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镇墓兽>镇墓兽 第七十四章 河童

镇墓兽 第七十四章 河童

    “kappa!”

    羽田大树高声喊出,这是“河童”的日语发音。

    但来不及了,河童抓住了光的脚脖子,哧溜就把她拽入水中。秦北洋冲上去扑了个空,但又有河童拽住他,一同坠入地宫中的河流。

    这水冰凉刺骨,恍若来自地下寒冰所化。秦北洋差点抽筋,幸好他的水性不错,在水里瞪大眼睛,竟看到几十只河童,快活地在四周游弋,如同幼儿园的游泳池。这些小家伙也没有伤害光,就是围绕着小女孩一起嬉戏相扑。但河童可在水下呼吸,人类却做不到。难怪日本民间传说,河童会把幼儿拖入水中溺毙,原来并非恶意,只是想一起玩耍。

    秦北洋抽出背后的唐刀,一刀下去,将一只河童劈成两半,水中喷射出蓝色血液。河童开始慌张甚至尖叫,原来都是些胆小的生物。秦北洋奋力砍杀这些小家伙,将它们远远地驱赶走,终于把光给抓住了,就像抓住一团柔软的水草。

    童男童女镇墓兽也是干瞪眼,难道他(她)也怕水?九色倒是克服了对水的恐惧,正要冲下去时,秦北洋腋下夹着光浮出水面,被羽田大树和齐远山拉上来。

    光吃了好几口水,已经没了呼吸,面色苍白,命悬一线。九色用脑袋摩擦女孩,用镇墓兽的热量,替她驱散水底的寒气。

    秦北洋拼命做人工呼吸,疯狂叫喊光的名字,不管不顾地嘴对嘴,将自己的气息吹入女孩口中。

    终于,光悠悠醒转,睁开眼睛,看到秦北洋的嘴唇。

    她大口呛出了冰水,剧烈咳嗽一番,还阳回到人间。女孩重新闭上眼睛,虚弱地说:“欧尼酱!谢谢。”

    秦北洋在水边喘息着,看到一群幸存的河童,仍然战战兢兢地在水下注视着他呢,大概在思量从哪里来的凶神恶煞?

    河童,又称为水虎,也是从中国传到日本的。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沔水中有怪物,如三四岁小儿,鳞甲如鲤,射之不可入。七八月中,好在碛上自曝。膝头似虎,掌爪常没水中,出膝头。小儿不知,欲取弄戏,便杀人。”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也写到了水虎。

    齐远山小心地蹲在水边说:“徐福坟墓的地宫之下,怎么会出现那么多河童?我看这里成了它们的巢穴!”

    “两千多年啊,何况这里地震频发,再坚固的坟墓,也禁不住这么震动。”羽田大树做出了解释,“我看这些水,都是山泉的活水,必然有秘道通往外界。而这河童顺着水流,就能进入徐福墓的地宫。外边有人类的侵扰,河童不得安生,只有在这个地方,它们才能快活地生活。也许,它们是日本最后的河童。”

    “小木已被河童拖入水中淹死了吧?”

    “毫无疑问!”羽田大树捶胸顿足,“可惜这个混蛋,偷走了长生不老之药啊!若是真的,不但能让我们延年益寿,要是逃脱这座地宫,出去仔细研究仙丹的成分,将是科学上的一大进步,能帮人类克服生老病死的大难题!这是我们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啊。”

    “全人类长生不老?”秦北洋轻描淡写地回答,“做梦吧!”

    “我们要不再找找?徐福身上的漆木盒子!一定在这片水底。”

    齐远山也被吊起了胃口,说着就想跳下水中,却被秦北洋一把拦住:“都得了失心疯是吗?你也想淹死?”

    众人正要争吵,光已渐渐恢复,幽幽地说:“刚才我在水下,感觉水流很急。这座地宫并非绝对封闭,一定有通往外界的道路。否则,河童也无法在生存。”

    “有道理啊,光!”

    秦北洋搀扶着小女孩,向着地宫边缘搜索。终于,他发现在河流尽头,明显有一股强烈的水流在往外流淌。

    齐远山提醒一句:“水往低处流,这不是往地底而去吗?”

    羽田大树摇头说:“不,吉野山的地形复杂,旁边有深切的山谷,即便是在山坡的地下,也可能高于谷底。或许,外面就是一道山泉溪流?”

    “明白了,中国古墓,大多造在山脚下,因此只会越挖越深,跟这里的地形不同。”

    秦北洋想到房山大墓下的北京海眼,上回就是从水底下逃脱的。他也不管河童会不会害人,背着唐刀跳入水中,摸索出一个狭窄的洞口。不过,成年人绝钻不过去,只有河童这种小孩体型的物种。

    不过,他们中还有一个人可以过去光,她就是小孩子,体型与河童相识。

    “不,我不走。”刚被秦北洋从鬼门关里救回来的女孩,黏在他身边说,“哥哥走,我才走。”

    秦北洋必须赶她走:“我不要你这个妹妹了,从今天起,我不是你的哥哥,你快点走!”

    “欧尼酱!”

    小女孩哭了出来,羽田大树在她耳边说:“光,你不逃出去,我们所有人都会在这里困死。但只有你出去,才能找人回来救我们啊。”

    终于,光被说服了。

    她捶了捶秦北洋说:“哥哥,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

    秦北洋继续在水下警戒,羽田大树也跳下来帮忙。光憋了一口气,潜入狭窄的水下缝隙。她费了好大力气,才顺着湍急的水流钻出去……

    光消失了。

    她究竟是逃生了?还是溺死了?抑或又被困入下一个地宫?

    秦北洋、羽田大树、齐远山,还有镇墓兽九色,枯守在徐福墓的地宫,看着永无休止的日月星辰,两千多年前的齐鲁风光。

    不知等了多久,突然一阵巨响爆起,地宫墙壁上的“泰山”,竟被炸开一个大洞。尽是弥漫的烟尘,秦北洋命令大家都趴下,害怕会不会又是余震?

    不,他看到了太阳。

    漫长一夜已逝去,两千年来,初升旭日首次射入这片地宫,吉野山如同画卷展开。

    童男童女在阳光下凝固的同时,密密麻麻的枪声响起……

    一挺加特林,一挺马克沁,还有手榴弹,齐远山听得清清楚楚。童男童女镇墓兽,已被狂风暴雨般的子弹扫倒。几枚手榴弹在它头上爆炸,将青铜外壳炸成碎片。

    这不是第一尊被现代武器消灭的镇墓兽,但是第一尊流血的镇墓兽。

    秦北洋和羽田大树震惊了童男童女的残骸流出鲜红的血,不是油污,也不是某种液体,而是真正生命的鲜血。

    枪声停止了。秦北洋感到不可思议,他不仅看到了血,还有皮肤,连着血丝的肉,断裂破碎的骨骼,甚至白花花散开的脑浆……

    终于,镇墓兽里露出两张面孔,这是活人的面孔:一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十来岁的双胞胎孩子。

    不,现在变成死人了。

    来自秦朝的活生生的童男童女,被两千年后的机关枪子弹打得粉身碎骨。

    秦北洋脑中浮现一幅画面这对双胞胎兄妹,三千童男童女之二,跟随徐福东渡日本。他俩年纪最小,没到豆蔻年华,徐福大人就已躺入棺椁,指令孪生兄妹陪葬。不是死了的殉葬,而是活着陪葬。也许自愿,也许被迫,兄妹服用了长生不老之药,被封存在镇墓兽外壳中,就跟石棺里的徐福一样,冬眠了漫长的两千多年。

    活体镇墓兽?

    这可是《秦氏墓匠鉴》没记载过的大秘密啊!它到底是真镇墓兽,还是伪镇墓兽呢?

    忽然,从童男童女的心口位置,滚落出一颗热气蒸腾的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