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二百四十四章 祸国殃民

牧神记 第二百四十四章 祸国殃民

    残老村众人出来道喜,庆祝村长行将就木时终于有了衣钵传人,也庆祝秦牧继承村长衣钵,成为当代的人皇,只是村长不给哑巴好脸色看,秦牧对人皇这个身份也有些不大乐意。

    热闹一番,秦牧继续跟随村长学习剑法。

    剑图是村长开创的剑法,并非是人皇殿的剑法,第一式剑履山河已经是秦牧见过的最复杂的剑法,比道门的道剑第一式两仪内反复阴阳还要复杂。

    然而剑履山河却是剑图中最为简单的剑法,第二式剑出开皇,比剑履山河复杂了数倍,学习起来极为困难。

    秦牧当初学习剑履山河时,花费了十多天的时间。

    他在延康国游历的期间,他的眼界见识比从前提升了不知凡几,得到樵夫石上传经,参悟出大一统功法,融合了霸体三丹功,自己的资质悟性也有了不小的提升。

    然而学习剑出开皇这一招,还是让他耗费了二十余天。

    他这才知道村长的用心良苦,如果没有村长与他较量剑履山河这一招,只怕学会剑出开皇他需要更长的时间,甚至说不定一年半载才能学会这一招。

    正是因为村长将他的才智逼迫出来压榨出来,秦牧才能仅用二十余天时间学会剑出开皇,因为他现在已经站在半剑法半剑术的高度上,领悟起来尽管吃力,但还可以学会。

    但剑图的第三式上皇劫动,在技巧和变化上达到剑法所能达到的极致,便非秦牧所能学会的了。他只是将剑招记住,但想要施展出来还需要悟出招式中的奥妙,只是他用心参悟,也不能完全解开上皇劫动的奥妙。

    这是眼界见识使然,眼界不高,见识不高,底蕴便不足,就算教给你你也学不会,用不了。

    秦牧只得作罢,专心学习剑出开皇这一招。

    一剑开皇血汪洋。

    秦牧在延康国的小荒村里听到过聋子的画中走下的年轻村长吟诵过这首词,有一种别样的情感藏在剑法中。

    村长传授给他的剑履山河也有一种韵味和情怀,那是聚义群雄,征战神魔的情怀,而剑出开皇则是缅怀先烈的情怀。

    两种情怀不一样,剑法中的意境也大相径庭,秦牧虽然已经学会这两式剑法,但他还无法体会剑法中蕴藏的意境和感情。

    剑出开皇所需要的元气更加惊人,一招便耗去他近半的修为,想要施展这一招,没有雄厚的元气无法办到。

    “村长,剑图共有几招?”秦牧问道。

    村长老神在在:“只有八招。”

    秦牧惊讶:“八招?这么少?”

    “一个境界一招。”

    村长眯着眼睛道:“所以只有八招。”

    秦牧掰着指头数了数,灵胎,五曜,六合,七星,天人,生死,神桥,怎么算都是七个境界。那么为何有八招?

    “神桥境界再往上走,那便是神了!难道村长的第八招,是神的招式吗?”他心中怦怦乱跳。

    这些日子他除了参悟剑法,就是与村长较量剑法,借村长给他的压力来迫使自己更进一步。

    他在试图将国师的三式基础剑式融入到剑出开皇中,有村长这样的存在指点他,自然进步飞速。

    村长的剑法近道,对于他来说基础剑式有十四式还是十七式无所谓,但对于秦牧来说,加上国师的三式剑法能够让这一招的威力提升不少。

    这些日子,他的剑法造诣提升飞速。

    秦牧仿佛又回到从前,每日与马爷对练拳法,与屠夫对拼刀法,与瘸子你偷我我偷你,跟哑巴学打铁,跟瞎子修行神眼,跟药师炼药,跟聋子画画,跟婆婆剪裁衣裳。

    虽然每天都累得瘫在床上,但日子过得很是充实。

    他这次回到村子,马爷、屠夫等人传授给他的东西也更加高深,从前教他的只是入门功夫,而现在秦牧眼界见识提升,可以学会他们更高深的本事,让残老村的诸位老头老太太都很是欣慰。

    “婆婆的心魔又发作了!”

    村里突然一片混乱,瘸子高声道:“瞎子快来!司老太婆恢复真容了,我下不了手,你看不到你来下手镇住这小妖精!”

    秦牧正在与屠夫比拼刀法,闻言连忙看去,只见司婆婆房里一位女子走来,秦牧见到这位女子心脏不由剧烈跳动几下,仿佛被无形的箭狠狠射中心扉。

    司婆婆应该是露出了真容,显然是精心打扮了一番,身上穿的衣裳也不再是破旧的服装,而是用精美的绸缎剪裁而成,很是合体,将她的身材很好的展现出来。

    她的妆容也是精心打扮,明眸皓齿,粉黛很淡,没有掩饰她惊人的美貌。

    她的左腕戴着一个手镯,是翠绿色的翡翠,耳垂挂着泪珠状的耳坠,从房里走出来时明媚的不像是寒冬,仿佛一下子进入春夏之交,虽然依旧天寒地冻,但村庄里的众人都只觉春暖花开,烂漫而芬芳。

    她走出来,像是神女从世外走入凡间,将村里的人统统镇住。

    药师自惭形秽,掩面而走,聋子的笔掉在桌子上,急忙取出一面铜镜,对镜梳妆,哑巴慌忙跑到水缸前洗脸,马爷口诵佛号,镇住心魔,屠夫用杀猪刀刮去心爱的络腮胡子,瘸子则把眼睛闭上,嚷嚷着让瞎子过来。

    村长也是有些慌乱,转过头去,道:“瞎子,瞎子!”

    瞎子提着竹杖向司婆婆走去,不紧不慢道:“是厉教主还是司老太婆?”

    瘸子气道:“当然是厉教主这变态!司老太婆镇不住他了!你看不到她的容貌,你来镇压厉教主!”

    司婆婆口中传来粗犷沧桑的声音,妩媚笑道:“夫人已经不敌我,而今被我镇压了。你们看,我美吗?”

    她笑得很开心,迷恋着自己的美貌,气吐芝兰,虽然声音很粗,但语气却很温柔:“我迎娶夫人之前,我便意识到,我配不上这样的佳人,非但我配不上,这世间任何臭男人也配不上她!但是我也是决意娶她,我知道她不乐意嫁给我,毕竟我是她师父,但是她反抗不得。我也知道她准备在洞房花烛夜杀我,我也乐意让她杀了我。因为……”

    她扬起自己的手腕,打量自己洁白无瑕的肌肤,比羊脂白玉还要白,还要细腻,即便是通透无暇的翡翠镯子也成为了陪衬,配不上这只手腕。

    厉教主掩嘴,吃吃笑道:“因为我太羡慕她,我并非是想要娶她,而是想要成为她。她杀了我,我成为了她,岂不是两全其美?”

    瞎子提杖走来,她虽然极美,但对瞎子没有多大影响,悠然道:“厉教主,过分了。你忘记你曾经男人了吗?”

    “臭男人,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

    厉教主身姿妩媚动人,白他一眼:“死瞎子,你眼瞎心盲,根本不懂做女人的好处。别想拦我,凭你拦不住我。我要走了,我要作为女人再活一世!”

    秦牧紧闭双眼不去看她,忍不住张开眼睛道:“厉教主,你有些变态了!咱们同为天圣教的教主圣师,我不齿你为人!”

    瞎子站定,拄着竹杖笑道:“牧儿说得好。”

    厉教主向秦牧看了一眼,秦牧顿时脑中一片空白,心中没有了任何想法,只觉得好美。

    “再聒噪,妾身杀了你,重做圣教主。”厉教主捏着兰花指笑吟吟道。

    秦牧心中怦怦乱跳,只觉这么美丽的女子想要自己的命,那自己也心甘情愿。

    “不对,不对!她是司婆婆……呸呸,那是厉天行厉教主,一个糟老头子!呸呸,就算是婆婆也不行,那是养大我的婆婆!”

    秦牧额头冷汗滚滚,险些酿出心魔,连忙闭上双眼。

    厉教主向村外走去,周身魔气越来越重,魔性越来越强,在她前方路上,杵着一个瞎子和一根竹杖。

    两人几乎同时动手,电光火石,一刹那间便分出胜负。

    澎湃的气量四下涌去,残老村到处是宝,各种宝物顿时被两人交锋时产生的恐怖余波触发,大放光芒,一股股恐怖的悸动迸发开来,将天空中的一朵朵白云冲散!

    厉教主捂住胸口缓缓倒下:“瞎子,我夫人的修为太差,否则我不会比你逊色,只会比你更强……”

    瞎子拄着竹杖,淡然道:“你我从前没交过手,你怎么知道你强过我?”

    秦牧连忙飞奔跑入司婆婆的房间,取来一张人皮和破旧衣裳向厉教主身上蒙去,厉教主又变成一个小老太婆,厉声道:“我不要变成这个样子!我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我不要变成这副丑陋模样!我要穿最漂亮的衣裳,做最美的女人!”

    马爷快步走来,口诵佛号,镇压他的魔性,将厉天行镇压下来。过了片刻,司婆婆悠悠转醒,声音恢复,向马爷称谢。

    药师连忙上前,检查一下她的伤势,为她疗伤,道:“瞎子,你下手狠了点。牧儿,你炼丹速度比我快,你来炼制灵丹。”

    秦牧应声称是,飞速炼制丹药。

    瞎子叹道:“不得不狠一些。婆婆的修为提升太快,已经近乎生死境界了,应该是厉教主元神与她融合太多。再加上厉教主的大一统功法着实强横,不能不下重手。”

    司婆婆起身,服下秦牧送来的灵丹,道:“我没事,好了许多。”

    村长飘了过来,摇头道:“婆婆,幸好你是在村子里,倘若你在外面,厉教主占了你的身体,只怕要祸国殃民了。他的魔性太重,祸乱天下也是寻常。就算皇帝见了你也会把持不住,要不了几年连延康国都能败在厉教主的手中。”

    马爷道:“你的心魔越来越强,这样拖着不是办法。我的佛法没有老如来深厚,或许老如来可以帮你镇住厉教主。你不如去一趟大雷音寺。”

    屠夫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手上都是血,刚才他胡子刮得有些急,杀猪刀把脸划破了,但是他一直醉心于司婆婆的美,没有任何感觉。现在司婆婆披上老妪人皮,他这才发觉,心中骇然,连忙道:“事不宜迟,婆婆最好立刻动身!你拖得越久,我们越是危险!”

    村长咳嗽一声,道:“去大雷音寺是请老如来镇压婆婆的魔性的,不是去灭门的,去的人不必太多。马爷轻车熟路,需要去,瞎子可以无视婆婆的容貌,也跟着过去。牧儿机灵,修炼过造化天魔功也可以帮手,而且精通医术。你们三人陪婆婆前往大雷音寺。”

    他面色凝重,沉声道:“记住,千万不能让厉教主跑出去,否则便要天下大乱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