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三十八章 惊闻噩耗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白银霸主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等严礼强来到湖心小岛见到钱肃的时候,钱肃和陆佩恩的“赌钓”已经结束,两个人正坐在小岛中间的亭子之中,亭子内生着炉火,炉火上架着铜锅,铜锅之中鱼汤的香味四溢,周围摆满了热腾腾的酒菜,两个人正聊着天,等着严礼强的到来。

    严礼强一来,两个老男人互相看了一眼,陆佩恩就笑了起来,一脸鸡贼,“严公子觉得这莲华湖中的风景如何?”

    “这莲华湖万亩荷花美不胜收,行舟其中,陡生出尘之意……”严礼强笑着走了过去,和两个人打了一个招呼,就坐到留给他的椅子上,坦然的说道,“说来也巧,我今日在湖中还偶遇了陆小姐,陆小姐在湖中采摘荷花,我的船漏了水,就坐陆小姐的船在湖中游了一圈……”

    之前严礼强该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猜测的陆蓓馨有可能喜欢王家子弟的事给陆家庄的人通通气,但这个时候,严礼强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所谓疏不间亲,自己现在对陆家庄来说始终是个外人,贸然和陆家说这种事,恐怕还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而且这完全是自己的猜测,有可能是错的,所以,还是不要贸然装大头蒜为好。

    不过眼前这个六爷是精明人,或许可以悄悄暗示一下,让陆家庄的人稍微注意一下他们九小姐在郡城之中的动向,这不是棒打鸳鸯,而是以一个过来人的经验,给陆家一个善意的提醒。

    陆蓓馨很聪明,但再聪明的女人有时候遇到感情之事也会变得盲目昏头,此刻的陆蓓馨,在严礼强看来,完全和他上辈子见到的那些冒冒失失见了网友后把自己弄晕,最后被骗财骗色的女人也差不了多少,如果有陆家庄的人在郡城能稍微看顾着陆蓓馨一点,陆蓓馨吃亏的几率就少一些,这也算是自己回报一下陆老爷子对自己的看中吧。

    “哈哈哈,来,来,来,严公子咱们吃菜,吃菜,严公子尝尝这莲花湖中的鱼汤的滋味……”

    陆佩恩也老道得很,听到严礼强已经和陆蓓馨见过面,就哈哈一笑不问什么细节,而是招呼起严礼强开吃,严礼强也不着急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就在这顿饭上,钱肃和陆佩恩一定会旁敲侧击询问自己对陆蓓馨的观感。

    果然,饭吃到一半,钱肃这个做叔叔的就把严礼强给卖了,说严礼强已经“长大成人”,还劝着严礼强喝了两杯酒,在严礼强酒酣耳热之际,钱肃又说起严礼强游湖的事,旁敲侧击的想听听严礼强对陆蓓馨的看法。

    严礼强能有什么看法?自然是捡着好的说了一通,什么漂亮啦,落落大方啦,知书达理之类的说了一大通。

    陆佩恩就在一旁笑眯眯的听着,不时和钱肃交换一个眼色,显得很满意。

    在夸奖了陆蓓馨好几句之后,严礼强才假借着一丝酒意,把自己想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听陆小姐说她现在还在郡城的国术院中学习,着实令人羡慕啊,咱们平溪郡中,能进国术院的,都是和陆小姐年龄相仿的各地的青年才俊,能和这么多的青年才俊在一起学习,修炼,交朋友,想想也让人激动,等今年国术大考,我也好好努力,争取能有进入咱们平溪郡国术院的机会,到时或许就能再见到陆小姐,认识一下陆小姐的朋友……”

    陆佩恩一直笑着听着严礼强在说,一直在严礼强说完之后,他的眉头才微微一蹙,然后若有所思的看了严礼强一眼。

    ……

    今天早上早早到陆家庄,就是为了给自己创造和陆蓓馨见面的机会,等吃完午饭,到了下午,重新从湖心小岛上回到陆家庄,严礼强才发现陆家庄真正热闹起来,陆家请的不少客人都是下午才到,整个陆家庄内的一个广场,就成了周围十里八乡民众欢度半年节的主场。

    陆家在广场上搭了一个戏台,广场周围是各式各样的小吃和做小买卖的摊位,整个陆家庄,充满了欢快的气氛,特别是广场戏台周围,更是被挤得水泄不通,等到舞台上一声锣响,正式开始唱大戏的时候,广场上民众的欢呼叫好声,简直直冲云霄。

    这个世界,什么都好,空气好,山好,水好,但就是有一个地方不好,那就是缺乏能够愉悦人们精神的娱乐项目。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人能想到的最大的娱乐,就是看戏,这才是今日陆家庄热闹的原因。

    上辈子在地球严礼强曾听几个老人说起他们小时候听说有电影队下乡到附近乡镇放电影的盛况,那个时候,知道哪里放电影,是轰动十里八乡的大事。

    许多人家一家老小为了看电影,晚饭都不吃,煮几个土豆带着,然后每个人拿着一个小板凳就开始赶路了,常常一家人走上一二十里山路,就是为了看上一遍露天放映的《地道战》《少林寺》之类的电影,回来的时候大家打着火把赶夜路,一家人个个兴高采烈,就像过年一样……

    当时听了这样的话,严礼强还不相信,而今日看到陆家庄唱大戏时的情景,他终于相信了。

    陆家在戏台前面最好的位置搭了两个遮棚,留了不少椅子招待他们邀请的宾客,在开戏的时候,连陆家老爷子都兴致勃勃的坐在了前面,钱肃也精神抖擞的投入到了舞台上的表演之中。

    陆蓓馨也在,只不过她在陆家和客人的女眷那边,和严礼强隔得有些远,在和严礼强点头打过一个招呼之后,也就把严礼强当成了空气。

    别人看着舞台上的大戏一个个津津有味,而严礼强在最初的几分钟好奇过后,再看着舞台上几个唱戏之人的咿咿呀呀,严礼强几乎要无聊到要睡着,还不等几出大戏唱完,严礼强就找了个借口,从看台上溜走,去看广场边上的几个手艺人捏泥人去了。

    而等到吃晚饭的时候,陆老爷子还当众向来宾们介绍了一下严礼强,听到陆老椰子介绍,那些宾客才知道原来最近在黄龙县传开的那个救治溺水之人的办法,就是严礼强在陆家庄传开来的,在那一片恭维声中,严礼强在宴会之中小小的出了一把风头,他的名字,也彻底的在黄龙县传开了。

    晚宴过后,严礼强和钱肃就返回了匠械营,在做完易筋洗髓经的晚课之后,严礼强就睡了,一夜无话。

    而第二天一大早,严礼强还正在食堂里吃着早餐,一个他想都想不到的人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周铁柱双眼通红,一身疲惫风尘,脸上还带着淤青和伤口,他见到严礼强的第一句话就是,“礼强,师傅……师傅出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