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二百三十一章 杀僧

牧神记 第二百三十一章 杀僧

    “金刚无能胜!”

    半痴和尚周身佛光大炽,筋躯膨胀,高约三丈六,手中的九环禅杖也跟着变大变长,如同一尊大佛脑后立着一轮大日。

    这便是佛门的金刚无能胜功,一种肉身神通见长的功法。

    佛门功法分为多种,有的以心境见长,修炼法术神通,有的以智慧顿悟见长,修炼刀法剑法,有的则是战技流派,以肉身神通见长。

    而金刚无能胜功走的是战技流派,但是与其他的战技流派不同,其中又夹杂着一些法术,然而又不同于霸山祭酒的战法合流,金刚无能胜功的法术藏在禅杖或者念珠之中,日常修行,带着禅杖和念珠,不断诵念佛经,将自己的恶念炼入念珠,将佛经中的神通炼入禅杖。

    等到战斗之时,便可以将念珠中的恶念释放出来,化作穷凶极恶的战斗姿态,而禅杖中的法术也是他们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制胜手段!

    半痴和尚冲来,虽然佛光大炽,但是这尊佛却如同寺庙里的金刚夜叉,面目凶恶狰狞,禅杖狠狠向秦牧砸下!

    秦牧已经体会过他的金刚无能胜功的强大之处,这门功法在施展出金刚夜叉之身后,刚硬无比,甚至可以硬抗少保剑的攻击。

    而且力量之大匪夷所思,甚至将秦牧的宝船压得沉入云层。

    秦牧催动霸体三丹功,身躯摇动,突然天空中一道金光射来,涌入他的体内,让他的肉身起了变化,化作一尊金神,虎爪白毛,足踏双龙,长着虎首,吊睛白额,手中金气化作一口青铜钺,形似大斧。

    秦牧左耳挂着一条金蛇,嘶嘶作响,吞吐金气。

    他施展得是太白星君金侯真功,神化为太白星君的形态,掌控天下金气。

    五曜境界蕴藏着很多秘密,秦牧本身便在五曜境界上的造诣极高,再加上延康国师的指点,修成了五大星君的神化形态,早已经超过了其他五曜境界强者不知凡几。

    “果然是妖魔的法术!”

    半痴和尚见他身体变化,冷笑一声,禅杖九环飞舞,嗡嗡膨胀,如同挂着九个金环的大锤,轰然砸落!

    一声剧烈的震动,秦牧的青铜钺与九环禅杖碰撞,两两爆发出恐怖的力量,秦牧被震得连连后退,足下双龙飞出,攀在半痴和尚身上,将他双腿缠住,而九环禅杖上的九个金环呼呼飞出,接二连三撞击在秦牧的脑门上,打得火光四溅,将秦牧打翻十几个跟头。

    半痴和尚毕竟是六合境界,已经是神通者,手段多多,双足用力一崩,将两条金龙崩碎,抄起禅杖纵身跃起,身在半空中九个金环呼啸飞回,依旧落在禅杖上。

    轰隆!

    半痴和尚挥杖砸下,禅杖砸在秦牧身上,秦牧双足站在地面上,身不由己向后滑去,将地面犁出一道深坑,手中的青铜钺已然被砸得破碎。

    半痴和尚迈步冲来,速度极快,几起几落便来到他身前,禅杖向前递出,又是一声巨响,将秦牧捣得立脚不住,向后飞去。

    那禅杖嗡嗡震动,九口金环当当撞在秦牧胸口,将他砸出百丈之外,压倒成片树木。

    “须弥印,咄!”

    半痴和尚腾空,呵斥真言,一掌向秦牧落下之地拍下,大地震动,树木倒伏,出现一个半亩大小的手印,深深印入地底。而在这掌印上方还有一座须弥山的虚影,无数佛经符文围绕这座山峦虚影旋转。

    “阿弥陀佛,魔道妖孽终于授首伏诛,成全了小僧一段功德。”

    半痴和尚落地,一手拄着禅杖,一手放在胸前稽首,站在掌印外,施礼道:“小僧非好杀之徒,而今施展雷霆手段,不过是为了天下除害,不得已而为之。小僧当为教主诵一段往生经,送教主冤魂往生极乐,不再作恶……”

    他正要诵经,突然毛骨悚然,急忙纵身而起,地面裂开,一根根金气尖刺破地而出,疯狂向上空刺去!

    半痴和尚禅杖向下顿去,九环四下荡开,将一根根金气尖刺撞碎,然后便见须弥山虚影崩塌,无数金气汇聚,化作数不清的剑光,剑光聚成一道,长达十多丈,叮的一声刺在半痴和尚胸口。

    半痴和尚吃痛,被那道剑光刺破胸口,猛然爆喝,脖子上的念珠中传来佛音,震荡间念珠中涌出佛经符文,经文如环,一层层经环扣住那道剑光,不断旋转,总算将这一剑挡住。

    就在此时,突然半痴和尚身前水光一闪,但见面前大浪滔天,巨浪前方,秦牧化作人首赤发蛇身的水侯辰星君形态,手持三叉戟。

    三叉戟向半痴和尚刺去,巨浪滔天,化作一个巨大的掌印向半痴和尚碾压而来。

    半痴和尚爆喝,佛光大炽,抬手便挡,突然感觉到无边的力量袭来,被这股巨浪狠狠拍飞。

    而那三叉戟刺在他的胸口,化作三头龙,顶着他的身躯呼啸向前撞去。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三头龙和滔天巨浪碾压着这和尚冲击在地面上,将大地压出一个大坑。

    水浪散去,半痴和尚连忙站起身来,迎面便见一个牛首人身足踏两条火龙的怪物冲来,那怪物眉心牛眼张开,一道火光疾如闪电平平斩来,半痴和尚抬手挡住自己的脖子,手掌吃痛,两根指头被切了下来。

    他心中有些慌乱,一手握紧九环禅杖,禅杖如锤,杖头呼啸膨胀,越来越大,像是一堵山头向前砸去,另一只手捏印,印法向前拍去。

    秦牧神化为火侯荧惑星君形态,怒声咆哮,力大无穷,背后出现一个火葫芦,将这火葫芦抱入怀中,熊熊真火从火葫芦中喷出,大火将九环禅杖烧得赤红,不断有金液流出。

    半痴和尚吃了一惊,九环禅杖是他辛辛苦苦炼就的灵兵,经过佛法加持,竟然也挡不住这葫芦中的真火,倘若被烧得熔化,他便失去了一大利器。

    不过现在容不得他细想,只能拼着灵兵被毁,硬着头皮也要将秦牧砸死!

    嘭——

    火葫芦被砸得炸开,秦牧脚下两条火龙也被震得粉碎,半痴和尚的须弥印紧跟而至,突然秦牧身躯一摇,半空中一道青色光芒激射而来,秦牧身躯化作人首鸟身鸟足的木侯岁星君形态,背生双翅,足踏两条青龙,振翅而起,避开须弥印,来到半痴和尚上空,手中柳鞭迎面打来。

    半痴和尚抬手便挡,刚刚挡住这柳鞭便感觉到不妙,那柳鞭竟然无比柔软,如同青蛇一般缠住他的手臂,接着柳鞭突然疯长,向他身上缠绕而去。

    眨眼间柳鞭便粗如水桶,变成一株柳树将他死死缠住。

    与此同时秦牧脚下两条青龙却在缩小,变成两条青气钻入他的鼻孔之中。

    “来也空空,去也空空!六感六识,封!”

    半痴和尚封印自己的感官,那两道青气无法钻入他的体内,随即被他以佛光炼化,他脖子上的念珠一个接着一个爆开,更多的恶念从念珠中涌出,返回他的体内。

    半痴和尚恶念大作,咆哮一声,肉身再度膨胀,将那柳树震得粉碎,怒吼道:“佛爷爷发怒,老天爷都要让步!妖孽,给我死来!”

    他刚刚吼出这一嗓子,秦牧身形再变,化作人首蛇身,身后浮现出承天之门,手持两把杀猪刀,迎面冲来。

    只听当当当的爆响不绝,半痴和尚周身的佛光与火光不断冒出,被杀猪刀砍中身体却没有任何伤痕。

    “佛爷爷乃是金刚之身,无物可破!”

    半痴和尚面目狰狞,手中禅杖大开大合,疯狂砸下,秦牧双刀与他的禅杖碰撞,巨响迸发,让四周山林中的鸟兽疯狂逃窜。

    突然,秦牧手中的双刀啪啪爆裂,承受不住两人的巨力炸开,而半痴和尚手中的禅杖也自炸开。

    “死!”

    半痴和尚怒吼连连,拳重如山,一拳又一拳向他轰去,秦牧怒喝,筋躯暴涨,周身弥漫电光,催动雷音八式,青龙绕体,与他以硬碰硬!

    两个小巨人在山林中大打出手,突然少保剑飞出,闪电般刺入半痴和尚脑后的大日之中。

    半痴和尚吃了一惊,连忙抬手便挡,就在此时,秦牧一拳轰出,有如大日高照炼神魂,半痴和尚神魂动摇,未能挡住那道剑光,被少保剑将他脑后大日刺碎。

    他的金刚无能胜功顿时被破,身躯开始缩小,秦牧一拳轰出,半痴和尚体内骨骼大震,闷哼一声,向后退去。

    秦牧拳如狂风暴雨,疯狂向他轰去,半痴和尚吃痛,心中越来越惊,连忙转身撒腿狂奔,几个起落间便腾空而起,向天上逃窜而去。

    秦牧顿了顿,抬头看天。那和尚逃窜速度极快,几个呼吸便逃出六七里地,这才停下来,脚下生出莲花托住他的身体,心道:“这魔头厉害,手段太多,不过速度却不快,追不上我。我还可以重整旗鼓……”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听轰隆一声震动,半痴和尚急忙看去,不由骇然,只见秦牧双足如飞,破空而来,速度之快让他几乎看不清!

    轰隆!

    秦牧一拳轰在他的面目上,半痴和尚的整张脸凹了进去,九龙驭风雷的力量贯穿,冲入他的头脑中,猛然炸开。

    半空中,四十五条带着血光的青龙张牙舞爪,咆哮怒吼,青龙中间一具无头尸体跌落下来。

    “蠢和尚,我可以让你先跑十里。”

    ————家里来客人了,更新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