一支箭,轻轻的搭在弓弦之上,垂下弓,靠着身后的老松树,然后就在这里安静的等待着。

    有时候,无论是临时起意,还是蓄谋已久,杀人其实不难,对练武之人来说更简单,真正难的,是下这个决心。

    严礼强的感觉告诉他,过山风一定会来。

    在身份暴露之后过山风还一直躲在暗处窥视着自己,过山风等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就是想让自己放松警惕,过山风这次不出手,再等两天国术大考到来,其中变数陡增,他要出手就更加的困难,自己一个人出门上山,就是给他机会。

    严礼强藏身在那颗老松之上,整个人的身躯,完全被松枝松叶遮住,不走到近前,根本看不到。

    山风吹过松林,带来阵阵松涛,松林之中一片安静……

    ……

    一个小时之后,一个人,终于走到了这片松林之中。

    那个人戴着一个斗笠,帽檐压得很低,一身樵夫的打扮,但身上却没有挑着柴火,在进入到这片松林之中后,他显得非常的警惕和小心翼翼,不时四处扫视,偶尔还蹲下来查看一下严礼强留下的痕迹,然后一步步的向严礼强之前藏着弓箭的那片灌木丛摸去。

    严礼强居高临下,被斗笠挡着,因为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不敢确定这个人是不是过山风,稍微有点犹豫,箭已在弦,但是没有射出。

    就在这时,松林中不远处的一只啄木鸟叫着从树上飞起,那个人一下子一惊抬起头,向鸟飞起的地方看去。

    惊鸿一瞥之下,严礼强终于看到那个人斗笠下的那一双三角眼,还有左边脸颊上的一颗黑痣——这个人不是过山风还是谁?

    发现只是一只鸟,过山风刚刚松了一口气……

    就是现在……

    严礼强的手一松,一箭射出,不到百米的距离,犹如闪电,飞出的箭矢,瞬间就命中目标,在过山风的一声惨叫声中,那箭矢之中带着的巨大动能,直接让整支箭从过山风的小腹之中洞穿而过,然后钉在了地上,整只箭矢,一下子就变成了红色。

    过山风也重重的往后摔倒在地上。

    严礼强从身后的树洞之中拿出箭壶,背在身上,然后拿着角蟒弓,轻巧的跳下了那个藏身的老松树,朝着过山风摔倒的地方小跑了过去,在跑到距离过山风摔倒地方二十多米距离的时候,严礼强停了下来,没有靠近,而是再次抽出一支箭,搭在了角蟒弓上,眯着眼睛看着倒在松林之中的过山风。

    地上的过山风,一动不动,脸朝下,犹如死了一般。

    逐渐,严礼强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你脸朝下,让人看不见你的面孔,但同时,你的耳朵却贴在地上,这可以让你清楚的听到周围的脚步声,判断有几个人会走过来,另外你的一只手放在腰间,哪里估计有武器,这一箭或许可以要你的命,但不会让你瞬间就死,你没死,还等着翻盘……”严礼强对着过山风自言自语。

    过山风保持着摔倒的姿势,一动不动。

    严礼强不再废话,就在二十多米外,一箭射出,那箭的箭头,一下子就没入到了过山风的左腿,鲜血四溅。

    过山风的身体抽搐般的颤抖了一下,但还是没有动。

    严礼强还是没有走上前去,而是再次搭上了一支箭,依然在自言自语,“很好,我看你能装到几时,下面这一箭,是你的右腿!”

    说完话,严礼强第三箭射出,过山风的右腿上瞬间就钉上了一支箭。

    过伤风的身体依然只是颤抖了一下,没有动。

    第四支箭搭在了弓弦之上,严礼强声音依旧平静冰冷,“果然是老江湖,这种时候连中两箭都能忍,不过你却忘了,无论你多么能忍,你身体的反应却骗不了人,你脖子上都有汗了,这一箭,我数到三,就射你的咽喉,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想假装到死,一……”

    “二……”

    在严礼强数到二的时候,犹如死鱼一样的过山风的身体终于翻了一下,转过头来,脸色扭曲,一双三角眼死死的看着二十多米外的严礼强,眼中的神色,有恐惧,也有愤恨和杀机。

    “你的手还没有离开腰间,把手掌打开,手掌朝上亮出来,慢慢的平放在地上,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我……认栽了……”过山风的脸色颤抖了一下,他把手从腰间拿开,按照严礼强的要求,把两只手像个大字一样的平放在地上,他张大着嘴,像条死鱼一样的在剧烈的喘息着,胸膛起伏,用复杂难明的神色,看着拿着弓箭充满警惕慢慢走过来的严礼强,慢慢的,居然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咳血,“咳……咳……没想到我方季最后居然在平溪郡青禾县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翻了船……而且居然死在一个少年之手……报应……报应……哈哈哈……”

    方季?严礼强眉头微微皱了皱,再次仔细看了看地上的那张面孔,这过山风不是叫邓龙么,怎么又变成了方季,难道那邓龙也是过山风的化名,嗯,估计是这样了,严礼强也没有多想……

    严礼强拿着弓箭走了过来,最后在距离过山风十米之外的地方停了下来,还是没有靠近。

    “今日你必死无疑,到了这个时候,你就求个痛快吧,回答我的问题,我就给你一个痛快和全尸,再给你挖个坑,让你入土为安,要是还跟我耍心眼,我让你生不如死,我身上带了一包糖粉,你若不老实,我就让你尝尝临死之前万蚁噬身的滋味!”严礼强冷冷的说道,“洪家给了你多少钱让你来杀我?”

    “开始是黄金五十两,后来……因为你跑到黄龙县,时间耽搁太久,我让洪家翻了一倍,洪家开始是想让我把你打成残废,一辈子成为废人,后来洪家知道你们家和黄龙县匠械营能搭上关系,就改了主意,要让我杀了你,还有你爹,永除后患……”躺在地上的过山风喘息着,语气突然充满了怨毒与不甘,“洪家之前说你没学过弓道……我若能活……必灭洪家满门……”

    “今天我山上也是洪家通知你的?”

    “嗯,自从你回来之后,洪家就让人监视着你家里的一举一动,我也隐藏在暗处等着再次动手的机会,今天通知我的是洪安,他还在山下……的那片桃林之……等着我带着你的脑袋回去和他接头……然后再把剩下的钱付给我……”大口大口的血浆从过山风的嘴巴里涌出来。

    严礼强最后沉默了几秒钟,“最后,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过山风的脸上露出一丝疯狂的笑意,他翻着眼睛看着严礼强,狰狞的怪笑着,“洪家坑了我,那就让……就让洪家的人给我陪葬吧……”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说完这话,严礼强手上的角蟒弓一震,第四支箭飞出,直接把过山风穿喉而过,那锋利的箭头,直接断了过山风的颈部的脊椎,让过山风死得不能再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