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镇墓兽>镇墓兽 第六十四章 妖怪博物馆

镇墓兽 第六十四章 妖怪博物馆

    “当然,妖怪博物馆嘛!”光嘻嘻笑着,“妖怪的气味。”

    果然,她看到了妖怪。

    九色的赤色鬃毛炸起,女孩尖叫一声,秦北洋扶着才没摔倒。

    严格来说,她看到的是妖怪的尸体。

    一个庞大的妖怪,长着硕大的脑袋,血红色脸庞,光秃秃的头顶,只有几撮短发。它有五个犄角,十五只眼睛,腰部系着兽皮,绝对是个可怕的恶鬼。

    “这是酒吞童子。”

    老婆婆阴惨惨地在他们身后解释。光拍着心口说:“不对,婆婆,酒吞童子不是世上第一的美男子吗?”

    “酒吞童子是一只恶鬼,他只是变幻成英俊少年的模样,诱骗像你这样美丽的处女……”老婆婆笑盈盈抚摸光的脸颊,“再把她们吃了!”

    光缩到秦北洋身后,九色蹲伏在地上,对老婆婆虎视眈眈。

    下一个妖怪,上半身是个赤裸的美女,无论胸还是脸,那都没得说,十八九岁的妙龄少女。至于她的下半身,居然是一只金色的狐狸,还有九条尾巴,发出浓浓的狐臭气味。

    “九尾狐玉藻前?”

    老婆婆点头道:“妹妹,你真聪明!”

    “其实啊,这个九尾狐,原本来自中国,《封神榜》里的妲己就是她。”

    “这个妖怪专门变成美女来诱惑君王,后来被安倍晴明所斩杀。所以啊,妖怪博物馆,就要开在安倍晴明大人的墓所之后,才能托阴阳师的福气庇佑,压住这些妖怪的邪气,不让它们作乱人间。”

    “我听说,安倍晴明的母亲就是一只白狐,养育安倍晴明直到五岁才显出原形。”

    秦北洋故意插了一嘴,不让光的注意力被老婆婆勾去。

    第三个妖怪,不出所料,就是日本三大妖怪之首的大天狗了。

    天狗的尸体已经萎缩,只剩下个骨架和皮囊,仍能看出大红色脸庞,高而直的鼻子,长臂猿似的体型,原本应极为高大。旁边有团扇、宝槌、修验僧服、高齿木屐……

    光看得津津有味,不再有刚开始的恐惧,反而缠着老婆婆问这问那。下一个房间,越发幽暗。九色的琉璃色眼球,发出绿色闪光。

    她看到了一个女人。

    赤裸的女人,皮肤已经干瘪,近似一具干尸,却有一双大乳房,肚子鼓胀,仿佛身怀六甲的孕妇?这又是什么妖怪?光才发现,女人背后长着大鸟的翅膀,下半身披满羽毛。

    老婆婆搂着光的肩膀说:“妹妹,别害怕,她是姑获鸟。”

    “姑获鸟?”秦北洋想起来了,“中国古籍里有,又名‘夜行游女’、‘天帝少女’或‘鬼鸟’。姑获鸟为产妇鬼魂所化,常在夏夜活动,披上羽毛变成鸟,脱下羽毛化作女人,最爱偷取别人家的孩子抱养。”

    光的嘴唇皮哆嗦着问:“她会来偷我吗?”

    “不会,她死了,这是妖怪的尸体。”

    “妖怪会死吗?”

    秦北洋问。老婆婆阴沉地回答:“会!”

    他们看到了第五个妖怪。

    貌似三四岁大的小孩,全身覆盖坚硬鳞片,浸泡在一个大玻璃缸里,像被泡酒的死胎。它长着一副鸟嘴,青蛙四肢,猴子身体,还有乌龟壳,头顶有个小碟子。嘴里四对尖牙,细胳膊细腿,只有四根手指,并且连着蹼。秦北洋趴在玻璃缸边细看,竟还有三个肛门。

    “难道说,这就是……河童?”

    光已目瞪口呆,老婆婆微笑着说:“对啊,对啊,这就是妖怪河童的尸体。”

    小女孩接着问:“世界上到处都有妖怪吧?”

    “嗯,妖怪太多了。但是呢,最厉害的一种妖怪,是躲藏在古墓里头的。在日本,几乎已经见不到了,但在中国还有很多。它就叫——镇墓兽。”

    老婆婆神神叨叨说完,笑眯眯地看着九色,伸出干枯如树根的手,要抚摸这头幼兽。

    就当秦北洋要把九色拽开,它竟凶猛地张开嘴巴,咬掉了老婆婆的两根手指。

    光开始尖叫,秦北洋也心惊胆战——九色从来不咬人的!

    然而,老婆婆居然没倒下,甚至伤口都没流血,从原来断裂的手掌上,又长出两根新的手指——并且是少女般的葱玉白嫩。

    她向九色伸出另一只手。小镇墓兽也不客气,干脆把她的整只手都吃了。结果,老婆婆长出了一只新手,羊脂白玉似的光滑,仿佛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然后,老婆婆笑眯眯地把头伸到九色的跟前。

    就当九色要把她的脑袋整个咬下来,秦北洋猛然将它拖回去。一旦九色咬掉老婆婆的脑袋,她就会长出一个妙龄少女的人头,恢复青春豆蔻的容颜!

    老婆婆才是妖怪博物馆里的第六个妖怪,也是唯一活着的妖怪。

    “为何不咬我?”

    她伸出少女的手,冲向秦北洋和九色的跟前,十二岁的光在尖叫。

    突然,房间四周长出许多藤蔓,结结实实地捆住了秦北洋与光。老婆婆的头发竖直,渐渐变成蔓延的根须,犹如三千烦恼丝,铺满整个房间,从门窗到天花板……

    小镇墓兽开始呕吐,痛苦地在榻榻米上翻滚,吐出刚才咬下的东西,竟然是一团污秽肮脏之物,变成蜈蚣和蚯蚓钻入缝隙。

    九色变身了,头顶长出雪白鹿角,白毛化作青铜鳞甲,在这幽暗如同地宫的环境,恢复为幼麒麟镇墓兽。

    老婆婆妖怪看着它,目光贪婪地闪烁:“你就是镇墓兽!我等了整整九百年……我等你把你我吃了,等你让我变成少女,等你把我带走……我要你!”

    不知道多少岁的老妖怪,疯狂地扑向九色,就像前世的情人。她虽老,动作却如闪电,骑在镇墓兽的后背,把头凑到九色嘴边,想要让它把自己吃了!

    秦北洋拼命挣扎,却难以逃脱坚硬的藤蔓,徒劳地越绑越紧。

    “我要你……我要你……我要你……”

    老婆婆骑在九色身上呢喃,声音越来强烈,也越来越年轻。最后,她变成少女的娇吒,任谁也抗拒不了。眼看镇墓兽就要把她吃掉,秦北洋狂叫着“不要”,九色一旦吃掉这个妖怪,就像吞下几百年积累的毒药,反而会损伤镇墓兽的脏器与功能。而新鲜的美女头,一旦替代了老婆婆,不知又要兴风作浪害死多少男人?

    忽然间,这间妖怪博物馆的密室里,传出一个真正的小女孩的歌声——

    あるはなくなきは数そう世の中に

    あわれいづれの日まで歎かん

    声音悠悠扬扬,穿透墙壁与屋顶,与旧历正月的雪融为一体,似乎召唤出沉睡在大门口的安倍晴明大人的灵魂。

    这是一首古老的和歌,五句三十一个音节,按照五七五七七的顺序排列。秦北洋竟然听懂了大概意思——

    在这生者永别、逝者数增的世界上,叹己何时辞世?

    老婆婆妖怪,立时陷入深思,似被和歌所打动……

    她嘤嘤地说:“我不是妖怪,我本来自中国,徐福东渡日本的三千童男童女之一。我是徐福大人身边的侍女,偷服下他的长生不老仙丹,修得千年不死之身。”

    “三千童男童女,竟还有人活在这世上?”

    其实,秦北洋根本就不相信,这是妖怪给自己编织的一个“好出身”,就像《西游记》里的妖怪都是佛祖菩萨身边逃出来的小宠物。

    “东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东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闼兮。在我闼兮,履我发兮。”

    老婆婆为证明自己来自中国,徐福率领的三千童男童女之一,竟然念出《诗经·齐风》中的一首,用秦汉时期的音韵,秦北洋勉强才能听懂,光则听得云里雾里。

    “九百年前,小女子漫游京都,偶遇安倍晴明大人。虽然,我已活了千年,却头一回知道——爱。”老婆婆妖怪的眼角眉梢,竟露出少女的羞怯,“而对晴明大人而言,我却是个千年女妖!阴阳师本应驱魔扶正,怎能与我这人不人妖不妖,长生不死的怪物相恋?”

    “婆婆,你说得我都要哭了……”

    十二岁的光,到底是小女孩,已被感动得泪水涟涟。

    “安倍晴明大人,发乎情,止乎礼,终其一生,我们都未能行夫妻之实。他在弥留之际告诉我:长生不老的女子,一旦爱上一个男子,千年道行即破,必将慢慢老去。九百年后,将会有一头年幼的镇墓兽,从大唐渡海而来,伴着一个中国少年,一个日本少女。只有你们二人,才能赐给我第二次青春。”

    “然后,你就变老了?”

    “妹妹刚刚唱的《题名不知》和歌,女诗人小野小町所作,我亲口唱给晴明大人听过。听到此歌,蓦然回首,竟已解开心结。生者当永别,唯有逝者在地下永恒。何必贪恋易逝之青春?纵然活过两千年,又能换来一个用心爱你的男子吗?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妹妹,多谢你呦。”

    老婆婆优雅地说出平安时代的语言,陷入对阴阳师安倍晴明的依恋怀念。

    倏忽间,幼麒麟镇墓兽的雪白鹿角,如同锋利的宝剑,悄然刺破她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