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六十五章:虎狼之师

大文豪 第四百六十五章:虎狼之师

    太后坐在乘撵里,若是平时,见了这个兄弟,总免不得嘘寒问暖几句,只是这时,她却没有下撵,只是目光环视了他们一圈,旋即很是不耐烦道:“起驾吧。”

    “起驾……”宦官的声音响彻了夜空。

    紧接着,浩浩荡荡的队伍便朝着那学宫而去。

    太后心里,自是心急如焚,隐在昏暗的面容满是焦虑之色,坐在撵里的她双手紧紧交握着,整个人微微的颤抖着,一双眼眸里泛着泪光,用力的咬着唇角,不让自己落下泪来。

    她的儿呀。

    她还没跟他相认,还没好好的跟他相处。

    这个时候若是他有什么闪失……

    太后有些不敢想下去,一双泛着泪雾的眸子望火光方向看去,那冲天的火光将整个洛阳城的天际都照亮了,那颜色,那光度,真是格外的吓人。

    还有那厮杀声,她的心跟着一抽一抽的颤了起来,此刻她真是恨不得自己能立即冲到学宫,若不是碍于规矩,她甚至希望骑上一匹快马,冲过去。

    其实她已知道,就算现在,令羽林卫疾行过去,怕也已经迟了,一场战斗,不过是瞬息之间而已。

    只是……这宫中的变故,却是吓住了所有人。

    姚文治也早已听到了风声,半夜时分,陈一寿便登门而来,这位陈公也是急了,此时是在夜里,突然传出这消息,实在难测。

    好在姚文治还算是稳重,见了陈一寿,立即安抚他:“莫急,羽林卫和京营没有动,就说明没有什么大碍。”

    陈一寿却没有松这口气,似他们这样的人,任何事都不可能想的简单,即便只是小事,他们也会往会深里想,他们会琢磨,此事的背后,是不是可能有人主使,会想,这件事的发生,会对谁有利,而有人得利,就会有人失利。

    因此他并没姚文治轻松,而是皱着眉头提醒道。

    “事发在学宫,牵涉到了勇士营,还有那陈凯之,姚公,我看哪,不简单……”

    陈一寿正说着话,却在这时,姚家的家仆心急火燎的赶来,喘着气喊道:“太后……出宫了。”

    太后……出宫了。

    太后圣驾出宫,这已是几年都不曾有的事,堂堂国母,如何会轻易出宫?这毕竟不是戏文,皇帝或是宫里的贵人,总是爱微服出访,何况,还是在这大半夜。

    姚文治倒吸了一口凉气,眉头深深的拧在了一起,似乎有些想不通,这个时候太后出宫做什么?

    听闻这消息,陈一寿更是急切了,很是紧张的说道:“可能,要出大事了。”

    二人对视一眼,姚文治毫不犹豫道:“立即,备轿,去学宫。”

    到了这个时候,不能再干坐着了,原本姚文治是希望作壁上观的,可现在……却是不成,太后出宫,身为阁臣,不可能无动于衷,他必须得去学宫,今夜……注定不眠啊。

    陈一寿亦是点头,太后出宫,必须得跟着去了。

    因此俩人匆匆的往学宫而去,生怕太后出事。

    …………

    赵王府,同样的消息快速的送来。

    陈贽敬大惊失色,太后出宫了,羽林卫出动,他猛地有些紧张,竟是不自觉的皱着眉头,一脸困惑的问道:“太后为何出宫,莫非……是因为生变了?还是……”

    宗王们俱都目瞪口呆,因为太后的反应过于激烈了。

    现在这个局势,所有人害怕的,就是擦枪走火啊,尤其是在这夜里,一旦发生了任何误判,譬如太后认为这件事的背后是赵王搞鬼,甚至可能是想要夺门,生出宫变,那么势必予以坚决反击,这个时候……

    陈贽敬倒吸口凉气,他知道太后一旦屠戮宗室,也不会好下场,可这并不代表,他的威慑可以保自己绝对的平安。

    好在,他还算镇定,却是依旧皱着眉头,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微微蠕动着,想开口说什么,那吴王却率先说道:“会不会是太后想要动手,这姓慕的恶妇,难道要尽诛我等吗?二兄,不如,我们索性,集结府兵,和她拼了。”

    “不可以。”陈贽敬摇头,他脸色蜡黄,情绪显得紧张,却依旧认真的跟众人分析起来,想让众人淡定些:“我们再拼,拼得过羽林卫?何况,现在京营,也有半数被她所掌控,拼就是死路一条。本王以为,太后或许……是想要敲打,又或者……”他其实也是心乱如麻,与其说他在安抚众人,不如说其实他也在安抚自己,因为此事过于匪夷所思,太后这是用力过猛了,可是不管如何,他必须镇定,这个时候他不能乱。

    因此他双眸环视了周围一圈,看了众人一眼,才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开口说道。

    “到了这个时候,吾等力拼,不过是枉然,来,动身,不要带任何的护卫,我们一起去学宫迎驾,必须要让太后知道,我们对她没有戒心,让她放下防备。”

    几个宗王相互对视一眼。

    此时此刻,似乎……也只有如此了。

    若是硬来,硬碰硬,他们讨不得好,两败俱伤是最好的下场了,一个不慎,他们将是满盘皆输,命丧黄泉,怎么说,还是不能用太过激进的法子。

    因此他们完全是同意了赵王的办法,俱是点了点头,便跟着赵王往学宫方向而去。

    …………

    在洛阳各处,那些受到了惊吓的王公大臣们原本是作壁上观的态度,可当他们意识到太后出宫的时候,此时再也坐不住了,他们这才明白,事情比他们想象中还要严重,接着,又是一个个的消息,内阁大学士已动身,预备去迎驾,而诸王亦是动了身。

    到了这个时候……谁还坐得住?谁还敢假装不知情。

    自然是没人坐得住了。

    各个府邸,亮起了一盏盏的灯,犹如卯时三刻,百官上朝一般,大家个个的坐上了轿子,最好笑的是,无论是谁,如何位高权重,平时出身,都是前呼后拥,可今夜,所有人竟都默契的拒绝了护卫随同,只带着轿夫,和一个还算精壮的仆役。

    显然,每一个人都意识到,在这样的长夜里,任何可能引发误会的举动,都可能使自己遭致灭顶之灾。没有人将这个开玩笑……

    而此时,京兆府和五城兵马司也有了动作,开始大规模的派出人手,预备执行宵禁。骑着飞马的传令兵,分赴各个城门,传出一个又一个的消息。

    此时……

    天有些冷,月如勾,火光冲天。

    东城兵马司的兵丁们,一齐爆发出了怒吼。

    而勇士营的丘八们,依旧是屹立不动,手持着长棍,他们的面色,俱都森然。

    对方已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甚至即便是在这样的夜色之下,几乎都已经看到对方脸上的轮廓,这脸上的轮廓,有些许的扭曲,可是……勇士营的丘八们还是没有动。

    这个姿势,他们在操练时,就已保持过不知多久,有时足足几个时辰,都是如此,务求做到,纹丝不动。

    现在,他们依然如此!

    陈凯之手持学剑,在队伍之后,他目光如炬,死死的盯着这些冲杀而来的人,对方……更近了。

    来犯之人,个个高高扬起了刀剑和棍棒,气势汹汹,远远的,便有人预备劈砍。

    最后一丈的距离。

    即将接触在一起的双方,已可以清晰的看到对方了,丘八们眼里看到的是一个个激动且疯狂的人,而在这些冲杀而来的人眼里,这些勇士营的丘八们,却觉得甚是奇怪,因为……他们还是没有动。

    “杀!”有人自喉中发出怒吼。

    而这时,勇士营中突有人道:“刺!”

    武先生的临阵之法中,单纯的冲杀没有意义,似东城兵马司这般,气势汹汹的一古脑冲杀而来,若是顺风仗倒还罢了,否则,就是徒费体力。

    真正的精兵,是收放自如的,纪律是最关键。

    一声刺,突的,那一根根的铁棍,犹如矛林一般,竟是一齐刺出。

    嗤……

    夹杂着劲风,两列丘八,前队百余根铁棍长刺,而后队之人,则自前队的缝隙中亦是刺出,留有一定的余力。

    犹如一个扎布的机器,顿时,冲在最前的人被刺中,他们的刀还未劈下,这突然捣出来的长棍便直接顶在了他们的胸腹之间。

    真正可怕的是,这棍中所夹杂的力量,远超他们的想象,这些丘八们,个个都是大力士一般,直刺之后,被击中的人哪里还能前进,顿时整个人被捅的朝后连退,胸口的肋骨,生生的断裂,数十人口里咳出血,有的人甚至直接毙命,有人倒地,有人被撞飞。

    这棍阵过于密集,以至于正面冲杀而来的人,绝大多数竟不得前进一步,侥幸有人冲杀而来,后队的丘八长棍短刺而出,恰好做到了防御的作用。

    若是非要形容,这三百个丘八们,恰如一台推土机,他们列成两列,力大无穷,整齐划一,一旦出手,不会给对方冲入这密集棍阵的机会。

    “收!”

    有人下达了命令。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