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二百八十章 痛彻心扉!

我是至尊 第二百八十章 痛彻心扉!

    轰的一声巨响,烟尘四下掀起,云扬被彻底淹没在烟尘之间。
  
      他用手,用脚,用玄气,不管不顾,漫无目的地将废墟所有的东西全都掀起,检查。
  
      他找到了血肉碎片,还有碎裂的衣衫残屑……
  
      在这样剧烈的爆炸之余,找到这些东西已经非常不容易。
  
      可是云扬仍旧不肯停歇,仍旧持续寻找动作,所幸在持续片刻之后,他的头脑终于慢慢的恢复了些许意识。
  
      青云坊他来过很多次,对于这里每一间房子,每一块木头,每一项设施在什么地方,什么方位,闭着眼睛都能找到。
  
      依照心中构想,他很快就锁定了青云坊大门的原址位置。
  
      然后退了出去,闭着眼睛站在那里,静静地站了一会。
  
      然后他就大踏步地走了进去。
  
      随着呼的一下子声响,大门位置周遭的碎石被他悉数清理出去,他信步向前走去,四面张望,就好像平常来到了青云坊的那个超级大厅一般,刚进门的时候,本能的四面打量一下,扫视周遭动静,有无异状。
  
      一瞬间的停顿之后,他又径自往里边走去。
  
      随着云扬的行动轨迹,沿途碎石不断地清理出来,尘土弥天,遮蔽视野,然而即便是这样恶劣的环境对于云扬的行动却仍是一点妨碍也没有。
  
      “这里,就是昨天晚上喝酒的地方了,不过阴阳分晓,却已人事两非……”
  
      云扬心中酸痛滋味更甚。
  
      昨天,云醉月和青山雪还在这里坐着,巧笑嫣然陪着自己喝酒,但是今天却……
  
      他摇摇头,再一次将面前垃圾处理掉,怀着万一的希望,又自往里走去。
  
      一个包间的位置,琴厅的位置,这里是……一个卧室,这边是……
  
      他一间房子一间房子的搜索过去。
  
      终于在大抵厨房位置的所在地,他看到了一片暗褐色的物事。
  
      “血?”
  
      云扬眼中骤现难以抑制的疯狂杀机。
  
      他发疯似地寻找,却再没有任何发现。
  
      最终,在云扬查探到原本地下仓库位置的时候,将这里所有杂乱的碎石垃圾等物全部细心的清理检查之余,忽而呆若木鸡地站住了。
  
      因为在这里,云扬发现最多的血迹,这里,是整个青云坊血迹最密集的地方!
  
      触目所及,尽是一片一片碎碎的血肉,几乎遍地都是。
  
      而所有的血肉骨骼碎片,没有任何一块有超过一个手指头大小的。
  
      此外还有数不清的衣服碎片,白衣碎片。
  
      只是此际,沾染了血迹的白衣碎片,更显触目惊心!
  
      仔细的嗅一嗅,碎屑上还残留有淡淡的脂粉香气;与云扬记忆中,云醉月与青山雪身上的味道差相仿佛。
  
      云扬还在一片废墟之中找到许多原本柔顺的长发发丝,掺杂在碎石垃圾之中,尽是凌乱。
  
      在一个角落里,还残留着半截地基,这地基的位置,一片猩红的血迹,还有一片凌乱的头发,长长的,带着半块头骨。
  
      云扬如被雷击。
  
      心中仅余那一丝渺茫侥幸的希望,就此完全破碎!
  
      他身子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要跌倒。
  
      身后一只手恰在此时扶住了他,方墨非刻意压低的声音传来:“公子,小心。”
  
      云扬恍如没有听见一般。
  
      虽然近在咫尺,但,云扬却分明感觉到,方墨非的声音仿佛是从天外云层中传来,尽是飘渺虚幻,似幻似真,若虚若实。
  
      他茫然地转头看着四周,突然一声咳嗽,嘴角猛地溢出了血丝。
  
      云醉月温柔的声音,在脑海中乍然回响。
  
      “小弟,你辛苦了。”
  
      “小弟,你多吃点。”
  
      “小弟,你尝尝这个。”
  
      那温柔的眼神,似乎还在眼前流转。
  
      临分别的时候,那牵挂的眼神,温柔的声音:“小弟,以后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音容笑貌还在眼前凝然,但是……
  
      云扬心中一阵阵的绞痛。
  
      就在这个时候,废墟之中乍现一点光芒闪烁。
  
      云扬亟不可待地冲过去,扑到地上,两手一阵挖,将这点亮光掏了出来。
  
      宛如将最后的希望握在手中,那是一片碧玉的碎片!
  
      虽然只得一片碎玉,却仍温润,透亮,云扬不禁想起来一双手。
  
      云醉月的手。
  
      那白皙的皓腕上,饰有一双手镯。
  
      碧绿色。
  
      而这片亮光乃是一块碎玉,外缘,圆润,有弧度。
  
      这分明……就是那副玉镯的碎片。
  
      云扬怔怔的看着,突然间眼前金星乱冒,心脏如同被人狠狠攥了一把,一时间头晕目眩,清明不复。
  
      哇的一声,云扬猛地喷出一口血箭,仰天就倒。
  
      “公子!”
  
      方墨非见状惊叫一声,一把接住云扬倒落的身躯。
  
      ……
  
      及至云扬再醒来的时候,其身早已回归云府。
  
      他怔怔的看着房顶,双目呆滞,眼前所见尽都视而不见。
  
      他的脑海中,兀自有一幅幅画面来回轮转,云醉月与青山雪的音容笑貌,就这么不断地在眼前闪现、此起彼伏。
  
      “小弟……”
  
      “兄弟……”
  
      “叫嫂子,不行么?……”
  
      “小弟,你要多多保重……”
  
      云扬缓缓闭上眼睛,眼泪无声的溢出。
  
      五哥的爱人,这个可怜的女子,自己终究还是没有保护好!
  
      这样一位绝代佳人,倾国红颜,就这么在自己眼前香消玉殒,身化飞灰!
  
      云扬想起昨晚上的饭菜,想起云醉月的说话,想起云醉月昨日种种奇怪神色……难道,她早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昨夜的话,每一句,听起来似乎是很寻常的家常话,但细心斟酌之下,却又觉得每一句话又都饱含深意,每一言每一字,都充满了离别的味道。
  
      不止是此时此刻的短暂分离,更是此生此世的再不相见!
  
      他紧紧的咬住牙,但心中阵阵抽痛却是不可遏制。
  
      “若是昨天晚上,自己不顾一切的,就将月姐带走……那么今天一切都不会发生!”
  
      想到这里,云扬心中的懊悔,几乎达到了沸腾。
  
      “我真蠢!”
  
      “这么明显的反常!……嗯?”
  
      “昨晚上的菜,本身就是一个莫大的疑点。”云扬心中有一种侥幸的想法:“……说不定,月姐还没有死……”
  
      但,想到那地窖之中的头发,散碎的血肉,那破烂成碎片的白衣,那碎裂的玉镯,那隐隐的熟悉的香味……
  
      这一切的一切,却一次一次的将云扬心中的幻想无情打破!
  
      “你们统统该死!”
  
      云扬突然一跃而起,两眼通红,又再吐出一口鲜血之后,猛地狂吼一声,身子一闪,径自化作了一股飓风,突然消失在云府当中!
  
      “公子!”方墨非与老梅见状齐齐吃了一惊,急忙追出门,但外间却早已经消失了风声的踪迹!
  
      陷入了一片前所未有狂怒状态之中的云扬。极速狂飙,他的此刻心中,只有凛冽的杀机!
  
      他只想要杀人!
  
      从来没有任何时候,如现在一般,想要杀人!
  
      他的心,已然被愤怒与悲痛填满,再也顾不得其他!
  
      所谓的顾忌、考虑、斟酌、思量,一切的一切都已不在他眼中,不在他心上!
  
      五哥,我对不起你!
  
      我没有保护好嫂子!
  
      我对不住你!
  
      云扬只感觉自己的全身血液,都要爆炸喷发!
  
      他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只存下浓浓的想要报复的心态!
  
      一阵飓风,在这黎明之前的黑夜里,径自刮进了皇宫大内!
  
      呼呼呼……
  
      ……
  
      皇宫中。
  
      大内总管姜中佝偻着身子,在仔细检查着皇宫内的属下们的工作,一丝不苟,态度端正。
  
      他就像是一个尽职尽责的老人,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将一切都要做到最好,每日都是如此。
  
      亦因此,皇帝陛下对他一直都很放心。
  
      他的臂弯中,一支雪白的拂尘,轻轻搭在上面,倍显干净整洁,一尘不染。
  
      脚步很慢,两只脚甚至是拖地而行,发出擦擦的声音,似乎已经老迈到了抬不起脚;但,这擦擦的声音传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的太监和侍卫们,都是不由自主的就挺起了胸膛,摆出来尽心职守的样子……
  
      姜中,玉唐皇宫的老人。
  
      大内总管。
  
      他的权利,在皇宫之内,无疑巨大!
  
      他的地位,在大内之中,堪称超然!
  
      在玉唐皇宫之中,皇帝陛下是一国之君,皇后是九宫之主,可是仍有人敢对他们的命令阳奉阴违,有所折扣,可是大内总管姜中的命令,执行期间绝无人敢有一丝一扣的折扣,更遑论疏忽怠慢!
  
      这些年来,死在他的残酷刑罚之下的宫人太监,不知道有多少。曾经有人说,姜总管脸上的皱纹有多少条,死在他手下的人就有多少个。
  
      以眼观之,姜中脸上的皱纹密密麻麻,貌似是数不过来的,所以死在他手中的人,亦是数不过来的!
  
      “天快要亮了,又是新的一天……”姜中呢喃了一句,背转身,佝偻着身躯,摇摇摆摆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两个小太监恭恭敬敬的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不敢僭越,亦不敢稍缀。
  
      三人一路穿过御花园,后面的那一排房屋,便是姜中的居所了。
  
  宅男福利,你懂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