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十一章 夜晚奇梦
    

    匠械营有各种匠人200多名,还有一队保护着匠械营的50多人的小队,最后还有20多个服务匠械营的仆妇,满打满算不到300人,而钱肃,就是这里所有人的头头。

    今晚打牙祭,营监让云喜楼的宋老板送来了四只烤全羊,二十只花椒肥鸡,匠械营厨房里的仆妇们又做了许多菜,到了晚饭的时候,差不多整个匠械营的人都兴高采烈的出现在了平日吃饭的厨房大院。

    大院里有遮棚,遮棚下是一条条长长的长桌,大火盆被端来出来,烤全羊被架在了火盆上,一只只肥肥的花椒鸡被砍好后一盘盘的端了上来,云烧酒被拍开,一时之间,院子里肉香四溢,酒气扑鼻,气氛热闹无比。

    正是在这种氛围下,钱肃带着严礼强来到这里,告诉众人严礼强是他侄子,介绍严礼强给众人认识,今日这场牙祭,就是给他侄儿严礼强接风洗尘。

    听钱肃这么一说,整个匠械营的众人看向严礼强的时候,都是一片笑脸。

    吃到热闹的时候,严礼强还主动站起来给匠械营钱肃麾下的几个小头目敬了一圈酒,口中叔叔伯伯大哥这么一叫,那些人看严礼强这么礼貌懂事,一个个更是对严礼强好感大增,直接就把严礼强当成了匠械营的人了,有喝多了一点酒的,面红耳赤之下还拍着胸脯要给严礼强找一个漂亮媳妇。

    看着严礼强一顿饭的功夫就已经和匠械营的一干匠人士卒打成一片,钱肃也心中惊异,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严礼强待人处事的老道,简直不在他之下,而且因为严礼强年轻,面又嫩,与人交往还显得更加的真诚谦逊,更容易赢得人的好感。

    等到严礼强敬了一圈酒再回来,匠械营的那些人一个个都开始直接称严礼强为严少爷了。

    看到严礼强这样,钱肃就彻底的放下心来,同时他也奇怪,不知道严德昌怎么就能培养出这么一个儿子,难道严德昌之前和自己说的那些都是故意谦虚,或者严德昌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儿子。

    ……

    云喜楼的烤全羊和花椒鸡的味道都不错,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鲜美,相比起他前世吃过的那些充斥着瘦肉精,人工激素,各种化学添加剂的原料烹调出来的所谓美味,这个世界的美味强了何止一百倍。

    老爹严德昌给自己找的这个避祸之地还真不错,有吃有喝有玩的,哈哈……

    严礼强直接放开肚皮吃了个酒足饭饱,等到天色尽黑,满天星斗,众人最后尽兴散席,他才心满意足的和钱肃一起离开。

    “呃……”走在返回小院的路上,严礼强满足摸着肚子,打了一个饱嗝。

    “这里怎么样?”钱肃笑着问他。

    “钱叔的地盘,自然是极好的!”严礼强回了一句甄嬛体。

    “你在家里除了练武之外,有没有学学你爹打铁的本事?”

    “我爹起初不让我学,想让我一心练武,不过我在练武之余,也经常到我爹的作坊里玩,有时打打下手,帮帮忙,这些年很多时候就直接到铁匠房里一起打铁鼓风打熬力气,我爹会的我基本都会了,只是没他那么熟练!作为铁匠的儿子,我若都不会打铁,那不是忘本么。”

    “不错,不错!”钱肃满意的点了点头,颇有些感慨,“这个世界上,虽说练武可以飞黄腾达,但不是每个人都有练武的资质,都能筑基成功,就像我和你爹,年轻时也想着练武,但最后还是走上铁匠这条路,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这一辈子,过得还是柴米油盐的普通生活,就像我们今日在码头上遇到的那个救人的艄公,他当年年轻的时候,也未必没有一番雄心壮志,只是造化弄人,最后为了生存,也只能在水上讨生活,把手中的大枪换成撑杆,你这些日子在这里养伤,若是有时间,可以到各个院子里转转,你若想学点东西,那些人绝对不会藏私,一定会倾囊相授,年轻人多学点本事,长点见识,不是坏事,就算你将来能筑基,走上真正的武士道路,眼界广一点,多一点见闻,对你的修行也是有好处的!”

    “好的,我记住了!”严礼强点了点头。

    钱肃看着严礼强,突然问了一个问题,“你觉得我这个位置如何?”

    “钱叔在这里,我看是如鱼得水,滋润得很!”

    钱肃大笑起来,“如鱼得水,滋润,你说得有意思,有意思,的确是这么回事,平溪郡内,每个匠械营的营监都是肥差,督军府下匠人无数,更不缺打铁的铁匠,你可知道我又是如何能稳稳做到这个位置的么?”

    钱肃的这个问题问得有些深了,似乎大有用意,严礼强没有马上回答,他沉吟着,看了钱肃一眼,发现钱肃正看着自己,月光下,自己老爹的这个师弟的目光炯炯,有些深邃。

    这倒有些像是长辈在考较了。

    “不许给我装傻……”钱肃认真的提醒了一句。

    严礼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最后只能实话实说,“钱叔能有今日的地位,坐稳营监这个位置,我想钱叔一定是既能低头拉车,又会抬头看路……”

    “既能低头拉车,又会抬头看路!”钱肃重复了一遍严礼强说的话,整个儿人都呆住了,他还真没想到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能说出这样的话,有这样的见识,而且还说得这么含蓄,他问出的问题,他心中自然有答案,他的答案说起来也和严礼强说的差不多,但是却没有严礼强说出的这么鞭辟入里,又形象生动,还顾全了他的面子,短短十二个字,道尽其中精髓。

    看着钱肃的脸色,严礼强也知道自己说对的,他刚刚说的那句话,可不是他发明的,而是他上辈子听过的最深刻的人生经验总结,无论在官场还是职场上通行无碍,这句话已经近乎是真理了,此刻说出来,哪里还能有挑剔的余地。

    这个世界和他前一世的地球有许多的不同,但是人心人性却没有半点不同。

    “唉……”钱肃突然叹了一口气,“你能说出这种话,我这边就真没什么好教你的了!”

    “哪里,我还有很多地方要向钱叔学习……”

    “哈哈,不用谦虚,严德昌能有你这么一个儿子,还真是异数,这一辈子也知足了……”钱肃有些感慨的说了一句,然后从自己怀中拿出一瓶药来,递给严礼强,“这些日子你就用这瓶药擦在伤处就好,今日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

    严礼强拿着钱肃送给他的药回到那个小院,小院的门一关起来,整个小院就成了他自己的一片小天地。

    小院内,除了他和那颗大树之外,就只有满天的月光和星斗。

    刚刚吃饱饭,不宜马上入睡,严礼强就在小院里漫步起来,一边漫步消食,一边欣赏那灿烂的星河。

    对于一个重生的人来说,这个世界那壮美灿烂的星空给人带来的震撼,比以前他在电影院里看过的任何的大片都强十倍,短时间内还真是再怎么看也看不够。

    只是仰头看着那星空,严礼强就感觉是一种享受。

    一个小时后,夜色渐深,空气之中也有了一些凉意,在一个哈欠之后,感觉有些困意的严礼强在院子里洗漱一番,然后回到自己阁楼的屋子,擦完药,和着睡衣,就睡下了。

    钱肃拿来的药效果真与他在医馆中拿来的药有极大的不同,打开药瓶,嗅到的就是一股奇异的清香,那药只是刚刚擦到患处,严礼强就感觉一丝丝清凉的气息往自己的皮肤下钻,铁砂掌带来的那种不适,瞬间就减缓了不少。

    说起来,严礼强也是两天没睡觉了,整个人早已经有了困意,这个时候身上一感觉舒适,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严礼强就进入到了甜美的梦乡之中。

    ……

    在睡梦中,一行文字突然从严礼强意识的最深处泛起,然后那文字就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识海之中。

    ——予生而体弱,长失调养。十岁前饮食不节,尝患疫寒积滞等症。十岁后沉湎于酒,多生疮痍。至十九岁,又为洋烟困行。年三十,体愈羸,病日臻。动则惊怖,行则怔忡,风热燥湿,坐不安席,寒暑昼夜,时在病乡,体则奄奄一息……

    随着这行文字出现,越来越多的文字从严礼强意识的最深处泛起,如从冬眠之中苏醒过来的动物,纷纷出现在严礼强的识海之中。

    ……

    ——释氏口传心印,求之诸佛菩萨、诸天神王、历代罗汉祖师,法象不一,各有得力,概难尽取。逐一习之过繁,择一习之过简……

    ……

    ——后魏孝明帝太和年间,达摩大师自梁适魏,面壁于少林寺。一日,谓其徒众曰:盍各言所知,将以占乃诣。众因各陈其进修。师曰:某得吾皮,某得吾肉,某得吾骨。惟于慧可曰,尔得吾髓云云。后人漫解之,以为入道之浅深耳。盖不知其实有所指,非漫语也。迨九年,功毕示化,葬熊耳山脚,乃遗只履而去。

    后面壁处,碑砌坏于风雨。少林僧修葺之,得一铁函,无封锁,百计不能开。一僧悟曰:此必胶之固也,宜以火,函遂开。乃熔蜡满注而四著。故也,得所藏经二帖,一曰《洗髓经》,一曰《易筋经》。《洗髓经》者,谓人之生,感于爱欲,一落有形,悉皆滓秽。欲修佛谛,动障真如。如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必先一一洗涤净尽,纯见清虚,方可进修,入佛智地……

    ……

    ——得所谓金刚坚固地,驯此入佛智地,洵为有基筋矣。僧志坚精,不落世务,乃随圣僧化行海岳,不知所之,徐鸿客遇之海外,得其秘谛,既授于虬髯客,虬髯客复授于予。

    ……

    ——唐卫国公李药师序……

    ……

    ——予武人也,目不识一字,好弄长枪大剑,盘马弯弓以为乐。值中原沦丧,徽钦北狩,泥马渡河,江南多事。予因应我少保岳元帅之募,署为裨将,屡立战功,遂为大将。忆昔年岳少保奉令出征,后旋师还鄂。归途忽见一游僧,状貌奇古,类阿罗汉像,手持一函入营,嘱予致少保。叩其故,僧曰:将军知少保有神力乎?予曰:不知也,但见吾少保能挽百石之弓耳。僧曰:少保神力,天赋之欤?予曰:然。僧曰:非也,予授之耳。少保尝从事于予。神力成功,予嘱其相随入道。

    ……

    ——时宋绍兴十二年鄂镇大元帅少保岳麾下宏毅将军牛皋鹤九甫序

    ……

    佛祖大意,谓登正果者,其初基有二:一曰清虚,二曰脱换。能清虚则无障,能脱换则无碍……

    所云清虚者,易筋是也;脱换者,洗髓是也……

    其洗髓之说,谓人之生感於情欲,一落有形之身,而脏腑肢骸悉为滓秽所染,必洗涤净尽,无一毫之瑕障,方可步超凡八圣之门,不由此则进道无基。所言洗髓者,欲清其内;易筋者,欲坚其外。如果能内清静、外坚固,登寿域在反掌之间耳,何患无成?

    且云易筋者,谓人身之筋骨由胎禀而受之,有筋弛者、筋挛者、筋靡者、筋弱者、筋缩者、筋壮者、筋舒者、筋劲者、筋和者,种种不一,悉由胎禀。如筋弛则病、筋挛刚瘦,筋靡则痿,筋弱则懈,筋缩则亡,筋壮则强,筋舒则长,筋劲则刚,筋和则康。若其人内无清虚而有障,外无坚固而有碍,岂许入道哉?故入道莫先于易筋以坚其体,壮内以助其外。否则,道亦难期。其所言易筋者,易之为言大矣哉……

    ……

    一篇篇的文字,不断的出现在严礼强的脑海之中……

    在这些文字出现完之后,出现在严礼强脑海之中的,则是一幅幅的练功图。

    最后那所有的文字和图像,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本书,那书的书名是十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增演易筋洗髓内功图说》,随后这本书就融入到了严礼强的识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