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二百四十五章 镇海天王

牧神记 第二百四十五章 镇海天王

    秦牧、马爷和瞎子纷纷点头,司婆婆虽美,但是不会以美貌为武器,相反,她知道自己的美貌杀伤力太大,还会主动掩饰,扮丑见人。

    然而厉大教主不同。

    这位天魔教的前教主心理扭曲,他太爱司婆婆,太羡慕司婆婆,以至于想成为司婆婆,再加上他对大育天魔经的领悟与秦牧不同,——秦牧虽然也得到了大育天魔经,得到了樵夫石上传经,领悟了大一统功法,但自幼经过村里的众人的熏陶,尽管行事有些乖张,却也是站得直行得正。

    秦牧的大一统功法,以霸体三丹功为根基,很是正统,其中也有许多在其他人看来是魔道的法术神通,但秦牧施展出来却是堂堂正正。

    然而厉教主的大一统功法却相当邪性,十足的魔道观感。

    厉大教主根本不会让“自己”受委屈,扮丑见人,相反,“她”还会炫耀自己的美貌,祸乱苍生。

    正所谓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厉教主根本不在乎。

    秦牧去司婆婆房里收拾一番,将司婆婆平日里收藏的各种兽皮取来,放在饕餮袋中,以备不时之需。

    马爷和瞎子也收拾行装,瞎子的行头简单,一根竹杖,一个算命的幡挂着个铜八卦,马爷则将自己妻子和儿女的灵位收起来,亲吻这些灵位,收在包袱里。

    他身着青色缁衣,像是一个经历了大苦大难的行脚僧。

    司婆婆的道心还是有些不稳,时常反复,马爷可以帮她镇住厉大教主,而瞎子则为了防备马爷镇不住厉教主,那时他出手将厉教主击伤,秦牧则方便治疗。

    他们走出村子,司婆婆自嘲道:“而今我竟要你们保护,连牧儿都要保护我了。不过我是魔教的前代圣女,老如来是佛陀,他会出手相助吗?”

    马爷脸上没有任何情绪,道:“老如来会帮你的,厉教主是天魔教的前代教主,与老如来是一个辈分的存在,老如来以降魔为功德,降服厉教主这个大魔头,有助于他的修为进境。再说,佛陀舍身饲魔,也是常有的事。”

    秦牧担忧道:“我怕他们降服厉教主之后,连婆婆也一起降了。”

    “老如来不会这么做。”

    马爷摇头道:“他有自己的原则,他的原则就是他的道,他的规矩,到了他这样的修为,他不用想着规矩,他的言行举止不逾规矩,就是规矩。”

    秦牧不禁有些好奇,马爷与老如来苦大仇深,不过从马爷的言谈中来看他对老如来还是挺敬佩挺尊敬的。

    这不仅仅是老如来曾经是马爷的师尊那么简单,应该老如来的确有值得人尊敬的地方。

    “我现在怀疑的是老如来的能力。”

    瞎子仰头道:“老如来是否有这个实力,是否能镇得住厉大教主?厉大教主那也是与他并驾齐驱的存在。”

    众人不再说话。

    江湖上三大圣地,道门,大雷音寺,天魔教,厉大教主身为天魔教的前教主,那也是江湖上绝顶的人物,能够与老如来并列的存在。

    老如来想要炼化他,只怕也是困难得很。

    “大雷音寺就在大墟与延康国的边境线上。”

    马爷道:“传闻神断山脉是神切断的山脉,斩出一条天堑隔断大墟与延康。大雷音寺中有个传说,神切到须弥山时,山上的僧人端坐,坐满山头,誓与须弥山共存亡。神感念于僧人的真诚,因此绕过了须弥山,其他山脉都被从中间切成两半,只有须弥山得以保全。”

    瞎子笑道:“我觉得还是须弥山上头有人,否则神才懒得管山上的僧人的死活。”

    须弥山地处大墟与延康的交界,一边是延康,一边是大墟。这座圣山距离延边和密水很远,距离北疆的庆门关倒是不远,只有四五千里的路程。

    从残老村到须弥山有不到三万里,秦牧的脚步比司婆婆马爷等人要慢一些,走路过去需要六七天的时间。

    大墟的夜晚太危险,因此只能白天赶路,所以要多花一些时间。

    倘若从空中飞过去,两天也就到了,只是秦牧的修为不高,在空中全力奔跑,跑出百余里便要停下来休息,恢复元气,因此不如步行。

    秦牧将龙麒麟带出来代步,龙麒麟倒是勉强可以马爷他们的脚步,不会因为他而拖慢速度。

    傍晚时分,他们来到一处古庙,这里荒无人烟,古庙里只有几只异兽,见到他们来了也不理不问,慵懒的趴附在天王神像旁边。

    “牧儿,来拜拜。”瞎子取出几炷香,向秦牧招手道。

    一老一少连忙来到天王神像前,将那几炷香插在破旧的香炉里,后退三步,异口同声的祷祝道:“小生残老村人,家住在江边,路过宝刹,借宝地歇脚,惊扰了此地主人,心中不安。小生自幼肾虚体弱,元阳早泄……”

    “呸!”

    司婆婆气道:“瞎子,你把牧儿教坏了!”

    瞎子笑道:“司老太婆,你不怕被采,我们怕。不信你问牧儿我教他的祝词有用没。”

    秦牧连连点头:“有用!仙清儿听到了祝词,便没有采我。”

    司婆婆哭笑不得,唤来秦牧道:“来搭手做饭。”秦牧走了过来,司婆婆悄声道:“瞎子一肚子坏水,不要总跟他学。”

    夜幕降临,这座天王庙很是宁静,四周听不到任何声音除了龙麒麟的鼾声。

    马爷端坐如佛,瞎子拄着竹杖坐在墙角低头睡觉,秦牧则用了些枯草铺了两个床铺,司婆婆睡在他的旁边。

    夜深人静。

    就在此时,突然只听天王庙外传来敲锣打鼓声,庙里的众人立刻警醒,秦牧坐起身来,四下张望,却见黑夜寂寂,只有庙里的蜡烛还散发着幽光,但那庙外的敲锣打鼓声如此清晰,还在不断接近之中。

    瞎子和马爷急忙来到秦牧和司婆婆身边,马爷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

    那敲锣打鼓声越来越近,渐渐的来到庙前,几个厚重的声音道:“肃静!”

    “回避!”

    庙外走进来几个身穿破破烂烂铠甲的神人石像,铠甲下的石像破破烂烂,但却仿佛活生生的神灵一般,秦牧还嗅到一股刺鼻的腐臭气。

    这几尊石像很是威风,身后跟着百十个兵丁模样的白骨骷髅,手持破破烂烂的残兵,队列整齐。有几个兵丁白骨手里拿着锣鼓,有的还扛着“肃静”“回避”的牌子。

    几尊石像走入庙中,那些白骨骷髅则留在庙外。

    秦牧瞪大眼睛惊骇的看着面前这荒诞的一幕,龙麒麟也醒了过来,张开大嘴打个哈欠。

    其中一尊神人石像口中竟然传出人声,向天王庙的天王神像道:“启禀镇海天王,东海龙王敖震趁着天灾,造反作乱,陛下从无忧乡传令,命我等前来,助镇海天王斩之!”

    龙麒麟原本匍匐在天王神像的下面睡觉,此刻迷迷糊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这头麒麟身旁那尊魁梧高大的天王神像动了,神像背后插着的八面旗帜晃动,石像梭梭抖动,然后站将起来,异常魁梧威风,喝道:“灾变两万多年,这厮还敢造反!拿我刀来!”

    天王神庙后方出来利刃出鞘的铿锵声,一口长达十多丈的青龙偃月刀从庙后破土而出,呼啸飞来,铮的一声被那天王神像抓在手中,刀刃嗡嗡颤动。

    “我的马何在?”那天王神像喝道。

    龙麒麟终于回过神来,突然身子一沉,被那天王神像骑在背上,身不由己飞起,向神庙外飞去。

    龙麒麟惊骇莫名,只听背上的那尊天王神像声音轰鸣:“你们留守此地,我去斩杀他便回!”

    说罢,龙麒麟不由自主化作一道火光,驮着那天王神像消失在茫茫的黑暗中。

    与其说他驮着那尊神像,不如说是那尊天王神像在带着他飞,他根本背不起天王神像。

    庙中,秦牧与司婆婆、瞎子等人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几人面面相觑,不知过了多久,估摸着天快亮了,突然龙吟声传来,接着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漆黑的夜空中突然跌落下来一颗龙头,在天王庙的院子里滚动两周。

    秦牧连忙看去,这龙头却是石头雕琢而成,并非真的龙头。

    然后龙吟不绝,那天王神像骑着龙麒麟飞奔而回,翻身跳下,依旧坐在天王庙的莲花台上,将青龙偃月刀矗在身边,道:“你们回去禀告陛下,末将幸不辱命,已经斩了叛贼首脑。”

    那几尊石像领命,转身走入黑暗中,带着一众白骨骷髅远去,然后消失在黑暗中,敲锣打鼓声也渐渐不可闻。

    过了不久,大墟中传来鸡鸣声,黑暗远去,太阳升起,照入天王神庙。

    秦牧晃了晃头,这一夜的经历恍如一梦,实在古怪至极。

    “龙胖,你怎么了?”秦牧看到龙麒麟还在发呆,连忙问道。

    “我做了个梦!”

    这头龙麒麟还有些浑浑噩噩,道:“我梦见自己驮着一尊神王,光焰灿灿,杀入一片波涛汹涌的战场中,无数神龙向我攻击,然后被我背上的那尊神王挥刀砍杀。我带着那尊神王冲入大海,杀入龙神群中,将一尊龙王的头砍了下来,提头便走。这个梦好真实……”

    秦牧看向瞎子和马爷等人,低声道:“瞎爷爷,你觉得昨晚的事是真的吗?”

    瞎子和马爷纷纷摇头。

    “大墟的事,谁能说得清?咱们继续赶路,去大雷音寺要紧。”

    秦牧怔然的看向天王神像,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他走上前去伸手触摸,石像冰凉,不是血肉之躯。

    “陛下从无忧乡传令,无忧乡传令……”

    秦牧面色复杂,低声道:“无忧乡到底在哪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