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二百八十五章 崩溃!到手!

我是至尊 第二百八十五章 崩溃!到手!

    这个过程中的逼问,根本就只是惯性的问答而已!
  
      “你……你还有多少这样的灵物?!”
  
      姜中嘶声问道,他知道自己再难坚持,唯一的指望就只有这种神异的回复灵物没有太多。
  
      “没有了,这是最后一份。”
  
      云扬温柔的回答道:“你只要撑过这一次,你就可以死了!好消息吧?期待么?努力的坚持下去啊!支持下去你就赢了!”
  
      “呸!”
  
      姜中愤怒地吐了一口唾沫!
  
      自己上一次问他,他就是这么回答的。
  
      自己抱着希望硬撑了过来,但他又拿出来了,仍自一脸满不在乎的给自己使用,好像完全不在意将如斯灵物浪费在一个俘虏身上!
  
      这般一遍又一遍从死到活,从活到死的过程,他到底能给自己多少次?
  
      而自己还能在这种绝望的沉沦中,支持多久?!
  
      姜中感觉自己真的撑不住了!
  
      “你到底想要知道什么?”姜中绝望的道:“只要你答应给我一个痛快!我说就是!”
  
      “我想要知道的实在太多了,就算你愿意说,也要浪费很多的时间,你现在可是不该浪费任何一点点的时间啊!”
  
      云扬伸出了手:“你咋就想不明白呢,这么珍贵的灵物,世间一共才能有几份?我又能有几份?说不定撑过这一次,你就可以什么不用说的死了,姜中,我们还是从头来过一遍,如果是不喜欢分筋错骨手了,那就从焚经噬脉开始。你可千万要忍住,别让我看不起你!”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一旦心防打破,自身要求将无限滑落,姜中拼命的挣扎,惨嚎着,期许能够结束这场残酷至极的过程,但云扬全不理会他的哀告,手再度放到了他的身上。
  
      姜中愤怒绝望的咒骂起来,但云扬仍旧无动于衷,按部就班的施展自己折磨人的这般功夫。还是那么的老一套,只是这次当真是从焚经噬脉开始的。
  
      然而姜中此次承受的痛苦,却似乎暴增了十倍!
  
      他痛苦的惨嚎着,惨叫着,哀求着,咒骂着,心理的防线一旦崩溃,他与普通的犯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甚至比一般人还要不如,当心理防线瓦解,感觉到之前的坚持,竟然全是徒劳,全是白白的受折磨而没有半点用处,之前累积的许多精神疲劳登时一股脑袭来。
  
      姜中已经彻底崩溃!
  
      这一次,他很快就被折磨得再一次接近了死亡边缘……
  
      迷迷糊糊之中,一股生命灵气,不出意料地再度接近。
  
      “不要了……不要了……不要……”姜中拼命的闭住嘴,妄图拜托生命元气的灌输,但云扬只是捂住了他的鼻子,过了一会,他就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
  
      仍旧是一如既往的浓郁生命之气,一如既往的进入了他的身体,他的经脉,点滴修复。
  
      于是他的身体,又再一次进入迅速恢复的状态之中。
  
      但对这样的迅速恢复,姜中却是充满了由衷恐惧!
  
      他再也承受不了了。
  
      “我说!”
  
      “你问什么我都说!”
  
      “我真的说,全都说,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
  
      “呜呜呜……”
  
      姜中不受控地哭了起来,老泪纵横。
  
      他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流泪了,自己这样的铁石心肠,又怎么还会有泪?
  
      但他现在哭得眼泪鼻涕,满脸都是。
  
      “姜中,你再怎么说也是一位九重山巅峰的高阶修者!”
  
      云扬皱着眉头,道:“怎能如此没有修者尊严呢?在这么一点点的严刑拷打之下,这么快就屈服了?你不是自诩骨头很硬么?你真是替九重山修者丢脸!”
  
      姜中哭得更伤心了。
  
      我哪里自诩骨头硬了……
  
      但我当真就从来没有认为我骨头会软!
  
      但是,无论是多么硬的骨头,也禁不住这么翻来覆去的折磨啊。
  
      眼前这位云公子,这位风尊,绝对就是一位疯子!
  
      “要不你再忍忍,不要说,不要就此放弃高阶修者的尊严!”
  
      云扬淡淡道:“至少让我再来一次,我向你保证,只要你能够撑过去就可以死了,我没有那样的灵药了,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好不好?”
  
      那双手,又伸了过来。
  
      “不!”
  
      姜中看着那双白皙的素手,便如是看到了毒蛇一般,身子拼命的往后缩:“我说!我说……不要了……”
  
      “我不是姜中,我是姜中的孪生兄弟姜成,我不是姜中,当初我为了楼主的命令,潜入皇宫,杀了自己的哥哥姜中,然后一直冒充他……”
  
      “我是在三十年前进入皇宫的,我做过很多的事情,很多的事情……”
  
      姜中已经崩溃,云扬的手刚刚伸过来,他就开始不断地诉说,将自己做过的事情,语速快速到了极点的说出来!
  
      因为他怕!
  
      怕自己说得慢了,这个恶魔就又要开始折磨自己!
  
      “丽妃是我害死的,丽妃的家人也都是我杀的,还有御厨的杜公公也是我杀的,我……玉沛泽那厮中毒也是我的手笔,我负责了其中的一道重要环节……还有还有,九皇子夭折,也是我干的……”
  
      “我还做过……”
  
      “九尊的事情,我参与了,我负责的是……”
  
      “傅报国,是我布局设计的,设计他接触春寒尊主,然后被施展移魂大法,连续几次,过程……”
  
      “我……”
  
      姜成拼命地说着,其间当真是不敢有丝毫停顿,因为,云扬的手,就在他的眼前。
  
      他一路语速很快的说着讲着描述着,将自己所干过的诸多事情,好似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说了出来。
  
      云扬冷冷的注视着他,目光森然更甚。
  
      另一边的暗影处,水无音运笔如飞,快速记录姜中的话语!
  
      在这样的快速诉说之下,没有人能够说谎!
  
      一直说到最近的事情。
  
      说到米空群的死,又说到了何汉青的死;
  
      “我很害怕,你们能够查到米空群,更查到何汉青,接下来随时可能查到我……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办法,既想着侥幸又想着设法逃走……但我……”
  
      这一瞬,姜成说完了这件事,乍然停住了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续下去,因为他已经将自己这几十年来所做过的重大事情尽都说了一遍!
  
      再也没有了。
  
      他惊恐地抬起头,看着云扬:“没有了?”
  
      “没有了?”云扬脸色一沉:“继续说!”
  
      姜成刚刚止歇的眼泪又流了出来:“真没有了,我对天发誓,这是真的没有了!青云坊的事情我全然的不知情,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若是我知道不说,让我来世做王八,做人也天天做王八,做王八也天天做王八……”
  
      来世做王八!
  
      对于太监而言,这绝逼是最极端最恶毒的诅咒!
  
      此生身体残缺,好不容易有了来生,居然还要天天做王八……
  
      这诅咒不可谓不恶毒了。
  
      云扬怒哼一声,手掌陡然一翻。
  
      姜成登时整副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惊恐万状地看着云扬手掌心,那里又再度有碧绿色的生命元气氤氲升腾,这个更是足足有人头大小的那么一团!
  
      而之前让自己恢复过来的那些,大抵不过只得手指头大小的一点……
  
      这玩意居然还有这么大的一团?!这得够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啊?!
  
      真的一路折磨自己去到长命百岁那天!?
  
      姜成觉得,这个貌似不是虚言恫吓!
  
      “你的属下,你的上线,你的下线!”
  
      云扬冷冷的说着:“全说了,我让你死!但凡漏下一个,咱们就继续玩下去,决定权在你。”
  
      姜成点头如鸡啄米:“我懂,我懂,我是二月堂堂主,我的属下,分别是……其中皇宫里是……皇宫外是……文官有……武将之中……”
  
      “我的上线,就是春寒尊主,他如今已经确认陨落了……”
  
      “再多的……我真的不知道了……”他哀求的看着云扬,眼泪又在狂流:“相信我,我真不知道了……若是知道不说,让我永生永世做王八……”
  
      云扬沉默着,闭上了眼睛。
  
      心中一阵剧烈的痛楚感袭上心头。
  
      他不知道了。
  
      看来他是真的不知道了……
  
      但,青云坊的事情,又是谁做的?
  
      “将你做过的事情,再重复说一遍!”
  
      云扬冷冷的道。
  
      “是,是。”
  
      良久良久之后。
  
      这一夜的三更时分。
  
      水无音带着自己的记录,揉着手腕走出来:“全部记录完毕,确认无误。”
  
      云扬看了一眼,喃喃道:“还是不全,貌似有一点没说……”
  
      突然一伸手,闪电般捏住了姜成的胳膊:“你撒谎!”
  
      分筋错骨手,就要再度开启!
  
      那姜成大叫一声,浑身剧烈颤抖,突然间裤裆里淋淋漓漓,前后俱出,显然是被这一句话吓破了胆子,吓得失禁了:“我没说谎,我真的没说谎,我要是说谎,让我……”
  
      一时间他语速直接飚到了几乎让人出现幻听的地步,刹那间就发了七八十个毒誓!
  
      那样的折磨,他是再也不想再承受一次了。
  
      云扬才不过一伸手,还没有当真动手,他便已经吓得魂飞胆丧!
  
      云扬哼了一声,手起一掌。
  
      啪的一声!
  
      正在赌咒发誓的姜成脑袋应声碎成了烂西瓜,他的鼻孔里居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充满了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如释重负。
  
      终于结束了。
  
      他的身体就此不动了,解脱了。
  
      云扬眼神森寒。
  
      “一二三……他的属下,居然还有十七个人没有抓出来!……”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