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七十五章:天命难违(4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七十五章:天命难违(4更求月票)

    这大半夜的,这话只听一半,众人便意识到,这是恩旨。

    这时听宦官道:“敕北海郡王入朝观政,钦此。”

    入朝观政……

    入朝观政并非是每一个宗王的权力,一半的郡王,几乎是没有资格的,毕竟宗王本就贵不可言,又是天潢贵胄,一旦入朝,他们若是有什么建言,往往没有人敢忽视,所以而今能入朝的宗王,也不过寥寥几人而已,而且俱都是亲王,许多其他的亲王,甚至都没有资格。

    这不只是荣誉,最重要的是,准许这天潢贵胄掌握某些权力,使他们有了监督朝政和建言的机会。

    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个权力,这个权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如新晋的二甲进士,虽然也是观政,可他们是新官,同样是观政的名义,事实上却并没有一点话语权,因为没有人愿意搭理你。

    可宗王却不同,一旦入朝观政,你提出了意见,哪个部堂敢不在乎?哪个大臣敢不当回事?甚至你若是举荐人才,又有谁可以视若无睹?

    因此,一旦有资格入朝观政的宗王,不但有了议政的资格,也会成为某些官员攀附的对象,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投了这么一个靠山,将来若是得到他的保举,未来的前途绝不会太坏。

    一个本没有资格的郡王,居然得以能够入朝观政,何况这北海郡王历来咋咋呼呼的,连他也配?

    郑王眼睛都红了,他是亲王,还是北海郡王的王叔呢,可结果呢……自己还没有入朝的资格呢。

    他心里很不好受,再怎么样,也得轮到自己入朝观政才是,什么时候轮到陈正道这愣头小子?

    郑王心里不服气呀,也是万分的嫉妒,可此刻他能说什么呢?只好拿着余光悄悄地觑着陈正道。

    陈正道听到旨意,先是微微一呆,第一反应不是谢恩,而是突然一下子跪倒在了方吾才的脚下,激动地说道:“先生……当真是算无遗策啊!”

    也许因为太过兴奋了,嗓音竟是略带几分哽咽。

    有时候,陈正道虽对方先生有极大的信心,可陈正道依旧还是有些不太自信,总觉得自己虽有天命,可这皇帝位距离他过于遥远。

    是方先生一次次地鼓励他,告诉他很快好运气就要来了,殿下一定会有机会的。

    而就在今天……竟能入朝观政,这岂不是就是一个入场券吗?一切都如方先生所料的那般,一旦太后和赵王的斗争愈演愈烈,自己就有了机会,这……就是机会啊。

    他激动得热泪盈眶,几乎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

    “先生……”

    陈贽敬和郑王二人面面相觑,他们不需去问,便晓得,可能今夜的事,方先生怕是也预料到了。

    从预测陈凯之,再到预测北海郡王,这方先生,莫非当真是神仙不成?

    骇然的情绪,都赤裸裸地出现在每一个人的眼睛里。

    方吾才则是背着手,微微抬头看着夜空,看着那迷离的月色,一副和自己无关的样子。

    其实他也很震惊,心里倒是狐疑了,见鬼了啊,怎么胡说什么就中什么?早知有这本事,还不如去赌坊里试一试手气呢。

    陈正道接了旨意,来不及谢恩,却只对方吾才千恩万谢,此时车驾已经预备好了,方吾才上车,在陈正道的目送之下,马车徐徐去远。

    “方先生,慢走啊,先生……保重,先生……”

    长街的尽头,是陈正道感激的声音,他很不舍,即便是马车已经走远,他依旧站在夜空下,久久地凝望着。

    …………

    马车滚滚至郑王府,郑王府里已是鸡飞狗跳了,自然是将最好的园子腾了出来。

    方吾才甫一下榻,已是有些倦了,折腾了一晚上,实在是哈欠连连。

    可郑王却显得很精神,生怕方吾才不习惯,还忍不住关心地说道:“先生若是住不惯,但有什么吩咐,直接交代便是,将这里当做自己的家,这里还有些简陋,过几日,本王让人修葺一番,不知先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方吾才在心里吐槽了一番,自然是越奢华越好了,这个还要问?

    他真想给郑王一个白眼,不过他只是想想而已,面色却是格外平静,淡淡道:“其实老夫只需一寒舍即可,有一桌、一椅,一榻,也就心满意足了。”

    郑王忙摇头道:“先生乃是高士,凤凰落了树上,岂可住在鹊巢?”

    这话,方吾才爱听,于是他便笑了笑,双眸转了转,左右看了看,才道:“可惜,这里少了点什么,噢,少了几幅字画。”

    郑王便道:“先生真是雅士也,这个容易,明日,本王便叫人送几幅李阳之的笔墨来,命人悬挂。”

    这李阳之也算是书法大家,他的书画,现在市面上也是价值不菲,没有几百两银子是买不到的。

    不过……对于方吾才而言,几万两银子对他而言,都已不算什么,心里不免想,这个郑王,还真是吝啬啊,远不及北海郡王。

    还是北海郡王大方。

    他保持着笑意,朝郑王摆了摆手道:“不必了,书画不必名贵,这书画还是太贵重了。”

    郑王没听出这是讽刺,竟是连忙关心起方吾才:“先生是不是乏了?”

    “唔。”

    “那么,告辞!”郑王笑呵呵地行了礼。

    “且慢!”方先生突然道。

    郑王回眸,却见方先生目光幽森地看着他,他心里没来由一颤,忍不住问道:“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

    方先生脸色肃然,道:“殿下,可知道为何老夫要选择下榻在殿下这里吗?”

    郑王自然是想不明白了,因此他略微思索了一番,才沉吟道:“不是因为先生怕令宫中对二王兄生疑……”

    “呵……”方先生冷笑,随即正色道:“这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的而已,老夫之所以来此下榻,只是因为一件事。”

    见方先生越加严肃,郑王更不敢怠慢了,忙道:“请先生示下。”

    方先生一字一句地顿道:“吾观殿下,有皇气!”

    郑王脸色一青,整个人懵了,他觉得自己两腿有些发软,心也是猛烈地跳着,几乎要从胸口跳出来了。

    皇……皇气……

    这是什么意思呢?

    意思很明白了,他连忙克制自己内心激动的情绪,却见方先生凛然正色的模样,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于是乎他的心肝竟是颤了起来,不由结结巴巴地道:“先生……先生不可胡说,这……这话不可胡说的……”

    方先生见郑王吓得半死的样子,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不过这个,他并没掩饰,而是连忙摇头,叹了口气。

    “真想不到,天命竟在郑王这般胆小如鼠的人身上,好吧,就当吾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吧,告辞。”

    说罢,他居然站了起来,毫不停留的样子,抬步就要走。

    可刚刚走了几步,才到了门槛,身后的郑王猛地叫住他,骇然地看着方先生道:“先生,请慢!”

    方先生驻足,缓缓回眸,一脸不解的看着郑王。

    只见郑王的脸上,阴晴不定。

    郑王已经从起初的震惊中回过了神来,他满脑子只记得‘天命’‘皇气’这些字眼。

    猛地,一个念头开始挥之不去,他想到自己如先皇那般,一身冕服,威武非常,无数人跪拜在他脚下,想到那一言而定千万人生死的气度,想到天下的秀女,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想到无论任何念头,只需转年之间,便有无数人为之奔走,将其化为现实。

    郑王的喉头滚动,他浑身热汗腾腾,也不知是激动,又或者是害怕,他看着方先生,方先生一脸叹息的样子。

    突的,噗通一下,郑王跪下了,格外激动地道:“先生到底料到了什么,还请先生赐教。”

    说这话的时候,郑王就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回头了,这个念头自内心深处冒出来,仿佛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现在,他满脑子都是这些念头,犹如附骨之疽,让他无法摆脱。

    所以他额上青筋爆出,喉头不断滚动,眼睛血红的盯着方先生,这眼眸里,是无穷无尽的望,他颤抖地道:“先生,小王不才,在诸王兄之中,历……历来不成器,先生,小王……真的……真的可以吗?”

    他似乎有些不相信,不过即便心里不相信,可是内心深处的渴望却驱逐他去相信,因此他再一次郑重地问道:“小王身上真的……”

    郑王这话只说了一般,可有时候,一些话并不用说的太明白,懂得人自然会明白。

    方先生则是捋着须淡淡道:“人的命运啊……这是天命,天命难违,否则,老夫为何对赵王的屡屡邀请,从没看在眼里,再三拒绝,这是因为,天命垂青于殿下啊,殿下文不及赵王,武不及北海郡王,可这些,俱都是上天注定的事,你自幼,难道不觉得,你与其他人不同吗?你安静,屏住呼吸,仔细凝神,现在,是否感觉有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