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三十章:粪土当年万户侯(3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三十章:粪土当年万户侯(3更求月票)

    在所有人的瞩目中,方吾才却已带着淡然的神色返身,在自己的桌案跟前轻轻坐下,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完全没有一点为拒绝学爵感到可惜的痕迹,甚至带着微笑道:“今日有酒,何不一醉方休……”

    站在一旁的陈贽敬,一直凝神地看着他,此时心里已经诧异无比。

    他原料此人不过是寻常的门客,现在方才知道,此人与衍圣公府关系之深厚,背景之强,乃至于他的学识,都可能极为深厚,他想不到自己竟看走眼了。

    陈贽敬想了想,便朝方吾才笑吟吟地道:“不错,一醉方休,方先生高士也,本王陪方先生吃几杯水酒。”

    陈正道被感动了,感动得一塌糊涂,他的眼角,已有泪水娟娟而出,他忙揩拭了泪,这是幸福的泪啊。

    此时,陈正道心里的感动,不自觉的流露,他知道,方先生其实是为了辅佐自己,才辞去了这学爵的啊,一定是这样,方先生对自己,真如自己当初还在世的父王一般,呕心沥血,只一心付出,不求回报,似他这样的人,本不会出山的,若不是因为自己……

    他心里无数的感激,悲伤和喜悦交叠一起,抑制不住的泪水,打湿了他的衣襟。

    终于,酒菜传了上来,众人又重新入席,那位张学侯,亦是坐在了席上,原本方吾才请他坐在上席,他却忙谦让道:“还是先生请吧。”

    他心里实在是有些猜不透这位方先生的路数,听口气,他似乎和衍圣公关系匪浅,可到底是什么交情呢,他拿捏不定,当然,这些他是不敢回去问的,最重要的是,人家连学侯都不要,这是什么情cao啊,说他是古今第一人也不为过,所以现在方吾才虽不是学侯,可张忠不敢托大。

    其实若是方吾才接了学旨,按理来说,张忠也是学侯,且资历比他还高得多,压方吾才一筹是轻轻松松的,可现在,他却不敢拿学侯的身份在方吾才的面前拿大了。

    方吾才倒也不客气,大喇喇地坐在了首位,等酒菜上来,陈贽敬此时急需表现出自己贤王的身份,斟了酒,便道:“先生,本王敬你一杯。”

    众人纷纷举杯,这时,看方先生的态度已是大不相同,一个个举起酒杯看向方先生,生怕方先生不给面子一般。

    方吾才慢悠悠地举起杯子,左右四顾,带着浅浅的笑道:“好。”

    见他举杯,大家才放下了心,顿时面带笑容,仿佛很是光荣似的,个个先将酒水饮尽,方吾才这才慢悠悠地喝下了酒:“这酒,差一些。”

    陈正道一听,忙道:“这已是府上最好的酒了。”

    方吾才则是笑了笑道:“老夫不过是就酒而论酒罢了,并没有责怪殿下的意思。”

    陈正道才松了口气。

    却听方吾才接着又道:“老夫最爱喝的,还是北燕国的天山玉酿,那酒,真是醇香无比,可惜只和北燕的皇上对酌过一次罢了。”

    北燕皇帝……对酌?

    看着他怡然自若的样子,似乎是无心说出来的。

    只是……却让人感觉自己接收到了极多的信息。

    竟连北燕的皇帝都对这位方先生礼敬有加,还与他对酌,这方先生,到底是什么人?

    他有什么样惊人的本事,竟是让北燕的皇帝都与他对酌?

    方吾才却已是举了筷子,大快朵颐起来,似乎刚才的话只是随口一提而已,并非故意说出来给大家听的。

    在座之人,则是一面喝酒吃菜,可心里却是心事重重。

    这方先生不一般,太不一般了啊。

    他们越想,越觉得神秘莫测,越是觉得离奇。

    可这时候,已经没有人敢质疑方吾才的话了,因为一个连学侯都拒绝的人,人家没事跟你吹什么牛?人家压根就不慕名利的事,对人家而言,这些东西,一点意义都没有,人家只是信口一说罢了。

    “可是当今北燕国主吗?”陈贽敬在旁笑吟吟地问道。

    方吾才却是摇摇头道:“不,乃是他的父亲,北燕的先皇帝燕如行。”

    他直接道出了燕国先皇的名讳。

    陈贽敬心里却是人不足的震撼。

    而这时,却听方吾才又道:“不,方才老夫放肆了,理应是大燕的真宗天子。”

    呼……

    陈贽敬和其他人偷偷交换了眼色,这位方先生,先是直言不讳地呼了燕国先皇的大名,接着自觉失言,这才补上一句真宗天子,可……

    这方先生,当年一定是和真宗相交莫逆的,否则又怎会直呼其名呢?只是事后觉得这样叫出他的名字不妥,这才改口,他理应是习惯使然下直接喊人姓名吧,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交情啊。

    问题在于,为何一点风声都没有?

    所以说,这方先生,实在是太低调了。

    这方先生看上去,似乎是许多人敬仰的人物啊,与北燕的先皇是朋友,与衍圣公似乎关系也是匪浅,只是他低调罢了,正因为低调,所以连学侯也不放在眼里,难怪没什么名声,可这样的人,背后到底有多少能量和人脉?

    甚至,可以想到得到,在将来,迟早要震动天下。

    呼……

    陈贽敬的心里思绪万千,目光突的闪过了几许异彩,便道:“当今皇上年幼,眼下却正缺大儒教导,先生乃是高士,可否……”

    陈贽敬现在最是烦忧小皇帝的教导问题,现在眼前竟有这么一位高士在,便令他不得不动心起来。

    让这方先生来取代糜益,做这帝师,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他虽非学侯,却胜过学侯,而且他背后的人脉,说不定将来也可充实赵王的羽翼,最重要的是,一个连学侯都不在乎的人,若是能成为帝师,这岂不证明,这位高士对于陛下很是看好吗?

    方吾才则是笑了笑道:“老夫自在惯了,何况才疏学浅,赵王殿下厚爱,老夫却不敢承受!”

    “……”

    学侯,他拒绝了,帝师,他也拒绝……

    再一次令人深感觉悟到,这才是真正的高士啊。

    其他诸人,一个个盯着方吾才,见方吾才酒菜吃得正香,许多人倒是忍不住惊骇地看着陈正道。

    这个时候,大家才想起,在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北海郡王的脑子有问题,居然将一个秀才供奉起来,现在想的则是,这陈正道一无是处,除了有点勇力,这是何德何能,居然能招募到方先生这样的高才啊。

    于是,一双双目光中都透着明显的羡慕之情,似乎恨不得向陈正道取经,要向他学习下,请到方吾才的本领。

    陈凯之躲在角落里,一直静静地看着方吾才装逼。

    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一次学到了很多知识,这些知识,足够自己终身受用了。

    身边,则到处都是窃窃私语的声音,大家讨论的,无一不是这位方先生。

    “我方才听说,赵王殿下想请方先生做帝师。”

    “当真?这方先生一看便是饱学的高士,由他来教导陛下,这是我大陈之福啊。”

    “方先生却是拒绝了。”

    随即,陈凯之便听到有人倒吸凉气的声音。

    显然,在他们的心里,如此大好的机会,换做是任何人,哭着喊着都非要去不可,可看看人家方先生,压根就不在乎,甚至将这些东西当作是累赘一样看待。

    于是,四周响起了啧啧称奇的声音。

    酒宴终于结束,陈凯之喝了一些酒,有些醉醺醺的,宾客们都起身散去,陈凯之也尾随着人流,出了这金碧辉煌的王府。

    正待要寻自己的白麒麟,却有人赶上来道:“陈修撰,请留步。”

    陈凯之回眸,却见是一个王府的宦官,他便道:“不知有何见教?”

    这宦官道:“方先生请你去喝茶。”

    请自己……去喝茶?

    他的师叔,难道现在还不知道他和北海郡王有仇吗?真是越来越张狂了,这几乎是把北海郡王府当作是自己家了啊。

    可陈凯之对师叔,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点点头,便随那宦官进了后园。

    七拐八弯的,身边略过了不少优美的景色,才到了一处阁楼,远远的,陈凯之看到也吃醉了的陈正道正乖乖地站在这歌楼百米之外的地方,却是不敢进去。

    他回眸见到了陈凯之,顿时没有好脸色起来。

    陈凯之上前,则向他行了礼:“见过殿下。”

    陈正道便冷冷地对他道:“噢,进去吧。”

    “殿下不进去?”陈凯之狐疑地看着陈正道。

    陈正道可是这里的主人,可怎么看着,却像师叔才是北海郡王府的主人一般?

    只听陈正道道;“方先生让本王在此守着。”

    提到方先生,他口吻里竟带着骄傲。

    “……”陈凯之无言了,也不再搭理他,便快步进了这阁楼。

    进了方吾才的书斋,见这里的陈设还算淡雅,而方吾才则跪坐在此,正喝着茶。

    听到动静,方吾才抬眸看了陈凯之一眼,便直奔主题道:“明日,送一笔银子给那张忠。”

    “啊……”一听要送银子,陈凯之的心便淌血了,则是低声问道:“师叔认得那张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