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四十三章:休戚与共(3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四十三章:休戚与共(3更求月票)

    等到邓健回来,已是接近傍晚时分了,他进来了文史馆了,便走到了陈凯之的身边道:“事情办妥当了。”

    陈凯之朝他点头,等他抬眸而起,却见那王保一脸狐疑地朝这里看来,他的目光里透着浓浓困惑之意,面色也是有些变了。

    想来……他一定是有一些紧张吧,心里必定是在疑惑他们这师兄弟二人在搞什么名堂吧。

    陈凯之故作没有看到王保投来的目光,而是压低了声音对朝邓健说道:“师兄,明日我叫人送一些银子给你。”

    “嗯?”邓健一怔,微微皱眉,可随即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居然默默地接受了。

    想要办事,就得有银子,这一点,邓健懂,所以有的人中饱私囊,不断地往上头塞银子,形成利益共同体。

    而像邓健这样的清流官,是没有机会和人成为利益共同体的,那么……就必须有一笔活动的经费。

    对于邓健的变化,陈凯之也不知是喜还是忧。

    倒是和师兄一起下值走出翰林院后,却冷不防的看到那位张学候张忠站在外头。

    张忠一见到陈凯之,便如一把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一脸焦急之色地道:“陈学子,陈学子,快,快来。”

    陈凯之只好示意师兄先走,自己则疾步到了张忠的面前,一脸困惑地问道:“学候因何事如此着急,发生了什么事?”

    张忠看了陈凯之一眼,却没有半分学候应有的气度,而是心急火燎地道:“出事了,圣公……出事了。”

    陈凯之很直接地在心里接口道:圣公出事,跟我有毛线的关系。

    不过陈凯之自然不能如此说出口,面上还是显露出了几分焦灼之色,一脸担忧地看着张忠。

    张忠深深看着陈凯之,很是难过地说道:“这件事,关系重大,我和你说了之后,你决不可透露任何人,否则……要仔细脑袋了,你需知道,这衍圣公府,亦有一支武卫的。”

    他将陈凯之拉到了一边,将声音压得低低的道:“衍圣公府就在不久前,送来了快马加急的书信,传来的消息是,圣公大病,性命危在旦夕。”

    陈凯之先是有些惊愕,后反应过来,便点点头,很惋惜地说道:“啊,真是遗憾,圣公还有几日的性命,要不要随礼?”

    “……”张忠顿时无言以对,一双眼眸古怪地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这几日,是遭遇了不少人的过世,尼玛的,随礼的事记忆犹新啊,他甚至心里想,若是圣公死了,自己这个学子,不会又被人坑吧,这一次一定要打听清楚了。

    张忠却是眯着眼,热切地看着陈凯之,徐徐跟他道来:“你还没明白?这圣公的病因,是因为体内燥热。”

    体内燥热?

    陈凯之顿时一呆,满是不可置信地问道:“圣公也吃五石散?”

    “是仙药!”张忠显然觉得陈凯之言辞有问题,病态的面上冷冷的,格外郑重地纠正道:“五石散是五石散,仙药是仙药,你万万不可混淆了,否则……”

    否则圣公的名誉就毁了,可别瞎说呀。

    陈凯之也不由对此谨慎起来,很是认真地点头道:“这么说来,还赶得及救治吗?”

    张忠便皱着眉头道:“无论如何,你赶紧开一个药方,我亲自快马加急送去曲阜。”

    陈凯之点头,衍圣公的命也是命,何况能治好衍圣公,也算是一桩功劳,而至于衍圣公是不是抽烟喝酒玩nv人,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时间紧迫,陈凯之连忙将张忠领回了文史馆,取了纸和笔,大致问了病情,便要下笔开出药方,可笔刚刚要落下,陈凯之却突然将笔收了起来。

    “怎么,要火烧眉毛了,多一些时间,便多一些……”

    陈凯之突然侧目看张忠,淡淡道:“我这药方,有千种变化,错了一点点,不但不可以救人,甚至还可能昂人丧命,所以……”陈凯之很认真地道:“所以,我看还是我亲自配药,叫人送去曲阜吧。”

    张忠先是一呆,可随即就明白了陈凯之的意思了,这陈凯之是想留一手啊。

    之前的药方已经泄露了,不过陈凯之显然需对症下药,所以知道一个药方没有用,可若是陈凯之再根据病情写出第二个药方,那么就不难被人推算出这些药的原理了。

    张忠却是怒气冲冲地道:“若是耽误了圣公的性命,只怕你吃罪不起。”

    陈凯之奇怪地看着他,有些不悦地说道:“张学侯,你的命是我救的吧?”

    “你……是什么意思?”张忠一怔,满是不解地问道。

    陈凯之道:“以后张学候能保证,将来不会复发,需要我救张学侯的命?张学侯怎么不知恩图报,竟还要威胁我吗?”

    张忠脸色一变,他顿时明白了陈凯之的意思了!

    是啊,那五石散,自己怕是还要吃下去的,若是再发生上次的情况,陈凯之若是不出手,那就死定了,可以说,自己的命算是捏在陈凯之的手里呢。

    只是……

    此时,陈凯之笑了笑道:“你啊,为何不明白,现在你我已经是休戚与共的关系了,所以关系这药的事,你得去曲阜帮我解释,就说这药方,千变万化,不知病情,根本没法轻易下药。药方有几百种呢,而且还是我陈家的祖传秘方,传男不传女,决不可外泄。外泄就是大不孝,上一次为了救你,才泄露了一个方子,这已是万死之罪了,张学候,望你能体谅我的苦衷才是。”

    这小子,这是讹上他了?

    张忠心里想,可细细去思考,这哪里是讹上了他,分明是想敲诈衍圣公啊。

    当然这些话,陈凯之没有说透,何况人家只是告诉他,人家只负责治病,但是绝不会透露出秘方,这是人家祖传的至宝,似乎就算只是肯拿出来,愿意救你性命,就已经是很厚道的了。

    尤其是陈凯之那一句,现在大家是休戚与共,张忠瞬间便明白了,自己回到曲阜之后,就必须得向着陈凯之说话,否则大家一起玩完。

    现在时间紧迫,他已没工夫和陈凯之耍嘴皮子了,便忙道:“就请陈学子赶紧配药吧。”

    “一个时辰之后,你在学宫门口等我,到时我将药给你。”

    陈凯之是个谨慎的人。

    张忠只得点点头,乖乖答应。

    现在无论陈凯之说什么,他都得答应,不但是因为救人如救火,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小命,某种程度而言,也被陈凯之掐着呢。

    陈凯之出了翰林院,直接骑上了白麒麟,很快的绝尘而去。

    而张忠却不得不坐上了马车,可他哪里追得上陈凯之。他坐在马车上,心里却是有些震惊。

    这天下人,无不对衍圣公敬仰万分,若是有机会能够给衍圣公救命,莫说玩这等花样,不痛哭流涕,感觉自己祖坟冒了青烟,祖宗积了德,就算是不敬了。

    可这个……家伙……

    似乎对于圣公,全无敬意,到了这个时候,竟还如此冷静地谋划。

    他……真是读书人出身吗?那四书五经,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而陈凯之,则是快速地配了药,为了防止药方被人破解,他还在里头加了一些无害的草药进去。

    配好了药后,赶到了学宫门口,这张忠早就在此等候多时了。

    陈凯之不疾不徐地下了马,将药交给张忠,边道:“张学侯,救人如火,想必现在,你一定急着赶回曲阜去,在此,望你一路顺风。”

    张忠看了陈凯之一眼,眼中却浮出了些许余虑,忍不住道:“这药,当真有效吧?”

    虽然自己是被这人救了,可是张忠却有一点儿的心虚,这可是衍圣公啊,稍稍出了一丁点的差错,都是万劫不复的。

    陈凯之便道:“我有九成把握。”

    九成……

    张忠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只是事到如今,还能如何呢?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他点点头:“那么,再会!”

    “慢走。”陈凯之朝他作揖。

    张忠命人取了马来,此时,他不得不快马加急地赶回去了,能不能救命,就看手里的药了。

    送走了这张忠,陈凯之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唯一还令他震撼的便是,这衍圣公,竟也吃五石散,陈凯之对于这五石散,是极为厌恶的,原以为只是在贵族间流行,可万万料不到,这万世师表牌坊之下的圣人之后,竟也和那些声色犬马夜夜笙歌的人没有什么分别。

    陈凯之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倒是想起了吾才师叔在不久前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禁一笑,口里喃喃道:“人哪,果然都是这么回事。”

    随即,他入了学宫,一路上山,心里又不禁在想,若是衍圣公当真救活了,会如何呢?

    这救人,总不能白救了吧。

    上了山,他想起一事,又命了人预备好一万两银子,送去了邓健那里。

    对于这个师兄,陈凯之是吝啬不起来的,他依旧还记得,当初自己初到京师时,和师兄一起生活的样子,也不会忘记,这个师兄曾对自己的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