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二十五章 救人(一)

白银霸主 第二十五章 救人(一)

    陆管事把严礼强带到了陆家重重庭院的一个偏厅之中,然后让严礼强在这里稍等,就急匆匆的走出了偏厅,甚至都忘了叫下人给严礼强上一杯茶。

    严礼强知道陆管事是去找上面的人汇报,估计这种事,陆管事也做不了决定,他只是负责把人带回来而已,具体能不能让自己试试,还是要分量更重的人说了算。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严礼强估计,陆家已经把能想的办法想完了,要不然也不会让庄里的管事到外面去“碰运气”,这和他上辈子那些走投无路的人上网发帖求助也差不多。

    严礼强也不着急,他只是安静的在这个偏厅里等着,假装欣赏着偏厅里挂着的几幅字画,心里则暗暗把自己进入陆家大宅之后的沿途所见和柳河镇上的洪家对比了一下。

    不得不说,洪家和陆家,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洪家只是在柳河镇称霸,而这陆家,在黄龙县都是首屈一指的地方豪强。

    严礼强没有在偏厅里多等,只是两分钟不到,他就听到偏厅外面传来两个人的脚步声,同时还有陆管事隐隐的声音,在陆管事的声音之中,严礼强似乎听到了“钱营监”还有“骑术很好”之类的话。

    在修炼易筋洗髓经之前,严礼强也没有这么明锐的听力,但在修炼了易筋洗髓经之后,严礼强发现自己五官的感觉,都大幅度的提高,这才可以让他在偏厅之中能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和远处人的交谈之声。

    脚步声由远而近,随后,陆管事陪着一个人走到了屋子里。

    那个和陆管事走进来的人六十多岁的年纪,满头白发,身上穿着的衣服很考究,年纪看起来似乎有些大,不过眼神却非常的锐利,透着一股精明强势的气息,在这个人面前,陆管事就显得小心翼翼多了。

    “严小哥,这位是陆家庄的陆管家,专门负责府里大小事务,我已经把你的情况和陆管家说了,刚刚我也派人去匠械营通知钱营监,你就安心在这里就可以……”

    “陆管家好!”严礼强点了点头,礼貌的打了一个招呼,不过他也发现这个陆管家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眉头不易察觉的微微皱了一下,毕竟自己的年龄和装扮,与神医之类的人相差太远了。

    陆管家锐利的目光就像剑一眼的直刺在严礼强的脸上,足足十多秒钟,一语不发,给人极大的压力,一直等到他发现严礼强在他锐利的目光下依旧脸色不变,镇定从容的时候,陆管家的脸色才稍微柔和了一点。

    “我并未听闻钱营监会医术,匠械营中也没有医道高人,不知道小兄弟你的医术从哪里学来的?”陆管家放缓声音,开口问道。

    严礼强笑了笑,“我并未学过医术!”

    陆管家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看了旁边的陆管事一眼,“那你如何能救人?”

    严礼强摊开手,一本正经的鬼扯起来,“说起来有些奇怪,我前些日子做梦,在梦中误入一座云雾缭绕的深山,在深山里见到一个头发胡子全白的老人,那个老人和我聊了几句,然后莫名其妙的告诉了我一个能救溺水之人的法子,我醒来后依然还记得,今日到石桥镇,刚好遇到陆管事,所以才跟着陆管事来了!”

    “那你可有把握能把人救过来?”陆管家眉头皱得更深了,继续追问。

    “没有把握!”

    “一点没有?”

    “一点没有!”

    陆管家一下子站了起来,深深看了严礼强一眼,点了点头,“你跟我来吧!”

    看到严礼强表现得体,带着严礼强来的陆管事一下子松了一口气。

    严礼强笑了起来,他知道,刚刚陆管家问他那些话,若他说有把握,恐怕陆管家想都不想就要把他轰出去,正因为他说没把握,反而赢得了陆管家的信任,这也是他上辈子的经验,在那些见惯世面的老江湖面前,很多时候,真诚一点,反而更好,你所谓的聪明,人家几十年都已经玩烂看腻了。

    在陆管家的带领下,严礼强离开偏厅,又穿过一条长长的回廊和一道院门,终于来到了一间屋子前。

    几个陆家的护卫站在屋子外面,就在那几个陆家护卫的注视下,严礼强就跟着陆管家走进了那间屋子。

    那间屋子里已经有了好几个人,一个面色微紫,体型富态,留着三缕漂亮长须的老者端坐在那间屋子的主位之上,在这个老者旁边,则站着一个三十多岁身着锦袍的中年人,老者面带悲戚,那个中年人则眼圈发红。

    在房间进门左手边的椅子上,则坐着几个四十到六十岁不等的人,相比起那个老者和那个中年,这几个人则一个个面色尴尬,一脸无奈,几个药箱摆放在这几个人的面前,所以严礼强一看,就知道这几个人正是陆家请来的大夫——听说陆家把黄龙县和平溪郡城里的最好的大夫都请来了,想必就是这几位了。

    旁边的一道门通着的屋子里,还可以清晰的听到一个女人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哭泣之声和不少女人的啜泣声。

    房间里一片愁云惨雾。

    陆管家一带着严礼强进来,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严礼强上,一个个都有些愕然,那几个大夫中的两个,在微微愕然之后,甚至一脸不屑的看着严礼强。

    陆管家来到那个老者面前,弯下腰,低声说了几句。

    那个老者的目光在严礼强的身上短短逗留了两秒钟,随后有些颓然的挥了挥手,“也罢,让他去试试吧,我们就尽人事,听天命吧,如果不行,就……就让下面的人安排后面的事情吧……”

    陆管家点了点头,走了过来,给严礼强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带着严礼强往旁边的一间屋子走去。

    穿过一道门和门后的一间耳房,严礼强就随着陆管家来到了一个门外有两个丫鬟和两个护卫守着的房间里。

    房间是一间卧室,不过这卧室里却没有摆放多少东西,看起来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血色的六七岁的孩童。

    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那个孩童,严礼强看了陆管家一眼,陆管家点了点头,严礼强就走了过去,细细查看起来。

    躺在床上的孩童穿着一身宽松的白色的睡袍,头发散开,面孔有点像刚刚在外面见到的那个眼镜发红的中年男子。

    严礼强先摸了摸这个孩子的额头,入手一片冰凉,已经没有了正常人的体温。再检查一下孩子的呼吸,脉搏,还有心跳,这些生命体征,没有任何意外,早已经从这个孩子的身上消失了。

    “这孩子在这种状态……已经过去多久了?”严礼强问陆管家。

    “中午吃饭之前到现在,差不多三个多时辰!”陆管家叹了一口气,“今早在外面和庄子里的孩子玩捉迷藏的时候,他跑到了河边的芦苇丛中藏了起来,却不小心失足滑入水中,被水草缠住脚,从而溺水,开始的时候那些小孩没找到他,以为他跑到别的地方了,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人不见,大家去找,才发现他在芦苇丛后面的水里,从水中捞上来之后,就是这样了,庄子里想了各种办法,提脚倒背,推胸过肺,还有以口渡气都试过了,除了口中倒出一点水来,半点没有起色,请来的几个大夫也试过了各种办法,但都没用……”

    严礼强知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孩子已经溺水身亡超过了六个小时,要不是这样,陆家这么大的一个家族,也不可能病急乱投医会到外面去找人。

    至于陆管家所说的推胸过肺,还有以口渡气的急救之法,正是他前辈子在地球上知道的所谓心肺复苏术和人工呼吸,这个世界武者众多,武者对人体生理结构的组成和功能的了解远远超出常人,许多杀人之术反过来就是救人之法,所以这些在地球上的救人手段在这里出现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我问一下,这个孩子是陆家的什么人?”

    “这孩子是陆老爷子的长孙,在这孩子之前,陆老爷子只有几个孙女!”陆管事看了严礼强一眼,以为严礼强在担心着花费,他沉声道,“你如果有办法,尽管施展,不要担心成本,这点钱陆家出得起,只要能救人,就算你要百年的灵参,陆家也拿得出来!”

    怪不得,原来这个孩子是陆家的长子长孙!

    严礼强终于明白为何陆家如此着急了。

    “那就请陆管家给我准备一点东西!”

    “你需要什么?”

    严礼强看了躺在床上的那个孩子一眼,“就请陆管家给我准备几根艾条就行!”

    “艾条?”陆管家惊讶的看着严礼强,这个时候,若是从严礼强嘴里说出龙肝凤胆陆管家反而不会惊讶,但艾条却让陆管家惊讶了,因为这东西,就是最便宜最普通之物,那艾草漫山遍野都是,艾条这种东西就是用艾草的艾绒裹起来的,甚至普通人家都能自己做。

    “除了艾条之外还要别的什么东西,需不需要人手配合?”陆管家问了一句。

    “不需要,给我艾条和一根能够点燃艾条的蜡烛就行,对了,房间里的温度有点低,再放几盆炭火!”

    在深深看了严礼强一眼之后,陆管家快步的就走出了房间,只过了不到两分钟,几个仆人就端着几盆炭火放到了房间的几个角落,并保持房间的通风,陆管家同时也带着严礼强需要的东西进来了,与陆管家一起进来的,还有刚才严礼强在外面看到的那个中年男子与刚刚在外面见到的那几个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