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二十三章:神通广大(1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二十三章:神通广大(1更求月票)

    方吾才很费解。

    明明自己所做的判断,大致都能八九不离十。

    可却发现,自从沾上了陈凯之这个师侄,却总是在最后关头出点意外。

    比如这一次,糜益既然成了帝师,怎么转眼之间就辞了去呢?

    毕竟能成为帝师,算是名利双收的好事,糜益不可能轻易放弃,实在是不合理啊!

    而方吾才最为担心的,是糜益既然辞别了,极可能随后转身便出了洛阳,若是如此,该怎么解释……

    虽然这玩意很玄乎,怎么解释都可以,可现在并不知道外头发生的情况,还是需要谨慎啊。

    方吾才觉得自己被陈凯之那家拉下了水,本来他实在没必要做出什么笃定的预测,可有时候,为了袒护着这个师侄,不得不在北海郡王跟前装模作样的做出各种的预测,可预测越多,就死得越快啊。

    方吾才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依旧是紧绷着脸。

    陈正道听了他的安慰,很勉强地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于是起身道:“先生歇一歇吧,小王再去打探打探。”

    他朝方吾才行礼,便辞别而去。

    看着陈正道离开的背景,方吾才长长地吐出了口气,心里却闷闷不乐。

    不成,今日不能继续坐在这里了,这是坐以待毙啊,得去找陈凯之问个明白,不然……方吾才真是心里放心不下啊。

    于是他匆匆的站了起来,急急忙忙的换了身衣衫,便预备要出门。

    可他刚刚将门开,却听到外头有疾风骤雨一般的匆匆脚步声。

    方吾才刚想驻足,却见陈正道已去而复返。

    只见陈正道脸色发红,额上青筋暴起,呼吸急促,差点和方吾才撞了个满怀,他看着方吾才,边喘着气边道:“方先生,往哪里去?”

    方吾才真的……吓尿了。

    还好,他的脸色还算淡定,却是嚅嗫不语。

    心里忍不住的猜测,不会是,有什么糟糕的消息吧……

    难道是……东窗事发了?

    被识破了?

    他与陈正道对视,二人四目交错,方吾才的眼眸略略有些游移:“老夫,只是想四处去走一走。”

    陈正道依旧噗嗤噗嗤的喘着粗气,这令方吾才有些担心。

    不会当真有什么坏消息吧。

    他伫立着,保持着良好的形象。

    终于……

    陈正道噗嗤一下,他跪了,拜倒在地。

    这突然的举动,一下子吓得方吾才的脸都绿了,因为这举动过于剧烈,方吾才还以为他要行凶呢,一看到他跪倒,方吾才又愣了一下,这……这又是怎么回事?

    陈正道已经一副热泪盈眶姿态,激动地道:“方先生,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我陈正道是个知恩图报之人,将来有一天,我陈正道若是能……能克继大统,一定不忘先生。”

    方吾才只是恍神了那么一下,便缓缓地捏着胡须,换做其他人,早就吓得要将陈正道搀扶起来了,毕竟只是门客,而对方却是郡王。

    可方吾才却必须得欣然接受,因为他知道,他不是一般的门客,这个不一般的门客,还得一副将世上的公卿们视之粪土,不但不一副死罪的样子将殿下扶起,而且还得要理直气壮的接受,要一副你跪着也是理所当然的姿态!

    一副这种事老子见的多了,什么世面没见过?

    甚至若有机会,方吾才忍不住的想,自己该不该说一句,当年老夫去见了北燕国国君,北燕天子哭着喊着跪在老夫面前,请自己指教,老夫理都不理他,转身便走。

    所以方吾才此时凛然的接受,心里却还是感到深深的疑虑,毕竟现在还不是吹牛逼的时候,外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陈正道匍匐在方吾才脚下,就差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一舔方吾才的步履了。

    他终是道:“先生,新近传来的消息,那糜益横尸街头,果然应验了先生的血光之灾这四字箴言,先生真是算无遗策,神,太神了,先生为小王剪除了糜益这心腹大患,小王心里不知有多感激,先生……”

    陈正道开始哽咽,眼泪又忍不住夺眶而出,滚滚的落下。

    糜益成了帝师,这确实令陈正道焦虑了好一阵子,自己可是要成为皇帝的男人,可想要做皇帝,总要熬到做皇帝的那一天,糜益在天子近前,将来若是搬弄什么是非,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而现在,他终于感觉轻松了,爽啊,说是血光之灾就是血光之灾,一点折扣都不打。

    据说这糜益,是被诸子余孽所杀的,直接被人捅了数十刀,胸腹都稀烂了,可谓是死得不能再死。

    其实这糜先生到底如何死的,真正杀死他的人是谁,对于陈正道而言,一点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死了,一切都应验了。

    陈正道以前也有许多的门客,这些门客,无一不是自称自己是什么高士,可在糜益眼里,这些人……统统都是渣一般的存在啊,他们说话总是模棱两可,和方先生比起来,真是粪土和珠玉的区别。

    竟是,死了……

    方吾才的心里惊疑不定,比陈正道还要吃惊。

    可他很快的定下心神,捋着胡须,一声叹息。

    这下子,还真应了那句,瞎猫撞到了死耗子了啊。

    随即,方吾才板起了脸来,却是冷声地喝诉道:“混账!”

    这一声痛斥,吓了陈正道一跳,陈正道仰起头,目瞪口呆地看着方先生,方先生怎么……生气了,难道现在不是该高兴的吗?

    方吾才严词厉色的样子,面带怒色,肃然道:“只这一件区区小事,殿下也一惊一乍的?殿下将来可是九五之尊,只因为死了一个糜益,就如此吗?”

    陈正道倒吸了口凉气,方先生……还真是高人啊。

    在别人眼里,宛如奇迹一般的事,可在方先生的眼里,却不过犹如过眼云烟而已,陈正道顿时羞愧,跟着这样的世外高人好一段时间了,自己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实在……惭愧得很哪。

    陈正道连忙恭恭敬敬地道:“是,是,小王知错。”

    方吾才只淡淡地继续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殿下以后可要记得,要自重,不可发生了一点小事,都一惊一乍的。”

    这还是小事……为了这事,他还几天辗转难眠呢。陈正道心里想着,只是此时他看方先生,宛如方先生身上镀了金,他甚至隐隐的看到,在那脑后有着淡淡的金色光环。

    方吾才随即道:“好了,老夫要出门了。”

    “出门?”陈正道不由道:“先生往哪里去?”

    方吾才如实道:“去飞鱼峰,寻陈凯之聊天。”

    陈正道神情一愣,忍不住道:“又……又找他?”

    方吾才正色道:“怎么,老夫还不能和他走动走动,交个朋友?”

    陈正道看着方吾才,一拍脑门,自己是猪啊,方先生做事,自然有他的深意,自己真是多嘴,什么都要多问,丢人,丢人啊,跟着方先生这么久,也没有什么长进,便连忙道:“没问题,没有任何问题,方先生,要不本王送送你。”

    方吾才淡淡地摇头道:“不必了,老夫有机密的事和他谈。”

    机密的事?

    陈正道便说:“好,那先生一路可要小心了。”

    于是方吾才背着手,缓缓地下了碧水楼,陈正道一直将他送了下去,待方吾才叫了车驾,坐了上去,陈正道殷勤的道:“先生慢走啊,早些回来。”

    可方吾才坐在车里,却是感觉自己后襟都有些湿了。

    随着马车徐徐而动,方吾才才放心地松了口气。

    待到了飞鱼峰下,方吾才下车,此时天色已不早了,他令王府的侍卫和车夫在山下等候,通报一声,径直上山。

    这一路走得他气喘吁吁,好不容易到了上鱼村,却见在这里的校场上,勇士营的丘八们一个个如标枪一般的站在校场,陈凯之似乎也是刚刚下值回来,他左右四顾,看得出不少丘八面带眉飞色舞之色。

    他娘的,自己居然也有能考中县考的一天。

    他们开始自己都佩服自己了。

    可陈凯之却是板着脸:“没有考中的人站出来。”

    只有三十多人,一脸死气沉沉的站出来。

    “为什么没有考中?”陈凯之很是严厉。

    他先是盯着出列的杨光。

    杨光期期艾艾地道:“默写四书五经没有错,可是解析错了,卑下混淆了……”

    “既然知错,说明你读书没有长进,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

    陈凯之不怀好意地看着他。

    杨光心里一凛,却还是老老实实地道:“是,卑下今日开始,每日在校场上多跑几圈。”

    谁让自己倒霉呢?这一点,杨光不得不认,毕竟绝大多数人都中了啊,从前的杨光,没脸没皮,倒不是因为他没什么自尊心,这勇士营可是个大染缸啊,若是人人都没脸没皮,自己要脸做什么?

    可现在呢,他们考中了,自己却是名落孙山,丢人……丢人啊。

    其他没考中的人,这时也纷纷主动请罪:“我也愿甘领校尉责罚。”

    陈凯之颔首,似乎觉得还算满意。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