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八十三章:我不会武功(2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八十三章:我不会武功(2更求月票)

    陈凯之不露声色,心里的疑窦更深。

    他自信自己与这广安驸马从没有过任何的交集,甚至可以说无仇无怨的,可此人所表现出来的深仇大恨,实在有些过了头。

    即便是自己有得什么地方得罪了他,可也不至如此吧。

    究竟问题出在哪里呢?

    就在这个时候,陈凯之的脑海里鬼使神差地闪过了一个念头,难道是……

    王甫恩?

    难道王甫恩背后的那个人就是这个广安驸马?

    他记得王甫恩曾在豫章府下头做过一个小推官,就是从那里后,王甫恩才开始平步青云的,而这驸马……

    广安驸马,方才听人说,他叫江大白。

    嗯……一个他爹脑子被驴踢了之后,才取的名字。

    自然,能成为驸马的人是不可小看的,那么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关联呢?

    对了,倘若这个驸马也是豫章人,那么……江家……

    陈凯之记得自己的恩师曾写过一部书,书中详尽介绍了天下各州,各大世家的起源和前生今世,那豫章确有一个江家,莫非此人就是出自豫章江家?

    若是如此,这里头很多事情就说得通了。

    那王甫恩背后的人,极可能就是这个广安驸马了。因为结识了广安驸马,在广安驸马背后的支持之下,王甫恩才会平步青云,竟是得到了兵部右侍郎这样的高位。

    那么,问题又来了,广安驸马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去支持王甫恩,那王甫恩又是靠什么得到广安驸马的赏识呢?

    这于陈凯之而言,实是一件难解的问题。

    陈凯之刚听这江小白口称有个不情之请,便听这江小白接着道:“我这门客,略通一些剑术,平素最爱和人比剑,今日遇到了陈修撰这样的武状元,倒是很愿意向武状元请教。”

    他没有询问陈凯之的意见,而是向其他人询问。

    意思就是,陈凯之比与不比,都不重要,只要大家有兴趣,不妨一起来看个热闹。

    众人对视,似乎都来了兴趣。

    虽然广安驸马的心思难测,不过大家也大抵的感觉到,陈凯之肯定在哪里得罪了这位驸马爷,广安公主乃是先皇和赵王等人的姐姐,所以这位驸马爷虽从不涉足朝政,可大家多少都对他有一些尊敬的。

    他也算是宗族中的长辈了,于是那郑王当先叫好:“这,倒很有意思,据说无影剑乃是洛阳第一剑客,而陈凯之乃是武状元,可谓是风云际会,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连那北燕国的使者,也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

    陈贽敬笑吟吟地捋须,一副拭目以待的样子。

    这一下子,等于是将陈凯之逼到了墙角。

    你看,在场的这么多人,哪一个不是皇亲国戚,随便拎出一个来,对陈凯之而言,地位都是悬殊的。

    现在,大家乐见一场比斗,将陈凯之和这所谓的无影剑当做斗兽场的斗牛,你若是拒绝,便是不给大家面子,你若是不拒绝,这无影剑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陈凯之甚至怀疑,人家就是想借此机会,想来取他的人头的。

    真是世间险恶啊。

    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于陈凯之来说,这就是僵局。

    那无影剑似乎已经接到了广安驸马的指示,直接走到跟前的跟前,朝陈凯之一礼道:“久闻大名,还想赐教。”

    赐教二字之中,带着浓浓的挑衅意味。

    陈凯之则是摇头道:“我不过是有一些气力而已,赐教二字,不敢当,何况我乃朝廷命官,既不会武功,也不愿打打杀杀,所以,请恕陈某人无礼。”

    这是拒绝。

    没什么可说的,你真当我是二啊?

    这无影剑却只是轻蔑一笑,似乎早就料到陈凯之会拒绝似的,所以不疾不徐,笑吟吟地道:“陈修撰太谦虚了,莫非是看不起小人吗?”

    陈凯之只笑了笑,不予理会。

    这无影剑却是叹了口气,他的目中越加杀气腾腾起来,道:“可是小人来都来了,陈修撰,就一点面子都不给?就算不给小人面子,在座这么多贵人,如今都是兴致勃勃的,陈修撰也可以无视吗?”

    激将法吗?

    这个对陈凯之来说,自然是不起作用的,他依旧淡定地道:“我再说一遍,我乃修撰,打打杀杀的事,是你们江湖人的做派,于我无关,何况我并不会武功,更不懂剑术,何故兄台要苦苦相逼?”

    这无影剑似乎是铁了心非要和陈凯之比一场,他笑着继续道:“小人不过是个门客而已,主人让我来比剑,这剑若是不比,如何向主人交代?陈修撰就不要谦虚了,大不了,我先让你三招,如何?”

    陈凯之依旧摇头,什么无影剑,在他看来,分明就是一个无赖而已,很干脆地道:“很抱歉,没兴趣。”

    无影剑似乎并没有觉得遗憾,他竟是笑了,只是这一笑,他面上的伤疤便也随之脸上的表情而变得更加显眼,他一字一句地道:“陈修撰有一个师兄,如今是侍读,是不是?”

    他定定地看着陈凯之,却又慢悠悠地接着道:“你的飞鱼峰,现在还在营造,负责营造的人,叫什么,我已忘了,不过我却是记得,他原是长安人,在乡中有一妻一妾,还有三个儿女……”他一面说,一面死死的盯着陈凯之:“对了,他还有一个七十的老母亲。”

    “自然,我也知道,这些人和陈修撰没有太多的关系,我想说的是,陈修撰乃是清贵之人,请陈修撰放心,小人即便有天大的胆子,那也绝不敢对陈修撰放肆,衍圣公府的学子,天人阁的地榜才子,小人还是很识趣的。”

    他的话,只是点到即止。

    可陈凯之却清晰地读懂了这话里头的深意。

    可以说,这个人,很狂。

    当然,之所以狂,想来不只是因为他剑术高超,最重要的是,他还有广安驸马的撑腰。

    广安公主作为而今皇族中的长辈,被人称为长公主,即便是嫁了出去,她的影响,也是不小的。

    众人顿时感受到了无影剑的杀意。

    这股滔天的杀意弥漫开来,他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陈凯之。

    “放肆!”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冷喝打破了这僵硬的气氛。

    微醉的方吾才终于坐不住了,真是岂有此理,这分明是赤裸裸的威胁,自己这师侄,虽是不成器,可他也不容人这般威胁侮辱。

    无影剑却是一点都不将方吾才放在眼里,横瞪了方吾才一眼,才道:“方先生莫非要和小人比吗?”

    一下子的,众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这人真是好大胆!于是众人纷纷看向广安驸马,这条是广安驸马的狗,此人对方先生出言不逊,自然也请广安驸马有个交代。

    却见广安驸马只是眯着眼,低头假装去喝酒,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

    显然……无影剑,他是纵容定了。

    好在方吾才反应快,却是轻描淡写地道;“比剑?老夫老了,和你一个剑人比什么?不过老夫倒是觉得有必要善意提醒一下,我看你印堂发黑,目光无神,唇裂舌焦,元神涣散,近日必定访友不遇,万事不顺,若能听老夫一言,由此才可鸿运大发,体健神清,消灾避讳这等事,包在老夫身上。”

    这一番话,总算是将自己的面子保住。

    至于这家伙会不会有血光之灾,方吾才当然拿不准,可谁说得定呢,这厮如此嚣张,一看就是短命鬼的样子。

    众人听了方先生的箴言,一时呆住,纷纷若有所思,那北燕国的使者却也不由沉思,他倒是听说过方吾才的大名,自来了洛阳,可谓无人不识方先生,都说他的预言厉害,今日倒是很想见识。

    现在没人敢将方吾才的话不当一回事了,可那广安驸马,却依旧不为所动。

    至于那无影剑,却只是不屑地笑了笑,他注意力依旧只是落在陈凯之的身上,道:“陈凯之,我最后问你一遍,比还是不比,你思量清楚,若是搅了驸马爷的兴,你我都吃罪不起。”

    陈凯之恶心得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摇头,斩钉截铁地道:“不比,我再说一遍,我不会武功,也不懂剑,你若是喜欢比剑,就另请高明吧。”

    陈凯之分明感觉到,这是一个陷阱,此人既然自称是洛阳剑术第一高手,且不说自己这修撰的身份,只怕真要比剑,即便拥有文昌图的优势,怕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比?比个毛线。

    “哈哈。”无影剑猖狂的笑了:“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很好,你既然不比,那么,就仔细后果吧,到时……”

    他双手抱着剑,一副不屑的样子,目中杀气腾腾,恰又和陈凯之相隔不过一尺之遥,以至于他的一举一动,乃至于每一个眼神,都被陈凯之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他继续要说到时候的时候。

    却在这时,突然,空气似乎被搅动了,猛地,他感觉到空气中,一股强大的气流朝自己涌动。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