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一百九十九章 策反

白银霸主 第一百九十九章 策反

    在与甘州刺史雷司同汇合之后,孙冰臣一行人,就在雷司同及其一行人的陪同下,一起上路,到了傍晚时分,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就到了威远城。

    威远城是威远郡的郡城,大小规模和平溪城差不多,虽然整个威远郡刚刚经历了一场大变,但是在来到威远城的时候,城里城外的一切却显得很平静,没有多少紧张的气氛,那街上来来往往的百姓民众,还是一个个该干嘛,商店照常营业,城门照常开放,在街上还能见到正在巡逻的衙门捕快,还有街面上的闲汉在游荡。

    这个世界,少了谁都照样转,像叶家这样的大族豪门,自以为掌控一切,把威远郡视为根基,在威远郡称王称霸,但叶家垮了,对这座城市的人来说,却似乎影响不大,对大多数的人来说,转眼之间,叶家的一切就只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在这种时候,作为孙冰臣随从之一的严礼强,混杂在一大堆人中,半点也不显眼,更没有什么王霸之气,甚至就连甘州刺史雷司同和跟着雷司同来的一群军官,也没有几个人太关注严礼强,只是有几个人因为严礼强的年纪,忍不住多看了严礼强两眼而已,但也并没有感觉吃惊,因为这个时代,那些十三四岁就出来做侍从甚至从军入伍的人多的是,在一干大人物之中,严礼强这么一个年少的侍从,那就是标准的路人甲和陪衬了。

    孙冰臣一行人被安排在威远郡城中最大的官办驿馆之中,等众人在驿馆之中安顿好车马,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在野外餐风露宿的行走一天,大家都已经有些疲累,那驿馆之中的火炉和热水,对众人,也就分外的有吸引力。

    驿馆可以住四百多人,房间从一个人住的小院,到一个人的单间,再到十多个人睡的大通铺,应有尽有,作为孙冰臣的侍从,严礼强的身份还算特别,最后居然被分了一个单间。

    就在那些护卫仪仗闹哄哄的嚷着让驿馆之中的伙计烧水和暖炕的时候,严礼强已经拿着自己的行囊和钥匙,带着摇着尾巴的黄毛,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不大,不过还算整洁,当然,这所谓的整洁,也就是看起来不脏而已,和严礼强上辈子住的那些每天都要换一遍床单被套的酒店,自然是没有办法比的,严礼强也不挑剔。

    放好了东西,严礼强正要转身出门,却发现梁义节已经来了,进到严礼强屋子里的梁义节先看了看屋子里的情况,然还随手把门关了起来。

    一看梁义节脸上的神色,严礼强就知道梁义节有事。

    “梁大哥,有事么?”严礼强主动问道。

    “今日礼强你可听到雷刺史的那些话了么?”

    “听到了,怎么了?”

    “这雷刺史做事干脆果断,下手狠辣,大人都没预到雷司同就在威远郡就找借口把叶家一家人给铲除了,这虽然大快人心,不过却把大人的计划打乱了,大人原本计划是带着叶家的三叶返回帝京受审,现在看来,我们能把叶天成带回帝京就不错了……”

    “难道大人在这件事上和雷司同没有达成什么默契么,我看大人当时听到雷司同的话,都显得颇为无奈!”

    “这其中的关节说起来很复杂!”梁义节摇了摇头,“大人这次来甘州,与雷司同是有过协调和默契,双方都想拿下叶家,只不过在后续的处理上,大人所欲者和那雷刺史所欲者,稍微有些偏差!”

    “拿下叶家,大人最后的目标在帝京,而雷司同最后的目标只是在甘州,树立他在甘州的威信……”

    梁义节赞赏的看了严礼强一眼,点了点头,“不错,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怎么,难道那个雷刺史敢在大人手上抢人么?”

    “抢人自然是不敢,雷司同还不会与大人撕破脸,不过以雷刺史的脾气,整个叶家都被他灭了,他又怎么会允许叶天成还活着?现在叶天成在我们的手上,我们现在在甘州的地面上,只要一个疏忽大意,那个雷刺史有的是办法再弄个什么意外出来把叶天成给干掉,今晚雷司同宴请大人,我和雷司同之前见过,大人让我陪他去赴宴,而之前雷司同没见过你,你面生,又心细如发,就留在驿馆,看好叶天成,注意不要让叶天成出事!”

    “好的,我懂了,梁大哥你放心和大人去赴宴,我会在驿馆这里亲自看着叶天成!”

    “嗯,那叶天成就暂时交给你了,有什么问题,你直接吩咐留在驿馆之中的护卫!”梁义节拍了拍严礼强的肩膀,就离开了。

    看到梁义节离开,严礼强也没有再停留,而是直接带着黄毛去了关押叶天成的地方。

    作为重犯,叶天成也住在驿馆之中的一个单人间中,他的那个单人间,没有窗户,墙壁结实,原本是驿馆里摆放重要行礼物品的地方,就在驿馆一个独立的小院里,在严礼强他们到来之后,那个房间就收拾了出来,专门关押叶天成。

    叶天成的身边,每天二十四小时随时随地至少都有一个护卫在看着,就算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一样,而哪怕就算在房间里,叶天成身上的手铐脚镣之类的枷锁,都是不解开的。

    看到严礼强带着黄毛过来,那个守在叶天成门外的护卫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恭敬的给严礼强打了一个招呼,“严护卫……”

    “嗯,叶天成还在里面吗?”

    “在!”那个护卫指了指门口旁边的一个铁窗户,透过那窗户的栅栏,刚好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严礼强往房间里看了看,发现叶天成正闭目盘腿坐在房间的破草席上,就像是入定一样。

    “你先去吃饭休息一下,梁大哥和大人今晚要去赴宴,让我过来看着他!”

    那个护卫也是聪明人,严礼强一说就知道是什么意思,这看人的活也不是什么好活,又枯燥无聊,他松了一口气,立刻就站了起来,把叶天成那间屋子的钥匙交给了严礼强,“大家兄弟都在外面,有什么严护卫你叫一声就行!”

    “好!”

    严礼强接过钥匙,那个护卫随后也就离开了。

    看了一眼正在屋子里盘膝坐着的叶天成,严礼强就坐在门口旁边的椅子上,椅子背靠着墙,正对着过道,而椅子的左手边,就是叶天成房间的铁窗,严礼强就坐在椅子上,亲自看守着叶天成。

    黄毛就趴在严礼强的脚边,和严礼强一起留在了这里。

    那个护卫刚刚离开没两分钟,严礼强就听到房间里传来枷锁的响动声,他转过头,就看到刚才还在盘腿坐在地上的叶天成,已经站了起来,朝着窗边走了过来。

    来到窗边的叶天成眼中闪动着诡异的光彩,他先左右看了看,然后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就把目光放在了严礼强的脸上,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有点口渴,能给我喝一点水么?”

    “行,你后退两步!”

    叶天成乖乖的后退了两步,严礼强看了他一眼,把放在椅子旁边的那个水壶拿了起来,倒了一水壶盖,从铁窗外面的窗台上,没有直接递给叶天成,也没有发生半点肢体接触。

    “可以了,你过来喝吧,喝完之后把水壶盖放到窗台上就行!”

    作为被关押的人,当然不能让他每天吃饱喝足,好友心思力气想着逃跑,所以叶天成吃的,喝的东西,都是严格控制着数量,喝水都是一小盖一小盖的喝,只要不让他被渴死就行。

    听到严礼强的话,叶天成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还是走了过来,伸出一只手,够到窗台上的水壶盖,把水壶盖拿了进去,喝得一滴不剩,最后才把水壶盖放到了窗台上,自己主动后退两步。

    严礼强把水壶盖拿了过来,盖上,又回到了自己的座椅的位置。

    叶天成随后才慢慢的走到窗边,尽量放缓了自己的语气,甚至还在自己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我记得,你叫严礼强是吧,当初发现沙突人把被掳掠来的女子送到成衣店的那个人,就是你吧……”

    严礼强看了叶天成一眼,平静的说道,“不错,是我……”

    “我记得你还有两个同伴,都是平溪郡国术馆的学生,一个叫石达丰,一个叫沈腾,你们都是来自青禾县的……”叶天成说着,还在房间里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神色也变得肃穆起来,“说实话,虽然那件事把我儿子叶逍牵扯进去了,但我一点都没有怪你们,你们做得对,这才是咱们平溪郡国术馆学生该有的样子,说到底,还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失察,平日都忙于政务,对叶逍管教得太少,最后才会让叶逍误入歧途,为奸人蒙蔽,做出了难以挽回的错事,每当想到这一点,我都痛心疾首,悔不当初没有让叶逍在我身边,好好管教,原本我还想等王家事情一了,就见见你们三人,对于你们三人做出的事情,一定要好好奖励……”

    听着叶天成的话,严礼强的心中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这个叶天成,该不会是想来“策反”自己吧……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