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一百九十七章 沿途修炼

白银霸主 第一百九十七章 沿途修炼

    皇甫千麒带着平溪郡的一干官员,一直把孙冰臣一行送出平溪城外十里,最后才带着一干官员返回。

    因为刚刚拿下了叶家,甘州又是边州,离城太远的话路上平时就不算太平,皇甫千麒虽然返回了,但还是派出一曲600人的骑兵,沿途护送着严礼强他们一路往东,准备先回甘州城。

    融化的积雪让官道有些许泥泞,犀龙马或许不受影响,但是跟随着队伍的那些马车,速度却快不起来,所以整个队伍,也只能用马车行走的速度,不紧不慢的在路上走着。

    而刚刚还没走多久,严礼强就看到前面的路边有两个熟悉的身影,正骑在犀龙马上,朝着这边眺望。

    看到那两个身影,严礼强心中一热,和旁边的梁义节说了一声之后,骑着犀龙马就跑了过去,“你们怎么来了?”

    “哈哈哈,原本想去送你一程,但沈腾说城里人太多了,不如来这里送!”

    那两个等在路边的人,正是石达丰和沈腾,两个人骑在犀龙马上,知道严礼强他们要从这里经过,早早就在这路上等着严礼强。

    石达丰和沈腾又把严礼强送出三十里地,一直到了一个叫望云亭的地方,才停下来,和严礼强辞别。

    “等将再见面的时候,咱们三个再比试比试,看谁厉害,上次县试大考我第三名,将来可就不一定了!”

    “礼强你就是我要追赶和想要超过的目标,到了那时,你可不要被我比下去喽,等我进阶武士,就外出游学,到时候来帝京找你!”沈腾也笑了起来。

    “一言为定!”

    “一路珍重!”

    “大家珍重!”

    ……

    一直走出望云亭好远,足足上千米,严礼强让犀龙马停了下来,驻足回头,还看到石达丰和沈腾还在望云亭的山坡上看着自己,在看到严礼强回头的时候,沈腾和石达丰对着挥了挥手,然后调转马头,一抖缰绳,返回平溪城,严礼强也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抖缰绳,让胯下的犀龙马小跑了几步,重新回到孙冰臣的身后。

    “莫要惋惜,各人有各人的际遇和机缘,你们都是年少有为之时,将来的时光还长,一定还有再见面的时候!”孙冰臣转过头来,对着严礼强笑了笑,“只是他日再见面时,礼强你可要做出一番成绩,一定要比今日更好,更强,否则又该如何面对这年轻时的朋友!”

    “嗯,大人说得是,我一定会努力的!”严礼强郑重的点了点头。

    ……

    离开平溪郡,这一路的风景,对严礼强来说,都有些陌生起来,沿途尽是一片片单调而又沉闷的色块,沿途所见,都是一片片黄褐色的丘陵和土坡,偶尔会在路边遇到几乎人家,但大多数的时候,沿途都没有什么人。甘州原本就是边州,人口不多,而现在又刚刚一月份,正在冬末,大地草木凋零,难见绿意,万物蛰伏,沿途的景色,就有些萧瑟与苍凉起来,别有一番意境。

    队伍沉默的走着,护送队伍的那一曲骑兵,分成了三部人马,一部分人马跑在队伍前面探路和打前站,另外一部分人马护送着严礼强他们的队伍,而还有一部分则在最后殿后保护。

    这七百多人的队伍,在路上已经是最大的一波人,衣甲鲜明,颇有威势,除非是遇到大军,普通的小毛贼遇到这样队伍,恐怕躲都躲不及,哪里敢来讨野火。

    除了这些之外,沿途的得到消息的地方官员,都会早早就在路上等候着,准备好吃食与住所,至于那些驿站,更是不敢怠慢,所以这一路行来,对严礼强来说,基本就像是骑马旅游一样,一路轻轻松松,无惊无险。

    开始的时候严礼强还能受得了,等过了一日,到了第二日,每天就那么在犀龙马上不紧不慢的颠簸着,严礼强无聊到了极点,最后他干脆把他的角蟒弓拿了出来,就骑在犀龙马上,在队伍里跑前跑后,练习开弓射箭。

    当然,严礼强所谓的练习,可不是一般的练习。

    在别人的眼中,他装作一个弓道刚刚入门的新手,只掌握了一点基本弓箭技能的样子,除了力量大,可以拉开他的角蟒弓之外,至于弓箭的准头,则完全别提了,他骑在马上射路边荒野之中的树干,石头,野草,还有偶尔从草丛之中钻出来的野兔野猪之类的动物,可他的准头,在别人眼中,那就差太远了,不说别的,就说50米外的树干,严礼强骑在马上,能不能射中,都是一个运气问题。

    就这样,严礼强用骑在马上假装练习“射箭”的样子,为自己将来弓道修为的暴露,做了一个铺垫。

    一个狙击手要假装一个打不中目标的菜鸟是很容易的,而一个菜鸟要假装一个百发百中的狙击手却很难,严礼强的练习,让任何人都看不出破绽。

    当然,队伍里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严礼强之所以射不中目标,那是因为严礼强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他们以为的目标,严礼强是在练习弓道,只是严礼强练习弓道的方式,已经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当他们以为严礼强要射远处的树干的时候,严礼强真正的目标,是让自己的箭矢从树干的某个木瘤处左边三尺七寸的地方飞过……

    当他们以为严礼强要射某块石头的时候,严礼强的目标,是那块石头附近地上的一根细小的树枝。

    而当他们以为严礼强要射兔子或者野猪的时候,严礼强的目标,则是那兔子和野猪经过之处一根刚刚想要恢复原状的灌木的枝叶,或者是不远处那枯草上的几滴雪水。

    这样的训练,可畏一举两得,既可以让严礼强装作一个新手,又真正锤炼了他在马上开弓的技能,为进阶弓道四重天做准备。

    这样一来,这看似枯燥的旅途,对严礼强来说,就变得不再无聊了。

    严礼强的弓道水平,就在这不知不觉中,就在稳步的提高,朝着弓道修为四重天的境界迈进。

    孙冰臣一行人只是在路上走了四日,再1月14日的时候,就到达了威远郡。

    ……

    刚刚到达威远郡,跨过路上的界碑,前面探路的一个骑兵就骑着犀龙马飞奔而来,在冲到孙冰臣队伍面前的时候,那个骑兵一收缰绳,疾驰的犀龙马一声马嘶,就一下子立了起来,随后前蹄重重的落在了地上,然后一下子站住。

    “启禀大人,前方十里处路上发现大批人马,我们已经派人前去打探,对方身份不明,为以防不测,还请大人在此稍待……”

    一听这话,队伍之中的许多人一下子就紧张起来……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