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想回家

牧神记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想回家

    半痴和尚等人头皮发麻,他们在狂奔之中便见山地剧烈抖动,无数乱石飞舞,乱石中一根根漆黑的触手钻出,那是枯寂岭根妖的根脚。

    天魔教用镇妖黑石碑镇住她的根脚,湖边和枯树四周那么多黑石碑,镇住的则是她的首脑。

    此刻首脑部位的镇妖黑石碑被半痴和尚等人推倒,这根妖得以施展出力量,简直堪称恐怖,让群山都跟着抖动不已。

    她的力量施展出来,镇压住她根脚的石碑纷纷飞起,被她可怕的力量震碎!

    “普通的树妖哪里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半痴和尚失声道:“这树妖是天魔教故意镇压在这里害人的吗?”

    突然,几条粗大的根须向他们卷来,根须前挂着一个个美艳女子,吃吃笑道:“想走?你们救了我,妾身还未报答你们呢。还是留下来,与妾身融为一体罢!”

    裘月挥袖,无数虫子飞出,向那些根须扑去,这些虫子迎风便涨,化作丈余长短,扑到根须上咯吱咯吱的咬下,但是这些虫子满口利齿都被震断,根本咬不动。

    裘月吓了一跳,却见那些挂在根须上的女子肚脐处长出一条条细小的根须,将一只只蛊虫洞穿,顷刻间蛊虫便只剩下一具具外壳,里面的血肉统统消失。

    “我养的蛊虫连灵兵都可以咬断,这些根须比灵兵还硬!”裘月失声道。

    一条根须来到他们身后,袁山纵身跃起,手握剑丸,跳起刺击,将根须上的那女子洞穿,利剑旋转,将这女子脑袋切下。

    那女子头颅落地,便立刻枯萎,变成一块头颅状的黑炭,而根须上的那无头女子却又长出一颗头。

    袁山也吃了一惊,想要将根须斩断,突然另一道根须闪电般刺来,从他后心刺入他的体内。

    袁山急忙催动剑丸正要将背后的根须斩断,突然身躯干瘪下来,顷刻间一身血肉消失,只剩下一具皮囊。

    其他几人原本打算营救,见状连忙向峡谷外狂奔,他们身后,枯寂岭的上空无数黑色触手挥舞不休,一条条根须攀住两旁的山峰,将地底的真身提了起来。

    那是一个线团般的庞然大物,下面还有无数根须垂下来,这个庞然大物动静太大,惹动了两旁山峰上的玄玑弩。那玄玑弩感应到这妖物的气机,自动上弦,两道粗大无比的箭光当空射来,射中在如同大黑球一般的枯寂岭根妖身上。

    那妖物发出凄厉惨叫,像是无数个声音叠在一起,震得四周群山雪崩不断。

    龙娇男等人险些被那些触手追上,好在玄玑弩的攻击让那妖物吃痛,收回触手,让他们躲过一劫。

    “这些玄玑弩,连天人都可以射杀,一定能弄死这头妖精!”

    众人松一口气,突然只见那枯寂岭根妖挥舞着触手向山峰上的玄玑弩扫去,轰隆一声巨响,其中一座玄玑弩被打得粉碎,巨大的青铜臂从山上翻滚着落下。

    接着,另一座山头上的玄玑弩也被那枯寂岭根妖打得粉碎。

    龙娇男等人面色如土,连忙跳到龙娇男豢养的红色大蛇背上,疯狂向前逃窜,总算逃出了枯寂岭,回头看去,峡谷中无数根须如同黑色大蟒不断向他们这边攀爬过来,山谷中传来沉重的滚动声。

    显然那个恐怖的根妖身体太大太重,无法飞起来,只能靠自己根须攀住山崖,将自己巨大的身体拉向前方。

    这个妖物太庞大,移动之时身体碰撞两旁大山,将山峰也撞得晃动。

    “天魔教真真是作孽不浅,养了这么大一个妖物害人!”

    半痴和尚不知是气得发抖还是吓得发抖,怒道:“他们杀了多少人,才能将这妖物养到这一步!可恨我实力浅薄,不能降魔卫道!”

    众人知道他放出这妖魔,心中愧疚,所以将这件事推到天魔教的头上。大家并不点破,纷纷道:“这妖物被我们引到大墟,没有作践延康的人们,也算是一件幸事。”

    “大墟里的都是弃民和被逼得走投无路的邪魔外道,这妖孽到大墟中兴风作浪,也算是除魔卫道了。”

    半痴和尚面色缓和下来,道:“天魔教主故意做出响动,把我们引入山谷,只怕是想要借这妖物之手来害我们。我们吉人自有天相,逃出生天,他一定大失所望吧?”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枯寂岭根妖巨大的身体也挤出了峡谷,从高处滚落下来,无数根须舞动不休。

    众人连忙腾空而起,书生蓝羽沉声道:“这妖物不会飞,大家可以放心……”

    就在此时一声鸟啼传来,劲风扑面,一只金翅大鸟闪电般飞至,两只爪子扣住蓝羽双肩,提着他便走。

    书生蓝羽肩头吃痛,左右肩胛骨都被鸟爪洞穿,正要施展神通自救,突然那金翅大鸟低头,鸟喙在他的脑袋上啄了一下,将他的头颅啄得粉碎,提着他的无头身躯向广袤的森林深处飞去。

    大墟,到了。

    一个无法无天的蛮荒之地。

    这里的异兽才不会管你是不是名门弟子,这里的异兽眼中,只有能吃的和不能吃的。

    裘月惊慌道:“不要在天上飞,从地上走!”

    众人连忙落地,后方那枯寂岭根妖追杀过来,众人没命的向前奔去,经过一片水潭时,水中忽然跃出一条大鱼,咬住一人用力甩来甩去,将那位年轻高手咬死,把这位年轻高手拖入水中。

    枯寂岭根妖杀来,无数根须也扎入这片水潭,水潭中的那条怪鱼连忙跳出水面,跟在裘月等人身后,竟然也疾走如飞,很快便超过众人,跑到前头去了,让众人看直了眼。

    他们奔出十多里,却见一排树木也连根拔起,撒开腿脚狂奔,呼啸而去,躲避后面杀来的枯寂岭根妖。

    “魔王,大墟很是危险,没事的话千万不要在天上飞。”

    远处,秦牧坐在龙麒麟背上,显得很是放松,笑道:“我们大墟有自己独特的规矩。你想在天上飞也可以,飞低一些,不要太招摇。如果你觉得你有足够的实力,也可以飞高一些,但那些异兽领主倘若觉得不爽,便会把你打下来吃掉。”

    都天魔王冷笑道:“不就是弱肉强食吗?这规矩我懂,我都天也是这样的规矩。”

    “还有,天黑的时候不要出门。”

    秦牧面色凝重,道:“除非你有神魔的能力,否则千万不要走入黑暗,不然就是死路一条。”

    都天魔王呵呵笑道:“黑暗有什么可怕的?我都天已经破灭到彻底黑暗的地步了,只有少数地方还有光,还能生存。在黑暗中,我更加如鱼得水,到了晚上,我四处溜达给你看看。”

    狐灵儿大翻白眼,在小狐狸的眼中,都天魔王已经死了。

    秦牧继续道:“我大墟是没有王法的,所以无论遇到谁,必须要有礼数。不讲礼数的话,万一得罪了什么人,很容易被人干掉的。越是无法无天的地方,便越要讲理数。还有,大墟中有些恐怖的神魔,有些被封印了,有些被镇压了,还有些活得很滋润,没事别乱跑。”

    都天魔王吓了一跳:“这个世界还有神魔?”

    “多得很。我曾经遇到过几个。”

    秦牧道:“只要你掌握了大墟的规矩,其实大墟比延康国要安全多了。不信你问灵儿。”

    都天魔王看向狐灵儿,狐灵儿连连点头,深有同感,道:“延康比大墟危险多了。公子这次出来,便是去延康国历练的。我们在大墟都不算历练,可见延康国的凶险。”

    突然,他们身后传来山崩地裂的巨响,秦牧回头看去,但见无数触手漫天飞舞,一个黑黝黝体型如山般的庞然大物正在向这边赶来。

    那些触手上挂着一个个赤条条的女子,正在怪笑。

    “枯寂岭的那个妖精,怎么被人放出来了?谁这么蠢?”

    秦牧打个冷战,那枯寂岭根妖挂着的一个个女子已经看到了他,向这边奋力赶来,不知多少异兽也在向这边冲来。

    “这妖物真是作死,在大墟横冲直撞,很容易便死翘翘。”

    秦牧摇头:“即便是村长,也不敢如此肆无忌惮。”

    正说着,突然大地剧烈震动,一只长满了金毛的巨大手掌从地底探出,手掌周围燃烧着火焰,用力向那枯寂岭根妖盖下。

    那头根妖像是一个黑球被拍飞出去,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

    正在奔跑逃命的异兽各自停下脚步,回头张望,然后一个个原路返回,各自回到自己的领地。

    都天魔王看直了眼,半晌说不出话来。

    秦牧安慰道:“没事,没事。大墟就是这样,有些古迹中经常隐藏着一些神神怪怪的东西,入寺烧香,进庙拜神,便没有大碍。估计刚才那个妖精不小心碰到了某一处遗迹,惹到遗迹中的神怪了。”

    都天魔王身躯僵硬,过了半晌吐出一口浊气,道:“你这里太危险了,我想回都天……”

    这尊魔王突然激动起来,四个面孔,四张嘴,嘴里还喷出几个破碎的零件:“你这个破世界,哪里是凡间?到处都是妖魔鬼怪,我不入侵了行吧?放了我,我想回家!”

    狐灵儿劝道:“我们大墟真的很安全,比延康国安全多了。你跟着公子,保你没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