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二十五章:志在必得(3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二十五章:志在必得(3更求月票)

    陈凯之忍不住在心里呐喊道,这简直就是教科书式的诈骗啊。

    一个该死的骗子和神棍,靠着忽悠积累了第一桶金,然后真骗子摇身一变,开始向真正的世外高人华丽转身,这……尼玛……师叔看来胃口不小啊,目标不只是一个北海郡王,只怕……他的目标是……特么……特么的星辰大海……

    陈凯之实在是打心里服气这位师叔了,他确实是没这样厚的脸皮,靠着坑蒙拐骗,走向巅峰的人生呀。

    所以这种操作,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得成,不但要步步为营,而且更如同行走于半空的钢线上。

    所以,陈凯之也只限于佩服,这种事情,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心里还是觉得,这个做人呀,还是要靠着自己脚踏实地的,一步一个脚印打拼出来才好。

    因此陈凯之认真地想了想,不由好心地提醒方吾才:“只是学生以为,衍圣公府未必见钱眼开吧,师叔还是谨慎一些为好,不要到最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若是这样,后果可不是师叔想得那么简单的。”

    方吾才却是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甚至贼贼地笑了起来。

    “你还是不懂啊,师叔只信一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还能令磨推鬼。这件事,你别再多说废话了,立即准备吧,糜益的死讯,很快就要送到曲阜了,老夫也得赶紧修书,先让人在曲阜上下打点,第一笔银子要及早送去,万万不可耽搁,不给这些狗屁公侯们见一见真金白银,他们未必肯出力的。”

    说着,方吾才便捋着须,一脸认真地盘算起来。

    “大陈有机会接替糜益成为学侯的人,老夫掐指算了算,也不过七八个人,在这些人里,又属长安万年的李氏机会最大,不过万年李氏,在曲阜的影响不小,不但他的女儿嫁给了文正公的儿子,而且家族之中已有一个学侯,两个学子了,正因为如此,许多有识之士,都认为衍圣公府对于李氏多有偏颇。这就是师叔的机会,只要搞定了文正公,许多事就可以水到渠成了!”

    他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似乎早就谋划很久了。

    他顿了顿,目光炯炯地盯着陈凯之,继续说道:“你放心吧,老夫的朋友,能耐不小的,甚至可以影响到衍圣公,你真以为老夫和衍圣公秉烛夜谈乃是吹嘘?呵……老夫不但和他秉烛夜谈,想当年……”

    他说到这里,却见陈凯之一副不信的样子,不禁恼怒起来。

    于是他捋须着,一脸不悦地皱起来眉头,数落起陈凯之来:“你这是什么表情,罢了,不说了,说了你也不信,凯之啊,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别总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你就等着看吧,这个学候肯定就是你师叔我的。”

    面对一副胸有成竹之态的方吾才,陈凯之竟是无言以对,师叔这真是太能牛掰了。

    终于,牛肉端了上来,方吾才也不客气,顿时狼吞虎咽起来,吃完之后,他随即舒服地摸了摸肚子,喝了口茶,心情似乎很好,不禁感叹道:“这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万万不可错过,师叔上半辈子,书没读多少,可是呢……”

    说到这里,他抬眸看了陈凯之一眼,接着道:“可是朋友却还是结交了一些的,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现在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凯之啊,师叔现在没钱了,能不能借师叔几百两银子花花?哎呀,怎么又给师叔摆脸色?不要这样小气嘛,你我叔侄一场,也是缘分,这是前世修来的,这样的情分,还比不得几百两银子?师叔也不是没钱,不是正要办大事吗,师叔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手里没有几百两银子,心里啊,很不踏实啊。”

    陈凯之瞪大了眼睛,他似乎早就预料到师叔特么的一定会借钱的,顿时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如今他也已经有了经济能力,再说这师叔倒也是帮过他的,也不好拒绝,只是神色淡淡地回答道:“几百两倒还有,我命人取来。”

    “先说好,是九百九十九两。”吾才师叔一面剔牙,一面悠然自得地说出口。

    陈凯之陡然有种想抽他的冲动,你妹呀,还得寸进尺了,自己那么多金银财宝不用,倒是来勒索我来了?

    不过陈凯之也只是心里这么骂骂,他还真不敢动手抽师叔,最后还是很不甘愿地点了点头。

    “记住了,是借你的。”

    陈凯之不由再次提醒师叔,方吾才却是一脸不耐地催促起来。

    “哎,师叔迟早会还你的,看你小气巴拉的,真是讨厌。”

    额……

    陈凯之也是无语了,倒不是他不愿意借,而是师叔比自己富有呀。

    …………

    一匹匹自洛阳的快马,火速赶到了曲阜,同时,也带去了一个个令人震撼的消息。

    勇士营中了两百多个童生,这消息已在曲阜的各个学馆里传开,许多读书人,可能并不在乎小小的童生,可关乎于勇士营的传说,却也是知道一些的。

    众人不禁也为之惊叹,那洛阳的学子陈凯之,竟有如此之能,能让一群丘八读书写字,还考中了童生,这实在让人想不到。

    而最轰动的,就莫过于糜益之死了。

    各大公府,现在已是热闹起来。

    衍圣公府的学爵乃是固定的,这一次糜益之死,已是令人震撼,而最重要的是,在大陈,却有一个学爵空缺了出来,这学爵是最炙手可热的东西,不知多少大儒早就眼红耳热了,子爵就已是所有人求之不得的东西了,不少世家,都疯狂地在争取,何况还是侯爵?

    各大公府,几乎是门庭若市,喧闹无比。

    无论是在任何地方,只要有人,便是举着再堂而皇之的招牌,终究逃不过利字,在这巨大的利益面前,谁会漠视?

    今日一早,在这冬日里,寒风阵阵,诸公们都来到了衍圣公府的杏林。

    衍圣公已是连续六日不曾参与祭祀了,他的身子已越发的不好,不断的咳嗽,整个人仿佛油尽灯枯一般,可今日,因为关系到了学侯之死,而且还牵涉到了诸子余孽,圣公却在人的搀扶之下,巍巍颤颤而来。

    七大学公与诸大儒都心中一凛,各自怀着心事。

    等圣公到了,众人纷纷行礼。

    圣公的脸上尽显倦容,不断地掩面打着哈欠,一旁的童子,小心翼翼地给他擦拭了鼻水,圣公一脸困顿的样子,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查实了没有?”

    文定公忙起身作揖道:“已经核实了,洛阳的京兆府已传书来,种种迹象来看,确实极可能是诸子余孽所为,大陈的赵王也特意修书来,对此万分抱歉。”

    圣公阖目,他勉强地打着精神,突的冷笑:“这些贼子,已是愈发的猖獗了,不过还是谨慎起见,要派人亲自去一趟,查明到底谁才是凶徒,衍圣公府,断然不可将此事全部托给陈国的朝廷去处置,张忠……”

    七大公之下,一人起身,朝圣公作揖道:“在。”

    “你去一趟洛阳。”

    “是。”这张忠,乃是衍圣公府的家臣,为人谨慎,衍圣公对他最是信重。

    那文定公格外郑重地道:“糜益固然已死,只是接下来,学侯的人选,圣公可有明断吗?”

    衍圣公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每一次,只要学爵出缺,便总有无数的麻烦事,七大公各有自己的主见,经常为此吵得不可开交。

    这让他非常的头痛,衍圣公皱了皱眉宇,才道:“你们说说罢。”

    文定公便急不可耐地道:“长安万年李氏,有一大儒叫李响,此人早年便中了进士,却辞官回乡,一直在乡中教化子弟,极有声望,关中之地,士林无不对他倾慕,此人乃是大贤,学下以为,让他来接替最好。”

    文忠公等人都不禁皱眉,似乎对此并不认可,文忠公咳嗽一声,断然否定地说道:“圣公,学下以为,李氏一门,已有学侯了,若是再敕封一个,不免引发议论,学下也有一个人选,也是大陈人,出自颍川荀氏,名荀谦,此人至孝,其母十年前卧病在床,他立即辞了自己的官职,侍奉其母,已有十余年矣,扇枕温被、冻浦鱼惊,十余年来,无不尽心竭力,颍川的高门子弟,无不对他敬仰。”

    那文真公也沉吟着道:“学下也有一个人选,也是颍川人氏,却是大陈宗室之后,乃大陈的靖王陈义兴,此人乃是高士,博览群书,为人刚正不阿,而今已入天人阁,为天人阁学士……”

    衍圣公默不作声。

    这些人选,似乎每一个都有被推荐的理由,可要从中做出决断,却是不易。

    这时,文正公却是淡淡道:“学下有一人,实乃旷古未有之奇人。”

    众人一听,便纷纷朝文正公看去。

    旷古未有四字,显然过于夸张,所以许多人都不以为然。

    衍圣公也是皱眉,显得有些不悦,他不喜太过浮夸,所以不免皱眉,却还是道:“噢,说来听听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