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一百九十二章 抄家

白银霸主 第一百九十二章 抄家

    那个韩捕头找来的工匠有两个人,都是当初参与这个庄园修建的工人,梁义节在询问了一下那两个工匠当初修建庄园的细节,是否有暗道和地下室之类的信息之后,就带着严礼强等人与外面的一部分军士,还有那两个找来的工匠,进入到了庄园之中,开始了抄家行动。

    那个姓韩的捕头则与其他部分军士留在了外面,几个捕快捕头,自然没有参与抄没郡守家宅的资格。

    一直到走进庄园之中,严礼强似乎仍然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一个人的目光在不着痕迹的在注视着自己一行人的背影。

    虽然终于找到了这个人,但严礼强心中,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发现了一个恐怖分子,但却没有办法张扬和把这个恐怖分子马上绳之以法一样。

    白莲教是什么样的组织严礼强没有太深的了解,也没有接触过,但是在他听过的那些消息与信息之中,这个打着要建立什么白莲天国的组织,绝对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在白莲教起事的那些地方,白莲教的骨干组织了所谓的白莲军,犹如过境蝗虫与洪水,一个个喊着建立白莲天国,大家都有钱,都有地,天下人做天下主的口号,发展信徒,挟裹民众,捣毁官衙,杀官员,杀大户,掳掠女人财物,所经之处,直接把人间变成了炼狱。

    以严礼强所受的教育来看,白莲教的口号很有煽动性,但是口号始终是口号,从人类以往的所有历史来看,所有喊着这样口号扇动民众搞事情的组织,背后都有几个野心勃勃的枭雄一样的人物,这样的组织,要么失败,就算成功,最后得利的,也只是少数几个人,整个社会的生产关系不会发生什么本质的改变,大多数相信这种口号的人,最后都成了炮灰和黄土下的枯骨。

    平溪郡是严礼强的家乡,在这里,有严礼强的许多亲人和朋友,严礼强当然不想看到自己的家乡遭遇这样的劫难?

    韩捕头只是白莲教在甘州甚至是平溪郡中的冰山一角,想到这个人的身后有可能还有无数人正隐藏在暗处谋划着什么,严礼强就感觉自己的心情有些沉重。

    “礼强,呆会儿你带一队人搜这边的院子和房间,除了那些暗室和地道之外,还要注意房间里是否有暗格之类的东西,大人早已经得到情报和消息,叶天成有可能在这里藏了一些与沙突人和朝中某些大佬往来交流的信件之类的敏感之物,这些天在牢中审讯,叶天成的口风严得很,半句话都不肯透露,他身边的人都不知道他到底把那些东西藏在哪里,大人就想要我们把他藏在这里的那些东西找出来!”

    进入到庄园之中后,梁义节拍了拍严礼强的肩膀,脸色认真的对着严礼强小声说道。

    梁义节的话把严礼强的思绪从对白莲教的忧虑之中拉回了现实,严礼强看了看庄园里那一间间雕梁画栋的宅院,点了点头,“我会注意的!”

    ……

    在各自划分了一块区域之后,严礼强就带着几个孙冰臣身边的护卫,一个工匠还有一队军士,朝着左边的院子走去,而梁义节则带着其他的人,朝着右边的院子走去。

    来到左边的院子,一走进去,迎面就是一个大宅,大宅的门是关起来的,门上没有贴着正式的封条,只是用糯米汁和绵纸在门上和窗户上贴了两道类似封条的纸,算是在正式抄家查封之前确认没有人进去的一个小手段。

    跟着严礼强进来的一干军士和护卫一个个早已经摩拳擦掌,用眼睛看着严礼强。

    “大家开始吧,不要把东西损坏,除了家具之外,把能搬出来的财物都搬出来,还有注意房间里与那些床柜之中是否有暗格与夹层,找到暗格与夹层的,赏银百两!”说完话,严礼强挥了挥手,他带着的那一队人,立刻就如下山猛虎一样,冲到了一个个房间里,开始抄起家来。

    有孙冰臣身边的护卫跟着那些军士,他们彼此之间又不认识,倒也不用担心他们会串通做出什么事来,更何况,还有严礼强在一旁盯着呢。甚至就算不盯着,严礼强也知道这个庄园的房间里面有些什么东西,叶天成在这里干了些什么,他完全知道,孙冰臣和梁义节费尽心思想要找的那些东西,他同样知道在哪里,但那个地方,却不能由他说出和找出来,因为叶天成藏着那件东西的地方,太过匪夷所思,他现在要是能找出来,根本没有办法说清楚自己怎么知道叶天成把东西藏在那里的。所以,想要把叶天成藏在这里的东西找出来,还得换一个方式,必须要顺理成章才行。

    像叶天成这种善于伪装的狡猾之人,他不可能没有钱,但也不会把所有的钱都放在这个庄园里,这个庄园里真金白银之类的东西有是有,但还没有到价值亿万的地步,在那些房间里,最值钱的,反而是一些古玩珍品之类的东西。

    严礼强就在一旁看着那些抄家的军士和护卫,把一件件的珍品从房间里搬到了外面的院子里,只是一会儿的功夫,院子里的那些东西,就堆得像是快递收发点的货物一样。

    钱财也找到了,有两箱银子,零零整整,拢共就几万两,也不算多。

    ……

    “严护卫,你来看这里……”严礼强在走廊之中巡视着,看着那些军士护卫把房间里的东西一件件的搬出来,前面有一个房间,几个护卫和军士打开门冲进去之后,立刻就有护卫招呼严礼强过去看。

    严礼强其实已经知道那个房间里放的是什么东西。

    严礼强走到房间里,果然就看到进入房间里的几个护卫军士在对着房间里的东西暗暗咽着口水——这个房间是一间收藏室,房间里的一个个兵器架上放着的东西,都是叶天成的藏品。

    叶天成收藏的摈弃有二十多件,一件件都是珍品,长短兵器都有,其中有一把剑,就放在房间里最显眼的地方,刚才一个军士把那剑抽出来一看,立刻就惊住了,同时也把其他人吸引了过去,看到那把剑不同寻常,这才有人叫严礼强过去。

    那是一把剑身犹如水草一样,通体透着一股绿色的长剑,出鞘的长剑光芒闪动,发出一股绿光,把这收藏室映照得绿油油的,在那剑身的绿光之中,众人似乎还能看到一条奇异的大鱼在游动着。

    看着那把长剑,一干军士都啧啧称奇,眼冒金光,哪怕是傻子,也知道这长剑绝对是宝贝。

    严礼强一走过去,正在围观的那一群人立刻就把那把长剑给严礼强递了过来。

    “乖乖……这长剑里面怎么还有游鱼……这简直太神了,该不会是成精了吧……”旁边的一个军士看着长剑,情不自禁的就感叹出来。

    严礼强接过长剑来看了看,仔细把玩了一下,这是一把用异兽的核晶附灵过的长剑,的确是宝贝,不过严礼强仔细看了看,虽然他不是行家,不过他感觉这把附灵的长剑比起他在剑神宗百兵楼中看到的那一把附灵的长剑,似乎还要差了一截,这把长剑样子虽然漂亮,但却少了他在剑神宗百兵楼中看到的那把长剑身上震人心魄的煞气。

    “这不是要成精,这应该……应该是长剑锻造过程之中的附灵手段……”严礼强假装犹豫的说道。

    “啊,严护卫,什么是附灵?”旁边立刻有好奇的护卫问道。

    “附灵就是再铸造武器的时候把异兽的核晶与武器融为一体,让武器拥有额外威力的一种超绝的技艺,整个大汉帝国,能掌握这门技艺的匠师,都是万人敬仰的人物……”

    “严护卫你懂得真多!”

    “哈哈,我也是在国术馆的时候从书本上看到过这方面的介绍,所以稍微知道一点……”严礼强说着,就把长剑插回到了剑鞘之中,然后递给旁边的一个军士,“把这些东西都搬出去吧,再仔细找找这间屋子有没有暗格和夹层之类的东西……”

    “是!”

    ……

    两个小时后,严礼强这边已经把所有的房间,密道还有暗室都找了一遍,除了发现一些金银财物与不少珍藏之外,还发现了叶天成在这里骄奢淫逸的证据,至于最关键的什么暗格信件之类的东西,大家都没有看到!

    ……

    在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出来之后,严礼强就和梁义节带着的那队人汇合,只是看着梁义节的脸色,严礼强就在回到他那边找到的东西和自己这边差别不大。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严礼强摇了摇头,梁义节的眉头就紧锁了起来,“你带着你那队人来我这边找找,我带着人到你那边找找,互相检查一遍,看看我们有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好!”

    一个小时之后,双方再次汇合,各自都没有发现。

    “那就把东西装车,带回去清点入库,我们先回去给大人复命吧……”梁义节无奈的说道。

    “梁大哥,稍等一下……”严礼强凑过头,在梁义节耳边低语了两句。

    梁义节笑了起来,“行,还是你想得周到,发点银子下去犒劳一下也是应该,这就是大人所说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所有参与的军士护卫每人分了十两银子,军官分了五十两,连带队的工匠也拿了十两银子,守在外面的军士和几个捕快捕头也有份,没有一个人落下,银子发下去,所有人都高兴了起来。

    最后把庄园里搜出来的那些财物珍玩什么的装了整整十多车,让守在这里的军士继续守着院子,不让人进去,梁义节和严礼强则带着人,押着那些东西,返回平溪城……

    ……

    ps: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老虎的支持,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幸福!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