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三十九章 回到家中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白银霸主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事情就发生在昨天,半年节,当严礼强在陆家堡的时候,柳河镇的严家,却飞来横祸。

    在周铁柱简短的叙述之中,严礼强很快就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

    说起来事情也简单,就是因为一只马掌。

    昨日早上有人来铁匠铺打了一只马掌,到了晚上的时候,那个人又来,态度蛮横霸道,说他早上在这里打的马掌,到了下午那马掌就坏了,还折了他的马的一条腿,要严德昌赔他的马钱,严德昌当然不肯干,这摆明就是讹人,双方就争执了起来,结果没争执几句,那个人就突然动了手,拔出刀,把严德昌砍翻在地,周铁柱上去帮忙,也被那个人打翻,身上还中了一刀。

    在打完人之后,那个人乘着夜色就溜了,周铁柱昨晚折腾了一夜,安顿好严德昌,随后想到严德昌悄悄交代他的严礼强所在的地方,就赶紧骑着马,跑到了黄龙县来给严礼强报信。

    听到自己的父亲被人砍了,严礼强当场就炸毛了,只觉得全身一股热血直冲天灵盖,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无尽的怒火瞬间就在严礼强的身上熊熊燃烧起来。

    “铁柱哥,昨日那个人是不是洪家的?”严礼强眼睛瞬间通红,像是要杀人一样,咬牙切齿的问道。

    “不是,那个人是生面孔,以前我在柳河镇都没有见过……”周铁柱摇着头。

    “我爸现在怎么样?现在谁在家中照顾我爸?”

    “师傅在家里,我已经请了医生,但师傅伤得很重,一直昏迷不醒……”周铁柱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我来的时候,除了吴妈之外,我还让我堂弟留在师傅身边,招呼着大夫……”

    严礼强闭上了眼睛,双拳紧紧握着,几秒钟后,他睁开眼睛,看着钱肃,眼神一下子变得坚定无比,“钱叔,这些日子多谢你的照顾,家里出了事,我现在必须回去了……”

    看着眼前的严礼强,钱肃就知道没有办法再把他留在匠械营了,他也叹了一口气,“你去收拾东西,我让人准备犀龙马!”

    严礼强一语不发,转身就大步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钱肃脸色阴沉无比,他把周勇叫了过来,“周勇,叫上两个人,换上便服,和礼强一起去一趟柳河镇,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周勇眼中精光一闪,抱拳回应道,“营监大人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

    严礼强回到小院,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行囊打包收了起来,然后又背上角蟒弓的弓囊,就离开了小楼,在走到院子中的时候,他又想起什么,转身来到院子的遮棚下,拿起一壶箭矢,背在身上。

    来到匠械营门口的时候,钱肃已经在这里等着他,手里还拿着一个沉甸甸的牛皮鞍包,钱肃的目光不经意的掠过严礼强背着的那一壶箭矢,然后就把自己手上的鞍包递给了严礼强,“这是你放在我这里的东西,这次回去或许用得着!”

    严礼强接过鞍包,只是掂量了一下,就知道这个鞍包里放着的,就是自己从陆家拿来的黄金,大概二十多公斤的重量。

    就在这时,周勇和两个换了便装挎着刀剑的匠械营的军士牵着四匹犀龙马走了过来。

    “周大哥,你们这是……”

    “严少要拿我们当兄弟这个时候就别说这些!”周勇一脸严肃的说道,然后把一根犀龙马的缰绳塞到严礼强的手里。

    严礼强心中感动,只是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周勇他们都是正规的军士,按照大汉帝国军律,正规军士没有调令不得擅自离开所属驻地,更不能穿州过县,周勇他们跟着自己返回青禾县,真要较真起来,这可是重罪。

    和周勇一起去的另外两个人,严礼强也认识,那个身体看起来健壮无比的,叫刘刚,另外一个看起来有些激灵的,叫赵奇峰,两个人那天都和他推过圈,这些日子也都熟了。

    “礼强,我也要跟你们一起回去……”周铁柱咬着牙走了过来。

    严礼强看了一眼周铁柱,此刻的周铁柱,已经非常疲惫,昨天他受了伤不说,而且一夜没合眼,又赶了这么长的路,他手膀子上的伤口,昨天只是粗略包扎了一下,此刻已经在渗血,还好他跟着严德昌打铁这些年把身体锻炼出来了,结实得很,要是换做一般人,早就倒下了。

    “铁柱哥,你这样上路的话在路上撑不住,你现在就先在匠械营休息一下,吃点东西,把伤口包扎好,养好精神,随后再来,家里还有很多事情要麻烦铁柱哥,我们现在先走一步……”严礼强把手放在周铁柱的肩上重重拍了拍。

    周铁柱看了看严礼强,也就不再坚持。

    “钱叔,铁柱哥就麻烦你照顾一下!”

    “放心吧!”

    严礼强不再说什么,把鞍包跨到了犀龙马的马鞍上,自己踩着马镫一翻身,利落的上了马,把箭壶跨在另外一边,然后一抖缰绳,他胯下的犀龙马就第一个冲出了匠械营,周勇三人也骑着犀龙马也紧紧的跟着他。

    四匹犀龙马一下子冲上了大路。

    “驾……”严礼强一声清叱,双腿一夹,犀龙马就奔腾起来,蹄声如雷,四人四骑,就风风火火的朝着青禾县冲去。

    钱肃这边也没有闲着,在让人把周铁柱安置好之后,他自己也骑着犀龙马,直接离开了匠械营,前往陆家庄……

    ……

    青禾县与黄龙县毗邻,柳河镇距离匠械营自然也不太远,也就八九十公里,严礼强从青禾县坐船到黄龙县要四五个小时,那是因为船行较慢,又加上河流曲折,而骑着犀龙马的话,只是两个多小时,严礼强就带着周勇三人进入了柳河镇。

    四匹犀龙马急躁的蹄声打破了柳河镇上的平静,也让路上的人纷纷闪避,那些认识严礼强的,一个个用奇异的眼神看着杀气腾腾重新回到柳河镇的严礼强,一个个在严礼强身后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严礼强面若铁霜,抿着嘴,直接带着周勇三个人骑着犀龙马冲到了自己家的院子里。

    下了马,吴妈就从房子里面冲出来了,看着严礼强,嘴里发不出声音,只是用手比划着,眼泪哗啦啦的流。

    严礼强跳下马,直接冲到了房间里。

    房间里有浓浓的药草味和血腥味,周铁柱请来的大夫还有周铁柱的堂弟都在。

    严德昌躺在床上,脸若淡金,双唇煞白,一动不动。

    “大夫,我爸爸怎么样了……”

    “我能力有限,令尊伤势又奇重,恐怕撑不了几日……”大夫脸色为难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严礼强的脸色一下子白了,他来到床边,跪下,双手紧紧握着严德昌那粗糙的手掌,双眼通红,用颤抖的声音说道,“爸爸,我回来了……”

    一直闭着眼睛的严德昌听到严礼强的声音,眼皮颤抖了几下,就慢慢睁开了,脸上还挤出一丝笑容,虚弱的说了一句,“我……没事……我不是……不是……让你……到国术大考之日……让你钱叔派人直接送你去县城……县城……国术馆么……这里……危险……你回来……干嘛……”

    一直到这个时候,严德昌想到的都不是自己,而是严礼强的安危。

    严礼强的眼泪一下子就滚滚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