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镇墓兽>镇墓兽 第七十一章 谁能长生不死

镇墓兽 第七十一章 谁能长生不死

    大地震后,吉野古坟,变成了这伙不速之客真正的坟墓。

    沉睡了两千年的墓主人,终于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轻得只有秦北洋才能听到,并且是秦汉时代的音韵,需要反复咀嚼才能听懂。

    羽田大树也凑进来了,然后是齐远山、小木还有光。秦北洋靠近徐福的耳朵,低声说:“我是秦北洋,徐福君否?”

    “吾乃齐人徐福,方士也,吾见始皇帝,伪辞曰:东南至蓬莱山,见芝成宫阙,有使者铜色而龙形,光上照天,有长生不老仙丹。吾伪托神曰,以令名男子若振女与百工之事,即得之矣。秦皇帝大说,遣振男女三千人,资之五穀种种百工而行。吾得平原广泽,止王不归矣。”

    秦北洋颇为费劲地才听懂这段话,竟与太史公的《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不谋而合,有的语句还一字不差!

    “君已炼成长生不老仙丹?”

    “诺,吾已服之,生而入椁,以避人间乱世。一梦越万年,求千秋百代之后,天下大同,永享安乐。”

    徐福气若游丝的这段话,秦北洋听懂了七八成两千年前,徐福已炼成长生不老仙丹,他吃下后活生生躺入棺材,埋在这座古墓地宫。他是明白人,晓得日后天下纷扰,就算一辈子做日本列岛的岛主,也总有被推翻的一天,到时候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人头落地,再厉害的仙丹也不管用。他有个了漫长的计划,就是躲在棺材里睡一觉,等一场梦醒,说不定人类已进入上古圣贤的大同之世,科技昌盛,社会文明,届时无忧无虑地享受人生。总比留在秦朝的乱世,海外荒岛上度日强吧。

    这个齐人方士可太会算计了!

    爱恋过安倍晴明大人的老婆婆妖怪没有说谎!她也是三千童男童女之一,徐福身边的侍女,偷吃了长生不老仙丹,在人世间悲惨游荡了两千年,直至一个月前才被秦北洋和九色所杀。

    躺在石棺里的徐福又问秦北洋:“汝可知始皇帝?”

    “一统六国,书同文,车同轨,废诸侯,建郡县,焚书坑儒,千古一帝!”

    “始皇帝已传至几世?”

    “二世而亡!”

    “嗟夫!暴秦终亡矣!二世三世以至万世,传之无穷?宛如庄周一梦。”徐福似乎有些激动了,音量渐涨,“秦亡后,战国七雄复起乎?吾齐国复起乎?”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

    秦北洋干脆背诵出了《三国演义》第一回的开篇,正好可以归纳秦汉以来的历史。

    “三国?”

    “蜀汉、曹魏、孙吴。”

    就差再说刘关张桃园三结义,诸葛孔明星落秋风五丈原了!

    “三国归晋,五胡乱中华,晋室衣冠南渡,继为南北朝。隋文帝统一,唐朝接踵而至,唐太宗李世民、唐高宗李治、女皇武则天、唐玄宗李隆基……安史之乱,盛极而衰,藩镇演化五代十国。赵匡胤兄弟再度统一,宋重文治不擅武功,辽夏金先后南下,以至金瓯缺。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扫灭西域万里至欧罗巴,灭金亡宋,崖山之后无中国。朱元璋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明亡于内忧外患,满清入关,复归一统。西洋人东来,辛亥革命,皇帝退位!”秦北洋憋着一口气,竟口若悬河地说完中国历史,“始皇帝起,清皇帝退!至今已有二千一百四十年!”

    他在心中做了计算,从公元前221年,嬴政统一六国,自称始皇帝开始,到现在公元1919年,恰好2140年。从中国第一个皇帝,到最后一个皇帝,如今还住在紫禁城里呢。而中国最后两座皇帝陵墓,光绪帝的崇陵与袁世凯的洪宪帝陵,秦北洋恰好都参与了建造。至于中国的第一座皇帝陵墓,秦始皇陵仍然静静地躺在骊山脚下,等待盗墓贼或军阀去挖开。

    “吾之一梦,已越两千年矣。”

    徐福眨巴眨巴眼皮,似有两团浑浊的泪水滚动。

    跟两千多年前的人对话,让秦北洋内心澎湃激动,情不自禁地越说越多。他又说起如今的世界局势,中国早已衰败,沦为列强瓜分的猎物。美、英、法、德、俄、日、奥、意诸强争霸,恢复春秋战国年代的形势,一度被认为是强秦的德意志帝国,已在最近的世界大战中被打败。

    结论就是,人类历史的两千年,结果又转回去了!徐福听来颇为伤心,他本想是沉睡到人类大同的那一天才醒,没想到这个大同还十分遥远呢。

    徐福摇头说:“北洋吾友,吾愿再眠二千载,静待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秦北洋听出这段话咋那么耳熟,原来直接是孔子的《礼运大同篇》。

    公元前三世纪与公元二十世纪的对话结束,徐福面露微笑,再度闭上眼睛,已无一丝一毫的生气了。石棺竟又自动盖上,一丝缝隙都没有露出。

    旁边的羽田大树、齐远山、小木还有光,都感觉恍如梦幻之中。秦北洋忽然有些后悔,应该再多问徐福一句,关于镇墓兽的问题,或者整个地宫里头,还有没有其他出口?

    “徐福吃了长生不老之药,可以再等两千年,甚至两万年。可我们呢?”小木颓丧地坐倒在地,抓起一堆破碎的坛坛罐罐的陶器,“两三天完蛋了吧?顶多互相吃彼此的肉,喝彼此的血,喝自己的尿多活几天。以前我跟着老爹盗墓,就听到过这种盗墓贼的传说。”

    秦北洋又瞪了他一眼:“那是为了吓唬你们不要扔下同伴不管!”

    “刚才的地震很厉害,我们才是没有出去的路了。”羽田大树敲打破碎的地砖说:“北洋,既然连徐福大人都见过了,恐怕此生无憾。在死以前,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说吧,但我不觉得,我们会这么轻易地死去。”

    秦北洋是唯一没有失去信心的人,只要九色的琉璃色眼球还在放光,就说明还有希望。

    “你知道镇墓天子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