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六十一章:鹿死谁手(5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六十一章:鹿死谁手(5更求月票)

    臻臻的话显然还没说完,笑了笑,又道:“我本是想托人来传信的,只是……想着既然公子交代,一定是大事,所以还是偷偷的出来,亲自将这些交到公子的手里才放心。”

    陈凯之却是深深皱眉道:“怎么,这是北燕国的什么贵公子?”

    臻臻其实也就随意找个话题罢了,见陈凯之竟关心这个,臻臻眼眸微亮,忙是缳首微微垂下眼帘,不使陈凯之看清她眼里的心思,随即道:“其实……奴在这里,身后是有一个家父的故旧庇护的,他在朝中,也有一点势力,所以得以在这儿安生,既可借着这个身份打探一些消息,也不怕有人敢来造次,天香楼这两年来,倒也风平浪静,唯独这北燕国的公子,自诩自己有才情,又仗着自己是异国之人,奴身后的那位长辈,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是以很是放肆。”

    陈凯之冷冷地道:“北燕国一直被倭寇所扰,这么多人流离失所,他既是贵公子,便是肉食者,竟还有闲心在此沉湎风月,真是肉食者鄙。臻臻小姐,需要我来解决吗?”

    陈凯之早就当她当成了朋友,既然朋友遇到了麻烦,他觉得于情于理也该帮一帮的。

    此时,陈凯之抬眸看着臻臻,很是认真地等待臻臻的答复。

    臻臻却是嫣然一笑,忙摇头道:“其实公子有这心,便可以了,这样的人虽是麻烦,可奴只要闭门不出,拒不去见,他也无可奈何的,也只是多了一些烦恼罢了,公子不必挂在心上。”

    听了这些话,陈凯之心里,倒是却略有一丁点惭愧,当时大凉的那个和尚,自己请了臻臻帮忙,此后勇士营需要人手,也请臻臻调用了一些人,现在打探消息,更是没有少麻烦她,自己倒还真希望自己能够回报她一些,否则心里总觉得有所亏欠。

    也许是因为他素来都不太喜欢欠别人的情义吧。

    因此陈凯之便笑了笑,格外真挚地朝臻臻说道:“那么,若是有什么事,小姐尽管和我说,我们之间,不分彼此的。”

    说到这里,陈凯之觉得这话似乎有点古怪了,便又道:“不,其实还是分彼此的,只是有一些事,不用分得太清楚。”

    只有这时候,臻臻方才意识到,陈凯之竟只是个少年,她抬眸,与陈凯之相视一笑,一双秋水剪眸好看至极。

    陈凯之摇摇头,突的想起了什么,随即道:“对了,明日夜里,想不想看热闹?”

    “看热闹?”臻臻不禁一怔。

    陈凯之抚案,淡淡道:“有道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勇士营操练了这么久,就如千锤百炼之后的宝剑,这个时候,是该长剑出鞘,试一试锋芒了。”

    “既如此,那么……”

    臻臻何等聪明,从陈凯之的只言片语,便猜测出明日肯定有事发生,她和陈凯之心照不宣,却都知道,眼下需要相互依仗。

    她毫不犹豫地颔首,盈盈笑道:“那么,我今日便暂留在这里吧,公子需给我收拾一个屋子才好。”

    两个人都是聪明的人,偶尔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倒令气氛放松下来了。

    陈凯之便笑道:“好得很,臻臻小姐大驾光临,这里早就该给臻臻小姐留了一个香闺,来了这里,便权当是自己家一样。”

    家……

    一听到家字,臻臻不禁吁了口气,她抿抿嘴道:“奴四海都是家。”

    陈凯之似乎也被触动了心事,突的苦笑道:“我在这世上本也没有家,不过现在,却在成家立业。”

    有了这张便笺,陈凯之做了最后的敲定,对方的人手,实力,以及武器,甚至是优势和劣势,都在陈凯之的掌握中。

    接下来要坐的,就是等鱼儿上钩了。

    到了次日,在操练了之后,所有人用过了晚饭,晚饭是羊肉羹加上每人一个鸡蛋,一杯羊nai,以及一个小菜,一个蒸饼和一碗米饭,所有人吃过之后,却没有晚操,而是立即回营休息。

    等到一觉醒来,天色已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四处却开始点起了一个个的火光。

    山上的夜风最是寒冷的,在这星点的火光之下,陈凯之则披着一件披风,不避严寒地到了上鱼村。

    在他的身后,丘八们见到了一个女子,而且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一个个眼睛都有些直了。

    最点是,陈凯之素来是不许丫头进入上鱼村的,自然而然,丘八们也不得随意在山中走动,所以丘八们见到女人的机会不多,山上半年,便是母猪都赛貂蝉,何况是臻臻这样凹凸有致,美的不可方物的女子。

    倒是苏昌等人,一见到臻臻小姐,顿时肃然起敬起来。

    陈凯之看到夜幕之下,列起的整齐队伍,他深吸一口气,才厉声道:“来人,篝火预备好了吗?”

    早有人道:“准备好了。”

    陈凯之自牙缝里蹦出两个字:“点火。”

    一声落下,便有人举着火把走到了校场的正中,这里是一处干草垛子,比人还高,上头还铺了许多的火油和干柴。

    火把一点,璀璨的火焰便瞬间窜起,开始熊熊的燃烧起来,很快,火势越来越猛,照得每一个人的面目通红,在这个漆黑的夜里,整个夜空,却似乎被烧红了半边。

    那一股股的热浪,袭在每一个人的面庞上,每一个人都严肃起来。

    臻臻微微凝眉,她悄悄地打量着陈凯之,却见陈凯之一脸肃然地道:“下山,布阵!传我命令,任何人都不得上山,越过雷池一步者,杀无赦!”

    这便是陈凯之的命令,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勇士营的丘八,人人一根铁棍,这种铁棍齐眉,有十五斤重,寻常人要拿起来,颇费一点气力,这本就是操练之用的,他们腰间也有佩刀,不过平时操练时,都是以棍带刀。

    当初发下这些铁棍的时候,几乎每一个人都觉得吃力,毕竟无论任何时候,甚至是长跑都背着这么一个颇沉的累赘,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何况操练时,这十几斤重的东西拿在手里,仿佛做着几个突刺的动作,一两个时辰下来,两只手臂都觉得不是自己的了。

    可这勇士营的操练原则,历来讲究的就是习惯成自然,一开始费力,可锻炼得多了,久而久之,这铁棍在手里,便觉得越来越轻了,甚至若是放下铁棍的时候,丘八们总觉得自己身上有点轻飘飘的,像是少了那么点什么似的。

    在这熊熊大火的照耀下,丘八们没有任何的胆怯之色,一个个精神一震,开始列队下山。

    武先生则背着手站在远处,他没有说话,只是给了陈凯之一个眼神。

    陈凯之则是朝武先生长长作了个揖,随即也随之下了山去。

    臻臻则在身后忍不住地道:“小心。”

    陈凯之回眸看她一眼,却是笑了:“该小心的人,永远不是我。”

    他已毫不犹豫,走入了人流。

    大火越来越旺盛,火苗窜出十丈,这巨大的火势,借助着风,犹如银蛇般的扭动,若非是附近,已经布置了防火墙,只怕这时,大火便要迅速蔓延到整个山中了。

    …………

    一队人马,一直都在学宫之外,宛如蛰伏的毒蛇,屏息等待着。

    此时,王养信一身戎装,在这寒夜里,焦灼地等着消息,一千一百多东城的兵马司兵丁,看似散在附近巡守,可这些人中,有不少都是王家的心腹,只要等到飞鱼峰上火起,王养信便可借此机会,召集人马,立即冲进去。

    所陈凯之所知道的那样,救火是假,可是杀陈凯之是真,黑夜之下,混乱之中,一千多个兵马司官兵,陈凯之死了也是白死。

    兵马司历来负责京师的捕盗和救火之事,他们本质上,相当于是地方州县的府兵,不过比之寻常的府兵,要精良不少,当然,虽比起禁军和京营是远远不如,可这些人,王养信却是觉得完全足够了。

    山上的勇士营,多半只要一看到大火,就会陷入混乱,唯一要解决的,就是陈凯之,而陈凯之倒是力大无穷,可王养信却并不担心,自己已调配了数十个力士,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心腹,完全可以趁着他不备,取了他的性命。

    可虽是千算万算,王养信还是禁不住有些紧张,他来回的在这清冷的街巷里踱步,他心知这一次决不能失手,又想到,若是那邓健也在山中,该有多好,正好,这一对师兄弟一并解决了。

    不过……死了陈凯之,他那师兄,就很好对付了。

    王养信的面色,突的变得可怖起来,是啊,这一对师兄弟,都必须死。

    突的,一个人大叫道:“校尉,校尉,火起……火起了……”

    火起……

    王养信猛地抬眸,他目光越过了学宫,看到远处的山峰上,一股火焰冲天而起,天边,形成了火烧之云。

    王养信激动的发抖,火起了。

    现在……是时候了!

    他毫不犹豫,立即大叫:“召集人马,救火!”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