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一百九十五章 准备远行

白银霸主 第一百九十五章 准备远行

    甘州威远郡,甘州刺史雷司同带兵围困叶家堡,整个甘州风高浪急,震动十方,而在孙冰臣坐镇的平溪城中,威远郡的风浪到了这里,就只成为了酒楼茶肆之中一干人的谈资。

    短短几日,甘州叶家勾结沙突联盟,欺君叛国的消息早已经传得满天飞,曾经的甘州豪门叶家,也一夜之间,沦为了被人唾弃的对象。

    对大汉帝国的民众来说,当汉奸是最让人不齿和痛恨的,一旦叶家的那些勾结沙突联盟的罪行被曝光,叶家的几个主要人物一落网,那叶家的名声,也就彻底的臭不可闻,所谓的影响力,也就如雪消融了。

    元平13年1月9日,威远郡传来消息,甘州刺史雷司同大破叶家堡,整个叶家267口人,除了100多人因为冥顽不灵抵抗官军战死之外,其余之人,全部被俘,由叶家的家丁护卫组成的叶家武装,也大半被歼,叶家一案,至此,就已经板上钉钉,进入尾声。

    而就在甘州刺史雷司同大破叶家堡的后两日,平溪城的西门外的那片广场上,就在平溪城无数百姓的叫骂声中,黄龙县王家几十口男丁被斩首之后飞溅的鲜血,洒在了一片积雪之上,半点灰尘都没有扬起,整个黄龙县王家,就烟消云散。

    当王家一干人的脑袋滚落在地上的时候,严礼强却在平溪城梅园最好的一所酒楼之中,宴请石达丰,沈腾,还有史长风。

    ……

    “来,这杯酒,就祝礼强你以后在帝京飞黄腾达,直上青云……”

    “对,对,对,将来礼强你牛了,我和沈腾也跟着沾光,我说出去礼强你是我兄弟,我也有面子,说不定哪天还要找你罩着,哈哈哈……”

    石达丰依旧大大咧咧,而沈腾,似乎已经完全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这次见到严礼强的时候,又恢复了以往的豁达和潇洒。

    这次的酒,是钱行酒,在平溪城这边一切安定之后,孙冰臣已经决定明日就离开平溪城,先去甘州城,然后就从甘州城返回帝京,作为孙冰臣的侍从,严礼强自然也要离开平溪城,跟着孙冰臣一起返回帝京,正因为如此,所以严礼强才在今日,再和石达丰与沈腾聚会一次,算是告别。

    “说是飞黄腾达,直上青云,却真非我本意!”严礼强端着酒,用真诚的目光看着石达丰,沈腾,还有史长风三人,“最初我到孙大人身边,说实话,只想着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既然有这个机会,就不妨借着这个机会去看看这个世间不同的风景,去闯荡一番,等将来年老之时,也有回忆可供下酒,或在儿孙面前吹嘘一下,那个时候,还真想不到孙大人来平溪城,是做大事的!”

    听严礼强说得真挚,端着酒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而是安静的看着严礼强。

    “而前些日,孙大人拿下叶天成之后,我虽然没有出什么力,但每次从郡守府中出来,那街上的百姓看到我身上的那一身衣服,知道我是在孙大人身边做事的人,就会用赞叹敬佩的目光看着我,我去街边买个馒头,那卖馒头的大娘死活都不要我的钱,说我为平溪城的老百姓做了好事,她的馒头让白吃一辈子都成,那种感受,以前真是从未有过,从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人这一辈子,说到底,活的也就是这么一口气,一张脸,一个人一辈子除了能到处走走,看看,闯一闯之外,如果将来我真有本事有能力了,能为这一方的乡亲百姓们做点事,也就不枉我活上一场,不枉那个大娘送给我吃的几个馒头,我们生而为人,来这世上走一遭,难免沾染名利二字,但名利却有大有小,有轻有重,有长有短,有的如萤火之光,有的如浩日之辉,有的如鹅毛之轻,有的如泰山之重,男子汉大丈夫,求名当求万世名,计利当计天下利,今日我在此,就以此言与石兄,沈兄共勉,希望将来我们再聚之日,都能无愧此身,无愧此言。”

    严礼强说完,就仰头一下子把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子摔碎在地上。

    石达丰,沈腾,都悚然动容。

    “好一句求名当求万世名,计利当计天下利,经史千卷,不如这一句!”沈腾叹息一声。

    “带劲儿……”石达丰两颊通红,眼冒精光。

    看到严礼强把手上的酒喝完,两个人也同时仰头,把手上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把手上的酒杯在地上摔碎,三个人互相看了看,然后都大笑起来。

    “知道礼强你明天要走,我和沈腾就一起买了一件东西送给你,算是给你钱行……”

    “是什么?”

    “东西就在楼下,我们现在就可以去看看……”

    “好!”

    三人干脆利落来到楼下,转到酒楼的马厩处,严礼强就看到一匹神骏至极,通体乌黑如缎的犀龙马在马厩中如鹤立鸡群一样的矗立着。

    比起普通的犀龙马,那匹犀龙马要高出半个头,一双眼睛闪动着琉璃一样的光彩,炯炯有神,最难得的是,那匹犀龙马的四个马蹄上却如雪山之巅一样,有一圈白色的毛,远远一看,就神骏无比。

    以严礼强勉强算是半个照顾马的行家来看,这匹犀龙马,从马相上来看,是标准的乌云盖雪,这样的犀龙马,都是犀龙马中的非常高级的货色,速度耐力都远超一般的犀龙马,寻常难得一见,一匹的价格超过普通犀龙马十匹。

    石达丰嘿嘿笑着,抓着自己的脑袋,“我和沈腾手上也没有多少钱,这种事也不好意思开口和家里要,否则就没意思了,我和沈腾这些年攒的私房小金库,就全在这匹犀龙马上了,为了凑够钱,沈腾把他奶奶给他的玉佩都卖了……”

    “别光说我,你不也是把自己的东西典当了不少么……”

    “那些都是身外之物,算什么!”石达丰大方的摆了摆手,“咱们两个希望礼强你能骑着它,一路平安的到帝京,要是路上遇到什么危险,逃起来也比别人快上一些……”

    严礼强心中感动,什么都没说,只是重重的在石达丰和沈腾的肩上擂了两下。

    ……

    在回到郡守府的时候,严礼强就骑着那匹乌云盖雪。

    而面对着即将到来的旅途和未知的前程,严礼强心中却并非完全都是兴奋。

    和孙冰臣一起就等于站在了叶家与叶家背后之人的对立面,作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现在这种情况,也由不得严礼强再做选择或者退出,这个时候,也只有咬着牙,继续走下去了,唯一让严礼强还能感觉到有几分安慰的,就是叶家与叶家背后的那些人,在他看来,的确是杂碎和垃圾,和这些杂碎与垃圾站在对立面上,他半点心里负疚感都没有……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