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十九章 牛刀小试

白银霸主 第十九章 牛刀小试

    对方的力量在逐渐的增加中,但慢慢的,对方增加的力量在到达一个点后就停止了下来,足足差不多两分钟,再也没有增加。

    这个时候严礼强的心中,其实有些奇怪,因为他感觉对方的力量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大,不应该啊,难道是对方看自己年纪不大没有使出全力而有所保留,但看对方的神情,额头上青筋暴起,汗珠密布,口中气喘如牛,哼哼哈哈,分明是把全身的劲儿都用上了,别的不说,就说他的那两只脚,都已经在往后蹬的时候在地上留下了两个小土坑。

    但这么一个大个子的力量怎么会这么小?

    只是片刻之后,严礼强就一下子醒悟,不是对方的力气变小和保留,而是自己现在的力量,在过了马步关之后,不知不觉已经变大了很多,更何况,自己还修炼了半个多月的易筋洗髓经,这半个月,自己就感觉自己的身上越来越有劲儿,只是一直没有仔细试试,那序言上说这功法能让人产生神力,岳飞爷爷修炼它后能拉百石强弓,为当世第一人,可能不是吹牛逼。

    这么想着,严礼强手上突然一用劲儿,往外猛的一推,足底的力道顺价就传递到手上,那个体格是严礼强两倍的雄壮青年,一下子就像被飞奔的犀龙马撞到一样,只感觉一股巨力传来,整个人一下子从推圈中飞了起来,在空中平平的飘出七八米,然后用背部重重的落在推圈白线之外的地上……

    周围的鼓动之声瞬间一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敢相信严礼强的力量会大到这种程度,连他们这些军士之中最厉害的人上去都瞬间就被推飞了出来,还飞得这么远,这到底要多大的力量?

    严礼强有些惊异的看着自己的两只手掌,第一次的力量完全爆发,他也没想到居然会这么猛烈,刚刚那一下,他只觉得自己的双腿上的筋骨就像装了两个大弹簧一样,他一发力,那弹簧猛的一弹,他的对手就飞出去了。

    那个人落在地上也没受什么伤,只是龇了龇牙,就爬了起来,

    两秒钟之后,周勇第一个叫了起来,“好!”,周围的军士一下子反应过来,也大声叫好……

    强大的信心在严礼强心中升起,他哈哈大笑,环视一周,“各位大哥还有谁要来推圈!”

    “四个一起上!”

    周勇说了一声,马上周围的军士之中就冲出来四个人,一起来到圈中,四对一。

    来到圈中的四个人军士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极有默契的同时在一个方向朝着严礼强冲了过来,一个人推严礼强的肩膀,一个推严礼强的胸部,一个直接弯下腰去勾抱严礼强的小腿,还有一个人则两只手同时抓向严礼强的一只胳膊。

    这一次,严礼强没有再去纯粹的硬碰比力,而是用了一点技巧。严礼强本身就是最喜欢推圈的人,对其中各种技巧和应对手段早已经烂熟于胸,而此刻他暴增的力量更让他在圈子里如虎添翼。

    推圈的圈子不大,不可能在圈子里跑着躲避,因此严礼强根本没有去管那个勾抱自己左脚小腿的人,另外三个人冲来的时候,他只是右脚往后错开一步,身体一侧,三个人的同步攻击就瞬间显现出前后和落差。

    一侧身,严礼强和四个人的位置关系就发生了改变,严礼强直接用自己的腰背靠向推向自己胸口和肩膀的那两个人,而一把抓住了那个想要来抓他胳膊人的那个军士的手腕,就在那个军士稍微一愣的时候,严礼强抓着那个人的手腕顺着那个人用力的方向往前一带,那个人就一下子冲出了圈子,扑倒在地上,成为第一个出局者。

    推圈虽然不是武技较量,但其中应变处置,和武技较量也差不多。

    就这瞬间的功夫,严礼强的后背肩膀同时靠在了四只伸过来的手掌之上,把那两个人军士撞开。

    而同已时间,他的左脚已经被一个蹲在地上的军士抱住了,抱脚用的是摔技,那个军士抱住严礼强的脚不由大喜,正想站起来把严礼强掀翻,却不想就在他刚刚抱住严礼强脚的时候,严礼强的那只脚突然往前一插,脚掌直接穿到了他的胯下,在他想起身掀翻严礼强的时候,严礼强同时已经用脚背从胯下勾住那个人的臀部。

    那个人起身,严礼强顺势抬起脚,结果是那个人的双脚先被严礼强的那只脚抬着离开了地面。

    如果是以前,严礼强绝对没有这样的能力,一只脚上挂着一个七八十公斤的人还能把人抬起,但这个时候,这个动作对严礼强来说却是不难,他的那只脚一台,简直就像是起重机一样,轻轻就把那个军士给抬了起来。

    那个军士抱着严礼强的腿,双脚一下子离地,全身一下子就没有了借力的地方,就像一只抱在树干上的树袋熊,全身的力量都压在了严礼强的一只脚上。

    下一秒,还不等那两个被严礼强的背靠撞开的军士再冲过来,严礼强的右脚收回,身体旋转一百八十度,左脚飞出,一招虎啸连环拳的震脚飞踢就踢了出去。

    这一踢,不是为了踢人,而是甩人,严礼强直接把脚当成手来用了。因此不算犯规。

    在巨大的离心力的作用下,在那个抱着严礼强左脚军士无辜的眼神和张大的嘴巴之中,那个人呼的一声,一下子就从严礼强的脚上飞出去,落在了七八米的圈外,在地上翻了七八圈才爬起来。

    左脚落地,严礼强一个漂亮的转身,推圈里的四个对手就只剩下两个了。

    那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怒吼一声,朝着严礼强冲了上来,严礼强也没有再退让,直接以力降力,一个跨步,一招虎啸连环拳中的马步架推由拳化掌就先一步同时按在了两个人的肩膀之上,那两个军士脸色一变,连忙按住严礼强的手,想要把严礼强的手往下压。

    严礼强微微一笑,脚上根劲发动,一只手一个,两个军士就同时被推得飞出了圈外,落在地上。

    解决四个人,前后时间不到十秒。

    “好……”周围围观的军士们就像球迷看到精彩的射门一样,同时拍掌叫好起来。

    比起第一场,第二场推圈更加精彩,严礼强以一敌四,干脆利落的就结束了战斗,看得众人大觉过瘾。

    “哈哈哈,严少果然厉害,我老周来和严少过过手试试!”匠械营中的普通军士已经不是严礼强的对手了,周勇看到严礼强如此神勇,自己也忍不住技痒,亲自下到推圈中来,准备和严礼强切磋一下。

    周勇是小旗,早些年就早已经过了马步关,再加上这些年在军营之中的磨练,一身武技早已经远超常人,正因为这样,他才在军中担任了一个底层的军官。

    周勇亲自下场,严礼强求之不得,他正想与周勇这样的老手试试,来好好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

    “哈哈哈,还请周大哥手下留情啊,不要让我输得太难看啊……”

    “哈哈哈,我要请严少手下留情才是真的!”

    两个人客气的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在推圈内游走起来,准备交手。

    面对周勇,严礼强自然也不敢大意,事实上,要不是他过了马步关,收获巨大,这几天又力气大增,以他一个月前的水平,他根本连挑战周勇的资格都没有,周勇要和他推圈,别人或许还会觉得周勇欺负小孩子。

    两个人在推圈里转了两圈,看到周勇主动动手,严礼强就知道这是周勇对自己的谦让,他也就不客气,直接两个跨步冲到周勇面前,贴近周勇的身体之后,双掌翻起,以一招虎啸连环拳中的弓步冲架的姿态,干脆利落的朝着周勇的胸腹之间推去。

    周勇也没有退让,他有心试试严礼强身上的劲道,所以一步前跨,同样两掌向着严礼强推来。

    “碰……”两个人的手掌毫无花俏的以力对力的撞在一起。

    只是刚刚一感觉到严礼强手上的力量个,周勇就脸色微微一变,因为严礼强手上传来的力量,大得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昨晚他看到严礼强过马步关的时候出现的过关瑞相是犀龙马,他就已经知道严礼强过关之后全身一定力量大增,为此,周勇早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此刻两个人一交手,严礼强身上的力量,却还是让早已经有准备的周勇大吃一惊。周勇没想到,严礼强身上的力量,会大到这种地步,他推在严礼强手手上的感觉,完全就像是推在了一匹奔跑过来的雄壮的犀龙马身上一样,那巨大的冲劲,一下子就震得他双肩发麻,差点就要忍不住退后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