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三十六章 湖中相遇

白银霸主 第三十六章 湖中相遇

    今日是半年节,出门赶集和串亲戚的人很多,路上人来人往,车来车走,颇为热闹

    因为不赶时间,在人多的路上纵马驰骋也不方便,严礼强和钱肃两个人就像散步一样,骑着犀龙马一边聊一边走着,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才从匠械营来到了陆家庄。

    今日的陆家庄果然比一个多月前更加的热闹了,在通往陆家庄的路上,一大早,行人就比往日多了好几倍,似乎附近十里八乡的人,都在往陆家庄赶。

    那些朝着陆家庄去的人,一家家扶老携幼,或坐牛车,或坐马车,或五六人一队,或几十人一群,一个个兴高采烈的朝着陆家庄行去。

    有的赶着车的,车上有空位,还能坐人,许多人都是一路邀请那些走在路上的人上车与自己同行,

    一些年轻男子,有的骑着马,有的走着路,一个个的兴致都很高。

    还有一些年轻女子,也三五成群的坐在装饰着鲜花的车上,一个个都穿着鲜艳的彩裙,头上插着各种漂亮的花鬓,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随着众人一起走在路上。

    女人们叽叽喳喳,男人们嘻嘻哈哈,年轻的男人和女人们互相打量着,有时逗趣几句,互相询问一下你们住在哪乡哪镇,我认识谁谁谁,你们认不认识,谈得来,男人们就邀请女人们一起去,女人们同意了,一群人就结伴而行,更加的热闹,谈不来的,也各走各的,互不影响。

    这样的景象,让严礼强看了,也大感有趣,上辈子逛街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只是上辈子逛街的那种气氛,却没有眼前的这么热烈喜庆,哪怕是逢年过节,街上的商场极力弄出喜庆欢快的气氛,但人与人之间依旧充满了距离感,有些冷漠,没有眼前这么喜庆热烈。

    那一路上所见的陌生人脸上的笑容和快活劲儿,让严礼强也深受感染。

    看到严礼强骑在高大的犀龙马上,年少英俊,长相气质都不凡,这一路,惹得不知道多少年轻女子频频注目。

    “钱叔,这陆家庄今日为何如此热闹?”

    严礼强问了钱肃一遍,发现钱肃没吭声,他转过头一看,却发现钱肃的目光正盯在前面牛车上的一个妇人身上,那个妇人三十多岁,穿着一红色的裙子,正是花信年纪,整个人珠圆玉润,丰乳翘臀,长得颇有姿色。

    那个妇人也发现钱肃正在看着她,两个人正在眉来眼去,眉目传情。

    严礼强放缓了声音,“咳……咳,钱叔……”

    “啊,什么,礼强你叫我……”钱肃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转过头来问严礼强。

    “如此良辰美景,钱叔不如上前问问,若那牛车上还能坐人,钱叔下去和那些女子妇人挤上一挤,这犀龙马我牵着去陆家庄就好!”严礼强眯着眼,促狭的说道。

    钱肃老脸一红,瞪了严礼强一眼,“小小年纪就敢捉弄长辈!”

    严礼强哈哈大笑起来……

    ……

    来到陆家庄外面的一个门口,还有一段距离,严礼强就看到了老熟人陆文斌正在门口朝着这边张望,他和钱肃骑在犀龙马上,很惹眼,在他们看到陆文斌的时候,陆文斌也看到了他们,等他们骑着犀龙马走近,陆文斌就一脸灿烂热情的笑容朝着两个人走了过来。

    严礼强和钱肃也下了犀龙马,将犀龙马的缰绳交给了随着陆文斌走过来的两个陆家的庄丁。

    “陆文斌见过钱营监,见过严公子!”陆文斌对着两个人一礼,看到严礼强换了一身衣服后气质立刻不同,就连陆文斌也忍不住朝着严礼强多看了两眼。

    严礼强对着陆文斌眨了眨眼睛,笑了笑,“陆管事客气了!”

    “哈哈哈,佩恩兄在么,今天约了和佩恩兄赌钓,我早已经等不及了,现在这个时候,太阳刚刚出来,正是钓鱼的好时候……”钱肃一边说着一边东张西望。

    “六哥正在湖边等候钱营监!”

    “那好,这就去,这就去……”钱肃说完,又转过头来和严礼强说道,“莲华湖景色秀美,是黄龙县内一景,你还没去看过,可以一起去看看,想要逛陆家庄的集市的话可以等到下午,下午才是最热闹的时候。”

    “对,对,对,下午陆家庄请的几个戏班子正式开始唱戏的时候才热闹,严公子想要看戏的话,可以等到下午再去,老爷已经让人在看台上给严公子留了位置……”陆管事也在一旁笑着说道。

    “好,那就一起去看看钱叔说的莲华湖的景色!”严礼强点了点头。

    “两位请随我来……”

    三个人并没有进陆家庄,陆文斌直接把两人带到陆家庄堡墙外面的那条河边,让两个人上了一艘小船,在交代了船夫一声之后,那船夫就摇着小船,朝着远处划去。

    小船上坐上两人,再加上船夫,刚好满满当当,小船在河中轻快无比,只是一会儿的功夫,那小船就绕着陆家庄的堡墙转了一小个圈子,划入到一片一眼看不到边的风景秀美的湖中。

    那湖湖水清澈见底,可以看到游鱼,坐在船上,放眼看去,到处都是一片片田田的荷叶,不少的青蛙就蹲在荷叶山,瞪大了眼睛看着小船上的人,在小船靠近的时候才一下子跳到水中。

    此刻正值盛夏,正是荷花开的时候,一朵朵或粉,或白,或红的荷花在荷叶间亭亭玉立,伸手就可以够到,放眼望去,美不胜收,小船滑行在其中,就像滑行在一片开满绿色的森林里,一阵微风吹来,荷叶摇曳生姿,鼻中尽是荷花的淡雅的幽香,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

    一会儿的功夫,船夫就把小船划到了这个湖心中间的一个小岛上。

    那小岛四面临水,岛上还有一个凉亭,一栋阁楼,种了一些树木,正是钓鱼的好地方。

    一个体型敦实矮胖,面孔和陆老爷子有几分相似,唇边有着两撇小胡子的三十多岁的男人站在小岛的一片石阶边上,笑嘻嘻的看着小船靠近。

    “哈哈哈,钱兄,你可终于来了,今日我们就看看到底谁厉害,刚好晚上炖鱼汤喝……”那个男人和钱肃把臂大笑,然后就看向严礼强,从头到脚的把严礼强打量了一遍,眼中的笑意更浓,“这位就是严公子吧,果然是一表人才!”

    “严礼强见过六爷!”严礼强对着这个男人行了一个礼。

    这个六爷,叫陆佩恩,正是陆老爷子的儿子之一,在家中排行第六,上次严礼强听陆文斌介绍陆家庄情况的时就听说过陆佩恩的名字,陆家在黄龙县城的诸多产业,都是这个陆佩恩在打理,这个人可以称得上八面玲珑,是陆家核心的几个人物之一。

    对于钱肃和陆佩恩的相识,严礼强并不感觉奇怪,因为钱肃常去的醉香楼,正是这个六爷打理的产业之一,严礼强奇怪的是,这个六爷这么忙的一个人,怎么今天会有时间在这里和钱肃来这里赌钓消磨时间,或许两个人是有什么事情要谈吧,就像上辈子老板们喜欢在打高尔夫的时候谈生意一样。

    “礼强,我和佩恩兄在这里钓鱼,你是年轻人,若觉得无聊,不如坐船在这莲华湖中到处转转,我们吃中午饭的时候再见就好!”

    听到钱肃这么说,严礼强求之不得,要他坐在这里一动不动的盯着两根钓竿,那简直是受罪。

    在和钱肃与陆佩恩告辞之后,严礼强又上了小船,让船夫带他到湖里转转。

    看到严礼强离开,钱肃和陆佩恩相视一笑……

    ……

    湖中金色美不胜收,严礼强在湖中完全流连忘返……

    “啊,严公子,不好了,这船漏水了……”突然之间,带着他的船夫就叫了起来,严礼强低头一看自己,不知何时,自己身后,船夫脚下的床底板上,一下子多了一个酒杯大的洞口,那湖水正汩汩的从下面冒了出来。

    怎么这船好生生的会多了一个洞呢?

    “我会游泳,没有关系,你把船划回去就行了!”严礼强镇定的说道。

    “这船上载着两个人,漏水漏得太快,恐怕划不回去了……”

    “那怎么办?你的意思是我们都游回去?”严礼强好笑的看着船夫,真要那样的话,他今天这身行头就要泡汤了,他倒不是心疼这身衣服,只是觉得这事有些好笑,没想到还让自己给遇上了。

    “这倒不用,严公子只要换一艘船,我一个人就能船先划回去……”

    “换船?哪里来的船?”

    “啊……”划船的船夫夸张的叫了一声,就像周星驰《食神》开头上那几阁厨师的惊叹,“严公子你看,真巧,那边刚好来了一艘船……”渔夫指着远处,严礼强转过头,刚好看到一艘小船从一片荷叶之中滑了出来。

    那艘小船上,有一个船夫,还有一个身穿绿裙的女子,在他看过去的时候,那边那艘小船上的那个女子也看了过来,打量这严礼强,眼神奇怪得很……

    这边的船夫招呼了一声,那边的那艘小船就划了过来,两艘小船就在一片荷叶之中接头,在两个船夫稳住船之后,严礼强就换了一艘船,坐到了新的那艘小船上。

    带着严礼强来到这里的船夫划着“漏水”的小船,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一片荷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