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五十七章:舔犊之情(1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五十七章:舔犊之情(1更求月票)

    那姓冯的宦官已被拖了出去,连他的呼救声,也已渐渐去远,再听不见踪影。

    此时,小皇帝已吓得身如筛糠,脸色一片煞白,战战兢兢地看着太后。

    太后冷冷地看着他道:“做皇帝的,该有君仪,你既是皇帝,就该懂得,天下的臣民都仰仗于你,皇帝应该体恤自己的臣民,而不该将一个翰林当做奴才来使唤,先帝善待自己的大臣,是你的榜样,你可要仔细地牢记住了,若是敢要再犯,哀家决不轻饶!”

    小皇帝没了那冯公公,觉得恐惧起来,忙跪倒,稚嫩的声音带着恐惧道:“儿臣知……知错。”

    太后朝张敬瞥了一眼,淡淡道:“抱皇帝去歇了吧。”

    张敬会意,将小皇帝抱起,匆匆去了。

    太后怒气未平,却紧张地看向陈凯之,见陈凯之似乎脸色平静,心里才松口气。

    陈凯之则是感激地看了太后一眼,他心知今日若是没有太后袒护于他,他是真的下不来台了。

    九五之尊就是九五之尊,无论他提出任何不合理的要求,作为臣子的都该做到,这便是衍圣公府所提倡的君君臣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便是如此。

    陈凯之朝太后行了个大礼:“多谢娘娘。”

    “呵……”太后朝他嫣然一笑,随即道:“小皇帝年纪还小,你不必放在心上,你放心,哀家……不会教他放肆的。”

    陈凯之心里突然有一种感动,来到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保护自己,一切都是自己自食其力,他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有人对自己如此的袒护,他深吸一口气道:“娘娘……”

    却不知是何种的勇气,陈凯之历来是个知恩图报之人,原本对于朝中的事,他绝不敢对人吐露什么,因为他知道,这太犯忌讳了。

    可是今日,他竟犯了糊涂,却是忍不住的脱口道:“娘娘,天宁军即将轮入京,娘娘……要小心。”

    这些话,只有当着太后一人,他才敢说,若是张敬在这里,他是绝不敢吐露的。

    虽然太后和赵王的事,满朝都是心照不宣,可没有人敢将小心说出来,更没有人说出指向性如此明显的话,陈凯之等于是直接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所以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有些后悔了,想不到自己竟也有不理智的一天,因为这句话,实在过于冒失了,甚至可能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殿中陷入了安静,一种前所未有的安静。

    太后也微微一愣,她真的料不到陈凯之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先是惊讶的一呆,随即心里有些高兴,却又忍不住的为陈凯之的冒失而担心,他……没有对别人说这样的话吧,若是如此……

    太后深吸一口气,才道:“哀家……自然知道。”

    她没有回答得太深,却只眼波转动着,深深地看了陈凯之一眼,朝陈凯之颔首点头。

    陈凯之这才轻松起来:“勇士营上下,愿为娘娘效命。”

    那小皇帝如此,陈凯之的不安已是加深,如今只有靠着这位太后了,陈凯之不知道未来的命运如何,他心知绝大多数人都会押宝在小皇帝的身上,因为谁都明白,小皇帝才代表了未来,即便现在并没有掌控全局,可十年之后呢?

    可对陈凯之而言,他没有选择。

    只是……勇士营上下……

    太后这一次竟没有忍住,噗嗤一笑,她笑起来的样子,犹如牡丹花绽放,瞬间,将方才怒斥小皇帝的冷冽一扫而空,语气也变得轻松下来,道:“勇士营不添乱,就很好了。”

    “……”

    呃,很尴尬啊……

    虽是这话是有点打击人,可陈凯之真是无言以对,毕竟勇士营曾经那历史太黑了,即使现在改过自新,可实在很难令人一下子产生信任。

    此时,张敬已是蹑手蹑脚地回来了,他瞧见太后和陈凯之在说什么,不敢过分靠近,只是小心翼翼地站在了殿中的角落,太后凝眸,看了他一眼。

    太后知道,今日虽是给人多了几分疑窦,可是见这皇儿却是值得的。

    她不舍得又看了陈凯之一眼,才对张敬道:“好了,送陈凯之出宫吧,陈凯之今日陪着哀家解析了这石头记,哀家可是受益匪浅,张敬,出宫的时候,从库房里,取一枚玉佩给陈凯之,贾宝玉衔玉而生,陈卿家在哀家眼里,亦是温润如玉的君子。”

    张敬会意,对外而言,陈凯之必须是来讲故事的,他颔首道:“是。”

    将陈凯之送了出去,张敬去而复返,他见此时太后已是起身,却是专注地凝视着这殿中的一幅画,这幅画,乃是大小两只老虎,小老虎在后,而一只大虎却是回眸。

    这猛虎是何其凶狠的猛兽,却是一步一回头,将这舔犊之情刻画的栩栩如生。

    张敬不禁道:“娘娘,奴才记得,皇子失踪之后,先帝便命人将此画悬挂于此,先帝……也是很挂念皇子殿下啊。”

    “是啊。”太后一声叹息:“他最大的遗憾,便是自己的子嗣不能克继大统吧。张敬,皇帝那儿,如何了?”

    “在寝宫里闹着呢。”张敬忧心忡忡地道:“娘娘为了皇子殿下,而对陛下大发雷霆,奴才在想,这会不会……”

    太后摇了摇头道:“赵王不敢说什么的,他一直在佯装是个贤王,只怕他在场,也是要斥责一番的。不只如此,只怕现在,他想要动陈凯之,反而有所忌惮了。你想想看,倘若这时,小皇帝对陈凯之胡闹被哀家喝止,若是陈凯之有什么闪失,别人会怎样想呢?别人所想的是,这定是赵王殿下的手笔,这赵王并没有容人之量。依着哀家对那赵王的了解,这个人,是最伪善的,说不准,他还要借此机会增加自己一点贤明,凯之……嗯……可能要得到一些好处了。”

    “还是娘娘了解赵王。”

    太后摇了摇头,目光自那画中收回,失笑道:“他历来便是如此,哀家怎么会不了解呢?先帝在的时候,他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亲王,等先帝去了,他便开始要做贤人了,四处的招揽门客,到处结交朋友,礼贤下士,使人如沐春风,其实……只是因为他知道,从前先帝在的时候,一个忠心的亲王,先帝吃这一套。等先帝去世了,一个贤明和大度的亲王,臣民和读书人吃这一套罢了。他总是善于如此,可掩藏在这些面具之下的赵王是什么人,又有谁知道?”

    说到这里,太后吁了口气,才继续道:“这件事,你要代表哀家,去亲自责问一下他。”

    “责问?”张敬一呆,露出深深的不解之色。

    太后道:“这叫实则虚之、虚则实之,陈凯之入宫,他肯定知道消息,这宫中啊,就没有真正能掩人耳目的地方,既然如此,那哀家就光明正大的让他知道,唯有如此,他才会冰释掉疑心。”

    张敬点点头:“奴才明白了。娘娘,方才皇子殿下和太后说了什么?”

    太后回眸:“他说,会用勇士营保护哀家!”

    张敬顿时石化了,老半天没有回过劲来,他努力地憋住笑,实在是有些痛苦。

    太后却是嫣然一笑道:“他有这一份心,就很好了,哀家听了他的话,心都要化了。”

    “是,皇子很体恤娘娘,或许……母子之间,都会有感应吧。诚如娘娘也想要保护皇子殿下一样。只是……”张敬还是没忍住,还是喷的一下笑了出来,他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却忙道:“奴才万死,万死,奴才只是想到要让勇士营保护娘娘,奴才该死……”

    太后摇了摇头,不禁莞尔。

    只怕这句话说出去,全天下人都会觉得是笑话。

    当然,这句话是永远不会传出去的,只是太后却会永远铭记在心里,只要想起这句话,她的目光便渐渐变得温柔了许多。

    另一头的陈凯之出了宫,比来之时,他的手里多了一枚玉佩,是宫里的,这是一枚龙首的缕空玉佩,精致非常,握在手里,仿佛能储存自己的体温,很舒服。

    他没有将玉佩佩戴在身上,而只是握着,戴着这枚玉佩,实在是太招摇了。

    努力地想了想方才奏对的经过,陈凯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只是当他想起那小皇帝颐指气使的态度,不禁抿嘴轻轻一笑,这逗比天子,和他父亲赵王,还真是不同啊,只是……

    陈凯之想到这小皇帝已是第二次说要杀死他的话,目光一下子的幽暗了下来!

    以后却要小心了,最好离他远一点为好,这小皇帝虽还只是个孩子,可他们之间却有着非常大的权力差距。

    陈凯之心里胡思乱想着,却没有再回翰林院去,而是直接回了飞鱼峰,现在……他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

    此时冬风凛冽,尤其是在这半山腰上,寒风更是刺骨,陈凯之到了上鱼村时,口里呵着气,看向脚下的云海,不禁眼带深意地喃喃道:“要起风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