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二百三十五章 秦牧借船

牧神记 第二百三十五章 秦牧借船

    噗通,噗通。

    赤云道人和邵元道人的尸体仆倒下来,秦牧收剑,抬头看去,龙娇男已经走远,那条红蛇的速度很快,不太容易追上她。

    “今天晚上,阴差又有游魂可收了,可惜没能送走龙娇男。这个女子的确要比其他人机灵一些,天波城之战,她也逃脱了。”

    秦牧舒了口气,龙娇男现在只剩下一人了,孤掌难鸣,倘若再敢追来,必死无疑。

    这次战斗之所以如此干脆利索,主要还在配合,赤云道人的修为实力都很是不弱,不比龙娇男逊色。

    赤云道人背负剑匣,说明他最强的便是剑,都天魔王八臂挡剑,可以让秦牧毫无忌惮的冲至赤云道人身边。

    魔猿强在力量大,再加上隙弃罗禅杖和如来大乘经,力量足以将赤云道人打蒙,之后秦牧一剑收割其性命。

    而龙娇男的战力,主要在那条大红蛇身上,那红蛇已经被她炼得快要化成蛟龙了,龙麒麟则正是其对手,力压大红蛇,迫使龙娇男来不及救援赤云道人。

    龙娇男来不及救援,赤云道人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龙娇男逃走的话,秦牧便不可能拿下她了,因为自己追上去的话自己必死无疑,而都天魔王和龙麒麟、魔猿的脚步又追不上她,所以只能任由她逃走。

    “大个子,小雷音寺的小如来没有为难你?”秦牧问道。

    魔猿摇了摇头,指着自己道:“我,号,空。”

    秦牧等了半晌,魔猿说的是他的法号,但是法号哪里只有一个字的?到底他的法号是空什么,还是什么空?

    魔猿理所当然的认为他已经明白了,不再说话。这头魔猿惜字如金,当真是多一个字也不说。

    “你跟着小如来修行也好,小如来也懂得如来大乘经,而且也是异类成道,更好指点你修行。”

    秦牧挥手,道:“我家大人丢了,我还得去寻找他们,不能在此逗留了,有空就回家,灵儿也挺想你的!”

    两人作别。

    秦牧按照阴差所指的方向走去,这次他没有再感觉到龙娇男的目光,想来是这女子认为自己无法杀掉他,所以只能退走。

    “不知道小如来和绫璟道人的战况如何?”

    秦牧虽然很惦记这场战斗,但寻到村长等人更加要紧,他坐在龙麒麟额头上,一路前行,都天魔王则站在龙麒麟背上,四张面孔朝向四个方向,留意周围动静。

    越到大墟深处,异兽便越是强大,有些异兽的本事已经不逊于龙麒麟大红蛇,好在大多数异兽都有着其领地。

    秦牧自幼生活在大墟中,对如何分辨异兽领地很有一手,一路避开这些异兽领地,算得上有惊无险。

    “再往前走,便是东天门了。”

    秦牧回忆自己看过的那张大墟地理图,那里有一处地方叫做东天门。除了东天门之外,还有其他三个地方也以天门命名,正好东南西北四个天门。

    就在此时,龙麒麟停下脚步,嗅了嗅空气,道:“有血腥味。”

    “这家伙是大狗,不是龙麒麟!”都天魔王心道。

    秦牧心中微动:“血腥味?去看看。”

    龙麒麟循着血腥味向前走去,过了片刻,秦牧远远看到一位老道人斜躺在树下,呼呼喘着粗气。

    “绫璟道人!”

    秦牧惊讶道,连忙唤住龙麒麟,让他止步,道:“他在四周布下了禁制,不要踏入禁制之中。”

    绫璟道人有气无力的抬头看了一眼,喘了口气,突然剧烈咳嗽,吐出一口血,道:“剑神弟子眼界不凡,我受伤了,为免得被异兽冲撞,在这四周布下了封禁。”

    秦牧道:“道人,我颇通医术,是否需要帮助?”

    绫璟道人抬手,撤回封禁,想要起身,却动弹不得,气喘吁吁道:“你们过来吧。”

    秦牧让龙麒麟走上前去,来到那株树下,从龙麒麟头上跳下,检查一番绫璟道人的伤势,这老者的伤势颇重,应该是被小如来所伤。

    关键是绫璟道人的年纪比较大,肉身大不如从前,以至于这些伤势变得严重起来,很难自愈。

    秦牧沉吟,取出龙涎,为他治疗外伤,然后取出几枚灵佛丹,修补绫璟道人精神上的损伤。秦牧翻看饕餮袋,他从太学院中买来一些药材,以备不时之需,这些药材数量不多,但给绫璟道人炼制疗伤灵丹应该也足够用了。

    秦牧当即炼制灵丹,手法快速,出神入化,没过多久便将一炉灵丹炼好,让绫璟道人服下。

    绫璟道人起色好了一些,惊讶道:“剑神弟子在医术上竟然还有如此高明的造诣,小道友,你做我徒弟可好?我仇家颇多,你跟在我身边也可以保我安全,你放心,老剑神虽然强横,但我能教你的东西也是不差。”

    秦牧摇头道:“我是天圣教的教主圣师,不能拜入你的门下。”

    “原来是魔教主。”

    绫璟道人挣扎起身,面色肃然,见礼道:“我原本以为高你一个辈分,没想到竟然是平辈的师兄,绫璟见过魔教主。”

    秦牧连忙还礼,道:“绫璟师兄客气。你的伤势虽然没有了大碍,但想要根除隐疾,则还需要调理一下。”

    绫璟道人笑道:“我给你两个酆都币看来是给对了。老剑神还欠我两个酆都币,不过这厮估计是不会还了。这家伙小气得很,当年还斩断了我一根手指头。”

    他张开右手,道:“你看。”

    他的右手无名指断去,是剑伤。

    “如果不是这根指头断了,小雷音寺的小如来哪里能够将我重伤?不过这次他也受伤极重,嘿嘿,这小子没有神医在身边,估计要滚回小雷音寺里苦熬两三年才能痊愈。”

    绫璟道人舒了口气,道:“这家伙比我年轻,身体底子好,当年是前代如来的弟子,与当今的老如来是师兄弟的关系。前代如来临死前将如来的位子传给他的师兄,他心中不忿,觉得前代如来不传位给他,是因为他是妖族,所以就杀出了雷音寺,建立了小雷音寺。对了,你怎么一个人在大墟深处行走。”

    秦牧配了几种药,熬炼药汤,道:“我村里的大人丢了,我出来寻找他们。”

    “村里的大人?”绫璟道人纳闷。

    “就是老剑神还有其他几位大人,其中有玉面毒王,神偷,马王神,还有我天魔教的祖师。师兄有没有遇到他们?”

    绫璟道人错愕,突然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刚刚愈合的伤口裂开,痛得这老者直抽凉气:“老剑神和天魔祖师把自己弄丢了?这两个老混球,他们竟然会把自己弄丢了!”

    他笑得喘不过气来,秦牧连忙道:“别笑了,伤口又炸开了。师兄有没有见过他们?”

    “没有。”绫璟道人摇头。

    秦牧取出马爷、司婆婆等人的画像,道:“那么他们呢?”

    绫璟道人看了一遍,露出思索之色,道:“我见过提着箱子的这个铁匠。他的速度很快,本事比我不弱,我遇到他时还曾经与他较量一下脚力,他一句话都不说,脾气怪得很。这样的强者很难得,但是我却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位高手。”

    秦牧精神大振:“这是我们村的哑巴爷爷!师兄知道他往哪里去了吗?”

    绫璟道人道:“他去了大墟中的一个禁区。那里很是凶险,是大墟中的绝地之一,我追他追到那片绝地前,便停了步,没有进去。他是个哑巴?难怪我与他说话他也是爱答不理。”

    “哑巴爷爷去了大墟禁区?”

    秦牧心中又紧张起来,想了想,又道:“师兄是否听说过无忧乡?”

    “无忧乡?”

    绫璟道人摇头:“没有听说过。”

    秦牧沉吟片刻,绫璟道人经常在大墟中游荡,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也不知道无忧乡在何处,自己寻到无忧乡肯定也是希望渺茫。

    秦牧左思右想,突然道:“师兄,能否再求你一件事情?我想再去一趟死者生界。”

    绫璟道人笑道:“这事简单。等到了晚上,我带你过去便是。”

    秦牧静下心来为他治疗伤势,夜幕降临时分,绫璟道人已经好得七七八八,没有了大碍,当即带着他在黑暗的大墟中行走,道:“死者生界是阎王的领地,这个世界很是神秘,只有夜晚两个世界重叠时才会出现。想进入死者生界,须得有酆都币。我与阎王定下了契约,死后不得进入幽都,只能进入酆都。”

    他四下看去,取出一面令牌,向黑暗中照了照,道:“酆都的来历很古怪,居无定所,一直在大墟中飘来飘去,自成一界,很是神秘。我有酆都的牌子,只要催动这个牌子,便会有酆都的使者前来迎接。”

    正说着,黑暗中一道光亮从两座大山间投射而来,绫璟道人当即带着秦牧向那里走去,那道亮光忽明忽暗,在引领着他们向前走去。

    不知不觉间他们穿过了几座大山,接近那道亮光,只见那亮光是一团鬼火,倏忽间消失不见。

    秦牧胸口,玉佩发出幽光,缓缓飘起,指引着道路。

    绫璟道人带着秦牧等人向前走去,仿佛穿过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前方景色忽变,浩瀚诡秘的死者生界出现在他们面前,无数白骨山只见雾海苍茫,一艘扁舟悠悠驶来。

    绫璟道人带着秦牧等人登船,船上的骷髅撑着篙驶着小船深入迷雾之中,过了良久到了船坞。

    死者生界的石碑就在前方。

    绫璟道人好奇道:“魔教主,你来这里做什么?你的修为太弱,即便出卖自己的魂魄酆都也不会收的。”

    秦牧向前走去,经过已经空无一人的村庄,翻越了前方的大山,看着横在酆都前方的那座庞大无比的月亮船,如同三足巨蟾背负着一个硕大无朋的船体,沉声道:“我来借船出行!”

    “借船出行?”

    绫璟道人怔了怔,秦牧飞速向前奔去,没过多久,他破空而起,几个起落来到月亮船之上。

    他的胸口,自幼便戴在身上的玉佩飘起,迸发出的光芒也变得明亮起来。

    都天魔王四下看去,心中震撼莫名,喃喃道:“这是神造物吗?”

    “无忧乡来客……”

    一片狼藉的月亮船上,空中残星化作火球不断坠落,很是危险,一个诡异的声音传来,颤声道:“你是无忧乡的人!你来做什么?我不是叛徒,我只是逃跑了!他们的死不怪我,嘿嘿不怪我,我只是胆子小而已……”

    秦牧循着声音向前走去,来到月亮船的中枢所在,几根巨大的柱子之间,一张方圆数亩大小的面孔贴在地面上,惊恐的看着从秦牧胸口飘起的玉佩。

    “不怪我,我没有背叛我的族人——”那个面孔尖声叫道。

    秦牧迟疑一下,吐出一口浊气,伸出手掌向其中一根柱子碰去。凌云道人皱眉道:“我到过这里,这里没有其他东西,只有这个疯子。这些柱子我也检查过,没什么异样。”

    “不要摸!”那张面孔绝望的叫道。

    秦牧的手掌触碰到那根巨柱,突然无比恐怖的力量向他体内涌来,疯狂的涌入他的体内,他的身体之中传来噼里啪啦的爆响,身躯越来越高,越来越大,那涌动的神力滚滚而来,让他的肌体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觉得尾骨在疯狂生长,很快身后便长出第三条腿,稳稳站在地面上,他的腋下也有骨骼血肉在飞速长出,化作一条条手臂。

    嘭!嘭!嘭!

    秦牧一只只手掌探出,握住了其他几根巨柱,他四周的一切仿佛在飞速缩小一般,其实四周的东西并没有缩小,而是他在变大,变高。

    他的身体中传来轰隆轰隆的冲击声,那是月亮船中神力在改造他的身体,轰鸣声是一座座神藏洞开的声音,眨眼间六合、七星、天人、生死等神藏统统开启,接着神桥神藏洞开,一道神桥直达彼岸!

    秦牧忍不住怒吼,怒吼声中,巨大无比的月亮船缓缓站起身来,残月横空,飘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