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五十一章:自寻死路

大文豪 第四百五十一章:自寻死路

    王保又怎么会不气?

    这边,这个师兄在推荐自己成为侍读,另一边,这个师弟却在糊弄自己,说是诸学士们已经内定了他那师兄。

    他们明明知道,他在等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是绝不会错失这个良机……

    所以……

    此时,陈凯之看着王保溢满怒火的脸,面上却是平静,甚至是极尽不屑地看了王保一眼,才又徐徐笑道:“其实陈学士,本来就对你的印象并不算太坏,就算有些坏,可以你的资历,陈学士也无法反对,陈学士就算是垂青师兄,可这师兄毕竟资历太浅,是完全没有资格和王修撰争的。可若是王修撰突然破罐子破摔,就完全不一样了。王修撰,你这是自寻死路啊!”

    陈凯之这话,便犹如火上加油,王保顿时眼睛充血,愤恨地看着陈凯之,嘴角隐隐抽搐着,艰难的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可你如何料到我一定会破罐子破摔?”

    “知己知彼!”陈凯之面无表情,对王保毫无同情,一双看着王保的目光里淡定如水,云淡风轻的提点王保:“既然王修撰处处防范我们师兄弟,想必王修撰垂涎这侍读之位已有许多年了,一直都在摩拳擦掌吧,何况你年纪不小了,知道这是你余生不多的机会,你一定不能容忍失败的,所谓关心则乱,所以当你得知师兄被内定之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王保面目狰狞,整个人看上去特别的不甘心,可是此刻他也拿陈凯之没办法,只好咬牙切齿地继续问道:“你……你……你又如何知道我会这么快动手?若是迟上一两日,若是你们当真给吏部送了公文,我一定会有风闻,到了那时,我如何会上你们的当?”

    陈凯之叹了口气,像是看笨蛋似的看着王保,淡淡笑了笑,才徐徐开口。

    “因为你想成为侍读已经想疯了,你既然知道内定了我师兄,最担心的,便是吏部发出委任,一旦委任了师兄,那么就是木已成舟,即便亡羊补牢,也是为时晚矣,所以我料定你一定会争取时间,绝不容许一分一毫的耽误,因为你耽误不起,不是昨天夜里,就是今日,你一定会有所动作的,你等不起啊!”

    陈凯之所有的猜想和所谓的料定,对王保而言,竟好像一切都是王保肚中的蛔虫一般。因为王保到了这个年纪,再不升,就永远只能做修撰,因此陈凯之敢断定王保一定会有所准备。

    也许这就是古人所说的,知己知彼方百战百胜吧。

    王保面色惨然,他微眯着眼睛,愤怒的盯着陈凯之,嘴角颤抖着,愤然道:“你们好卑鄙。”

    陈凯之看都不看他一眼,却是冷冷一笑,满是不屑地反驳王保。

    “不,卑鄙的自始至终都是你,倘若一开始,你不耍花样,若是昨日,我和你说的那些话,你一笑置之,你但凡有一丁点的心胸,也不至于到如此地步,甚至可能,你这侍读之位已是固若金汤了,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在找死,给你自己棺材钉上最后一颗钉子的人,并非是我师兄弟,而是你自己!”

    正说着,一个文吏已是心急火燎地朝那厅中赶去,边走,口里边大叫着:“大人,查实了,吏部那儿确实有一份公文……”

    陈凯之听罢,轻盈地朝王保笑了笑道:“王修撰,请吧。”

    王保面色惨白,此时,他脚上像是灌了铅似的,竟是走不动路,猛地,他狞然大笑,朝着陈凯之大吼起来:“陈凯之,我要揭发你!”

    他竟一下子,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厅中。

    而此时,章宗已取了公文来看,他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翰林院推荐的就是王保,而王保,居然跑来状告买官卖官……

    这就像是……有人状告科举舞弊,然后这个人……高中了,说不定还是中了状元……

    真是,坑啊……坑死了!

    章宗这一刻深深地意识到自己这一次一脚踢到了铁板上,真是活见鬼了,王保平时是个极谨慎之人,所以他才没有过多的余虑,可谁知道这一次,自己这子虚乌有的弹劾奏疏送上去,结果呢……却闹出这天大的笑话。

    虽说御史弹劾,可以捕风捉影,就算你说瞎话,朝廷也不会怪责,毕竟朝廷是鼓励御史弹劾的,可这等笑话闹出来,自己还有前途吗?

    章宗看了公文,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时却见王保心急火燎地进来,章宗不禁不悦地皱起了眉头,正想呵斥王保,却见王保大叫着道:“我……我要揭发,我要揭发陈凯之,这一切……都是陈凯之的阴谋,是阴谋啊,这公文,是他和他的师兄合谋故意鼓捣出来的,为的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章宗对王保自然没有好脸色看了。

    我将你当朋友,你这样的一而再的坑我?

    这样的人,章宗自然是再难容忍的,因此他冷冷地盯着王保看。

    “为的就是……是他们的毒计,他们……他们……”

    王保见到章宗冷漠的目光,突的发现,自己竟无法组织语言了,不,准确的来说,这不是语言逻辑问题,而是……他突然发现,自己说的这些,竟连自己都不信,因此他竟是颤抖起来,嘴角哆嗦着,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而章宗当然不会再相信王保的鬼话,一次不够,还想再来第二次?你王保真是坑得我好苦啊!

    章宗不由凝眉冷笑道:“还有呢,来,你好好的说,本官要看看你到底还能编出什么故事……”

    王保不禁再次打了个哆嗦。

    编出什么故事……

    这明明才是真相,只是这真相,怕是说书的胡编乱造,也无法使人信服吧。

    难道他做的一切,都是别人的计谋?难道这陈凯之就真是自己肚中的蛔虫,自己的一切,都在人家掌握之中?

    说出这些,有人信吗?

    不,没人信的,恐怕说这些,旁人都只会觉得他在诬陷陈凯之。

    此时,他便是跳进了黄河,也是洗不清了啊。

    王保深深地感觉到了危机感,他永远也解释不清楚了……

    陈凯之已是走了进来,他与邓健交换了一个眼色,邓健明白陈凯之的意思。

    邓健立即厉声道:“章御史,还望你还下官一个清白和公道,我老实本分,在文史馆,不曾有什么过失,也还算是兢兢业业,至于这王修撰,当初文史馆出了空缺,下官还向学士们推举他,认为王修撰对于文史精到老练,何况又有资历,希望他能够主持文史馆,谁料到这等小人,竟是反咬了下官一口,章御史,现在这王保伙同人污蔑下官的清白,难道不要有所交代吗?”

    “啪!”

    就在此时,吴学士已是拍案而起。

    章宗吓了一跳,忙是不安地朝吴学士看去。

    这下……真的没法儿解释了。

    章宗意识到所谓的铁证如山,如今成了当今最大的笑话,也知道此事自己也有些脱不了干系,此时吴学士拍案而起,分明是冲着他来的啊。

    却见吴学士起身之后,只轻描淡写地道:“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老夫告辞。”

    他没有威胁什么,也没表示还要继续关注案情,可傻子都明白了吴学士这背后的意思了。

    你敢冤枉翰林院里买官卖官,敢弹劾我吴学士,那么……你自己看着办吧,倒要看看你们,如何交代。

    吴学士只丢下那么一句话,再没过多的只言片语,便信步而去。

    陈学士见状,只看了王保一眼,却是眼带深意,似这样的下官,自然是早一些剪除了为好,怎么还能继续留下去呢?

    就算都察院不过问,陈学士也绝对要让这王保吃不了兜着走,他有一百种方法整死这王保。

    他拂袖,亦是快步而去。

    这厅里,只剩下了章宗、王保还有王养信,除此之外,便是陈凯之这一对师兄弟了。

    是啊,总要给一个交代了。

    王养信见事情有些不妙,忙恭敬地作揖道:“卑下也告辞!”

    他转身便要走,谁知陈凯之突然拦住了他,笑着说道:“怎么,王校尉这么快要走?有些事还没有说清楚呢!”

    陈凯之看着王养信的双眸透着深深的冷意,这冷意聚满剑锋。

    王养信打了一个冷颤,轻轻回眸,见章宗失魂落魄的,现在摆明着是王保栽赃陷害,自己跑来凑这热闹了,可别被认为是同谋才好,现在陈凯之拦住他,分明是想要秋后算账了。

    他和陈凯之的矛盾,是由来已久,不过反正也不怕多这一个过节了,此时他便冷冷地道:“你拦我做什么,这件事于我何干?”

    陈凯之挑了挑眉,目光紧紧地锁住他,冰冷回应:“你污蔑了我师兄,想着就这么走了算数吗?”

    门都没有!

    “这里是都察院!”

    在陈凯之的冷目下,王养信恼怒至极,此时竟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厉声道:“走与不走,不是你说了算!”

    …………

    老虎先休息了,最近天气开始变冷了,大家也注意点,感冒真的不好受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