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一百八十六章 拿下

白银霸主 第一百八十六章 拿下

    梁义节突然发难,对叶天成出手来说,绝对是大吃一惊。

    任何人,甚至包括严礼强在内,都没想到梁义节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对叶天成突然出手。

    在这种时候,叶天成的实力也一下子暴露无遗。

    在剑光席卷而来的瞬间,叶天成脚一踢,他面前的整个桌案,一下子就飞了起来,朝着梁义节的剑光砸了过去,同时他整个人一窜,就要往旁边跃起。

    桌案和桌案上碟盘碗筷,哗啦一声,一下子就在梁义节的剑光之中分成了两片。

    在梁义节想要跃起的时候,在他身后那个倒酒的侍女,从长长的云袖之中伸出一只手,轻轻在叶天成的背上按了一下……

    “噗……”叶天成脸色一紫,一口鲜血从叶天成的口中喷出,叶天成怒吼一声,然后一拳向身后击去,劲气狂涌,那个侍女整个人就像一朵被狂风吹动的蒲公英,双手一张,整个身姿优美的就往后倒飞而去,一只脚在身后不远处的一根柱子上一勾一踩,整个人就与地面平行的站在了柱子上,避过了叶天成的一击。

    剑光继续向叶天成席来,叶天成怒吼一声,头上的头发一下子全部竖起,激荡飞扬,他展开双手,两只手就像巨钳一样,啪的一声,一下子就把梁义节的剑夹住了。

    这一下,电光石火,兔起鹊落,整个大厅之中的场面,瞬间就从刚才的谈笑风生变得煞气腾腾,孙冰臣和皇甫千麒身边的侍女,早已经吓得惊叫起来,花容失色。

    严礼强也看得目瞪口呆。

    刚刚还温文雍容的叶天成,转眼之间,就披头散发,嘴角带血,一脸凄厉。

    “啪……啪……啪……”坐在主位上的孙冰臣依旧面带微笑,居然在鼓着掌,“好功夫,好功夫,郡守大人果然是深藏不漏啊,能把空手入白刃的功夫练到如此境地,这一身的修为,应该已经超过大武师境界,已经进阶武雄之境了吧……”

    夹住梁义节剑刃的叶天成用受伤野狼一样的目光盯着孙冰臣……

    皇甫千麒早已经站了起来,看看孙冰臣,又看看叶天成,一脸惊愕,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孙大人,这……这是怎么回事……”

    “平溪郡守叶天成勾结沙突人,欺君叛国,残害百姓,本官身为巡查使,早已经掌握其罪证,在这里将其拿下,督军大人有何话要说……”孙冰臣的脸色瞬间严肃,他盯着皇甫千麒冷冷的说道,“我知道督军大人虽然是平溪郡督军,但与叶天成绝非一伙,督军大人无须惊慌!”

    听到孙冰臣给自己数落的罪名,叶天成彻底变了脸色,他怒吼一声,身上红光一盛,双手一甩,一脚踢出,一下子就把梁义节甩得飞了出去,然后他直接朝着孙冰臣冲了过来。

    那个站在柱子上的侍女,看到叶天成动了,整个人清叱一声,一下子就从柱子上弹了起来,在半空中,云袖一甩,那袖子突然变得有数丈长短,如一道白色的匹练,发出破空之声,就朝着叶天成撞来。

    叶天成的身上就像着起了火焰,他挥拳击在那道云袖之上,“轰……”的一声,云袖寸寸断裂,如漫天的雪花一样飞落下来,在空中就开始燃烧起来,那个飞过来的侍女,再次被击得往后倒飞了回去,而叶天成的身体,却在空中一转,继续朝着孙冰臣扑了过来。

    孙冰臣依然安坐在首席的位置上,手上拿着一个酒杯,不动如山,看着逼过来的叶天成。

    在这种时候,严礼强动了,作为孙冰臣身边的侍从,在瞬间明白了前后因果之后,严礼强就做出了抉择。

    他身上没有武器,甚至连刀剑都没有,但是他旁边却有一个香薰,那个香薰是铜制的,一米多高,下面是一个做工精美的铜人,铜人两只手上举,的脑袋上顶着一个熏炉,熏炉之中点着香料,还有香味从熏炉之中散发出来。

    看到叶天成对着孙冰臣冲了过来,严礼强想都没想,就一把抱起那个香薰,怒吼一声,冲上前去,挡在孙冰臣的前面,把那个巨大的熏炉,当兵器,朝着冲过来的叶天成当头砸了过去。

    香薰的重量早已经超过了两百斤,体积又大,在严礼强的一身蛮力之下,发挥出可怕的破坏力,在严礼强使劲砸出的那一瞬间,严礼强的旁边,就像刮起了一道狂风。

    长久以来压抑在严礼强心中对叶天成的仇恨,还有杀气,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出来,毫不留手。

    严礼强的举动,在别人看来,已经是奋不顾身了,勇猛无畏了。

    面对严礼强当兵器砸过来的巨大香薰,叶天成也没有办法回避,只能伸出手,一掌拍在了香薰的那个铜人的脑袋上。

    所谓一力降十会,在手一碰到严礼强砸过来的那个香薰的时候,叶天成的脸色就变了,他自己都没想到,严礼强手上的力道会大到这种程度。

    在双方交手的瞬间,严礼强就觉得那铜人的身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他整个人,瞬间就被那股力量撞得往后飞了起来,砸在不远处的屏风上,把屏风砸倒,自己变成了滚地葫芦,而叶天成被严礼强这么一阻拦,前冲的身形也一下子停了下来,甚至被震退了两步。

    梁义节的剑光再次入匹练一样的从他身后绞过来,而刚刚还在有些犹豫的皇甫千麒,看到连严礼强都冲上去了,他瞬间一个机灵,反应了过来,不敢真的在旁边看热闹,而是怒吼一声,抽出腰间的长剑,从侧边,一剑向叶天成斩了过去……

    叶天成刚想动,脸色突然再次一紫,一口鲜血再次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再次面对着梁义节和皇甫千麒两个人的夹击,动作一下子就迟缓了一丝……

    ……

    严礼强摔得七晕八素,身体在地上翻滚着,差不多滚了十多圈,一直滚到墙边才停了下来。

    在停下来的瞬间,严礼强就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了起来,他朝厅中看去,叶天成的身上已经血迹斑斑,肩上已经中了一剑,血透长裳,他看了看,那个铜人香薰的脑袋已经瘪了,上面有一个深深的手掌印,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香薰落地的时候,地面上一片地板都已经被砸开了,他冲过去捡起那个香薰,就继续怒吼一声,朝着叶天成冲了过去。

    叶天成却不等严礼强冲过来,就已经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窜到了门口,但就在他冲到门口的一瞬间,一张大网一下子从门口罩了进来,把他网在了其中,他在他身形被网住的瞬间,两只劲弩从外面射了进来,没入他的大腿上,叶天成惨叫一声,一下子就扑倒在地,还不等他起来,冲上来的梁义节已经连续剑如星落,几点剑光一下子落在了他的身上,叶天成的声音一下子戛然而止……

    “啊,梁大哥,你把他杀了……”拿着铜人冲过来的严礼强看着像一条死鱼一样被网住,倒在地上瞬间没有了声息的叶天成,还以为梁义节把叶天成杀了,心中也不知道是喜还是惊。

    梁义节收起了长剑,看着严礼强一眼,眼中闪过一道欣赏之色,“不是杀了,那是我修炼的以剑打穴之术,我把他的全身几处重要的经脉穴道封起来了……”

    听到梁义节这么说,严礼强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几个严礼强有些熟悉的护卫冲了进来,转眼的功夫,就给一动不动的叶天成的身上,带上了一套全套的金属枷锁……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