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五十五章:百战之兵(4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五十五章:百战之兵(4更求月票)

    呃……陈凯之很有志气。

    似乎……也只能这样的形容了吧。

    召之即战,战之能胜……

    勇士营……

    这口气真是没谁了。

    可以说,这对勇士营太过的自信,太过的……

    太后定定地看着陈凯之,却是极力地绷住脸,努力地不使自己失态,免得令陈凯之觉得怠慢,打消了陈凯之的志气,令他丧失了信心。

    可张敬实在没憋住,噗嗤一声,直接笑了出来。

    他是太后身边的老人,平时一向谨言慎行的,今日是实在没忍住,所以当他笑出来的时候,张敬第一个反应便是忙收了笑。

    等到太后抬着凤眼,责怪地看向他时,张敬忙道:“奴才万死。”

    太后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因为事实上,连她自己也想笑,只是她比张敬更稳妥,憋住了而已。

    凤眸又轻轻地移向陈凯之,一脸认真地看着他,这孩子还是太年轻了。

    哎……

    太后在心里无力地叹了一口气,看来这孩子还需要再好好磨砺一段时间,因此太后的目光竟是变得有些沉重了,不过也仅是片刻的时间而已,太后很快就恢复了常色。

    陈凯之这时就有点尴尬了,他倒是反应过来了。

    看来,太后不是让自己来表忠心的啊,或者说,人家压根不在乎勇士营的忠心。

    哎,这勇士营做了什么孽啊,真是有够丢人……

    自己说得如此真挚,却是没得到太后认可呀,可见这太后根本就没将这勇士营的这些人放在眼里呀。

    太后见陈凯之的面色略微有些变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该打击他,因此她笑了笑,开心地说道:“很好,有这样的志气,好得很,陈凯之,你不必拘谨,坐在这儿,陪哀家说说话吧。”

    陈凯之颔首谢恩,张敬那边已给陈凯之搬了一个胡凳来。

    陈凯之欠身坐下,不由的感激起这张敬来,这位张公公倒还真的贴心,今日也不知太后找自己来是要做什么,既然是陪着说说话,肯定要耗费不少时间,一般奏对,有个蒲团跪坐着就算不错了,不过跪坐得久了,免不得双腿压得不舒服。

    这位张公公给搬来了胡凳,陈凯之又怎么不感谢他的体贴?

    陈凯之落座后,太后眼中洋溢着慈爱之色,笑呵呵地看着他,像个长辈一样地徐徐问道:“上次你说你自幼父母双亡,你是师父抚养长大的,这个人,生的什么模样?他难道没有户册呢,叫什么名字?”

    陈凯之心里说,这太后,倒还真是挺八卦的,不过有人打听自己的出身,而且还是一个女人,陈凯之倒是小心了。

    这时候,他心里忍不住有些心虚,莫非是自己的身份遭了怀疑?看来他要小心行事了……

    他心下略略思索了一下,于是开始胡编起来:“我的师父,终日与我只呆在山中,从不下山,渴了便饮清泉,饿了便采摘野果,打一些狐兔充饥,至于他的姓名,他也早有名言,他隐在山中,山下的姓名,早已忘了,所以只准我喊他恩师,其他的,就一概不知了。”

    陈凯之这样回答,本就是想断了太后的旁敲侧击,免得她继续追问,因为陈凯之很清楚,有些事情,追问得越详细,破绽就越多。

    可陈凯之不知道的是,这些话在太后听来,却别有意味。

    假若,当初掳去她儿子的是那个太监,他当然不敢四处游走了,最好的办法也就只能隐藏在山中,这……倒是说得过去,他既然要匿藏,自然不敢以真实姓名示人了,理应是如此了吧。

    太后面色平静,却还是有意无意地继续问道:“那么你的姓名,可是他取的?”

    陈凯之很是郑重地点了点头:“他自幼便这样唤臣,想来就是他取的吧。”

    太后心里却又活络起来,他本该叫无极的,可为了掩人耳目,所以叫凯之,想来那太监还是给了陈凯之一个真实的姓氏。

    随即,太后又道:“在山中,一定很吃苦吧。”

    太后心里感怀万千,眼前这个皇儿,若是没有遭遇那一夜的宫变,现在只怕半生无忧,受尽宠爱,可惜遭到了那样的变故,因此而吃了这么多苦,遭了这么多的罪。

    想到这些,太后的心里,不禁又开始自责起来,面色在不经意间隐隐的泛起了难过之色。

    此刻,她真恨不得将陈凯之的身世,俱都问个一清二楚,年幼时有什么趣事,与那老太监相伴,发生了什么,下山之后又遭遇了什么幸与不幸,甚至是,现在有什么困难。

    只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多问,她看着陈凯之,竟有些失神,目光有些飘忽。

    这令陈凯之也有些奇怪,他想起了天人阁里,关乎于一些宫中的古籍,这些古籍中,似乎揭示了一个有胎记的人方才是太后的亲儿子,而这胎记……

    二人居然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各有各的心事。

    一个心里怀着感动和母爱,另一个则在想着关于天人阁的秘密。

    “咳咳……”张敬见冷了场,便咳嗽一声,笑吟吟地道:“奴才斗胆,想问一些关于勇士营的事。”

    他本只是想随意的找个话题,这陈凯之最大的印记,也就是勇士营了,谁不知道有个傻叉校尉收拾了一番勇士营,居然让勇士营改邪归正了呢。

    好吧,这个傻叉就是陈凯之,虽然飞鱼峰里,如今已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可勇士营的标新立异,却还是足以让人觉得——可笑。

    人就是如此,总是将那些不太守规矩的行为,或者是标新立异的举动,来做谈资。比如,明明是禁军,结果全部成了读书人。

    张敬这突然的打岔,倒令太后回过神来,忙笑了起来道:“是啊,哀家也想听你说说在山中,是如何教授勇士营读书的?”

    陈凯之一笑,禁军的主业当然不是读书,而是操练,若只读书,那就是不务正业了。

    于是乎,陈凯之忙跟太后说道:“娘娘,勇士营读书是为了让他们知书达理,让他们知道为何而战,让他们明白事理,而不是为了读书而读书。勇士营不只读书,真正的心思,依旧还是操练,这数月以来,臣让他们日夜操练,如今已经有了一番模样了,臣既受皇命,自该尽心竭力,所以丝毫不敢怠慢……臣以为……”

    陈凯之是勇士营的带头大哥,而带兵,说穿了除了约束下头的丘八,还有一个职责,就是向上头为这些丘八们争取好处,这是陈凯之的职责,现在自己有了见太后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所以陈凯之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起自己带兵之道来了。

    “臣以为,练兵最重要的,乃是令行禁止,一头老虎固然厉害,可一头老虎若是遇到了狼群,到底鹿死谁手,却是不一定了。勇士营只有三百人,臣并不是令他们一个个成为老虎,而是成为一群狼,头狼一声号令,则群起而攻之,毫不犹豫。可一旦头狼呼啸,亦可纷纷远遁,要使他们来去自如,三百人如一人,所以臣为了操练他们……”

    陈凯之说起这些,目光也无意识的明亮了几分,口里如数家珍的,滔滔不绝,似乎想将勇士营的这些人的改变都说给太后听。

    这时候……尴尬的就是太后和张敬了。

    太后甚至有些恼怒地看了张敬一眼。

    自己叫皇儿来,是想关心一下他的,谁晓得你偏偏问人家勇士营的事,自己肚子里不知有多少肺腑之词想和自己儿子说呢,你张敬的嘴还真贱啊,这一问,人家打来了话匣子,就收不住了。

    最重要的是,太后实在不愿直接打断掉陈凯之,显出自己对此一点都没兴趣的样子,免得冷了陈凯之的心,虽是对此懵然不懂,也不愿听,毕竟身为太后,既是个女人,心思又多在宫廷中的勾心斗角,谁想听如何训练和操练来着?听了也是听不懂啊,可太后还得假装自己很有兴趣,不断点头,鼓励陈凯之继续说下去。

    一双凤眸很是认真地盯着陈凯之,陈凯之以为太后喜欢听自己讲勇士营的事,也没那么多顾及了,一时竟是停不下来了,他需要跟太后说清楚,这些勇士营的人不再是从前那样了,他们变得很强大了。

    可以说是正正经经的禁军了,可以为国家出力了。

    陈凯之太希望有一个人知道这些了,只要对方能懂,肯定就会支持自己的。

    他显得很激动,徐徐给太后继续道来。

    “禁军的操练,臣是看过的,臣以为还是太散漫了,两日一操,一操也不过一两个时辰,而且,若是遇到了雨雪,这操练便停止,甚至有些营,操练不操练,完全看武官的心情,如此,怎么可以练出精兵呢?”

    太后虽然听得想睡了,可依旧一副兴趣正浓地朝陈凯之点头。

    其实平日里,陈凯之也是个极细腻和谨慎的人,可现在,他正专注地说着勇士营的一切呢,自然也就没发现太后真正的心思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