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二十章 再得好弓(第二位盟主红利)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白银霸主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要知道周勇在十年前过了马步关之后,这些年虽然没有进阶武士,跨入士族阶层,但他修炼的外功之中,就有打熬身体增加力量的手段,他这一身力量,早已经不逊于进阶了武士的高手,他对自己的一身力量极有自信,刚刚这第一下,为的是试探一下严礼强的力量,周勇也没有用尽全力,而是留了三分余力。

    就在周勇想着严礼强刚刚这一下是不是全力以赴的时候,却发现严礼强还不等手上的力道用老,就已经快速收手变招,整个人后脚前跨,一下子用肩膀撞了过来……

    能放能收,这就说明严礼强刚刚那一下同样没有用尽全力,也是在试探自己的力量,周勇心中的惊讶更甚。

    ……

    严礼强和周勇的较量,真可谓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周勇本身也喜欢推圈较技,有着丰富的经验,整个匠械营中,论推圈较技,就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而严礼强同样也不弱,虽然他推圈较技的经验没有周勇丰富,但他胜在力大,犹如下山之虎,而且反应灵敏。

    两个人这一交起手来,你来我往,两个人力量又大,速度又快,在一个圈子里较量起来,直接让人目不暇接,引得旁边围观的军士们一阵阵大呼小叫。

    ……

    严礼强不知道周勇此刻的心情如何,不过他的心情却是极好的,周勇的确是一个好对手,行动反应之间充满了军人的老辣与直接,这与严礼强以前所遭遇过的所有对手都不同,在和周勇的较量之中,严礼强自己也有极大的收获,整个人的信心也一下子建立起来了。

    要知道周勇可不是路边的阿猫阿狗,这个男人可是货真价实的大汉帝国军中小旗,国家暴力机器中的专业人士,小旗虽然是基层军官,但在军队之中,没有过人的勇武和实力,也担任不了这样的职位。

    ……

    五分钟,两个人纠缠推绊之中来到推圈圈子的那一圈白色的边缘区域。

    严礼强瞬间抓到一个空挡,一招虎啸连环拳中的摘星望月,右手一下子就穿到了周勇的腋下,单掌一托就要把周勇抬起,周勇骇然,他知道严礼强的力量,在这种时候,一旦他双脚离地被严礼强托起,全身失去借力的地方,那就败局已定,可以轻易就被严礼强甩到圈外,在这种情况下,他想都不想就同时用一只手一下子扣住严礼强的右手,同时身子一扭就要转到严礼强的侧面,想要把严礼强给撞出去。

    严礼强微微一笑,身体在间不容发的时间,右手一抬,身子一扭,就从自己的胳膊下转了一个身,然后另外一只手在快速穿过周勇腰间的时候不经意的扫了一下周勇的衣服,随后做了一个防御的姿势,与周勇撞过来的身子碰在了一起……

    周勇的这一下,属于自救,犹如蛮牛冲撞,势大力沉。

    他的身子一撞在严礼强的胳膊之上,严礼强的胳膊一下子就缩了回去,随后严礼强的整个身体一下子就蹬蹬蹬连退了五六步,一下子被周勇撞出了圈外。

    “好……”

    “精彩……”

    看到两人在这么激烈的较量中周勇胜出,周围围观的军士都大声叫好,一个个兴高采烈,巴掌拍得啪啪响,刚才他们被严礼强打败了两场,这一场他们的头头终于给他们争回了脸面,一个个都高兴得很。

    严礼强一脸笑容,对着周勇拱了拱手,“周大哥厉害,果然技高一筹,小弟甘拜下风!”

    作为胜利者的周勇深深看了严礼强一眼,刚刚两人交手的动作太快,旁观的军士都未必能跟得上两个人的节奏,就算跟得上节奏的也不可能看懂其中的奥妙,但周勇心里明白,以严礼强的水准,最后那一下,如果严礼强的手不是采取防御的姿态,而是拿住自己的腰,以他的力量,在自己撞到他之前,他只要两只手轻轻一举一送,自己就要飞出圈外了。

    刚刚应该是严礼强故意落败,让自己取胜,看看周围那些军士看着自己的崇敬眼神,周勇瞬间明白了严礼强的用意,这是严礼强让自己在手下面前维护权威和脸面。

    十四岁就跳了龙门,过了马步关,将来进阶武士已经毫无疑问,这样的人,小小年纪就人情练达如此,处事厚道老练,将来想不飞黄腾达都不可能,这个少年,绝非池中之物。

    周勇心念电转,对严礼强的感观认识,瞬间就提高了几个层次,真正起了结交的念头,这样的年轻俊杰,这个时候不结交,难道要等别人飞黄腾达自己再去巴结么。

    “哈哈哈,惭愧,惭愧,多谢严少相让……”周勇对着严礼强拱手说道,两个人心照不宣,自然听懂了,各自相视一笑,而周围的士兵听了,也只觉得周勇是在获胜之后客气谦让,也没有往其他地方想。

    “周大哥不用谦虚,小弟刚刚才过了马步关,各方面经验尚浅,还要多向周大哥学习!”

    “严少14岁过马步关,有马步关的根基,要过下一关伸筋拔骨我估计也用不了两三年,将来的成就,哪里是我能比的……”周勇一边说着,一边从推圈里走了出来,来到严礼强的面前,“我看严少在推圈之中多用的是虎啸连环拳的招数,这套拳法虽然简单,但在严少的手中,已经脱胎换骨,至少应该到了四层境界,不知道除此之外,严少还可曾习练其他武技?”

    严礼强笑着摇了摇头,“现在在打根基,修炼的都是基础性的东西,其他武技一直没有修炼!”

    “那不知道严少可曾练习过弓术?”周勇继续追问。

    “不曾练过!”

    没有练过弓术,自然也就不会配备什么良弓了。

    “弓术为武士六艺之首,严少将来进阶武士,那是一定要学弓术的……”和严礼强说了一句,周勇就转过头,吩咐经常跟在他身边的一个军士,“少陵,你去我的房间,把我放在兵器架上的那把战弓拿来……”

    那个军士一听,就快速朝着旁边营房的一个屋子跑了过去。

    严礼强一听,就知道周勇想要干什么,他连忙推辞,“周大哥,我怎么能要你的弓呢,这使不得,使不得!”

    战弓和普通的弓不同,就像赛车和普通的车一样,普通的弓一般人在家中甚至拿点竹子就可以制作,但所谓的战弓,那就是可以真正在战场上使用的弓,对弓的质量和威力有严格的要求。

    这个时代,战弓因为制作材料和工期的问题,几乎是所有武器之中最昂贵的一种,在同等级的武器之中,战弓的价格都是最贵的,稍微一把好一点的战弓,动辄都是十多两黄金,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

    营房就在旁边,几步路的距离,当严礼强还在推辞的时候,那个军士已经拿着那把弓回来了。

    那把弓装在一个完全密封的弓囊之中,看不出面目,但以严礼强的眼光,他只是一看那个弓囊,就知道弓囊里面的那把弓绝不普通。

    弓囊是昂贵的犀牛皮制成,通体青色,外面还有着漂亮的花纹,整个弓囊,很高,放在地上,几乎到了严礼强的下巴,弓囊呈半月形,别的不说,光看这弓囊的材质和做工,就要值不少钱。

    周勇解开弓囊,把里面的弓拿了出来,一看到那弓,严礼强就不禁心神一震,目放奇光,“周大哥,这弓难道是传说中的角蟒弓……”

    “哈哈哈,严少也听说过角蟒弓,不错,这弓的确是角蟒弓……”周勇用爱惜的目光看着那把黑色的战弓,轻轻抚摸过那光滑的弓身,“这是我一个好兄弟在战场上偶得,后来送我,要开这弓,最少需要五石之力,我用起来都很吃力,严少一身神力,用这弓正合适……”

    “周大哥,太贵重了,实在太贵重了,我不能要!”严礼强连忙摆手推辞。

    之前严礼强还以为周勇送给他的是一般的战弓,哪里想到周勇送他的居然是角蟒弓,在战弓之中,这出自天然的角蟒弓,简直就是战弓之中的法拉利,眼前这一把角蟒弓,没有百两黄金,绝不可能买到。以周勇小旗的身份,这个东西,有可能是他最值钱的家当和财产了。

    周勇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咱们练武之人,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严少不要我送的东西,莫非是看不起我周勇,觉得我周勇只是一个小旗,不配和严少做朋友么?”

    周勇这话说得重,周围的军士一下子全都沉默了下来,一个个看着严礼强。

    “不是的,周大哥,这实在是……”

    “拿着吧!”周勇直接把弓塞到了严礼强的手中,“今日你不要这把弓,以后也不要叫我周大哥,我也不好意思再把拿出来送人的东西再收回去,只有把它丢到铁匠房的炉子里炼了……”

    知道推脱不了的严礼强深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拿着弓,对周勇抱拳,肃然道,“那礼强今日就收下周大哥所赠,周大哥要是看得起我,以后也不要再叫我严少,就叫我礼强就行!”

    “这就对了嘛!”周勇哈哈大笑起来,“来来来,我们到那边试试这个弓,也让营中的兄弟看看礼强你身上的神力……”

    “周大哥,我还没练过弓……”

    “没关系,没关系,这个好学,好学,我只要一说,礼强你马上就能学会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