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二百四十章 新的希望

牧神记 第二百四十章 新的希望

    都天魔王趾高气昂,带着残老村的老弱病残向前走去。

    “这村子里的好多人都是手脚健全的人,为何叫做残老村?”都天魔王心道。

    而今残老村已经不能再算是残老村了,村庄里年轻人有司婆婆和秦牧,因此老这个字便有欠商榷。

    马爷、屠夫、瘸子已经手脚健全,还有司婆婆虽然是道心残了,身体倒是没有问题。

    残老村中,只有瞎子、药师、村长、哑巴、聋子的身体不健全。

    不过,都天魔王并不知道,对于残老村的人来说,身体上的残疾并非是残疾,内心的残疾才是他们真正的残疾。

    村长困顿于自己的理念自己的责任无法实现,心灰意冷,就算手足健全也不会走出大墟。

    药师被太多的感情债逼迫得不得不割掉自己脸,他就算恢复旧日盛世容颜恐怕也不敢出去见人。

    瞎子之所以落魄并不仅仅因为眼盲,马爷哪怕双手恢复也会沉寂于妻儿的死难之中无法自拔,无法原谅自己。

    司婆婆的心魔,瘸子的过往,聋子的故国,哑巴神秘的过去,屠夫向天挥刀的原因,都是困顿他们的桎梏。

    他们内心上的残疾,才是真正的残疾,他们各自沉寂在让自己伤心的历史之中,难以挣脱,才是残老村存在的原因。

    如果不是他们养大的孩子跑了出去,残老村的人只会安安静静的留在村子里,静静等待自己老死在那里,然后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秦牧的到来,让他们的心渐渐活了起来,但是秦牧也无法让他们走出那段令他们变成残废的过去。

    身体残,内心废,这才残废。

    想要走出来,只能靠自己。

    都天魔王不愧是另一个世界的魔王,懂得太多,即便是瞎子对他的知识底蕴也佩服不已,尤其是在术数上的造诣,都天魔王彻底将他折服。

    他们已经来到森林的边缘,即将走到尽头,后面的路只有二里左右,但就是这二里多地,花费了都天魔王大半天时间这才走到尽头。

    “除夕到了。”司婆婆突然道。

    马爷摇头:“村子里的人没有到齐,便不算过年。”

    屠夫声若洪钟:“一定要寻到村长哑巴和药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哪怕是死了,也要把他们拖回去过年!”

    前方已经没有了路,而是崩碎状态中的无忧乡。

    这里已经没有了地面,森林的尽头是一个整齐的截面,秦牧站在悬崖边向下看去,看到另一片森林。

    他不由微微一怔。

    “另一片森林?”

    秦牧惊讶道:“这片森林长在山崖上,树木怎么会与地面垂直?”

    都天魔王向悬崖下跳去,噗通一声,他稳稳地站在峭壁上,身形与秦牧垂直,在峭壁上走来走去,道:“这里的封印比我想象的复杂,是由立方体组成,将无忧乡封印在其中,控制了此地的地磁元力,你们走过来看一看便知道了。”

    秦牧小心翼翼的探出脚,突然感觉到脚底传来一股引力,他的脚步落下,另一只脚抬起,发现自己也站在峭壁上,没有丝毫不适。

    非但如此,在他的视线中,他觉得自己正站在悬崖边,司婆婆、马爷等人垂直的站在峭壁上,自己和都天魔王站在平地上。

    他四下看去,心头微震,他看到了对面也有一片森林,垂直于地面。

    除此之外,其他方向的天空也有一片片广袤的森林。

    这种情况像是一块块大地将无忧乡包围起来,拼成了一个巨大的空心球。

    不过从地理来看,又不像是单纯的空心球,而像是由千百个高低不同的立方体拼成了一个巨大的空心球,空心球的中央便是无忧乡。

    每一个立方体都是折叠了千百里的森林空间,立方体的每一面都是正面。

    这种神通已经是他不可想象的高度了,即便是延康国师这样的存在,只怕也想象不出来世间还有此等神通吧?

    “这里的地磁元力被改变了。”

    瞎子也走了过来,感应一下引力,道:“这种大神通非同小可,将整个无忧乡都笼罩了,唯一的出口,恐怕便是咱们来时的路。”

    “无数封印,为的是不让无忧乡中的人走出去。”

    司婆婆也走了过来,抬头仰望,破碎的无忧乡静静漂浮,距离他们还有一段很远的距离,道:“村长和祖师神通广大,应该是进入那里了吧?”

    都天魔王仰望,又走回来路,摇头道:“空中的禁制不少,很难避开神禁飞过去。我需要计算一段时间才能算出生路。大概需要三五十年,倘若我真身在此,倒可以快一些,但也需要一两年时间。留下封印的神魔太强,不是你们所能应付的。如果他们试图飞入无忧乡,多半他们已经死了……”

    他喃喃道:“整个大墟都是被诅咒之地,诡异的规则笼罩大墟,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中还真是艰难。秦教主,你请我来这个世界,我也不会再来了。这个世界太变态!”

    瞎子喃喃道:“村长一定可以存活下来,这老家伙做什么事都不认真,但是只要认真起来便一定能够办到……等一下,你们看这无忧乡的形状,像不像一艘船?”

    众人纷纷抬头看去,无忧乡极为庞大,尽管已经破灭,但依旧可以看出昔日的辉煌壮观,还有一轮即将陷入黑暗的太阳悬挂在那里。

    不过倘若将这些破碎的山峰、巨大的机器和毁灭的城市组合起来,形状倒真的像是一艘大得不可思议的宏伟巨船!

    相比起来,太阳船月亮船倒算不得什么了。

    “无忧乡是一艘船?”

    秦牧脑子有些不够用,虽说天空中的那轮太阳是人造太阳,但也极为庞大,无忧乡的城市与群山组合在一起,更为庞大,胜过太阳船月亮船千百倍。

    世间有这么庞大的一艘船吗?

    “瞎子好眼神!”

    瘸子眼睛亮了,呼吸有些急促,指着那轮被黑暗吞噬了大半的太阳,道:“这轮太阳应该是这艘船的能量源泉!那是一口大丹炉!一口难以想象的大丹炉……”

    司婆婆白他一眼:“你抗不回家的。”

    都天魔王也有些震撼,低声道:“如此庞大的丹炉,这艘船是用来干什么的?为何会被人封印在这里?难道说……哈哈,我想多了。”

    他干笑两声,不再说话。

    马爷道:“船是用来载人的。船载人,是为了到达目的地。这艘船有着它的目的地。”

    聋子一直默不作声,突然出声道:“它不是无忧乡吗?无忧乡无忧无虑,又何须需要目的地?有了目的地它便不是无忧乡。倘若它不是无忧乡,它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

    众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真正的无忧乡!”

    秦牧怔然,村里几位老人的猜测让他更加茫然了。无忧乡,这里不是无忧乡吗?

    不过马爷他们说的都很有道理,既然建造了这么大一艘船,肯定有着其目的地。这艘船的目的地,可能就是真正的无忧乡。

    不过这艘船被敌人发现,将这艘船打碎,封印,船上幸存的人们试图逃出封印,结果死伤惨重,花费了不知多少年才打出一条道路。

    黑暗中的魔物也在寻找无忧乡,甚至认为这里就是无忧乡,其实只是前往无忧乡的船而已。

    “这里不是无忧乡,真正的无忧乡又在何处?”

    秦牧茫然:“到底哪里才是我的故乡?我的族人是否还有人存活下来?”

    他心中一片混乱,就在此时,空中有银色的光芒闪过,一艘银舟从那片城市中飞出,银舟上哑巴站在那里,手中提着个木头箱子,舟中还有两位白发皓首的老者,一位无面男子,一个少年。

    哑巴操控银舟,灵活的在空中飞来飞去,躲避空中的神禁。

    都天魔王看得瞠目结舌,此刻银舟的行进路线就是他眼中需要几十年才能算出的那条生路!

    这艘银舟载着那几人,灵动的穿梭在神禁之中,像是一条机灵的游鱼在水中穿梭,避开各种危险。

    过了片刻,银舟空中降落,落在他们身前,药师将村长抱起来,从船上走下,少年祖师摇头道:“你何须抱他?他自己明明可以飞下来。”

    药师愕然,将村长矗在地上,笑道:“我已经习惯了。”

    秦牧等人连忙上前,哑巴掀开木头箱子,银舟消融,化作一个个银丸叮叮当当的落入木头箱子中。

    哑巴熟练的盖上箱子,提在手里,看到众人走了过来,哑巴露出笑容,扬了扬手:“啊啊!”

    众人上前,将他们围住,有各种问题想要询问他们,尤其是哑巴。

    连都天魔王这样见识渊博的存在也需要几十年才能计算出生路,他是如何知道的?

    还有,他们去了那座天空中的城市,到底见到了什么?

    那里到底是不是无忧乡?是否还有幸存者?

    众人正要说话,村长飘了起来,向秦牧笑道:“牧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终于知道你的姓氏了。药师,把东西给他。”

    药师从身上的袋子里倒出许多东西,有腰牌,铜镜,匾额,印记,玉佩,衣裳等物,这些东西上都有一个相同的字。

    秦。

    “你姓秦。”

    药师笑道:“那座城里面,有很多这样的东西,村长让我搜集来一些。你看看上面的字迹,是否与你玉佩上的字迹一样?”

    秦牧脑中轰然,回头看了看来路上的那个小村庄。

    他心中生出了一线希望。

    村长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想,道:“那里或许并非是你出生的地方,那户人家或许也并非是你的父母。你的父母,他们有可能还活着。”

    ————啦啦啦,宅猪的野蛮王座终于三千均订了,成为精品小说了,谢谢大家的厚爱!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