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二十三章 巧遇

白银霸主 第二十三章 巧遇

    严礼强一个人在黄龙县城里边走边逛,只是用了一个多小时,问了两个人,就已经来到了县城里的朝阳巷,找到了巷子里的那家冰店。

    这家冰店的名字就叫做朝阳冰店,在巷子的中间,严礼强走到巷口,就看到了冰店外面挂着的招牌,看到那个招牌,严礼强就走了过去。

    上一辈子,严礼强有一段时间也以为夏天吃冰棒是在发明了冰箱之后现代人的专利,而一直到有一次他在电视上看到文物拍卖,其中有一件文物就是古代人存冰的箱子,听到主持人的介绍,他才知道,原来古代中国人,从唐朝开始,在夏天就能喝冷饮吃冰棍了,他才一下子发现自己没有文化。

    古代人制冰,用的并不是电冰箱,而是硝石,硝石溶解在水中的时候会迅速把水中的热量吸收,让水变成冰,古人正是利用硝石的这个特性,制作冰块——把两个一大一小的盆里装满水,把小盆放在大盆之中,然后往大盆里倒上硝石,等到大盆结冰的时候,小盆里面也结冰了。

    这个世界也一样,只是能在夏天享用冰块的都是有钱人家,所以制冰的冰店,只有在经济繁荣的县城或者是大城市里才有,当然,也有部分的土豪,自己家中就有冰室能制冰,比如说柳河镇的洪家,严礼强记得自己还小的时候,每年一到天气最热的那几天,比自己大上两岁的洪涛每天下午拿着一根加了冰糖的冰棍来到镇里学校的情景,那种威风,简直就是土豪开着劳斯莱斯下乡一样,至今让他记忆犹新。

    现在正是夏天,差不多下午两点多,巷子里的几颗老树上蝉鸣正噪,头顶太阳正毒,地面上也热气腾腾,几个小孩在冰店的外面,一个个垂涎欲滴伸头伸脑的往冰店里窥探着,而一个穿着蓝色伙计服装的冰店的伙计正站在冰店的门口,像稻田里驱赶着麻雀的稻草人一样,在轰着那些小孩,“去去去,别在这里挡着门口,想要吃冰,给你们老子要钱去……”

    在伙计把那几个小孩轰开的时候,严礼强就走入到了冰店之中。

    和外面不一样的是,一进入冰店,严礼强就感觉冰店里的温度比外面低了好几度,一阵凉意袭来,舒服至极。

    店里有一个柜台,柜台后面就是几个外表是木头,里面是锡层的冰柜。

    一个伙子站在柜台后,在打量了严礼强两眼之后,觉得严礼强这个年纪应该不像是来这里骗吃骗喝的小屁孩,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这位客人是要买冰么,我们这里恭迎各种冰,纯冰,加了冰糖的冰,还有加了杨梅汁的,都有,而且价格公道,不知这位客人要的是哪一种?”

    听到有加了杨梅汁的冰,严礼强就感觉自己的嘴巴里的口水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可惜的是,他知道这些冰店里卖的这些冰最小都是脸盆大一块脸盆大一块的,供应的是一家一户的需求,像洪涛以前吃的那种冰棍,只有大户人家自己才愿意做,这些小店,根本不会做像冰棍那么小的冰块,因为那成本算下来高不说,一般的小孩,也根本买不起。

    严礼强尽量让自己的脸上露出一个纯洁的笑容,然后才对着那伙计开了口,“咳咳,你们这里有硝石么?”

    “你说什么?”店里的伙计一脸诧异。

    “我是说硝石,制冰用的硝石,我想买一点!”

    “我们这里只卖冰,不卖硝石!”那伙计的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收敛了起来,要不是看严礼强脸上的笑容,恐怕早就把严礼强给轰出去了。

    “我知道,我就买一点,不知道能不能行个方便!”

    伙计坚决的摇着头,“我们这里不卖硝石,你还是到其他地方看看吧,再说掌柜的不在,我也做不了主……”

    “那你知道哪里有硝石卖吗?”

    “我也不知道!”

    正在说着,有一个客人进来,那个伙计直接就不再理会严礼强,而去招呼新来的客人去了。

    看那个伙计的脸色,严礼强知道这笔买卖估计谈不成,他摸了摸鼻子,自己从店里走了出来。

    ……

    后面的整整几个小时,严礼强都在黄龙县的县城里面转悠着,他都没想到,想要买一点硝石居然会这么难。

    他三家冰店都去过了,但却没有一家冰店愿意把硝石卖给他,这让严礼强差点抓狂,像硝石这样的东西,用途非常窄,整个县城内,除了冰店,他根本不知道哪里还有硝石这样的东西。

    不过好在严礼强的沟通能力非常强悍,既然硝石店里买不到,但他最后还是从一个冰店的店员的口中,得知在黄龙县城外的商贸大镇石桥镇上的一个收购皮货的商行里,有硝石供应。

    严礼强拍了拍脑袋,这才想起硝石除了可以制冰之外,还会用来鞣制皮革,那个石桥镇上的商行既收着皮革,也供应着一些鞣制皮革用的原料,诸如石灰和硝石之类的东西。

    ……

    等严礼强从石桥镇上的那个商行里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将近傍晚,太阳也差不多要落山了。

    商行里的硝石都是在大量供应客户,那些客户一买都动辄是几十公斤,几百公斤的,刚刚当他进去说要买一斤硝石的时候,差点就被商行里面的伙计给赶了出来,人家以为他是去逗人玩的,最后,严礼强掏出银子,商行里面的伙计才半信半疑的卖给了他一点,但价格,相对于硝石来说,就是“天价”了,两钱银子,最后也只买了一斤。

    走出商行的严礼强摸了摸自己怀中的那几两硝石,长长吐出一口气,这次他只买一点回去试试到底能不能配出火药来,要是能行,以后他自然有办法弄到硝石。

    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早了,要是回到匠械营太晚,让钱肃担心反而不好。

    这么想着,严礼强就朝着不远处的镇中心的广场走了过去。

    石桥镇是一个商贸大镇,南来北往的客商特别多,镇中心的广场周围都是商铺酒楼,还有不少人直接在广场边上摆着地摊,卖着一些草药,土杂之类的东西,租马车的话也在广场那里。

    严礼强刚刚走到广场边上,正要叫马车,就看到四骑犀龙马就如风一样的从远处冲到了广场山,犀龙马上面的四个骑手一跳下马背,其中一个就从马鞍上拿起了一面锣,快速的在敲了起来。

    上辈子在网上逛论坛,要想言论被人围观,传播,那就把帖子置顶,或者是让大V之类的转发,而这个世界,是没有网络,也没有论坛的,听说有些大城市中有报纸,不过严礼强却没有见过,除了官府能贴出各种通告之外,一般的人,想要在公众场合发声,吸引别人注意,在人多的地方敲锣就是最快的办法。

    果然,眨眼的功夫,那四个骑着犀龙马来到广场上上的骑手周围就聚齐起了一大批在广场周围附近的人。

    因为就是身边发声的事情,严礼强抱着看热闹的心思,也挤在人群之中,想看看这两个人到底要搞什么。

    那四个骑手,一个年级大一些,其他三个都很年轻,年纪大的那个,看身上的穿着,似乎是某个大户人家的管事,而年纪轻一些的那三个骑手,似乎是护院家丁之类的。

    这个时候,无论年纪大一点的管事还是那三个年轻一点的家丁护院,都是满头大汗,一脸焦急,年轻的那三个护院家丁还好一些,年长一些的那个管事,整个人气喘吁吁,脸色发白。

    “那个人不是陆家的管事么,这是要干什么?”

    严礼强身边的一个摆摊的小商人看着那个管事,好奇的和旁边的人说道,刚好被严礼强听见。

    陆家,严礼强没来黄龙县之前就好像隐隐听说过,黄龙县中有一个传承几百年的大家族就是陆家,只是严礼强也不知道自己身边的人所说的陆家是不是自己听说的那个陆家,毕竟黄龙县姓陆的大户人家可不止一家。

    看到周围瞬间围过来上百人,已经围团了,那个管事的喘了几口气,平息了一下,一抬手,敲锣的家丁一下子才停了下来。

    陆管事先对着周围抱拳,环视周围一圈,然后大声开口,“各位乡亲,各位朋友,我是莲花山陆家庄的管事,叫陆文斌,有的朋友可能认识我,今天我来到这里,是想一件紧急之事相求,不知道各位乡亲朋友之中可有救治溺水之人的秘法秘方,莲华山庄有一孩童今日溺水,特来求助!”

    陆管事用希冀的眼神看着围观的人群,但围观的人群却一阵沉默,大家都有些莫名其妙,严礼强也心中疑惑,陆家有人溺水,居然来这里找人救助,这也太奇怪了吧。

    “陆管事,陆家庄有孩童溺水,应该赶紧去找大夫啊,陆家如此富豪一方,什么样的大夫找不到,你怎么来这里了?”围观的人群之中,立刻就有人大声的问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陆管事沉默几秒钟,然后涩声开口,“大夫已经找了,黄龙县和平溪城中最好的几位大夫已经在陆家庄,只是孩童溺水已经过去三四个时辰,几位大夫都束手无策,没有办法,所以我才来求助诸位乡临朋友,看看诸位是否有秘法秘方可以一试,如果能把人救活过来,陆家定有重谢,就算救不回来,陆家也不会怪罪……”

    周围的人一听,立刻明白了,黄龙县和郡城中最好的大夫陆家都请去了,只是没有把人救过来,这个陆管事说已经过去三四个时辰,意思是溺水的孩童已经没有声息三四个时辰了,一天十二个时辰,三四个时辰都已经过了小半天,人死得不能再死了,陆家能请到的最好的大夫都没有办法,谁还可能有什么办法?

    这起死回生之术毕竟只是传说而已,被水溺死的孩童,又过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可能还救得回来?估计陆家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没有希望了,也找不到别的办法,才会让管事抱着一丝万一的可能来外面这么试上一试。

    周围的人听了,直接摇着头就散开了,陆家的重谢自然引人垂涎,但没有起死回生的这个本事,去了也是浪费时间,没本事去瞎弄说不定还会惹上麻烦。

    散去的人小声的议论着,纷纷在猜测着不知道是陆家被溺死的孩童是哪一个,会让陆家如此紧张。

    看着周围的人散去,陆家管事的眼中露出颓然绝望之色,无奈的低下了头……

    就在这时,严礼强微微一沉吟,就直接走到了陆家管事的面前,平静的说了一句,“陆管事,我或许可以去试试……”

    听到严礼强的声音,陆管事一下子抬起头,等到他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只是一个穿着普通的十四五岁的少年时,脸上那惊讶的表情,就凝固了……

    ……

    ps;周一了,新书求推荐票,求收藏!咳……咳……顺便说一声,有时候老虎写着写着,一投入,就感觉自己还是在黑铁,张铁一不小心就跑出来,造成笔误,后面老虎会尽量加强检查,如有错漏,还请各位朋友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