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四十章 毒计
    

    此刻的严德昌,意识依然处在半昏迷的状态,身体一下冷一下热,刚刚在和严礼强说了两句话后,就又昏迷不醒了。

    看到父亲昏迷,严礼强掀开被子,看了看父亲身上的伤口,在看到伤口的那一刻,严礼强整个人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严德昌的身上中了两刀,一刀在左肩,这一刀深可见骨,还有一刀则在胸口,胸口这一刀,有一尺多长,从胸口一直延伸到小腹,几乎要把严德昌前面的身体剖成了两半。

    包裹着严德昌伤口的绷带,全部是渗出来的血印子,就连严德昌身下的床垫上,都被鲜血染红了大半。

    要不是严德昌的身体壮实,普通人要面对这样的伤势,早就一命呜呼了。

    说实话,这个时候的严礼强,就像要爆发的火山,想杀人,但是,严礼强却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因为他现在要是不冷静,严德昌就真的没得救了。

    事情就发生在昨天,周铁柱自己也受了伤,他能做到这一步,找来镇上的大夫,找来自己的堂弟,已经很不容易了。

    严礼强面色冷峻的从房间里走了出去,所有人就都围了过来,看着众人的眼光,严礼强才第一次感觉到压在自己肩膀上的责任。

    “宏达哥,今天麻烦你了……”严礼强对着周铁柱的堂弟,脸上挤出一丝微笑,这个时候,能来家里帮忙的,严礼强都心存感激。

    周宏达是周铁柱的堂弟,也是柳河镇上的人,为人比较老实,他和他老婆在镇上开了一个卖早餐的小馆子,就卖一点面条,做点小生意,以前也经常来严礼强家的铁匠作坊找周铁柱,因此也不算陌生人。

    “应该的,应该的,严师傅这么好的人,平时和乡亲们修理农具什么的都不收钱,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对严师傅下这样的狠手……”周宏达恨恨的说道。

    “还要请宏达哥帮一个忙!”

    “你说,你说,别客气!”

    “这几天家里有不少人,就请宏达哥和嫂子暂时歇业几天,来严家这里帮下忙,每日买点菜,做点饭,张罗一下家里大家吃的三餐!”严礼强说着,就拿出一根金条递了过去,放在周宏达的手里,“这是这些天的伙食费,不会让宏达哥破费……”

    周宏达原本来这里帮忙一个是看在周铁柱的面子上,一个本人的确也有几分热心,他刚听严礼强说的时候,还稍微有一点为难,但眨眼之间,摸着手里那沉甸甸的金条,他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那点为难瞬间烟消云散,“行,我着就去叫我婆娘来帮忙……”

    “宏达哥,这几天严家吃的菜,尽量买新鲜一点,肉禽之类的也注意一点!”严礼强提醒了一句。

    周宏达也是做小买卖的人,自然知道严家出了这种事后严礼强在担心什么,他点了点头,“我知道,礼强你放心,我不会让人在这些地方动再动手脚的,这几天严家吃的菜我都买最新鲜的,蔬菜就到地里去找熟人买,禽兽什么的也买活的!”

    严礼强点了点头,“那就麻烦宏达哥了!”

    “不麻烦,不麻烦……”拿着钱,周宏达就离开了严家,去找自己的婆娘来严家帮忙了。

    严礼强随后又和在严家的镇上的大夫结清了费用,镇上的大夫也离开了。

    严礼强又拿了一根金条给和他一起来的赵奇峰,“赵大哥,麻烦你去一趟青禾县城东街的济仁堂医馆,济仁堂医馆洪大夫治疗刀剑创伤在青禾县最有名,你把洪大夫请来!”

    跟着周勇来的赵奇峰着严礼强点了点头,接过金条,转身就再次骑上犀龙马离开严家,朝着青禾县城如飞而去。

    严礼强再拿一根金条给周勇和刘刚,“周大哥,刘大哥,你到镇上的郭家烧酒店,买五十斤酒精,再到镇上的青云布庄,买上五十斤白纱布……”

    周勇刘刚接过金条,也是一声不吭,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严礼强又和吴妈说了一下,让吴妈去厨房里烧两锅热水。

    在严礼强的记忆之中,这个世界的医学发展和中国古代有些类似,但也有些不同,类似的之处是两者走的都是中医的路子,而不同之处在于这个世界的医学在某些方面也有不少进步,比如外科手术,还有一些奇特丹药的炼制。

    周铁柱请来的镇上的医生,已经把严德昌身上的伤口用羊肠线缝好了,而且还用酒精给伤口消过毒,这一点是中国古代的很多中医做不到的,听说华佗有这个本事,可惜没有传下来。

    严礼强这个时候心里其实也有些茫然,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做什么,这个时候他脑袋里想到的只是提灯女神南丁格尔的故事,在治疗方面他帮不上忙,他上辈子也不是医生,医疗方面的书籍看得不多,他脑子里的那些记忆没有多少是能在这个时候管用的,但他却知道一个好医生和精心的护理绝对可以让严德昌拥有更多的坚持下去的希望。

    眨眼的功夫,几乎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

    严礼强留在房间里,看着床上的双目紧闭的严德昌,低下了头,痛苦的把脸埋在了自己的手掌之中,心中充满了自责,他没想到,在自己在匠械营中安全度日的同时,留在柳河镇的严德昌,居然会遭遇这样的厄难,虽然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那个人就是严家派来的,但严礼强却有感觉,那个砍伤严德昌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自己那天在匠械营门外感觉到的隐藏在暗中窥视着自己的那个人。

    这一个月来,自己就在匠械营中,让那个人没有任何下手的机会,所以那个人才回到柳河镇弄出这件事来,目的,就是把自己逼回来,只有自己回来,离开匠械营,那个人才有下手的机会。

    这是一条毒计,如果自己不回来,连严德昌的死活都不管不顾,那么,某些人就能把“孝道有亏”这一条安在自己头上,自己就真的完了,在大汉帝国,不孝顺父母是一个非常严重而且让人鄙视和不齿的罪行,一旦某人被认为是“孝道有亏”,那这个人也就差不多成了社会公敌和令人唾弃的存在了,国术大考会直接将其拒之门外,将来就算成为武士,也难以为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