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三十四章:死中求活(2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三十四章:死中求活(2更求月票)

    陈凯之的固执,令太后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凯之这个家伙,真是认死理的啊。

    太后尽力地收敛起眼眸里掠过的溺爱,却是忍不住看向了这文太医。

    文太医的面色冷下来,这陈凯之这般闹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不愿节外生枝,于是忙道:“若是陈修撰认为老夫诊视有误,那么就请陈修撰来给张学侯救治便是。”

    这番话,看上去是给陈凯之机会,可实际上,却是杀手锏。

    别瞎**的,你行你上啊。

    你陈凯之又不是大夫,你在这瞎嚷嚷什么?

    本来这一句话出来,陈凯之就该闭嘴了。

    因为张学侯不是普通人,御医倒还罢了,一个外行人,若是跑去救治,人御医都说无药可医了,你若是凑上去,有个三长两短的,这一切的责任,可就全部扣在了你的身上了。

    所以这文太医说出这句话,便料定了陈凯之会乖乖知难而退的。

    陈凯之却是想了想,似乎是想定了,随即慢悠悠地道:“好啊,那我试试看。”

    试试看?

    所有人顿时都像看疯子一样看着陈凯之。

    这治病救人,又不是儿戏,哪里容下了你陈凯之试试看。

    文太医的脸色一沉,他下的诊断乃是体虚,而修给曲阜的诊断,更是声色犬马引发的体虚,以至于身子瞬间掏空,于是突然暴毙。

    若是这陈凯之当真推翻自己的诊断,自己岂不是……

    他立即正色道:“陈修撰,这不是你胡闹的地方,你可是御医,可是大夫?这里可不是随意让人儿戏的地儿。”

    “可是……”陈凯之朝他笑了笑道:“文太医,难道你忘了,是你说让我来救治的啊,下官恰好也略通一些金石之术,反正文太医早有论断,张学侯必死无疑,可下官却觉得,还可以再努力一下的,怎么,文太医,医者仁心,难道你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张学侯就这么死了?”

    明知道陈凯之这话有激将法的成分,文太医依旧被气得咬牙切齿的,随即冷笑起来,哼,这个家伙,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他忙偷偷去看陈贽敬,陈贽敬却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显然,对此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

    文太医心里便有了定夺,随即冷声道:“张学侯身份非同一般,若是出了岔子,怎么说?”

    陈凯之肃然道:“若是如此,自是下官的责任,下官一力承担就是。”

    众人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陈凯之真是语出惊人……口气很大啊。

    这么多的御医都已经下了诊断,这救不了的人,你陈凯就能救得了?

    太后则是凝眉不语,作为一个母亲,她对陈凯之是溺爱的,却又不愿意他胡闹,心里正思量着什么。

    而此时,文太医怒极反笑道:“好,你既然愿意承担这个干系,就悉听尊便吧。”

    在文太医看来,无论陈凯之的诊断是什么,这陈凯之也救不活张学侯的,既然救不活,他想治就治便是,到时候张学侯一死,大可以直接将一切的干系推到他的身上了,届时,他就算跟任何人说张学侯之死是因为发散不了体内的燥热,可又有谁会相信呢?

    他们这些御医院的御医,才是权威啊。

    陈凯之则已是朝向太后道:“娘娘,张学侯身子要紧,臣虽没有十足把握,可是岂有见死不救的道理?既然诸御医们已是无计可施,那请容臣试一试,说不定还能有救治的希望,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太后还未答应,赵王陈贽敬却突然微微一笑道:“好,陈修撰有这个心,试一试也是无妨的,娘娘,臣认为,张学侯若是死了,只怕对我大陈与衍圣公府的关系颇有影响,不如就让他试试吧。”

    太后看着自信满满的陈凯之,心里却是忧心忡忡起来。

    虽说做母亲的都觉得自己的儿子是最了不起的,可是陈凯之是从未有过医术经验的人,御医们都治不了的人,他能救治吗?

    太后觉得陈凯之还是太年轻,才这么的不懂事,如此胡闹,此事的后果,没有这样简单的啊,若是到时,张学侯死了,衍圣公府将怒火迁怒到了陈凯之的身上,岂不是不妙?

    可陈凯之一副心意已决的样子,身为母亲的,却又有些不忍拒绝,就如那在自己膝下的幼儿,明知道这孩子吵着要吃什么有害的东西,却又不忍心拒绝掉。

    太后在其他地方,颇是果断,可面对陈凯之,竟有些无力了。

    太后吁了口气,最终还是道:“试一试,就试一试吧。”

    陈凯之得了懿旨,顿时打起了精神,也不客气,直接快步进入了那殿中。

    这殿中的几个御医还在忙碌着,不过想来,只是为了善后罢了。

    陈凯之走近床榻,只见张忠紧正闭着眼睛躺在榻上,一副形如枯槁的样子,浑身烫得发红。

    果然是五石散没有散热的缘故。

    莫非……这时代五石散还是用原始的散热之法?

    陈凯之心里想着,他大抵对五石散是有些了解的,上辈子看得闲书太多了,再加上记忆力好,他依稀记得,五石散是在汉朝时出现的,不过真正流行,却来源于曹操的女婿何晏,这家伙对五石散进行了改良,随即这五石散才风靡起来。

    以至于魏晋之时,服用五石散十分流行,因为五石散会引起体内燥热,所以在魏晋之时,许多人吃了五石散之后,便喜欢脱了衣衫luo奔,又或者是不断地给自己冲洗凉水。

    以至于许多的魏晋风流人士,大多都有各种奇怪的癖好,若是在那个时代,看到某个人赤luoluo的来回疾跑,这不算什么奇怪的事,因为……人家是在散热呢,这在当时,反而不会被人嘲笑,竟成了颇为时尚的事。

    当然,无论是冲凉水还是luo奔,都是物理降温的办法,这个时代,理应也是如此。

    可问题就在于,若是一个人长期服用五石散,时间慢慢积累之下,寻常的物理降温的方法便没有用了,就如这张学侯,他应该是长年累月的服食,以至于身子早就掏空了,只剩下了一具躯壳而已,再加上药量越来越大,单单是冲个凉水澡什么的,已没了什么效果。

    今日他肯定是在上朝前服了药,进行了一些降温,可事实上,体内的燥热并没有散去,于是在殿上猛地迸发出来,再加上他身子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这才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御医们见陈凯之进来,先是一脸诧异,见陈凯之到了榻前,其中一个御医忍不住责怪道:“你是谁,这是要做什么?”

    “治病!”陈凯之斩钉截铁地道。

    这御医顿时愠怒:“你来治什么病?他已经……”

    陈凯之却是自顾自地道:“果然是体内燥热,需立即散热,否则性命不保。”

    几个御医面面相觑,都不禁骇然起来。

    方才诊视的时候,御医们岂会不知道这是体内燥热,甚至也知道这是大量服食了五石散的缘故,只不过,文太医跑来,已和他们商量过了,大家口风一致,咬死了是体虚的缘故。

    谁料这个小子,一下子就揭破了此事,竟还说要散热,否则必死。

    有人心里冷笑,这张学侯本来就必死无疑了,体内积攒了如此多的燥热,根本就不可能发散的出来,你这小子,现在还想起死回生吗?

    可陈凯之却压根不理他们,无视他么的各异眼色,聚精会神地开始检视张学侯的症状。

    这张学侯形如枯槁,浑身烫红,呼吸极是急促,可因为体虚,这呼吸却又仿佛断断续续的,眼下,随时都有性命危险。

    陈凯之只沉思了一下,便当机立断道:“取笔墨来,我来开药,要赶紧,谁若是耽搁了,这张学侯有个三长两短,便是死罪。”

    此时太后、陈贽敬和文太医都跟着走了进来,文太医见陈凯之要开药,心下冷笑,便道:“让他开,不过陈修撰,若是张学侯治不好,死罪之人,却并非是别人,而是你。”

    陈凯之只抬眸看了他一眼,满是厌恶,却很快不理他了,取了笔墨,刷刷几笔,龙飞凤舞地写下了药方。

    这药方很是奇特,其实所用的药材,都是最普通不过的药材,文太医看了,也不见有什么散热的药,心里笑得更冷,只是他又不禁沉吟,方才是不是自己和殿下的话,被这小子听了去,所以这个小子才索性来个死中求活,在这里闹一场?

    可闹了又有什么用呢?连他们这些御医都束手无策了,张学侯就是必死的,最后这干系,不还得他担着?

    呵……作死啊。

    却见陈凯之很认真地将药方取了,随即交给一个小宦官,还真有那么点儿大夫的样子,又吩咐道:“所有的煎服方法,已经和你说了,万万不可怠慢,赶紧去弄吧。”

    小宦官点了头,接了药方,便心急火燎地去了。

    陈凯之抬眸起来,方才发现,此刻所有人都看着自己,面容俱都怪异无比。

    …………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