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七十三章:三顾茅庐(2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七十三章:三顾茅庐(2更求月票)

    天空依旧一片漆黑,夜半随起的风依旧带着深深的寒意,太后出了学宫,在这里,陈贽敬依旧领着百官,还有无数的禁卫在此焦灼地等候。

    他们终于从这震惊中渐渐缓过神来,这陈贽敬的心思甚是深沉,想到太后单独召见陈凯之,这显然是有意在拉拢,京里的实力突然多了一个勇士营,这实在令陈贽敬心里不禁有些焦虑。

    不过今日所震惊的事,可谓是一件又一件,他被勇士营震撼了,同时,还被那位方先生震撼了。

    想他之前还对那方先生深有怀疑,没想到,那方先生真是料事如神,非一般的人哪。

    他心里感叹着,更是在想着如何拉拢方吾才。

    只是见太后出来,陈贽敬只好收起心神,随众人一齐行礼。

    太后绷着脸,却也不露声色,回眸神色淡淡地对张敬交代道:“明镜司那儿,关于王甫恩的案子,要尽快呈报上来。”

    说罢,她便从容淡定地上了凤辇,在无数宦官、宫娥以及禁卫的拥簇下,缓缓朝着洛阳宫而去。

    深更半夜的,既然太后已经摆驾回宫,百官们现在是哈欠连连的,自然也各自散去。

    倒是姚文治凝视着广阔无垠的夜空,一双眼眸微微眯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身后的陈一寿突的压低声音道:“姚公,你看……此事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姚文治却只是摇摇头:“当初啊,老夫还只是一个小翰林的时候,便知道要做官,就需要多问、多听,要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可是呢……”他自嘲地笑了笑,才接着道:“而今忝为内阁首辅大学士,却又明白了一个道理,很多事啊,要少问,少去听,能不知道的,尽量不去知道,不该琢磨的,就尽力不去琢磨,各人自扫门前雪,其实也是一桩美事。”

    陈一寿也是笑了,他似是觉得姚文治的话颇有道理,因此附和道:“那么,都回去休息了吧。”

    一顶顶轿子抬起来。

    那陈贽敬亦是坐上了轿子,轿夫起轿,自是要往赵王府去,陈贽敬却是小声地吩咐道:“去北海郡王府。”

    “王爷,这三更半夜……”轿夫小心翼翼地提醒赵王,这三更半夜的跑去北海郡王府,这很惹眼的,很容易引出什么是非。

    然而陈贽敬却是眯着眼,满是不耐烦地说道:“走吧。”

    他坐在椅上慵懒地靠着,神色有些暗沉,思绪却又转动起起来。

    今天夜里,让他见识到了两个鬼神之才,一个是陈凯之,此人诗词文章了得,陈贽敬倒是并不看重,在他看来,文章毕竟是小道,捧个场附庸风雅倒是可以,可万万料不到,这陈凯之竟还是个将才,只是可惜,此人被那太后捷足先登了。

    太后时不时跟他陈凯之私下交谈,很显然的这是被太后收买了。

    此时陈贽敬的心里,颇有几分后悔,其实起初,他对陈凯之是颇有敌意的,若非是那令陈贽敬恶心的《洛神赋》,多半也不至于让太后将这小翰林笼络。

    后悔也是没用的,这个世上最没用的事就是后悔了。

    不过另一个大才,却也是非同小可,此人凭着拒绝学候而名动天下,若是能沾沾他的名气倒也不错,最重要的是,此人料事如神,这岂不是如姜子牙、管仲一般的人物吗?

    倘若自己能够笼络此人……

    陈贽敬心里悸动不已,一双眼眸微微地眯了起来,这样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人物,理应就是那种不世出的帝王辅佐之才吧。

    他眯着眼,摇摇晃晃地坐在轿中,等到了北海郡王府,早有人入内通报去了。

    …………

    此时,夜黑风高,在北海郡王府的碧水楼里,方吾才并没有睡着,正在细致地收拾着东西,事到如今,是非走不可了啊。

    陈凯之这小子出事了。

    这下没人给他扛着了,留在北海郡王府没什么出路了,何况晚间还跟宗室的王爷几个起了口角。

    无论如何都得离开了。

    十几个箱子,都是他的私物,当然,当初在搬进来的时候,方吾才明明只有一个破包袱罢了,如今虽大部分的财物都已经搬去了飞鱼峰,可即便如此,各种书画、古玩还是不少。

    陈正道也在这里,一脸的沮丧,他知道先生去意已决,自己无论如何都劝不住,只得站在一旁,一脸的不舍。

    失去了方先生,自己该怎么办?

    他心乱如麻,神色甚是忧伤,可怜巴巴地看着方先生,一双目光里带着哀求之意。

    然而方吾才却假装没看见,继续收拾着东西。

    “先生……”

    陈正道哑声唤着,嘴角轻轻动了动,正欲说些什么,却在这时,有宦官匆匆的走进来道:“殿下,赵王殿下来了。”

    “我才不管什么赵王、梁王,一概不见,就说本王已经睡了。”

    他很是不耐烦,于是口气冷漠至极。

    “不,不,殿下……赵王直接进府了,径直往这碧水楼来了,奴才拦不住。”

    陈正道不禁一呆,满是不解地皱起了眉头。

    在那边收拾东西的方吾才,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手中的动作也是微微滞了滞,面色有些僵硬。

    莫非……是东窗事发了?

    极有可能啊。

    陈凯之说不准……

    哎……已经死了,这个可怜的师侄,智商不够啊,当初若是听了老夫一言,何至到今日这地步?

    方吾才心里摇头,这下完了,心里惋惜着,又想到自己在山上的财货,更是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自然,他又忧心起来,近来北海郡王对赵王多有怠慢……

    这赵王精明得很,或许已看出了是与他有关,他坏了赵王的事,莫非赵王是正好想要借此机会特来戳穿他的?

    哎……早知不该如此磨磨蹭蹭,理应立即远走高飞了。

    方吾才心里后悔不已,此时不舍地看着地上的一个个箱子,里头都是他的家当呀,可是现在好像不能带走了,忍不住想,好吧,只好金蝉脱壳了。

    他朝陈正道:“赵王殿下既来,那么老夫只好回避了。”

    陈正道正待要说什么,却听门外传来声音道:“先生为何要回避?”

    嗡嗡……

    方吾才的脑子开始发懵,心彻底的乱了,甚至手脚冰冷起来,这下……真的完了。

    从通报到现在,不过片刻的功夫,而王府的大门至这里,至少需要走一炷香的时间,可从这通报的人前脚来,赵王后脚就到的情况来看,赵王来得很急,甚至可以说,是疾步或者是小跑而来的。

    堂堂的亲王,自然是端庄大方,绝不会做这等失格的事,唯一的可能就是,赵王有很急的事,急到他不得不丢了斯文。

    那么,是什么急事呢?

    莫非……知道他要远遁而去?

    果然,陈贽敬气喘吁吁的样子,却是故意放慢了脚步进来。

    与他同来的,竟又有一个小宦官,这小宦官道:“郑王殿下拜访……”

    郑王?郑王居然后脚也来了。

    这个郑王……之前在赵王府的时候讽刺于他,现在……是来看笑话的吗?

    方吾才心乱如麻,勉强地使自己镇定。

    “方先生……”陈贽敬突然开口,死死地盯着方吾才,眼睛发红。

    哎……死也…

    方吾才心里叹息,若是戳穿,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现在就算是想要求饶,也已经迟了。

    也罢,死就死吧!

    于是他冷冷地看着陈贽敬,面上全无敬意地道:“噢,原来是赵王殿下……”

    这口气,真是完全没将赵王放在眼里,说实话,敢在陈贽敬面前如此放肆的人,还真是不多。

    陈贽敬看着他,身躯一震,果然是高士,学候不放在眼里,而他这个多少人想要攀附而不可得的当朝王爷,他也不放在眼里,此人,莫不就是文王都遇的那姜太公?

    陈贽敬非但没有怒,心里反而赞叹起来,真是高士啊。

    此时,陈贽敬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毫不犹豫的,竟是伸手,双手抱起,随即甚至微微一欠,才道:“方先生要往哪里去?”

    行礼?

    堂堂亲王,居然朝方吾才行了个揖礼。

    方吾才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这又是怎么回事?

    不是该怒目而视?不是该兴师问罪?

    方吾才心里有些戚戚然,却还是强作镇定地道:“云游四方。”

    陈贽敬却是目光灼灼,从前他也想过招揽这位方先生,可也只是招揽而已,可现在不同了,这位先生实是有鬼神莫测之才,怎么可以轻易放过?

    这一次,不再只是招揽,而是三顾茅庐来的:“先生,舍下有一处园林,有山有石,最是清净,先生若是肯屈尊去园子里小住一些日子,赵王府上下,蓬荜生辉!”

    方吾才心里想,这……不会是什么陷阱吧?

    他心里惶惶不安,只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即飞出去。

    赵王越是对他客气,他越是心里不安啊,他知道自己糊弄一下北海郡王和东山郡王倒还可以,可对于这个赵王,他至今还猜不透此人,却深感此人是个城府极深之人,因而深为忌惮。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