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七十六章:催命符(5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七十六章:催命符(5更求月票)

    说到这里,方吾才深深地看了郑王一眼,随即闭上了眼,声音变得缓慢而又温和,接着道:“你用心去感受,感受到了吗?冥冥之中一个声音,它在说:定天下者,郑王也……”

    郑王颤抖地闭上眼睛,他拼命地去听,努力了很久,即便心里欲望很强,却也没听见,于是他无力地摇头:“没……没听见。”

    “这是你的悟性不够,你多试试看。”

    郑王如乖孩子一般地点头,继续瞑目,屋里瞬间陷入了无以伦比的宁静,过了好半响,猛地,郑王一张眸,眼中闪着一抹光芒,略带惊喜地道:“听到了,听到了,先生……先生…先生教我……”

    方吾才继续悠然自得地捋须,此刻,在这幽幽的烛火之下,郑王看着他这一身飘逸、潇洒的身姿仿佛镀了一层金,世上再灿烂的光华,亦是无法与他争辉。

    “殿下乃是大贵之相,老夫能沾染殿下这皇气,就已是沐浴在皇恩之中,滋养天年了。哪里有什么可以教你的呢?不过……殿下虽是大贵,近来却还有一些祸事,却要小心。”

    说着,方吾才背着手,转身便出了门去,口里边道:“殿下,再会,夜深了,好好休息吧。”

    郑王却依旧还跪在地上,身躯有些瑟瑟发抖,现在发生的事,实在太让他震惊了。

    一切仿佛做梦一样,他急促地呼吸着,想着自己是不是被人蒙了?可随即一想,不对,方先生是何等人,他为何要蒙自己?他若要富贵,早就该接受二王兄的礼聘,二王兄位高权重,能够给予他的,比自己要远远多得多,何况当初这方先生连学候都不放在眼里呢,一个这样的君子,自己竟还相疑他,真真猪狗不如啊。

    最重要的是,方先生所预料的事,无一不准,这样的人物,何须特地来糊弄自己?

    想清楚这一节,他心里不禁在问自己,自己……当真可以成为九五之尊,可以成为天子,可以成为这天下之主吗?是了,那二王兄的儿子都可以做天子,那个蠢得不能再蠢的蠢材,读了数月的书,来来去去,也不过是学而时习之,这样的蠢物都可以,本王有何不可?这是命啊……

    他激动得想要手舞足蹈,随即却又有一些恐惧和害怕起来,倘若……倘若这些事被人发现了呢?若是被人发现,只怕二王兄第一个就不会饶了自己吧。

    要谨慎,一定要谨慎。

    可是……方先生知道……方先生应当不会说出去的,他自己说了,这是天命,何况此前一直没有泄露,自己反而讽刺了他,他也不曾向人说过只言片语,他不会说,不会说……

    那么自己……却要小心了,心里想着,他很不放心地左右张望,似是做贼似的。

    可就在这时候,方吾才却是去而复返,倒是直接吓了郑王一跳。

    郑王惊道:“先生……先生这是……”

    方吾才叹了口气道:“老夫竟是忘了,这里才是老夫下榻之地,殿下,快回去歇了吧,记住,此事决不可声张,若不然,只怕对殿下不利,需不知道,这世上有太多人想要害殿下了。”

    别看郑王平时里嚣张跋扈,可内里却是极胆小的人。

    此时,他又鬼鬼祟祟地左右张望了一眼,仿佛随时都有人杀将出来似的,随即抹了把额上的汗,才压低声音道:“先生,小王明日再来请教,小王一定保守秘密的……”

    ………………

    当陈凯之得知连夜有一封圣旨送去了北海郡王府,心里便笃定下来了,大功告成。

    这显然就是太后听信了他的建议的信号啊!这一次,总算是和太后有了些联系!

    其实陈凯之并不愿意攀附谁,只是随着自己风头渐渐大了起来,想想这些日子,也没少遇到小人,若是不寻个好靠山,心里实在不安。

    只是天才刚亮,一大清早的,却有人匆匆的上山来了,送来了一张黝黑封皮的驾贴。

    所谓驾贴,俗称‘催命符’,当然,这是民间的说法,之所以被人称之为催命,只是因为,往往明镜司需要提审某人,往往是先下一个帖子,随后才有人来请。

    毕竟明镜司督办的都是钦案,牵涉到的都是高级的官员,不可能直接破门而入去拿人,也会和寻常人一般,会下一个帖子,当然,往往被驾贴请去的官员,大多进去了再别想着活着出来,正因如此,许多人谈明镜司而色变,才有了催命的名号。

    陈凯之是知道这所谓的催命符的,见到这个,陈凯之倒还算轻松,他知道,这一定是关于王甫恩的案子,自己至多也就是被请去例行问话而已。

    而且,这一次请去的也不只是陈凯之一人,勇士营的人也被请去不少,陈凯之心里不由赞叹,昨天夜里王甫恩才收监,今儿就已经开始调查,而且直接请人了,这明镜司的办事速度还真是快得很。

    于是,虽是折腾了大半夜,陈凯之却依旧精神奕奕的领着十几个被明镜司点到的勇士营丘八们下山。

    到了山下,早有穿着一袭黑衣,背着斗篷的明镜司校尉等候了。

    明镜司里,据说是官多如狗,连最底层的人,都号称力士,据说是七品官,而一般的人,则称为校尉,和陈凯之的崇文校尉品级一样,乃是从六品,由此可见,这明镜司的不简单。

    这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使了个眼色,竟有十几辆车来,他们准备得极周全,陈凯之上了一辆车,随即马车便动了,径直到了靠着皇城根的一个衙署下车。

    这令人闻之色变的恐怖衙门,其实外表很普通,就如京里每一个普通的衙门一样,若不是门前有一个碑文,陈凯之甚至不会觉得它和其他衙门有什么分别。

    这碑文上亲书:“奉天承命”四个字。

    这斑驳的碑文,乃是太祖高皇帝的手笔。

    奉天承命,其实说穿了,就直接的道出了明镜司的职责,这个衙门,一切都是遵照宫中的命令行事的,忠心耿耿。

    进去之后,随即开始有人唱名,陈凯之被人带到了一个寻常的房里,这里点了一盏油灯,而在这房子的四周,分别是四个案牍,四个案牍上各坐一人,每一个人都是板着脸,好在,这里的正中,有一个座位,陈凯之便在这位置上大喇喇地坐下。

    “何人?”

    东南角一个声音厉声道。

    陈凯之道:“诸位大人,下官……”

    东南角的声音似乎显得极为不悦:“何人!”

    又再问了一遍。

    陈凯之便知道,对方是不耐烦自己啰嗦:“陈凯之!”

    “陈凯之,我问你,昨夜子时三刻,你在哪里?”

    其他三个角落的人,个个都是僵坐着不动,每一个人都是面无表情,仿佛雕塑。

    陈凯之道:“飞鱼峰。”

    “飞鱼峰上,为何起火?”

    “那是篝火!”

    “篝火的火势如此之大?”

    “风大,所以火就大。”

    那人冷哼一声,似乎对于陈凯之的解释并不满意。

    可陈凯之并不在乎,因为这玩意,死无对证。

    一个声音道:“我看,不尽然吧,亥时二刻,确实是你点起了篝火,可当时下山时,你对人说了什么?你说下山迎敌?”

    陈凯之本是淡定自然,自己不过是来例行询问的,虽然这明镜司让自己不舒服,可陈凯之倒也无所谓,可现在听了这话,陈凯之的脸色变了。

    下山时的事,他怎么知道?

    勇士营的其他丘八说的?不对,丘八们和自己一道才刚刚开审啊,这些家伙陈凯之现在还是信得过的,就算真的审出点什么,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招认。

    可问题在于,这明镜司的人,竟像是昨夜就在山上,对山上发生的事一清二楚?

    陈凯之的额上,渗出了细密的冷汗。

    这时,有人不客气地道:“也就是说,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有人会至山下,是吗?”

    陈凯之心里惊讶,定了定神,面上没有丝毫表情,声音平稳地道:“不是!”

    “你还说不是。”

    “不是就不是!”

    显然,此时就是考验自己定力的时候了,这些事,自己都向太后坦白过,所以陈凯之并不担心明镜司查出什么,不过,坦白从宽,牢底坐穿,跟这些明镜司的校尉,陈凯之却还得咬死了自己绝不是蓄谋已久。

    “假若当真如此,那么就请拿出证据。”陈凯之振振有词地继续道:“若是没有证据,便是构陷!”

    陈凯之义正言辞:“下官虽然位卑,却绝不容别人往下官身上泼脏水,我要面见太后,要觐见皇上!”

    对方,居然沉默了。

    果然……

    陈凯之意识到,飞鱼峰上,理应有明镜司的眼线,据说明镜司的眼线无孔不入,至于眼线是谁,陈凯之却不知道。

    不过,飞鱼峰可是祖宗之法中的彻底私产,所以即便这些探子听到了什么,也不敢将此作为证据来呈贡,所以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陈凯之能够承认。

    而陈凯之若是不承认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