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五十九章:狠起来,不是人(3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五十九章:狠起来,不是人(3更求月票)

    江洋听罢,毫不犹豫的矢口否认:“公子太冤枉小人了。”

    陈凯之不慌不忙,只笑吟吟地看着他,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里透着满满不信。

    他薄唇微微一挑,云淡风轻地开口询问:“你是铁匠?”

    江洋见陈凯之笑意盈盈的样子,不由嗅到一股不好的气息,可是现在他当然不能露出丝毫的破绽,不过已经是战战兢兢了,却硬着头皮道:“是。”

    陈凯之眼眸微微一垂,似乎在思考什么,清逸的面容里依旧挂着笑意,若无其事地问道:“若是铁匠,那么告诉我,这钢铁如何淬火?”

    “这……这……”江洋支支吾吾的,却是半个字都说不清楚,一张脸苍白如雪,冷汗从额头滚落。

    “我早就猜到了。”陈凯之冷冷一笑,却依旧云淡风轻的,不恼不怒,像个没事的人一样,语气温和得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你根本就不知道如何锻打铁器,只是因为事情紧急,而这个身份可以保证你迅速的上山来罢了,反正只要你上了山,就算想要安排你,那也是几日后的事,那时候,你们的阴谋也已经得逞了,到了现在,你还想否认吗?”

    陈凯之双眸一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嘴角扬起淡淡的嘲讽之意。

    “你可知道,你现在卖身契在我的手里?我若是对你要杀要剐,也不过是弹指间的事,何况这里是飞鱼峰,天不管地不收的,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王养信让你上山,是不是?”

    汪洋战战兢兢的,却是一声不吭,双眸微垂着,不敢看陈凯之。

    陈凯之目光冷然,他徐徐踱步到了汪洋的跟前,一字一句地顿道。

    “王家拿捏住了你的妻儿,所以你害怕报复,对不对?可是你不要忘了,我陈凯之既然看破了这些,他们王家就永远不可能得逞,可他们照样还是要将一切迁怒在你的妻儿身上的,何况你以为,只要我还活着,王家能护着你的妻儿一辈子吗?”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陈凯之自然也就变得冷然起来,他走到了汪洋的身边,汪洋已是哆嗦得拜倒在地。

    陈凯之目光越发阴沉,伸出脚踩在他的小腿肚上,脚尖微微用力。

    嗷……

    汪洋顿时哀嚎起来,陈凯之脚上的力道何其之大,这股巨力瞬时压迫在他的腿肚上,他拼命地想要抽出脚,陈凯之却如一座山似的,死死地将他钉在地上。

    只片刻之后,他的小腿肚里,顿时传来了骨骼碎裂的声音。

    他拼命地嚎叫呼救,可陈凯之理都不理他,他不断地加大力道,咔的一声,这小腿骨应声而断,截为两端的腿骨犹如一柄刺,竟是在压迫之下,生生的自肉里刺穿出来,森森的白骨自皮肉里刺出,汪洋已是疼得昏厥了过去。

    “进来。”陈凯之朝门外的刘贤呼喊了一声,声音却是平静得听不出情绪。

    刘贤一直就在外头,这里头的动静自然是听得真切,甚至早已吓得心惊肉跳,此时听到了吩咐,不敢多想,连忙小跑着进来。

    当他看了一眼这可怖的景象,直接吓得汗毛竖起,冷汗直流,陈凯之却是厌恶地瞥了眼地面上的汪洋,淡淡开口。

    “将他弄醒。”

    “我,我去取水。”

    刘贤随即便取了水来,直接浇在汪洋的面上。

    当冰冷的水泼在汪洋的脸上的时候,汪洋便在刺激下飞快的醒来了,随之一股剧痛自小腿传来。

    他下意识地回头一看,便见自己腿骨穿出鲜血淋漓,不等他叫痛,陈凯之已经冷漠警告道。

    “你若是不说,我便碾碎你身上每一根骨头,不只如此,你的妻儿,也断然保不住,只要我陈凯之还在一日,我还是翰林,还是崇文校尉,是这座山的山主,我便会效法今日这般对你,教你在这世上的所有亲人,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是给你的最后一个机会,你是不是王养信派来的?”

    陈凯之的声音,其实很平淡,却是鬼使神差的令人感到比这山上的寒风更刺骨。

    显然,对这样的人,陈凯之没有半点的同情,因为他深知,若不是自己有先见之明,这个上山的人,将会制造出一场混乱,与外头的虎狼前头呼应,最后则会毫不犹豫地将他置之死地。

    同情心,绝不是对敌人的!

    若是对敌人有丝毫的同情心,那死的将是自己。

    不管怎么样,他都保持着一贯的作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那他必还加倍奉还。

    因此陈凯之对汪洋格外的狠,一双目光冷幽幽地瞪着汪洋,完全是一副要吃了他的神色。

    江洋似乎已经到了惊恐的边缘,痛得嗷嗷大叫着:“我……我说……是,是……是王老爷和少爷派我来的,他们和我约定了时间,在山中放一把火,只要火势一起,他们便借此机会上山!”

    “时间!”陈凯之斩钉截铁地追问汪洋。

    “后日,子时!”

    “他们有多少人?”

    “不……不知道!”

    “以什么为讯号?”

    “火,只要起了火,便算是讯号。”

    “是王养信亲自带队吗?”陈凯之条理清晰地问着,然而汪洋却有些不敢开口了,支支吾吾地道:“少爷……”

    陈凯之的眉头便深深一皱,很是冷漠地看着汪洋。

    “说……”

    汪洋吓得一哆嗦,忍着剧痛,颤抖出声。

    “王少爷,他……他说,他要亲手结果了你!”

    “很好!”

    陈凯之的嘴角微微一勾,露出淡淡的笑意,最后冰冷地看了汪洋一眼,旋即将目光转向魂不附体的刘贤。

    刘贤虽然曾是县中主簿,也曾见过县里动刑,可似陈凯之直接将人的腿骨碾碎的,却是从未见过。

    他这才知道,这位令他一直觉得很是温雅得体的公子,也是个狠角色,别看平时知书达理的样子,狠起来,不是人啊。

    陈凯之平静地吩咐道:“这个人还要留着,让山里的大夫给他治伤,从现在开始,任何人都不得下山,在这里的发生的事,绝不许传出去。还有……”

    说到这里,陈凯之将眼眸深深一眯,嘴角勾勒出一抹冷意:“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刘贤一看外头的天色,忙汇报道:“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很久了,时候已是不早了。”

    陈凯之只是顿了一下,便沉声道:“请武先生集合人马。”

    王养信要他死,那么……陈凯之就也要王养信死。

    陈凯之早就知道这个王养信绝对是个祸害,现在,这个人再多留也不行了,他陈凯之自问从来没做过伤害他的事,他却三番五次的想要害死自己,这王家,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还真的以为他陈凯之是好欺负的。

    他带着一身冷然,随即便出了书斋。

    在书斋外,有一些冷,风带着山中的阴冷,猎猎而过,吹得他衣袂飘飘,发丝轻舞。

    陈凯之在这夜色下,迎着风,呵着白气,转眼便下至上鱼村的孔祠。

    此时,天色已经很晚了,疲倦了一天的勇士营丘八们,在操练、吃饭后,接着还有一段时间的晚操,而后便是入睡的时间。

    因为白日过于疲倦,所以他们睡得很死。

    可这时,就在这静籁的夜色之中,竹哨突的响起。

    这尖锐刺耳的竹哨,瞬间使整个上鱼村营地沸腾起来。

    一个个丘八们猛地起来,茫然地四处张望,之后便是破口痛骂,可骂归骂,按照规矩,夜里无论任何时候,竹哨一起,必须全副武装。必须在一炷香内集结,如若不然,便是军法处置。

    这种夜里的突袭,据说是陈校尉发明的,从前也折腾过几次,第一次的时候,惩罚了不少人,好在有了几次的经验,虽是经历了小小的混乱,不过很快,大家便熟练下来,开始搜寻自己的衣服,用布条裹了脚,穿上了靴子,随即便带着武器冲出营房,一炷香不到,绝大多数人就已集结完毕,随即他们被领去了孔祠。

    陈凯之还没吃饭,所以此时他坐在案牍之后,慢吞吞地享用着晚餐,下头的校尉们,则一个个大气不敢出,乖乖地跪坐在自己的位上,陈凯之不说话,谁也不敢发出声音。

    在这三百多人的目光之下,陈凯之竟是很优雅地将盘中之餐吃了个干净,方才抬眸。

    这时已有人给他斟茶上来,他喝了口茶,才徐徐道:“大家困不困?”

    没有人吭声。

    很显然的,累了一天的丘八们是困得不行,可是这个时候却没人敢明说,而且这个时候将他们集结起来,应该有什么重要的事吧。

    陈凯之见众人不吭声,双眸巡逡了众人一眼,便叹了口气道:“若是困了,就去休息一下吧。”

    “……”

    丘八们突的有种想打人的冲动,一肚子的热血,没处安放啊。

    可既然说是可以回去休息了,于是众人纷纷起身。

    只是正待他们要鱼贯而出时,陈凯之却是突然道:“我想起一件事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