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一百八十九章 敬畏

白银霸主 第一百八十九章 敬畏

    刚刚从孙冰臣所在的大厅之中出来,在把柳全忠和图春云交给孙冰臣身边的一干护卫看守好之后,严礼强就看到了梁义节。

    看到梁义节的时候,严礼强悄悄把梁义节拉到了一边,小声问道,“梁大哥,怎么现在庄园里有那么多的游侠儿,刚刚来的时候看到几个,吓了我一跳,还以为庄园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不用担心,来到庄园之中的那些游侠儿是孙大人早就安排好的,是和我们站在一起的……”梁义节笑了笑说道。

    严礼强惊了一下,“难道前些日子过山风在平溪城闹事,大人已经把那些游侠儿派来了?”

    “当然,不然你以为大人什么准备都没有就来平溪郡吗,刚好那段时间大批游侠儿在平溪城聚集,大人就顺水推舟,把那几个游侠儿派来了,这些日子,那些游侠儿早已经搜集到了叶天成不少的罪证,正因为已经罪证确凿,大人才动的手。”

    “那些游侠儿怎么会听大人的命令呢?”

    “哈哈哈,这个嘛,你只要在大人身边多待几天就知道了,游侠儿只是那些人的一个身份,那些人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明王宗的弟子,大人与明王宗的关系非比寻常,让几个明王宗的弟子帮忙做事,一句话就够了!”梁义节似乎心情不错,他说着,重重的拍了拍严礼强的肩膀,用欣赏的眼光看着严礼强,“刚才在大厅之中,礼强你表现不错,原本我还以为你当时不敢出手呢,没想到叶天成朝着大人冲过去的时候,你居然第一个冲了上去,毫无畏惧的与叶天成对碰,这才是大人身边侍从该做的事情,不枉大人看中你!”

    严礼强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嘿嘿笑了笑,“刚才我也没想那么多,只是看到叶天成要对大人动手,我自然不能在一旁看着……”

    “只要叶天成和他的几个主要党羽被我们拿下,这平溪城就乱不起来!”经历过刚才的那一幕,梁义节对严礼强的态度,一下子又上了一个台阶,变得更亲切了,有一种真正拿严礼强当自己人的感觉。

    “梁大哥,我听说叶天成可是甘州叶家的三叶之一,孙大人在平溪城拿下叶天成,那叶家如何肯善罢甘休,要知道叶家在甘州,特别是在威远郡,可绝不是一般家族能够比拟的,这个……平溪城这边没事,威远郡那边会不会弄出什么乱子……”严礼强半是好奇半是忧虑的问道,毕竟孙冰臣和梁义节都不是甘州本地人,他们做事顾虑得要少一些,而自己的家就在甘州,自己今日所为,在孙冰臣和梁义节眼里算是表明了心迹,得到了他们的信任,但在叶家人的眼中,却已经是上了贼船,将来要和叶家不死不休了,就算只为自己的父亲考虑,严礼强也要有点准备才行。

    “孙大人这次巡视西北,就是冲着叶家来的,这叶家为了一己之私,勾结沙突人,暗地里做了不少人神共愤之事,已经是甘州和帝国的毒瘤,必须要被铲除,你放心,大人今天晚上在平溪城拿下叶天成,甘州刺史雷司同大人那边,也在今天会有所行动,叶家再势大,也不是朝廷的对手!”梁义节杀气腾腾的对着严礼强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严礼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想到自己上一次的经历,严礼强也只能感叹,自己带来的这蝴蝶效应,也实在太恐怖了。上一次,就算自己挂了,但几年之内,叶家一切都好好的,叶天成依然还是这平溪郡的郡守,而这一次,自己活了下来,从叶逍被平溪城中的民众打死的那一晚开始,所有的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礼强你今天辛苦了,后面也没有什么事了,你如果觉得累了,就去休息吧……”

    “我这边也没有什么事,真要睡也睡不着,就在这里帮着梁大哥你一起看守这些囚犯吧!”

    ……

    对于孙冰臣拿下叶天成与迅速安定平溪城的整个过程,严礼强与其说是一个参与者,不如说是一个适逢其会的见证者。

    在整个过程之中,他只是有幸看到发生了什么,以及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他本身,并没有决定事件的进程,更没有起到什么不可代替的作用,甚至是一直到孙冰臣和梁义节和颜悦色的让他去休息的时候,有些事情他还没有想明白。

    上辈子他看那些穿越,那些主角穿越到异世界后,总是能轻轻松松大杀四方,那些异世界的人物,一个个总像是智商不及格一样,被那些主角随随便便耍得团团转,而这一次,但他真正在这个世界重活一次,他才知道,谁要把别人当傻瓜,那他自己才是最大的傻瓜。

    严礼强自问自己的智商就算比不了爱因斯坦,但也算得上是聪明人,但是,就是以他的智商,也是在想了一个晚上之后,才稍微看明白一点到底发生了什么。

    正是因为在看明白之后,对孙冰臣这个巡查使,严礼强才真正感到了敬畏。

    严礼强觉得,从一开始,孙冰臣让自己做他的侍从的时候,就是在给叶天成放烟幕弹,在迷惑着叶天成。

    自己的能力或许有让孙冰臣欣赏的地方,但是孙冰臣提拔自己,却绝不是仅仅出于对自己的欣赏。

    如果自己是叶天成,看到来到平溪城的巡查使毫无顾忌的提拔了一个出身平溪城的少年到自己身边做侍从,心中会怎么想呢?只会有两个想法,第一个想法,就是孙冰臣身边能用的人不多,第二个想法,就是孙冰臣对自己没有提防之心,如果孙冰臣这次来平溪城真想要做对叶天成做点什么,那么,只是仅仅见了一面,孙冰臣就临时在平溪城中提拔一个不知根底的少年在自己身边,那就是大忌,孙冰臣难道就不怕那个少年是叶天成的人吗?

    估计正是这一步,让叶天成一下子放松了对孙冰臣的警惕。

    而麻痹叶天成的并非只有这一步,而是很多步。

    这些天孙冰臣在庄园之中坦然接见那些官员……

    孙冰臣对平溪城走马观花的巡视……

    甚至是孙冰臣决定要对叶天成动手之前让随行的护卫和仪仗收拾东西……

    这一个个的烟幕放出来,叶天成想不被迷惑住都不行,正因为有了这些准备,所以今晚真正要动手的时候,叶天成来到庄园之中,才会毫无准备,根本想不到孙冰臣会对他动手。

    而实际上,早在孙冰臣来平溪城之前,那些与他站在一起的游侠儿,就已经先一步来到了平溪城,暗中做着准备,编织着能把叶天成罩住的罗网。

    甚至是就连那个和叶天成动手的侍女,都早一步就潜伏在这庄园之中,就等着一举拿下叶天成,叶天成在这个庄园之中布满的那些眼线,反而让叶天成看不清真正的危机。

    孙冰臣今夜动手,却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早有预谋,和甘州刺史雷司同有了默契和联动。

    这平溪城和甘州城距离可不算近啊,两地传递一个消息,快马也需要两天时间,孙冰臣和雷司同的默契与联动,自然需要时间商量协调,而这个商量协调的时间哪里来的——估计就是孙冰臣在平溪城中走马观花的那几天完成的。

    而这还不是让严礼强最佩服的,最让严礼强佩服的,是孙冰臣对皇甫千麒的把控和自信,知道只要他一拿下叶天成,皇甫千麒绝对会站在他这一边,能迅速把平溪城的局面稳定住,这才是孙冰臣敢带着一百多个人就来到平溪郡把郡守拿下的底气所在。

    不动时风平浪静,一团和气,动时天崩地裂,雷霆万钧!

    这样的手段,谋略,判断力还有决断能力,说实话,就算严礼强有着两辈子为人的经验,也是望尘莫及的。

    ……

    这一天晚上,严礼强就和梁义节守在那个院子里,一边守着,一边想着其中的道道。

    不时有被抓获的人被送到他们看守的这个院子中来。

    有的人是那些游侠儿送来的,还有的,则是皇甫千麒手下的军士送来。

    等到天亮的时候,平溪城风平浪静,他们院子里关押着人数已经增加到了几十个人,叶天成及其党羽被一网打尽,整个平溪城,完全落在了孙冰臣的手上,第一批的告示,已经贴了出去……

    等到了天亮两个小时之后,孙冰臣让人来告诉严礼强和梁义节,已经可以把这些人押到平溪城的大牢中去了……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