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一百九十四章 再立功劳……

白银霸主 第一百九十四章 再立功劳……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刚亮,严礼强就主动找到了梁义节。

    “梁大哥,有件事我想跟你说说,看看可行不可行?”

    虽然已经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严礼强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假装出有两分犹豫的样子,没有十足的把握。

    “哦,什么事?”梁义节好奇的问道。

    “是关于昨天我们去叶天成的庄园找东西的事情,昨天我们不是没有找到嘛,回来之后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或许可以试一试,要是能行的话,说不定可以把叶天成藏的东西找出来!”

    听到严礼强说有法子可以试试,正在为这件事烦恼的梁义节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他左右看了看,连忙把严礼强拉到旁边的一颗柏树下,声音也放低了一些,“你有什么法子,说来听听!”

    “是这样的,梁大哥知道我不是有一条狗嘛……”

    “嗯,不错!”梁义节点了点头。

    “之前我住在五羊村的时候,和那只狗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就发现狗的嗅觉特别灵敏,大家说狗鼻子灵还真不是白叫的,有几次我和那只狗玩耍的时候,故意把东西藏在很隐秘很远的地方,但让我没想到的是,那狗根本没有看到我把东西藏在了哪里,它只需要用鼻子嗅到我的气味,就能通过气味把我藏的东西找出来,我想,如果叶天成真有什么东西藏在那个庄园里,或许可以让我带着黄毛去试试,看看能不能找到!”

    严礼强的办法听在梁义节的耳朵里一开始真是觉得这个脑洞太大了,因为这种事,以前似乎根本没有人做过,而且大家对狗的了解和运用也不多,最多就局限在打猎和看家这两个用途而已,就像严礼强所说的一样,大家知道狗鼻子很灵,但是,这狗鼻子究竟灵到什么地步,这个世界上的人,几乎就没有一个客观完整的认识,但严礼强说的毕竟是一个办法,这个办法至少比把整个庄园掘地三尺的拆了去找东西要强不少,既然现在没有别的招,但试一试也是不打紧的。

    心里这么想着,梁义节不由有些意动,只是思考了几秒钟,就点了点头,“嗯,可以试一试,你带着狗今天就可以去吗?”

    “随时可以去!”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梁义节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既然决定了,马上就准备行动。

    严礼强也不需要准备什么,他只是吹了一声口哨,黄毛就摇着尾巴快速的跑到了他的面前。

    两个人来到后院的马厩,准备了两匹犀龙马,直接就骑着马出了郡守府,而黄毛一直跟着严礼强跑着。

    “你这只狗能跟上马么?”骑在犀龙马上的梁义节看了跟在严礼强后面两米之外,不紧不慢跟着犀龙马跑着的黄毛,问了一句。

    “在城里的话,完全没问题,出了城的话速度稍微慢一点,这狗也能跟得上!”严礼强笑了笑说道。

    这话当然是说给梁义节听的,而实际上,黄毛的能力,就算在野外犀龙马跑起来,黄毛也绝对可以追得上,这条由天道神石创造出来的黄毛,样子虽然和普通的狗没有什么两样,但实际上,它却绝不是普通的狗。

    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在天道神石之中创造出来,一个普通人所需消耗的智慧能量点数和根骨能量点数,也就是各自100,而黄毛的诞生,却消耗了50点智慧能量点数和50点根骨能量点数,几乎相当于半个人了,把这些能量消耗在一条狗身上,这让黄毛一出生,就和普通的狗有了天壤之别。

    严礼强前些日子曾经带着黄毛在山里试过,严礼强发现,这黄毛,无论是大脑的智慧聪明还是身体的强悍与反应速度,完全就不像是一条狗,曾经他和黄毛在山里遇到过一只野狼,但那只野狼和黄毛在硬碰硬打斗的时候,速度,反应,力量,差了黄毛不止一筹,只是片刻的功夫,作为一条狗的黄毛就把那条野狼咬得遍体鳞伤,最后夹着尾巴跑了,要不是严礼强存心想放那条野狼一马,黄毛能轻轻松松把那条野狼给虐死,从那之后,严礼强就知道,虽然黄毛是狗,但却决不能把它当狗看。

    ……

    严礼强和梁义节出了城门,犀龙马的速度也就加快了一些,跑出城两三里之后,梁义节回头,发现严礼强的那条黄毛还在紧紧的追着严礼强的犀龙马撒欢的跑着,居然没有落下队来,也微微诧异了一下,点了点头,对严礼强说道,“怪不得你要把你这条狗随时带在身边呢,你这条狗,的确有点意思!”

    “嗯,你对它好,它就听话!”严礼强嘿嘿笑道。

    ……

    一会儿的功夫,严礼强和梁义节就重新来到的那个庄园的门口。

    昨日见到的那些军士,依然还驻扎在庄园外面,不许无关之人进入,但严礼强和梁义节要进去的话,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对跟着严礼强跑来的那条狗,那些军士在知道是严礼强的宠物之后,也见怪不怪,以为黄毛是跟着来玩的。

    ……

    比起昨日,两个人进入庄严的时候,庄园里空空荡荡,那些军士都在外面,没有跟着进来。

    “现在要如何开始?”梁义节问严礼强。

    “我们先到叶天成的卧室,让黄毛熟悉一下叶天成的味道!然后再到书房,让黄毛闻一闻墨汁的气味,我估计着有这两个气味,它要确定那件东西在哪里就容易一些了!”

    “好!”梁义节点了点头,直接和严礼强带着黄毛来到叶天成的卧室,“礼强,这下就看你的了!”

    来到卧室的严礼强指着卧室里的那张床,对黄毛说道,“去,闻一闻……”

    听了严礼强的话,黄毛直接就跑到床边,围着床嗅了嗅,然后还直接跳到床上,嗅了嗅,又跳了下来,来到严礼强面前,甩着尾巴。

    严礼强又打开卧室的衣柜,指着卧室衣柜里的那些叶天成穿的衣服,让黄毛去嗅了嗅,那卧室的旁边不远就有一个书房,严礼强从书房之中拿了一张纸,还有一块墨,让黄毛闻了闻。

    “那个人藏了一件东西在这个庄子里,藏的那件东西里有类似的松墨和纸张的味道,但也不完全相同,黄毛,你去把它找出来……”

    “汪汪……”黄毛对着严礼强轻轻叫了两声,立刻就低着头,摇着尾巴,在地上嗅了起来,一边嗅一边往门外走去,而严礼强,则跟在黄毛的后面……

    这一幕,让梁义节看得啧啧称奇,“礼强,这狗能听得懂你和他说的话么?”

    “这个,我感觉它好像能明白……”严礼强谦虚的说道。

    实际上,这黄毛不仅能听懂严礼强说的话,甚至如果有需要的话,严礼强不需要动嘴,只需要一个眼神,黄毛就能执行严礼强的命令……

    ……

    黄毛快速的在一间间的屋子和院子之中嗅着地面,转来转去,而严礼强和梁义节也不说话,只是跟在黄毛的身后走着,十多分钟之后,黄毛一路来到了庄园的后花园之中,在转了两圈之后,就围绕着花园水池边上的一块数百公斤的石头汪汪汪的叫了起来,同时还用爪子在那个石头上抓了抓去。

    看到这里,严礼强二话不说,伸出手,就把那块大石头翻了起来。

    “难道是在埋在地下……”梁义节一下子也来了精神,仔细查看起那块石头的地面。

    但黄毛的爪子依然在那块石头上挠来挠去,汪汪汪的又叫了起来。

    “梁大哥,黄毛的意思,好像是这石头有问题……”严礼强说着,就在黄毛挠的地方摸索了起来,然后就在那长满了绿色苔藓的石头的下面,一下子就扣出了一块砖头大小的石头,这块小的石头表面长毛的苔藓,把两者结合处的那细微的缝隙完全遮盖住了,不仔细检查的话,几乎就发现不了这块石头还能和那块更大的石头分开,都会觉得那块更大的石头不可能被分开了。

    而就在这块石头的中间,严礼强把手伸了进去,就掏出了一个用蜡封住的铁盒……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