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六章 严家洪家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白银霸主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柳河镇是青禾县的大镇,离县城不远不近,但也有三四里路,今日苏畅和齐东来正是在初考完成之后,两个人从县城跑到柳河镇,通知了严德昌,而严德昌也是直接就和两个人一路跑到了青禾县的国术馆。

    在平时,这点路严礼强来说不算什么,他每日在家中锻炼打熬身体最少的时候都要跑上十里路,而此刻,身上有伤的他,也只能坐上严德昌叫来的牛车,和严德昌一路晃晃悠悠的离开县城返回柳河镇。

    出了青禾县城的城门,外面就是一片广袤的农田,通往柳河镇的道路就在那一片片的农田之间。

    行驶中的牛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硬木的车轮碾在夯实的土路上,整个车身都微微有些晃动,不过还算平稳。

    此刻天色已暗,农田之中已经没有了劳作的农夫,只有一片蛙声,随着阵阵的稻香传来,三轮大小不一的明月渐渐在天空之中露出身形,一颗颗灼灼其华的星辰开始出现在天空之中,那神秘无尽虚空,似乎有无穷的灵气充斥期间,主宰着那满天星宿的沉浮。

    坐在车上的严德昌有些沉默,心情不太好,而严礼强却在车厢里仰着头,看着夜幕之中的星空,整个人的心神都沉醉其中,品味着天地宇宙的大美与浩瀚,对严礼强来说,今天比武虽然输了,甚至有可能是遭了别人的暗算,但他心中却并没有多沮丧,反而感觉有些兴奋,对于能重活一次的他来说,他现在还能站在这里仰望星空,就已经是赚了。

    赶车的车夫认识严德昌,车夫坐在前面赶着车,没有看到后面父子二人的脸色,一边赶车一边在那里滔滔不绝,“今日就是青禾县的国术县试初考啊,我早就听说严师傅你儿子小小年纪就在柳河镇数一数二,这次县试初考,一定能够名列前茅,等到将来你儿子正式参加国术县考,表现好,就有进入平溪郡国术馆的机会,遇到名师,学习更高深的武技功法,将来一旦进阶成为武士,那可就是鲤鱼跳龙门,真正光宗耀祖了,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严师傅你在柳河镇和青禾县,也算是扬眉吐气了,对了,不知道严师傅你儿子今天有没有进入三甲……”

    “没有!”严德昌闷闷的回了一句,半个字都不多说。

    听到严德昌这么说,赶车的车夫回过头来看了严德昌一眼,终于发现严德昌的脸色不太好,知道自己说这才讪讪的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在路赶到一半,距离柳河镇还有不到两里路的时候,一片清脆的蹄声从严礼强坐的牛车后面传来,蹄声逐渐从远而近,严礼强回过头,就看到洪家的一个管事和两个家丁骑着三匹犀龙马从后面赶了上来,在三匹犀龙马越过牛车的时候,洪家的管事一拉马缰绳,三匹马一下子就慢了下来,和牛车一起慢慢前进。

    洪家的管事穿着蓝色的长袍,嘴唇边上有两撇小胡子,一脸精明,那两个家丁则穿着灰色的短打扮,腰上挂着刀,显得有些雄壮。

    洪家的管事的眼睛在严德昌和严礼强父子二人的面上一转,脸上就露出了一个黄鼠狼给鸡拜年似的笑容,和严德昌打了一个招呼,“这不是严铁匠么,巧啊,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上!”

    “嗯,洪管事也有事出去么?”别人主动打招呼,严德昌总不能装作没听见,他闷闷的应了一声。

    “哈哈哈,我家洪涛公子这不是在今日的国术初考中名列三甲么,老爷今日一早得到消息,就连忙派我到马不停蹄的到云涛县给洪涛公子的大伯和三叔报喜,过两日老爷要在家中大摆酒宴庆祝洪涛公子名列初考三甲,进入平溪郡国术馆已经板上钉钉十拿九稳,对了,听说令郎今日在台上被我家洪涛公子打下擂台,当场昏迷,受伤不轻,初考只比了一场就到了医馆,令郎现在没事吧?”

    严德昌的脸瞬间黑了,他的拳头紧紧的捏了一下,然后硬邦邦的回了一句,“犬子无事,多谢洪管事关心!”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洪管事依旧满脸微笑,“我家老爷常说,大家乡里乡亲的,有事应该互相帮扶,我们洪家的药房之中收藏了不少疗伤的好药,你家若有需要,可以到洪家来找我们老爷,我们老爷一向急公好义,不会不帮的……”

    “哼……”严德昌直接用鼻孔应了一声。

    “这些日子洪家的这几匹犀龙马跑得路有些远了,马掌有些磨损,改日倒还要麻烦严铁匠你给洪家的这几匹畜生做几幅好马掌,令郎今年若是县考不利,将来也可以考虑来洪家做一个家丁,我们家老爷一向最欣赏像令郎这样喜欢努力上进的年轻人,哈哈哈……”洪管事哈哈大笑着,说完这些,也不管严德昌的脸色如何,就欲策马离开。

    “麻烦洪管事给洪涛公子带句话……”一直沉默的严礼强突然开了口,倒让洪管事的动作一缓,停下来用奇异的目光看着严礼强,好奇的问道,“你想让我给洪涛公子带什么话?”

    “请洪管事告诉洪涛公子,严礼强多谢洪涛公子今日在擂台上的赐教!”严礼强不卑不亢的笑着,风度翩翩,一派从容,丝毫不见半点愤怨之气,反而一脸真诚,“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礼强今日之败,败在技不如人,对洪涛公子的手段,礼强佩服之至,心中毫无怨言,有洪涛公子驱策激励作为榜样,今后礼强一定努力用功,加倍奋发,不负我父赐我之名,希望有朝一日还有能再向洪涛公子请教学习的机会!”

    刚刚还一脸轻松的洪管家听到严礼强这么说,脸色微微变了一下,有些凝重起来,因为严礼强的话中透露出的精神,还有无穷斗志,这样的年轻人,又怎么会被一场初试击垮?

    他没有再嘲笑严礼强,而是认真的盯着严礼强看了一眼,似乎是第一次认识严礼强一般,然后点了点头,也不再说什么,而是直接就带着两个家丁策马而去,留下一路蹄声,眨眼就消失在严礼强的视线之中。

    严德昌也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他都没想到,平日自己的儿子有些沉默寡言,很少能说出什么,但在刚才,严礼强说出的那些话却让他惊讶不已,犹如说到他心坎里一样,听着严礼强说的那些话,他心中的烦闷和沮丧,竟然一下子少了不少。

    牛车在路上停了一会儿,等到那三匹犀龙马扬起的尘土落在了地上,才重新开始慢悠悠的朝着柳河镇行去。

    严家和洪家都在柳河镇,只是一个是镇上说一不二的大户,一个只是镇上的铁匠,两家的矛盾,其实就起源于严礼强,因为严礼强从小就被严德昌逼着练武,每日用功不缀,逐渐就在柳河镇的少年之中小有名气,偏偏洪家还有一个年级与严礼强差不多的年轻少爷,在这种情况下,洪家自然不能允许柳河镇中一个铁匠儿子的名声盖过自己家的少爷,特别是严礼强十岁之后,洪家在柳河镇明里暗里都针对着严家,他们家的洪涛更是处处都要想压着严礼强一头……

    ……

    严礼强在柳河镇的家很好找,因为他家就在柳河边上,整个家连带着院子,屋舍,马厩,还有严德昌的铁匠作坊总共占地三亩多,远远的,就可以看到他家铁匠作坊上面的那个大烟囱。

    除了严礼强和严德昌之外,住在他家里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严德昌在铁匠作坊之中带的一个徒弟周铁柱,还有一个是家里的老仆吴妈。

    吴妈是一个哑巴,从严礼强记事开始,这个吴妈就已经和严礼强生活在一起了,按照严德昌的说法,吴妈是难民,严礼强刚生下来那年,吴妈从北边逃兵难逃难到了青禾县,举目无亲,无依无靠,最后大冬天的得了风寒,差点倒毙在路边,最后是严德昌收留了她,给她请大夫治好了病,最后让她留在了家中,负责洗衣做饭洒扫之类的杂物,从那以后,吴妈也就留在了这个家里。

    严礼强回到家的时候,吴妈像往常一样,已经做好了饭菜,正放在锅里热着,看到严礼强和严德昌回来,不会说话的吴妈连忙把锅里热着的饭菜端了出来。

    吃饭的有四个人,严德昌,严礼强,周铁柱,还有吴妈,听说吴妈以前刚来严礼强家里的时候是打死也不上桌的,但后来在严家在得久了,做事尽心尽力,严德昌也就让吴妈到桌子上来吃饭,就像一家人一样。

    严德昌,周铁柱,吴妈的饭菜很简单,豆角,白菜,萝卜汤,米饭,再加上一碟盐味刻意放得有点重的乳腐。

    而严礼强的饭菜却要丰盛很多,除了桌子上的那几样普通的家常菜之类,严礼强的面前,还摆放着一个小小的陶罐,只要一揭开陶罐,一股浓浓的土参炖鹌鹑的香味,就从那个陶罐之中飘散了出来……

    这是严德昌专门为严礼强准备的,严德昌自己坚决不吃,而逃难来到严礼强家中的吴妈听说在以前看到过吃人的,从安以后,吴妈就一点荤腥都不沾了,至于周铁柱,作为严德昌的徒弟,本分老实得很,自然不会在饭桌上逾规矩,严德昌吃什么他就吃什么,甚至看到有严礼强喜欢吃的菜,他甚至会自然而然的避开,少夹或者不夹,那陶罐之中煲出来的肉汤,就只有严礼强一个人吃。

    这个家平日全部的收入来源就是严德昌,严德昌一个铁匠,养着四个人还有一匹犀龙马,每日人吃马嚼,就算他这个铁匠的收入还不错,比一般人多一些,这家中的日子,也过得并不宽裕,特别是严礼强还要练武,所谓的穷文富武,练武的花销更大,这样一来,家中就更紧凑了。

    平日在这个家里,除了逢年过节的日子严德昌会让吴妈加几个菜,和严礼强,周铁柱一起吃点肉之外,平时,整个家里,就只有严礼强,可以每天三餐有鱼有肉,营养上从来半点都不欠缺……

    做铁匠,只要能吃饱,盐分够,大鱼大肉可以不吃,但要练武的人不行——这是严德昌告诉严礼强的话。

    看着桌子上那泾渭分明的菜肴和自己十多年如一日的特殊待遇,再看看一年四季只有两套换洗衣服的严德昌,严礼强终的鼻子忍不住有些发酸,手上的筷子莫名有些沉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