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飞剑问道>飞剑问道 第三十五章 虎妖断爪

飞剑问道 第三十五章 虎妖断爪

白虎大妖只觉得被轰击的头脑在轰鸣,全身处处都是剧痛,皮开肉绽,筋骨有些都裂开,鲜血都焦黑了。可当秦云搏命一剑袭来时,白虎大妖心中一颤,求生欲望让他眼睛瞪得滚圆,眼睛也只能模糊看到秦云袭来的一剑,他本能的将左爪大斧当成盾牌挡在身前。

生存欲望下,虽然重伤,可白虎大妖将大斧挡在身前还是极快。

“不好,没法斩其要害了。”秦云见状脸色微变,手中剑却是不停,只是略微剑光一转,斩向了白虎大妖握住大斧的手臂。

“先断你一爪!”

咻!

秦云的剑太快,剑势惨烈,有进无退。白虎大妖重伤下能够用大斧挡住要害已是难得,如今根本来不及,这一剑便直接斩在白虎大妖的手臂上。

“看他之前伤我尾巴之剑的威势,应该只能伤我手臂——”白虎大妖脑海中这一念头刚闪过,便是一阵剧痛。

噗!

剑光凶戾无比,仿佛狂风暴雨势必可当,噗的声,一只握着大斧的爪子便直接跌落到一旁。

秦云一剑势头用尽,出现了破绽,不过白虎大妖现在本就重伤且惊惧万分。

当秦云反手便要再来一剑时。

“轰。”白虎大妖周围黑风席卷,瞬间便暴退开去。

“逃的真快。”

秦云踩住脚下的这一柄大斧,并没有追!因为白虎大妖真要逃命,以他的速度,别说是自己了,就是些先天实丹境高人一般也都追不上。连恐惧威名笼罩广凌郡两百多年的‘水神’,速度也只有白虎大妖的约莫一半罢了。

白虎大妖暴退的同时,路过远处被雷霆劈飞的那一柄大斧,瞬间右爪抓住大斧,紧跟着‘嗖’的直接飞了起来,飞到了高空当中去。

驾驭黑风,白虎大妖在半空中俯瞰,才松口气。

“我的手。”白虎大妖看着自己已经断掉的左爪,又低头看着下方秦云踩着的那一柄大斧,“我的斧头!”

断了一只爪,虽然伤势很重,但肉身修行到他这般程度,有师尊帮助还是能再长出来的!不过一需要吃许多大补之物,二也是需要时间。

相对于断爪,白虎大妖更心痛自己的斧头!

两柄斧头……几乎倾尽他多年所有积攒宝贝,为了第二柄斧头他可是整整积攒了三十年。

“虎妖,有胆子再来。”秦云抬头,怒喝道。

白虎大妖面色狰狞,心中却明白:“我刚才两柄大斧才能完全防住他的剑!如今只剩下一柄斧头,便是我完好时都挡不住,更别说现在被天雷轰击的重伤,又断一爪,实力怕只剩下三成。下去怕也是送死。”

“刚才那一剑,也太厉害!我肉身之强,前爪尤为厉害,他竟能一剑斩断?刚才斩我尾巴,他还隐藏了实力?”白虎大妖也记得,刚才秦云搏命一击时,的确有势头用尽招式用老的破绽,没有早先那等烟雨蒙蒙轮转不定不留破绽之感了。

“应该是他的杀招,有破绽,但威力大。”白虎大妖暗道。

“哼,若不是我被天雷轰击,有两柄大斧在,他岂能斩中我手?”白虎大妖又扫了眼下方站在秦云旁边的淡青衣袍女子‘伊萧’,不由暗恨。

……

下方雾湖峡谷中。

秦云抬头看着高空中那断爪的白虎大妖握着一柄大斧,驾驭黑风,就是不下来。

“他不敢下来了,这妖怪都谨慎的很。听说水神为祸太甚,怕先天金丹境高人对付他,一直都不敢离江河太远。”秦云说道,“这白虎大妖也是如此,见势不妙就飞天遁逃。”

在地面上逃命,白虎大妖速度就够快了。

可他最厉害的是飞行逃命!天生擅驭风,白虎大妖又一心苦修,在天上飞起来……要追他太难了。

飞行术,可不容易,像方大统领等一些先天虚丹境高人,很多都不会飞!

“这等大妖当然谨慎,我师门内有先天金丹的长辈要对水神下手,水神都是在江河岸边不远,发现有危险就立即进入江河内。”伊萧走来说道,“正是仗着操纵水流之术,水神为祸广凌郡,两百多年了,朝廷和道家佛门都没能奈何得了他。”

秦云点头。

弱的,敌不过。

强的在水里,也追不上水神。

“呼。”

高空中的白虎大妖飞到了那近百个妖怪旁,一把拿起了苍牙山号角。

“你们全部退,退到雾湖峡谷外!给我守着,等上千妖怪聚齐,我看他们怎么挡。”白虎大妖面色狰狞又飞了起来,同时下令。

“是,白虎大王。”所有妖怪迅速撤退,朝雾湖峡谷外撤退。

妖怪数量越多越可怕。

天上飞的,地里钻的,种种手段诡异的,一旦围上来!

“哼,到时候那剑仙就一柄剑,他不可能挡住所有攻击,只要错漏一丝,就会被中招。人族肉身大多可没那么强。”白虎大妖信心百倍,“至于那个女修,有法宝又怎样?操纵法宝也是需要消耗真元,诸多妖怪疯狂围攻,也会让她真元消耗更快。”

“终究只是一个没入先天的小辈罢了。怕是刚才的天雷之术,她就耗费了大半真元吧。”

“真元耗尽,她也得死。”

白虎大妖心中打定主意,必须弄死这一男一女,一为泄愤,二也是最重要的是夺回他的那柄大斧!至于灵果?反而是排在最末了。

******

秦云、伊萧二人也知道,最危险的是即将围住他们的上千大妖。

“秦兄,我为施展天雷术,真元消耗大半,便是五行雷法,怕也只能再施展个七八次。”伊萧说道。

“没事,交给我,你也不用施展五行雷法,先只管保命就是。”秦云低头看向地面上的那已经现出原形的大虎爪,这虎爪比自己腰都粗太多了,断下的一截竖起来都和自己差不多高了。这虎爪毛皮都是好东西,做出背心衣服都是宝贝,虎爪上的那一根根弯刀般的利爪,每一根都比自己的剑还长些!

至于旁边丈许长的大斧,竖起来比一般的屋子都高不少。如此大斧,用材不凡,若是十斤八斤重,也算宝贝。可这一千八百斤……简直就是一个宝藏!

剑入鞘。

一手抓着大斧,一手拎着一截虎爪。

“走,那妖怪老仆钱老在山崖上,赶紧过去,别让他被妖怪祸害了。”秦云道,他一眼就看到山崖顶部坐在那的老仆钱叔。

“嗯,走。”

二人速度都极快,比那些寻常妖怪们可快多了。

一路飞窜,直奔老仆钱叔处。

顺着山往上,从半山腰开始,秦云和伊萧就看到了一具具妖怪尸体,他们俩脸色就变了。这些妖怪尸体大多都是被利爪撕裂或者刺穿,有些是被咬死的,显然是妖怪们彼此搏杀的伤口。

一具具妖怪尸体,没有一具能到山顶。

“这钱老将所有妖怪都拦在山崖之下。”伊萧一边在山上飞窜赶路,看着周围,一边传音道,“他如果自己逃命,尽管逃远就是了,根本没必要在这拼命厮杀。”

“他在保护那个贾怀仁。”秦云传音道,“那钱老在我们广凌郡还是颇有名气的,毕竟水神之下十九位妖怪头领,实力都不及这狗妖钱老。水神都邀请过他数次,他都没理会,一心为贾府效力。听说他原本是贾府上一任主人在落魄时养的一条普通土狗,后来机缘下成了妖,一心忠诚伺候主人,那贾府上一任主人原本落魄的很,有这妖怪仆人帮助,方才成家立业。只是贾府上一任主人终究年龄太大,享了好几年福,一病便死了,只剩下贾怀仁这一个血脉。便是这狗妖钱老一直在伺候贾怀仁,一个狗妖,竟能让贾怀仁也能拜入修行宗派,叩开仙门,我都佩服。”

伊萧听了也沉默了。

嗖嗖。

二人上了山崖顶,看到了坐在那的老仆钱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