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四十七章:破釜沉舟(2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四十七章:破釜沉舟(2更求月票)

    吴学士和陈学士终于还是心平气和下来,两人的面色渐渐的缓和一些。

    接下来,显然是心有担忧的,他们自然心知肚明这是谁下的手,只是在这风口浪尖上,却不便继续发作,也只好作罢。

    “你们……下去吧。”吴学士有些不耐地挥了挥手,显得心烦意糟。

    陈凯之等人便都行了礼,走出了公房。

    邓健一出来,便想对陈凯之说点什么,陈凯之却故意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王保,邓健余光也是瞥到了王保,因此他很快便了然了陈凯之的意思,朝陈凯之点点头,会意一笑。

    二人默契的没有说话,回到文史馆后,见那王保还未回来,邓健却是有些担忧起来,再也忍不住的小声跟陈凯之嘀咕起来:“看来这事情要闹大了,那王保显然是想和我们师兄弟拼命啊。”

    陈凯之亦是深以为然,这确实是拼命的节奏。

    陈凯之虽是讨厌王保,可也忍不住承认一件事,这王保倒有一股狠劲,拼的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啊。

    陈凯之只是默默地看着邓健,见邓健脸上尽显担忧之色,便想开口安抚他几句。

    只是陈凯之还没说话,邓健很快又惆怅着道:“御史一旦来彻查,事情就只怕更不好办了,这都察院可不是好玩的,我看……”

    后头的话,邓健没有继续说下去,可陈凯之也很清楚这里头的名堂。

    一般情况,谁弹劾谁彻查,也就是说,那个弹劾翰林院的御史十之八九就是这一次的都察御史,既然王保放出了消息,这个御史第二日便上书,可见这二人之间关系匪浅,此人既然和王保是熟人,那么肯定是想要查出点什么的。

    自然……王保这一次的风险极大,因为他如此所为,算是彻底的和翰林院的学士们撕破面皮了,假若不将这翰林院里的人都拉下马来,只怕这翰林院也无他的容身之地了。

    可细细一想,却也未必,陈凯之隐隐的觉得,王保一定还有后着。

    王保的年岁不小了,为了争取这个文史馆的侍读,已是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

    其实就算陈凯之昨日不忽悠他,多半这家伙,一旦觉得自己机会减少,也会采取这种拼命的架势。

    官场之上,本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错过了这个机会,王保就永无出头之日了,他还能继续等几年?

    可若是成为了侍读就不一样了,一旦成为了侍读,这侍读就成了跳板,极有可能让他在这余生一飞冲天。

    所谓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放在了仕途,又有什么分别?在这个官本位的世界,钱财反而只是其次的,这师兄弟二人挡了王保的仕途,人家可是敢杀人的。

    王保这是打算破釜沉舟,要跟他们拼命了,陈凯之再一次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切还得小心为好,不然……

    陈凯之细细想了这些,心里虽然觉得王保为了仕途做事卑鄙,有些觉得恶心,但他却没露出任何情绪,而是一脸平静地告诉邓健应急办法:“到时都察院的人来,师兄只需一口咬死了便好,其他的都无所谓。”

    邓健也想到了这一层,闻言看了陈凯之一眼,便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依旧很是担忧的样子。

    这王保若是真的什么都不顾了,那他们的麻烦就大了,因此邓健神色显然有些难看了。

    邓健便不由的带着几分郁郁道“话是这么说,可是……”

    还不等邓健说完这话,陈凯之便道:“师兄,稍安勿躁,即便王保发起狠来,我们也是有办法对付他的。你着急什么,在这官场上,本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陈凯之一面说着,一面气定神闲地吃着茶,完全是一副悠然惬意的姿态。

    邓健见陈凯之云淡风轻的样子,像个没事的人一样,倒受到了几分感染,自己的情绪也跟着安稳了不少,因此他朝陈凯之重重点了点头。

    “师兄明白。”

    果然过不了多久,便有人下了帖子来,请陈凯之等人去都察院‘喝茶’。

    这帖子只是一张白纸,说是喝茶,实际上却是问话,被查的人多是官员,所以也还算客气,倒不至于明火执仗的来捉人。

    得了帖子,师兄弟二人便起来准备前去,那王保似乎也被请去,都察院和翰林院不过是一墙之隔,所以只需步行便可抵达。

    随即,他们便到了一处公房,这里分明比翰林院要肃然许多,都是红瓦白墙的建筑,很是平常,却隐隐藏着一股肃杀之气。

    陈凯之等人到的时候,便见吴学士和陈学士已来了。

    他们乃是高官,受到的待遇不同,不但坐在了上首地位置,而且还为他们准备好了茶水,甚至在案牍上,还摆着几盘果脯。

    至于陈凯之、邓健三人的待遇可就显然的不同了,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只能乖乖的站着。

    御史都是穿红衣的,在大陈,历来有红衣御史的称呼,许多人甚至讥讽御史的官衣乃是用血染出来的,而坐在这里低头看着卷宗的御史,便是那位弹劾上书的御史章宗。

    此时,章宗客气地和吴学士、陈学士行了个礼:“二位大人,如今人都已到了,可以开始了吗?”

    吴学士显得怒气冲冲,其实他倒不担心,一个御史的弹劾就能扳倒得了他吗?他好歹也是翰林大学士,位列九卿!只是想到自己堂堂翰林大学士,却被请来这里接受盘查,顿感这张老脸都丢尽了。

    因此他咬了咬嘴,脸色有点僵硬,捋着须道:“一切凭章御史做主。”

    “下官哪里敢。”章宗客客气气地道。

    他虽然自称不敢,不过等他转过头,看向陈凯之和邓健二人的时候,脸色却是带着腾腾杀气,这都察院沿袭的乃是汉时的廷尉,汉朝的时候,这廷尉可出了不少的酷吏,多少人因此罢官砍头,而今固然已温和了许多,可即便如此,章宗这样的人对付起犯官来,也足以让人心寒。

    他眉色微微一挑,冷冷淡淡地道:“本官接了检举,说是翰林院内部有人买官卖官……”

    他刚说了半句,陈凯之就突然惊讶地问道:“不知大人接了谁的检举?”

    “……”

    一般这个情况,接受督察的官员,大多的反应该是战战兢兢的,可似陈凯之这种贸然顶撞的,却是少之又少。

    可只有陈凯之才清楚自己,他来这里,就是抱着撕逼的心思来的。

    凡事都有轻重,也都有应对的方法。

    倘若这是一个单纯的审查,陈凯之倒是不会做这样失礼的事。

    可现在的情况显然是不一样的。

    现在的情况是,这御史本就是和人合谋的,人家的目的就是冲着要弄死自己师兄来的,既然是要命的架势,这个时候,自己还有什么客气的?

    自然是不能太好说话了,不然都以为他们是好欺负的。

    你王保破釜沉舟,我陈凯之不敢置之死地而后生吗?

    只见章宗顿时露出不悦之色,他冷冷地看了陈凯之一眼,眉色挑得高高的,厉声道:“本官还没有问你话。”

    陈凯之知道此时已经不能退让了,因此他直挺着背粱,态度也是很强硬。

    “下官并没有犯罪,大人既要彻查此事,那就必须得将前因后果都说出来,如此才可以使人心服口服。下官并非是御史,却也知道,想要事情水落石出,总需要有足够的证据,就如大人所说的检举,若是大人只轻描淡写一句有人检举,这算什么?这样说来,下官是不是可以说,也有人检举这都察院藏污纳垢,莫非都察院的诸公就要治罪吗?”

    “下官等人来此,是为了自证清白,既然牵涉到了下官等人的官声,那么就非得谨慎不可,时间、地点、人物,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所以……下官请教章御史,这检举之人是谁?如何检举,有什么证据?”

    陈凯之字字句句说得铿锵有力,章宗的脸色越发铁青,双眸竟是拧在了一起,看着陈凯之的目光变得越发的冷,犹如冰霜一般的,仿若一下就可以将人给冻住。

    本来这下马威,该是都察院御史们的拿手好戏,可谁料到这个陈凯之如此借题发挥,自己一句话没说完,他已经说了十句了。

    当官的都需要面子,这让章宗觉得颜面无存,他气得猛地拍案,“砰”的一声案几都颤动了,可见他的力气何其的大。

    “住口,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来人!”

    一声令下,门外早有穿着红衣的捕吏,一个个带着肃杀之气,预备要冲进来。

    为了制衡百官,所以都察院的权责不小,其中就有五品以下官员可以随意拘押、扣留的权力。

    陈凯之见章宗恼怒,也不慌,而是面无表情的说道。

    “大人要动手,悉听尊便,下官斗胆想问,这检举之人,乃是王保王修撰吧,若不是王修撰,其他人的检举,也不至于劳动都察院的大驾。”

    章宗怒目而视,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