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二十六章 救人(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白银霸主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刚刚在外面的那几个大夫,完全是在知道严礼强救人的工具就是简单的艾条之后跟着进来的。

    之前几个小时,他们用尽了手段,都没有让这个孩子活过来,这个孩子现在分明已经死了几个时辰,他们根本不相信还有人可以让被溺死了这么长时间的孩子起死回生,而且唯一的用具居然就是一根最普通,最寻常的艾条。

    如果一根艾条能够让被溺死的人重新活过来,那简直就是神仙手段了。

    他们心中并不相信严礼强能把死人救过来,他们进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想看看严礼强怎么用一根艾条玩花样,然后好当场拆穿他。

    对那几个大夫跟着进来的目的,严礼强心中一清二楚,不过他可不想自己在治疗的时候听到有人在旁边叽叽歪歪的影响心情。

    没办法,只能继续装逼一下了。

    “陆管家,在我给这孩子治疗的时候,除了这孩子的至亲可以留在房间内观看之外,其他人,都不许在房间里!”严礼强直接对陆管家说道。

    让孩子的至亲留下,这是好留个见证人,给自己上个保险,就算最后救不活这个孩子,也要让陆家人知道自己救人是很认真的,并没有拿陆家人开玩笑,更没有做出亵渎孩子遗体的事情,严礼强想得很周到。

    听到严礼强这么说,那几个跟着进来的大夫一个个还没开口,就又被陆管家请了出去。

    艾条,蜡烛,都已经放在了严礼强的面前,这个孩子的父亲,刚刚那个眼睛发红的男人,则直接站在了严礼强的旁边,睁大了眼睛,要看着严礼强怎么救他儿子。

    “请严小哥放手施展就是,就算救不回来,陆家也不会怪你……”那个男人用有些沙哑低沉的声音对着严礼强说道。

    “人命关天,我不能保证什么,但一定尽力!”严礼强诚恳的对这个男子说道,这话倒是他的心声,半点没有装逼的嫌疑,不要说是陆家,就算是遇到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他也绝对愿意试试,赌赢了,那就赢了一条人命,赌输了,在这种时候,谁又会和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计较,再说自己也没有什么名声,完全不用担心。

    孩子的父亲点了点头,不说话了,严礼强也开始动手起来。

    他先把陆管家拿来的艾条拿了起来看了看,就知道这艾条绝对是用最好的艾绒做出来的,因为这艾条刚刚摆放在他这里一会儿,甚至不用眼睛看,那艾绒特有的清香,就自然而然的飘散了出来。

    当然,因为艾草到处都是,就算是这最好的艾条,也值不了几个钱。

    严礼强拿着艾条,先把艾条在蜡烛上点燃,待到那艾条一端通红,犹如柱香的时候,严礼强把艾条放在了旁边的托盘里,然后起身,把小孩穿着的衣服解开。

    孩子的父亲看到严礼强的动作,只是眼神动了动,但却一句话都不说。

    孩子的身体已经冰冷,微微有点僵硬,但腹部平坦,并没有鼓起来,估计腹部进来的水已经让陆家之人倒挤出去了。

    严礼强一脸严肃的在孩子的腹部轻轻揉了揉,心中则默默祈祷起来——孙神医,孙真人,弟子严礼强这次在这里用您老人家传下来的救人秘法试着救人,还希望您老人家多多保佑加持,如果这办法能成,弟子绝不藏私,一定把这个方法传扬出去,让更多人知道,也能让这世间溺水之人多一丝活命的希望,让那千千万万的家庭少一些悲剧。

    心中祈祷完毕,严礼强的一只手就拿过来那根点红的艾条,移到了躺着的那个孩子的肚脐的位置,用艾条点燃的那一端对着孩子的肚脐,在距离肚脐几公分的位置,在用手试了试艾条的温度,在以不烫伤皮肤为界限之后,就开始用艾条灸那个孩子的肚脐。

    这就是严礼强救人的办法,这办法,当然不是严礼强自己拍着脑袋瞎想出来的,而是中国古代最负盛名的一代神医,药王,活了142岁的孙思邈,孙真人留下的法子。

    孙思邈他老人家在他留下的医学巨著《备急千金药方》之中留下过一个奇方,这奇方,就是救治溺水之人的,他老人家在书中留下这么一段文字,“治落水死方:解死人衣,灸脐中。凡落水经一宿犹可活。”

    在书中,孙真人说这个方子可以让落水死亡一晚上的人都能救活,所以严礼强才想来试试。

    而严礼强之所以知道这个药方,则是因为上辈子偶尔在他关注的一篇文章之中看到过,他原本都以为自己不可能记得了,但这次重生之后,自从能记起易筋洗髓经,严礼强就发现自己的脑袋里面似乎多了一个存储器一样,只要是他上辈子看过的书和文章,哪怕是只看过一眼的,他居然都记得,那些文章和书籍就存在他的脑子里,只要他一想,就会完完整整的记起来。

    人体的肚脐眼是人身上非常重要的一个穴位,这个穴位,叫神阙,也叫命蒂,神者,元神,先天,阙者,城楼,高楼,宫殿,命,生命,性命,蒂者,缔结,柄——把的意思,顾名思义,这个穴位就是人元神居住的高楼宫殿,又是人性命和生命的权柄之所。

    艾叶,这最普普通通的草,却有纯阳之性,“能回垂绝之阳,通十二经,走三阴,理气血,逐寒湿……”

    ……

    脑海之中,曾经看到过的那篇文章的内容一字字的在他意识之中闪过,严礼强的手犹如一把被固定的钳子一样,一动不动的拿着那根艾条,双眼则仅仅盯在艾条与那个孩子肚脐眼的位置,表情专注,神圣,认真无比。

    偶尔,严礼强的另外一只手会动一下,那是让烧落下来的艾条的灰烬,不落在孩子的身上。严礼强用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把灰烬接住,同时又把手里的灰烬快速的丢到旁边的盘子里。

    有时候,在抖落灰烬的时候,那艾条上还红着的艾绒也会掉落一下下来,非常烫手,犹如被热油溅到,但严礼强依然用手接着,只是眉头轻轻皱了一下,就把灰烬丢到旁边的托盘里。

    把盘子拿来和把艾条移开,都会短暂的隔离艾灸的过程,让艾条远离孩子的肚脐,所以严礼强宁可用手去接——手指松开,艾条的热力可以继续从手指的缝隙之中透下,而那些灰烬,则被他的手接住。

    在尽量不让灰烬落在那孩子身上的同时,严礼强也密切的关注着孩子肚脐的皮肤的温度,随时用自己的一根手指放在肚脐附近,感知着肚脐周围皮肤的温度,不让艾条把孩子的皮肤灼破,灼伤,他知道,为人父母者,看到自己的孩子死去已经是遭受了巨大的痛苦,无论如何,做父母的都不想看到自己孩子在死去之后遗体还被人折腾,有伤损。

    这些都是最小的细节,一般人估计都会忽略,但对严礼强来说,上辈子的经验告诉他,越是这些细节,越不可忽视,成功和魔鬼,就在这些细节之中。

    只要这些细节到位了,就算自己这次救不回这个孩子,陆家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来骗人的。

    那孩子的父亲原本在一旁紧紧的盯着严礼强的动作,慢慢的,当他看到严礼强如此尽心尽力认真细心的在做着这些事情的时候,那个男人脸上的神情慢慢缓和了下来,最后叹了一口气。

    艾条上的灰烬将落,就在严礼强准备再次伸手去接的时候,另外一只手伸了过来,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也在严礼强的耳边响起,“我来吧……”

    在旧的艾条燃尽之前,严礼强又点燃了一根新的艾条。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艾条燃烧时的香味,两个小时过后,严礼强手上的艾条已经用去了两根,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

    第三根艾条已经烧去了一半。

    房间里点燃的火盘让房间里的温度适中温暖。

    就在严礼强都感觉这个办法有可能救不回这个孩子的时候,突然之间,严礼强摸着那孩子肚脐的手指突然感觉到孩子的肚脐下面的肠子痉挛似的蠕动了一下……

    还不等严礼强反应过来。

    “咳……”躺着的孩子突然咳了一声,然后一转过头,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水来。

    孩子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了,孩子一睁开眼,就看到自己的父亲,双眼通红,正用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狂喜的神色看着他。

    “哇……”孩子一下子大声哭了起来。

    那燃烧了一半的艾条被严礼强放在了旁边的盘子里,严礼强站在一边,呆呆的看着那个醒过来之后正在大哭的孩子,心里一个声音在狂喊,我成功了,我成功了,真的能救活,真的能救活……

    不要说那个孩子在哭,这一刻,严礼强都有了流泪的冲动。

    谢谢孙真人,孙爷爷,谢谢微信,谢谢马老板,谢谢张老板,谢谢所有传播正能量的人……

    ……

    那孩子的哭声,如惊雷一样的在房间里炸响,而且一下子传到了屋外……

    只是眨眼的功夫,严礼强就感觉屋子外面的门被人猛的推开,一大堆脚步声涌来,他刚刚看到的那个老者,还有几个妇人,再加上几个他见都没有见过的男人,一股脑的冲到了屋子里。

    “麟儿……”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进来,看到那个孩子已经坐起,惊喜交集的惊呼一声,一下子就冲了过来,把那个孩子抱在了怀中,埋头放声痛哭。

    看到这一幕,旁边的几个女子都喜极而泣,一把年纪的陆老爷子激动得满脸通红,整个人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好,好,好……死人犹能复生,这是天佑我陆家,天佑我陆家啊……”

    说着话,屋子里的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就转了过来,一个个双眼放光的盯在了严礼强的脸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