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二十六章:大事已定(4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二十六章:大事已定(4更求月票)

    文正公没有在意众人那不以为然的目光,则是一脸认真的地道:“此人乃是隐士,历来不睦名利,正因为如此,所以声名并不显赫,可即便如此,大陈的东山郡王和北海郡王都请他出山,对他奉若神明……此人,叫方吾才。”

    “……”

    方吾才……没听说啊。

    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人?

    不过,既然是文正公特意在此推荐的,那么自然这个人,就绝不是无名之辈。

    或许,当真是个大隐的奇士吧。

    衍圣公则是皱眉道:“只因为如此?”

    文正公便又道:“据闻此人曾去北燕国,北燕国天子对他亦是礼遇有加,最可贵的是,此人从不在乎功名,只考了一个秀才,便不再考了,只隐起来读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对于儒学,更有极深的造诣。”

    这个……听着,倒似乎是很厉害的样子。

    不过……显然也不算特别的出彩啊。

    至少和其他诸公举荐的人相比,并没有太多的胜算。

    显然,这些并不能引起了衍圣公太多的在意,衍圣公只淡淡地道:“此人来历不明,还是谨慎为好。”

    文正公便默不作声了。

    紧接着,诸公们又举荐了三人,衍圣公一时也拿捏不定主意,心里很是烦躁,索性决定将此事先放一放,便徐徐道:“今日就议到此吧,人选之事,吾自会斟酌。”

    众人便只好点头,纷纷道:“是。”

    接着众人都起身,朝衍圣公行了礼,便告辞而去。

    唯有文正公却是留了下来。

    衍圣公此刻已是哈欠连连,不但鼻水抑制不住,便连眼泪都流了出来,他见文正公留下,却不愿意继续在这里耽搁,便淡淡然的挥挥手道:“吾要歇一歇了。”

    文正公却是道:“圣公,学下有一件事,需要禀告。”

    文正公边说,边左右看了看。

    衍圣公看文正公这举动,心里倒是觉得奇怪了,自己让这文正公退下,他还如此坚持,这样看来,莫非此事当真非同小可吗?

    他略略沉默,随即朝身边的童子使了个眼色,童子们便连忙退了下去。

    一时四周只有他们俩人,文正公这才恭恭敬敬地到了衍圣公的身侧,道:“那位方先生,实乃高人,他而今已是名震洛阳,圣公该好好考虑此人才是。”

    衍圣公顿时露出了厌恶之色,他觉得文正公有些逾礼过份了,不禁道:“吾自有考量。”

    文正公却依旧不甘心,而是慢悠悠地继续道:“学下还有一件事禀告。那位方先生,听说衍圣公府许多建筑需要修葺,尤其听闻圣公的身子不好,该修个园子,好好的休养,所以……愿意捐纳一些钱财,为圣公分忧,圣公,此人视银钱如粪土,此等情cao,实是罕见。”

    衍圣公的眼中却是闪过不屑之色,嘲弄地道:“供奉公府的,何止他一人,他这是想要买学爵吗?吾自幼学习礼乐,继承先祖的家业,若是将学爵视作买卖,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

    文正公也不急,而是徐徐道:“此人愿意捐纳纹银二十万两。”

    衍圣公的面色顿时一呆。

    二十万两?

    这绝不是小数目啊,即便是衍圣公,也不由动容。

    衍圣公府一直都在扩建,一座座园林拔地而起,只是这些,却都是要银子的,公府主要靠各国和读书人的供奉,一年也不过百来万两银子维持着开销,相较之下,这二十万两,已是天文数目了。

    衍圣公不禁看了文正公一眼,显然口气已有松动:“此人,可信吗?”

    文正公自然明白衍圣公已经心动了,便笑了笑道:“他现在正在北海郡王门下,学下打听清楚了,北海郡王对他奉若神明,若是不可信,只怕……”

    衍圣公点了点头,却是略有余虑地道:“只怕其他诸公对此不满。”

    文正公显然早就想好了对策,便道:“学下可以让一些大儒先进行推举,宣扬他的事迹,圣公到时再顺水推舟,圣公放心,这方先生,本就是高士,如今又名震洛阳,绝不会有人质疑的。”

    衍圣公的脸色缓和了一些,道:“既如此,那么你去办吧。”他深深地看了文正公一眼,又道:“不要出什么纰漏。”

    “是。”文正公颔首,似又想起了什么事,随即又道:“陈凯之教化勇士营,此事也得了交口称赞,衍圣公府是否要表示一下?”

    “不是已经嘉奖过了吗?”衍圣公显得不耐烦地道:“一个学子,难道还要嘉奖?此等小儿,不必理会。”

    衍圣公打了个哈欠,挥挥手道:“去吧。”

    文正公的心里,倒是笃定了,此事,应当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待文正公走了,衍圣公又不由的打了个哈欠,他突的唤道:“张忠。”

    在远处,一个人疾步而来,欠身道;“圣公。”

    衍圣公眯着眼道:“糜益之死,吾看没有这样简单,你去了洛阳之后,也要细心,既牵涉到了诸子余孽,就决不可松懈。”

    “是。”张忠应下来,欠身行了个礼。

    衍圣公此时叹了口气:“吾该吃药了,你伺候吾进食吧。”

    “是。”张忠眼睛发亮,他也极喜欢吃那仙药,每一次衍圣公吃药,他大多作陪,于是想到了那仙药,张忠便不禁也跟着打起了哈欠。

    ………………

    而此时,在飞鱼峰上,爆竹声响彻了整个山峰,好不热闹。

    陈凯之兴冲冲地带着丘八们站在簇新的一座巨大建筑面前。

    新的图书馆,终于兴建起来了。

    只见那大门打开,在这诺大的建筑里,是一个类似于四合院的建筑,有三层高,在这里,有足足三十多个房间,每一个房间,占地都是不小,里头清一色的摆满了书架,眼下开放的,不过是三个房间而已,因为书还不够多,所以只好暂时如此。

    这三个房间,现在却已摆满了琳琅满目的书籍。

    书架的正中,则是长条的桌子,下头摆着长凳,一个个桌子在屋内延伸,一个屋子,足以容纳百人读书。

    现在丘八们已经完全掌握了文字,也完全有阅览书籍的能力,即便遇到了一些生僻字,也不至完全看不懂书中的内容,而这数千上万册书,而今成了他们的精神粮食。

    当陈凯之告诉他们,上午的早课将会有一半多的时间改为自由进图书馆看书的时候,丘八们顿时沸腾起来。

    他们看什么都是新鲜的,从前天天诵读四书五经,实在是太枯燥了,现在大家一个个走到了书架前,看着琳琅满目的书,顿感眼花缭乱。

    对于他们来说,来此看书,似乎成了未来一件在山上难得的娱乐,毕竟其他时候,大多都是**练成狗,能安静地坐在这里,找一本自己喜欢的书,在此啃读,实是一件让人觉得幸运的事。

    与此同时,陈凯之已开始制定关于下鱼村的文化运动了,对于陈凯之而言,一个大字不识的人是无用的,他们只能从事一些最简单的工作,养马的马倌,只能按部就班的养马,养鸡的家伙,也只适合机械式的养鸡。

    只是陈凯之对此,并不满意,他希望生活在这座山的人能变得更好。他两世为人,不只深信知识改变命运,更深信知识可以改变人的生活和生产方式。

    每一个上山的人,在陈凯之眼里,都是一个全新的人,无论他是勇士营的丘八,是雕漆之儒的儒生,是猪倌、羊倌、马倌,是伺候自己的女婢,还是铁匠、石匠。

    在这座山上,陈凯之尽力使他们吃得好一些,吃得好,人便精神,不再是从前萎靡的模样,让他们每日按时沐浴,使他们保持着身体的洁净,这可以防范传染病的发生,除此之外,还要让他们保持洗簌的习惯,当然,陈凯之决心让他们也学会读书。

    每日工作四个时辰,四个时辰之后,请人去教授他们读书写字,将来,他们也可以得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进入图书馆读书。

    人有了知识,就容易产生思考,人只要愿意思考,虽然思考出来的东西绝大多数都是无用的,可只要有一个有用的,就可能改变一种生产方式。

    毕竟,若什么事都由陈凯之吩咐着去做,事无巨细地告诉他们,如何煽猪,如何更好的养鸡,如何更好的打铁,这实是一件痛苦的事。

    陈凯之觉得传授他们知识,是最好的方式,让他们自己在图书馆里寻找原理,而不只是单纯的告诉他们应当怎么去做,显然对陈凯之而言,更加轻松一些。

    这山上,已经有了一个管家,管家叫刘贤,他从前曾在县里做过主簿,却因为犯了罪,最后被流放,紧接着卖身为奴,而今,这个年过四旬命运不济的家伙,幸运的得到了陈凯之的器重。

    因为从前有做官的经验,所以山上的事务,他很快得心应手起来。

    可当陈凯之对他交代,将在下鱼村也建立一个学堂的时候,刘贤还是觉得难以接受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